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武汉与足球的17年纠葛

好消息: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欢迎在线咨询>>

发布日期: 2012-02-23 发布: www.xzbu.com  

  武汉足球有着悠久的历史,但职业化之后的十多年,无疑最具有戏剧性。无论是职业化初期的单纯,以及后来的混乱,还是短暂的辉煌,武汉足球就像舞台上的一部大戏,各种个性十足的人物在上面一一亮相。这其中的功过是非,自有人来评说。对于武汉球迷来说,这种令人激情澎湃的场景,不知道是否只能在记忆中寻找。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1/view-124143.htm
  
  一座城,两支队
  
  1994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在成都拉开序幕,中国足球职业化正式宣告开始。此时,未满17岁的郑斌正作为未来国家队的后备力量,远在俄罗斯的泽尼特队训练。那时,阿布诺维奇们正在忙着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泽尼特队还并没有今天这么财大气粗。
  俄罗斯在1992年已经开始了职业化联赛,对于当时的郑斌来说,职业化究竟意味着什么并不能完全理解。但他隐约从中方教练那里听到,泽尼特队的球员们拿着很高的工资。这让郑斌对于脚下的足球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踢球还可以赚大钱。
  这点,不仅郑斌没有想到过,郑斌的父亲也没有想到过。
  小时候的郑斌,只是因为父亲怕他在外面学坏,让他放学之后有个地方去,才把郑斌送去踢球。没想到,郑斌很快表现出了超越同龄人的潜质,从汉口安徽街小学一路踢到了健力宝青年队。
  真正开始体会到职业化带来的好处,毫无疑问是蔡晟、阎毅、冯志刚、曾庆高等这批1970年前后出生的球员。
  但对于曾经在中国国家队身披10号战袍的蔡晟来说,职业化初期在武汉的境遇或许和自己预期的有一些落差。以薪水为例,1995年蔡晟的月薪大约在1000多元,刚从青年队提拔上来、后来成为武汉队功勋球员的李昊是800元/月,两者当时的差距并不大。
  让蔡晟更加郁闷的,恐怕是武汉队当时的成绩。
  其实早在职业化联赛开展以前,中国就有以各省市体工队为单位的甲级、乙级联赛。以蔡晟、阎毅等隶属省体委的球员为主体的湖北队长期活跃在甲级联赛,同时以冯志刚、曾庆高等隶属市体委的球员为主的武汉队则在乙级联赛。
  由于当年成绩欠佳,湖北队和武汉队都被划入了职业化之后的甲B联赛。1994年,出于集中优势力量冲击甲A的目的,在武钢集团的支持下,两支球队中的优秀球员被集中在了一支队伍,成立了武钢一队,剩下的那批球员组成了武钢二队。
  虽然1994年蔡晟由于体测没过关缺席了全年比赛,但当时武钢一队仍然具有冲上甲A的强大实力。但事与愿违的是,当年不仅武钢一队没冲上去,武钢二队居然还降了级。
  当时实力强大的武钢一队为什么没有冲上甲A,经常去新华路体育场现场看球的球迷只要细心一点,就不难看出一丝端倪。
  从上世纪80年初就开始看湖北队比赛的祁健,在1994年去新华路体育场看球时,就经常发现一个现象:同是代表武钢一队出战,但前湖北队球员习惯在一起打配合,前武汉队球员则倾向于将球传给彼此。
  时任武汉队教练组成员的刘五一觉得情况并没有球迷说的那样糟糕,但是他承认当时的主教练丁三石在每次比赛前要考虑一个“6:5”的人员分配比例,然后再根据这个比例安排人员。
  一位在当时很年轻的武汉球员在回顾这个场景时,评价道:“其实双方球员彼此之间也没有多深的矛盾,说到底还是从体工队球员转为职业化球员的某种不适应吧。”
  其实对于球迷来说,这些球员都是代表着武汉足球,没有偏爱。但他们也开始担心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很快,前卫寰岛队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问题。
  1994年,武钢二队降入了乙级,但主场设置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体育场的前卫寰岛队冲上了甲B。这家隶属于公安系统的球队,实力十分雄厚。“当时的前卫寰岛,气势有点像现在的广州恒大。”李昊回忆说。曾庆高、冯志刚等前武汉队球员很快被招至麾下。
  于是,武汉球迷以前只能从报纸、电视上看到的令人激动人心的同城德比,开始在这座城市上演。
  不过,武汉球迷显然没准备像英国曼彻斯特城那样,分离出两帮水火不容的球迷,武钢队和前卫寰岛队的比赛也并没有臆想中的火药味十足。每逢前卫寰岛队的重要比赛,中南财经大学体育场也是一票难求。一些球迷为了逃票,会不惜提前3到4个小时进场。对于当时的球迷来说,多一支球队就多一份冲击甲A的希望。
  但球迷们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1995年,武钢队以1分之差与甲A失之交臂,前卫寰岛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顺利冲A。正当武汉球迷试图庆祝武汉队第一支甲A球队诞生时,却传来了让球迷伤心乃至愤怒的消息:前卫寰岛将主场西迁重庆,随之而去包括那一批优秀的前武汉队球员。
  武汉球迷的旗帜性人物,“铁喇叭”梅南生说:“那感觉就像我们自己种好的果子,刚刚成熟的时候就给别人摘走了。”
  
  甲A不是那么好混的
  
  不过,武汉毕竟还有一支自己的职业化球队。在前卫寰岛离开之后,武汉球迷对武汉队投入了更多的感情。
  梅南生说,那个时候自己在武钢上班,到武汉队位于徐东的火车头训练基地还比较方便,只要遇上休息,他就会跑去训练基地看武汉队的训练。每天下午,那里都围满了球迷,有轮休的上班族,也有逃课的中学生,多则上千人,少则数百人。
  这一批忠实的球迷围在一起,经常讨论的是某个球员的技术风格和武汉队应该采用什么战术打法。“那时我们从来不讨论某个球员的老婆长的是什么样子。”梅南生说。
  更狂热的球迷,会充当助教的角色,在训练场边向时任主教练殷立华就技战术打法建言献策。在球迷心中,殷立华是个蛮好打交道的人,大家都喜欢亲切的称呼他为“华子”。
  从机制上来说,当时的武汉队相当于某个企业的子公司。但对于很多老球迷来说,当时的武汉队简直就是自己的孩子。
  1996年,美尔雅入主武汉队,并将球队更名为湖北美尔雅队。当年武汉队的比赛乏善可陈,但这家来自黄石的企业,通过自身影响,为武汉队培养了大量黄石籍球迷,他们后来也发展成为了湖北球迷的另一个代表。
  美尔雅只接手了一年,就将武汉队转卖给了武汉雅琪。1997年武汉雅琪队冲上甲A,在中国足球中占有着重要一席的球队终于重回顶级联赛。
  这一年,对于武汉队来说很关键,对于一名球员来说其实也很关键,但是他却没能抓住这个机会。这名球员就是张斌,他被一部分球迷认为是湖北几十年来最好的中场球员。当时国家队主教练戚务生在他人推荐下,曾经两次专门来新华路体育场看球,特地考察张斌。有些凑巧的是,张斌这两场比赛的发挥都不尽如人意,因此他也失去了进入国家队的机会。
  在蔡晟、阎毅、张斌等这批实力不俗的球员冲上甲A之后,他们毫无疑问地想在对手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很快,武汉队就做到了这一点,在1998年前3轮结束之后,武汉队以2胜1平的成绩和大连队并列第一。
  在这个时候,从球员、教练到球迷、媒体都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甲A也不过如此。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武汉队很快就得到了教训。志在必得的武汉队主场0:7惨败给大连队。李昊在回忆这场比赛时说:“在丢了第2个球之后,我们就被彻底打垮了。”
  赛后,情绪失控的球迷在体育场外围攻球队大巴,并赶到徐东的火车头训练基地砸掉了俱乐部的招牌,更有甚者还差点追打了当时的一位著名球员。
  在这场比赛之后,武汉队强劲的势头陡然减弱,殷立华也在赛季第8轮主动请辞。俱乐部迅速请来了武汉队的首位外教朴钟焕,但是这位韩国国家队前任主教练却在执教的7轮比赛无一胜绩。
  在主教练更迭的同时,俱乐部的所有权也在发生着变化,周建国将自己的股权转给了红桃K集团等企业。于是,红桃K集团成为了武汉足球的新东家。

  不过,周建国虽然离开了俱乐部,但他在走之前还是为球队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国家队前主教练戚务生,一位当时在中国足球圈颇有影响力的人物。
  最终,在戚务生的带领下,这支一度被外界认为铁定要降级的武汉队不仅成功保级,还居然实现了赛季初制定的“保9争8”的目标。
  
  足球经理的坎坷之路
  
  有一款非常著名的电脑游戏叫做《足球经理》,在游戏中你按照董事会给出的资金预算,购买新的教练或者球员,和他们商讨合同,处理和媒体的关系,完善各个梯队的建设等。而一个赛季结束后,球队的财政是否超支,是否完成了赛季初的目标,将决定你是否留下。
  总之,在现实中足球经理需要做的事情,游戏中都要做。唯一不同的是,在游戏中你可以储存和读档,但在现实中足球经理必须为自己的每一个抉择负责。
  1999年,武汉队迎来一位真正的足球经理――陈旭东。在这之前,他是东湖高科副总裁兼工业园建设公司总经理。陈旭东说自己在原来的工作上干得还算不错,是出于对足球的喜爱才决定接受这项挑战。
  临阵接手的陈旭东,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除胡之刚的主教练职务,并请来科萨洛维奇。虽然这位前南斯拉夫人后来在大连队大获成功,证明陈旭东挑人的独到之处,但遗憾的是,他崇尚进攻的打法并不适合当时急需保级的武汉队。
  最终,武汉队在当年以积分垫底的成绩重新跌回到甲B联赛,陈旭东在足球经理元年交出的成绩单有些糟糕。
  在赢得俱乐部老板刘朝胜的信任之后,陈旭东在2000年赛季获得了全面掌控球队的权力。“管理足球俱乐部就如同管理一个企业,最大的不同就是你经常要和球员们打交道,他们背后有球迷和媒体的关注。”陈旭东对于管理好球队也信心十足。但后来的事实表明,一些在职业化足球中浸淫数年的球员,比刚进入足球圈一年多的陈旭东更懂得一些背后的玩法。
  当年赛季末武汉队主场与广州太阳神的一场比赛中,陈旭东发现比赛场上有人出卖球队,他回忆说自己当时的感觉就如同五雷轰顶,趴在场边的一辆担架车上就吐了。
  如果被出卖一次就要吐一次的话,一般人的身体显然经不起这个强度。
  2001年,外教塞哈范在执教5轮之后就因成绩不佳被解雇,之后他对媒体声称“我走前,有些话会对你们讲”。但是这位法国人并没有爆出人们期待的内幕就匆匆离开。
  反倒是面临巨大压力的陈旭东对球队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第6轮比赛后,队内多名大牌球员被打入冷宫。据知情人透露,这部分球员在遭到处罚后曾到某位武汉市领导那里反映情况,该领导只是反问了一句:“你们自己是么样踢的?”
  随着陈旭东的治理,一批老球员在2000、2001年相继离队,郑斌、王文华、刘林等扛起了俱乐部的大旗,但武汉队也失去了冲击甲A的黄金机会。结合一些球员在多年后的遭遇来看,在这场没有硝烟的较量中,可以说都付出了代价。
  
  重回巅峰的武汉足球
  
  由于足协狂赌世界杯,做出了广为诟病的停止2002、2003两个赛季升降级的决定,武汉队不得不接受继续将在甲B联赛驻留多年的现实。
  时任主教练刘五一在回顾这段日子时说,没有升降级也并不完全是坏事,这让他可以潜心研究球队的战术风格,以长远的眼光来打造球队。
  不过,对于当打之年屈指可数的优秀球员来说,长期呆在低级别联赛球队并不是长久之计。在武汉队面临不升不降没有压力的那几年里,郑斌经常提醒自己的就是千万不要混日子,他觉得如果一直在武汉队待下去,可能很难实现自己进入国家队的目标。
  在那几年里,郑斌在每个赛季开始前都会到陈旭东的办公室要求转会,但总会被陈旭东挽留下来。其实郑斌也知道自己基本不可能转会,因为足协当时的规定是球员未满25岁不能转会。
  在转会限制失效之后,郑斌很快就于2003年加入深圳健力宝队,并很快完成了自己进入了国家队的梦想,他也在2004年作为主力球员代表深圳队赢得了自己的第一个联赛冠军。而他当时260万的转会费,对于每年投资不超过1千万的武汉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郑斌离开后不久,另外一个重要人物刘五一也淡出了球队。被外界评论为低调务实的刘五一,在那两个赛季的带队成绩还算不错,但他本人感到遗憾的是没有得到一个机会冲超。
  2004年开始,武汉队请来了原八一队教练裴恩才,随之而来的还有马成、杨鲲鹏等多名八一队旧将。
  武汉队在当年的甲B联赛中,展现了一种傲视群雄的气势,以明显优势冲进了中超联赛。当时武汉队的外援威尔一个赛季打入了22球,获得了当年的甲B最佳射手,至今仍为很多球迷津津乐道。
  重回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的武汉队在赛季初期打得顺风顺水。“当时踢比赛真的是完全在享受足球。”时任球队队长李昊在回忆7连胜时说道。
  享受足球的不光是场上的球员,也包括看台上的球迷。新华路体育场的球市重返职业化联赛初期的盛况。“其实吸引球迷去看球,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不断赢球。”祁健说。
  2005年5月15日,武汉队在主场3比2逆转山东鲁能队的比赛让很多球迷记忆犹新。湖北“鄂魔”球迷协会的成员王添回想当时在球场外买黄牛票的场面都唏嘘不已,他在向两名票贩子询价的两、三分钟内,原价50元的球票就涨到了260元。
  当年11月19日,武汉队在武汉体育中心击败深圳队,赢得了绝版中超杯,时隔33年后重新夺得全国冠军。队长李昊将女儿顶在脖子上登上了领奖台的一幕,也成为了当时的经典画面。
  在不断给球迷制造惊喜的同时,武汉队也爆出了一些负面新闻。其中于当年回到武汉队的郑斌和马成在训练场上的争斗,以及隔日深夜王小诗在酒吧门口被人砍伤,一时间闹的满城风雨。
  对于此事,武汉坊间也流传了多个版本。其中比较有根据的说法是:其实早在裴恩才执教时期,部分武汉本土球员和部分外地球员一直就有些矛盾,在裴恩才的严格管理之下,双方并没有引发冲突。而在他上调女足之后,制约双方的力量消失,冲突的发生也就成了时间问题。
  虽然球队爆发了一些内部矛盾,但最终取得了联赛第5名。事实上,在那一年中武汉队能创造历史最佳成绩,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也与当年中超没有升降级,大多数球队的投入少、进取心不强有一定关系。
  
  漂泊,无奈的选择
  
  2005赛季的巨大成功,也让武汉队基本确定了在中超联赛的中等球队地位。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武汉队的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
  球队的人员在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大变化。2006年夏天,球队经理陈旭东离职。2007年末,重新回来执教的裴恩才也因故下课。与此同时,包括维森特和吉奥森在内的一些内外援被放走。
  不过,2008年武汉队6000万元的投资还是让球迷们充满了希望。那段时间内,本地报纸体育版面的一块重要内容就是报道武汉队关于挑选外援的消息。
  当年外援的挑选在后来也引起了不少争议。
  富有戏剧性的是,号称“阿根廷10号”的外援塞萨尔,花费了球队史上最贵的46万美元的转会费,在时任主教练陈方平自己执教的4场比赛中打不了主力。达尼罗、巴布罗、古斯塔博三名球员也一直无法在球队中取得绝对主力的位置。
  在陈方平4连败之后,球队迅速请来了实力不俗的前国家队教练朱广沪,试图复制戚务生率队保级的成功。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广为人知,武汉队不仅退出了中超,还彻底退出了职业化足球。
  当时曾在新华路体育场门口高举被刷黑的足球,向中国足协表达强烈抗议的梅南生说:“武汉队宣布退赛的时候,我是真心支持。因为我看不得武汉队被别人欺负。”但是当10月6日中国足协作出取消武汉光谷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的决定时,梅南生一下子懵了,他意识到自己以后真的可能要没地方看球了。
  武汉队的退赛也再次造成了本土球员的大量出走,例如邓卓翔、荣昊、曾诚等武汉队未来的苗子不得不寻找东家,而他们三人也一度在后来的中国国家队中占据绝对主力。
  有人走的同时,也有人选择了留下。在省体委的组织下,一直没有离开武汉队的王文华带领一帮年轻球员组成了湖北绿茵队,从乙级联赛打起,并顺利冲上甲级联赛。
  曾入选过国家青年队的年轻球员周燎就是冲甲中的一员,在刚打乙级联赛时,他和一帮年轻球员曾坚定的相信,武汉队能够在两年之内返回中超。“现在来看,当时的想法太过天真。”周燎说。
  如今,周燎也选择了离开。下赛季,他将代表天津泰达队出战。22岁周燎希望通过参加高级别联赛,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名曾被朱广沪称赞为“有灵气”的球员,近年来没有取得多少进步。不过,周燎说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能回武汉踢球,“如果武汉有一个好点的球队,球员怎么又会愿意在外面漂泊呢?”
  在这个时候,不由又让人想起了裴恩才在知道武汉队退赛后的那句感叹:“中国足球可以没有武汉队,但是武汉不能没有足球”。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1/view-12414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