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困境及路径

好消息: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欢迎在线咨询>>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目前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专家化三者概念不清,逻辑关系混淆,有必要进行概念厘清。针对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发展存在的角色冲突、伦理困境、专业素质与实践能力弱化、专业化体系不健全等现实困境,应从知识体系、制度体系、考核评价体系和培训体系进行专业化建设。具体来说,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路径为:高校要建立辅导员专业化发展层级序列,扎实做好专业化知识培训体系建设,完善人事制度,打破发展瓶颈,做好精细化管理服务,为辅导员专业化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4/view-7815217.htm
  关键词: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5595(2016)06-0102-07
  中国自1953年在高校设立政治辅导员以来,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从最早的称谓“政治指导员”“政治辅导员”到“思想政治工作辅导员”,以及现在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辅导员”,其发展历程也经历了兼职―以兼职为主―以专职为主―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演变过程。辅导员及学生管理机构存在的逻辑预设是为了更好地做好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为他们的全面健康发展做好管理和指导服务,这既是社会政治工作的需要,也是高校管理和服务的职责所在。高校辅导员制度的发展历程大致可分为以下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33―1952年,是政治辅导员的萌芽时期;第二阶段为1953―1965年,高校政治辅导员的地位得以确立;第三阶段为1978―2004年,是高校辅导员的职业化、专业化探索时期,[1]这期间教育部明确了辅导员的工作性质是
  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第四阶段为2004年至今,是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和专家化的发展阶段。2004年中央出台的16号文件明确表达了要培养思想政治工作的专职队伍,解决好辅导员的职务聘任等问题,鼓励他们安心工作,最终成为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专家。[2]随着中国高校改革的深入,辅导员的角色定位有了较大的转变,从最初单一的政治工作角色转变为思想政治教育和管理服务多重角色;辅导员的管理开始从原来的粗放式管理向职业化、专业化的精细化管理服务转变;辅导员的行为模式也由原来的“权威式说教”向“平等、引导、促进”的方式演变;辅导员的工作职能由原来的“熟练技术型”的学生事务服务职能开始向“反思教研型”的教师职能提升。可以说,近年来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发展已经成为一个热点问题,学界对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讨论也日趋热烈,但现实中也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拟对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困境及路径进行探讨,以求教于方家。
  一、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专家化概念厘清
  从概念内涵来看,目前学界对于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专家化的研究还处于相对分散和零散的状态,更缺乏权威性的专家解读,对于三者的逻辑关系还存在不同的见解。如张静认为辅导员的职业化进程是以专业化为前提的,职业化是专业化发展水平的制度化体现,是专业化的重要方面。[3]王丽萍认为辅导员队伍的专业化是职业化的基础,辅导员职业化是专业化建设的归宿,辅导员队伍的专家化是专业化的升华。[4]还有一部分学者把职业化和专业化组合使用,如张伯威认为:“专业和职业都有内在规定性,都有工作实践做依托,做辅导员的人,是要有一定的专业、职业的人,由有一定专业和职业的人组成的辅导员队伍,就实现了辅导员队伍建设的专业化和职业化。”[5]另外,有学者认为高校辅导员的专业化是一部分高校教师从高校专业教师和行政队伍中独立出来,专门从事辅导员工作并具有专门职业性质和特征。[6]
  鉴于学界对三者逻辑关系的混淆或者不同见解,特有必要进行概念厘清,以扶正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专家化的研究坐标。
  从社会分工理论来看,职业化是指社会工作能够通过相关职业人群发挥其专业功能、达成其专业目标、实现其专业理念和价值的过程。从概念看,社会工作的职业化与其专业化是紧密相关的。社会工作的专业化是指某一职业越来越由受过专门的高等教育的人来从事,并按照职业的专业要求来为社会服务的过程。从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当某一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并形成职业共同体时,其职业化就会演变成职业群体的利益被政府确认并获得市场保护的过程。此时该社会工作的专业化就意味着为该职业制定准入标准、技术标准、职业守则,并对该职业实施专业评估,专业化的评估既是控制行为,也赋予被评估者以权利,因为专业标准可以发挥专业排他性的功能,同时给予该职业一定的市场保护。[7]从职业化和专业化的关系角度来看,职业化和专业化是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的,职业化指的是某一社会工作作为在社会分工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并得到发展的问题;专业化是指从事某一社会工作的人应具备专业素质、秉持专业理念、运用专业方法进行服务。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职业化是专业化的基础,也就是说只有当社会工作成为一种职业的时候,才有可能谈专业化。
  由此可推理,辅导员的职业化是招收不同专业背景的人,发挥其专业功能、实现其专业理念和价值的过程。辅导员的专业化指的是进入该职业的群体要按照职业的专业要求实现其社会功能,任何职业的专业化都是从不甚专业走向较为专业,并最终达到专业和专家的程度。辅导员的专业化应该是建立在辅导员职业化的基础上,当职业发展成一定的职业共同体时,其专业化的要求将会越来越高。在专业化标准和评价体系的引领下,辅导员才有可能从专业化走向专家化。专家化是专业化的高级阶段,它引领和指引着专业化的过程,因此,三者的关系应该是一种递进的关系:辅导员的职业化是基础,专业化是职业化的目的和归宿,专家化是专业化的提升和高级阶段。
  二、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困境
  目前,高校辅导员生存现状不容乐观,主要表现在辅导员队伍不稳定、流动性较大,辅导员的生存压力大、职业发展存在瓶颈、个人职业期待与现实存在很大的差距,高校管理部门对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认识还存在较大的误区,认为辅导员只是具有一般实践技能的学生事务管理者,并没有把辅导员看成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教师。这些问题都制约着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发展,也造成高校学生管理事务在低水平的实践操作中运作,并没有落脚到学生的个人全面发展和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中。辅导员的职业化、专业化发展还存在着很大的困境,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角色冲突
  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辅导员队伍建设规定》明确规定辅导员是高等学校教师队伍和管理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教师和干部双重身份,但在实际工作过程中,辅导员还面临着更多的角色定位。具体而言辅导员首先是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其次是学生事务的管理者、服务者、协调者,同时还是思想政治教育和学生事务管理的研究者。由于辅导员工作的特殊性,学校管理部门对辅导员的工作职责有着不同的角色期望,这势必导致辅导员产生角色的错位和冲突。这典型表现在辅导员角色间的冲突和角色内的冲突。角色间的冲突指的是辅导员要同时扮演不同的角色。如辅导员既是学生事务的管理者,又是学生的知心朋友;辅导员既是学生班级党建、团体学生活动的领导者,又是学生心理健康服务、就业指导的服务者;辅导员既是高校管理各部门指令的执行者,还是学生权益的维护者。[8]角色内的冲突指的是不同角色对同一角色抱有矛盾的角色期待所引起的冲突,具体表现为:辅导员作为高校各个职能部门指令的最终落实者,面临着各个部门对其的角色期待。如学院书记希望辅导员做好学生党建,把学生安全放在第一位;教务部门希望辅导员把学生的学业放在中心位置;团委希望辅导员做好校园文化建设;学生期待辅导员对学生的现实问题能及时解决;等等。辅导员成为不同角色期待的焦点,势必造成辅导员自身角色的冲突,很难做到让“大家”满意;同时辅导员也面临自我发展与不同角色扮演的冲突,辅导员工作的繁杂、无序和长期性,导致辅导员没有时间顾及自身发展,面临着个人事业与职业奉献的内心博弈。辅导员角色冲突还表现在工作负荷大却实际成效甚微,这往往会使辅导员对自己工作的方式方法产生怀疑,也会对职业发展感到迷茫和困惑。这些困惑影响了辅导员的职业发展,迫切需要专业化的指引来解决辅导员自身发展面临的问题。
  (二)伦理困境
  目前学界对于辅导员的职业化、专业化研究大多局限在实践操作和技术层面,往往忽略了辅导员职业的人文向度和精神构建。辅导员的职业伦理是其职业的基本操守准则,指导着辅导员的工作实践和价值取向。在现实工作中,辅导员面临的角色冲突很多时候需要职业伦理的树立才能做到不偏不倚,辅导员职业自身的发展也需要其树立职业伦理。认同所从事职业的道德信仰,明确辅导员职业的专业精神和专业伦理规范是该职业专业化的重要保障。当前,辅导员面临的伦理困境突出表现在职业道德信仰的缺失、职业道德评价的不统一以及辅导员职业道德伦理的现实冲突方面。辅导员职业道德信仰是指辅导员对思想政治教育价值的认同和对自身职业发展的目标设想以及对美好愿景的向往。目前,辅导员职业特点不仅有政治性还有教育性、服务性和管理性。从教育取向来看,它已经慢慢从政治取向、知识取向转向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因此辅导员的基本伦理价值应该反映其政治、教育、管理和服务的行为特征。辅导员的价值伦理目前学界尚没有定论,但现实实践中的伦理冲突却时有表现,如辅导员在面对学生、家长、教育主管部门、同事和社会舆论等时,不同的价值取向势必会给辅导员带来矛盾和冲突,在这种冲突中,辅导员很难在责任、利益和权益之间作出正确的判断。同时,辅导员的职业也面临着不同角度的价值评判,导致辅导员无法正确树立职业伦理。很多辅导员在从事辅导员工作时仅仅把其作为职业的跳板或过渡性职业,谈不上对辅导员职业道德信仰的认同。因此,辅导员职业伦理的困境应该是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和专家化的内核问题。辅导员的基本伦理取向是什么,王婷等认为辅导员的一般伦理取向是教育爱、教育公平和教育责任,特殊伦理取向是思想政治引领、以学生为本的专业服务。[9]此观点尽管不尽全面,却可为我们提供借鉴和参考。
  (三)专业素质与实践能力弱化
  目前,中国高校辅导员准入所依托的专业类别很多,除思想政治教育外,还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管理学、哲学等,还有部分学校招收理工科和医学类专业类别的辅导员。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是对辅导员所要求的专业素质没有统一的认识。从职业发展来看,辅导员与专业教师的区别在于辅导员的基本职责是思想政治教育,而专业教师的基本职责是知识教学,因此,辅导员的专业定位应该是依托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其专业化应该是把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和职责进行分化和深化,使其成为这一领域的专家。辅导员专业素质和实践能力的弱化,突出表现在辅导员的专业素质还处于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辅导员专业素质的提升大多是通过高校组织的短期培训来进行,大多数辅导员在从事辅导员工作的过程中仅仅是凭借经验的积累,而不是专业的指导,在从事3~6年辅导员工作后,即使明白专业素质的重要性,也对该如何提升自己的专业素质和实践能力感到迷惘,无从着手,从而迷失职业发展的方向。
  (四)现实与个人职业期待存在差距
  根据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辅导员队伍建设规定》,辅导员具有教师和干部双重身份。从辅导员个人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辅导员可以选择管理干部发展序列和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定两个方向。但在实践过程中,辅导员的职业发展有许多瓶颈。从管理干部序列来看,辅导员可以根据职业发展要求从副科、正科、副处到正处晋升,但高校管理干部受学校总体人事定编限制,其职级定编名额有限,特别是辅导员职级定编名额更为有限。如果辅导员表现优异获得晋升,也就面临着转岗或脱离辅导员序列。这既不利于辅导员职业的发展,也无法促进辅导员专业化的建设,更谈不上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引领。从教师的专业技术职务评定发展方向来看,目前全国高校辅导员中教授级别的凤毛麟角,副教授所占比例也极少。究其原因,首先是大多数辅导员忙于日常学生事务管理,对自己的学术科研分身乏术,学术成果较少;其次是缺乏科研平台和学术引领;再次是辅导员专业技术职务评定与思政类专业教师同台竞技,辅导员在职称评定中处于劣势。辅导员的职称评定看似前途光明,实际职途暗淡。反思近年来辅导员职业发展中所出现的问题,教育部虽然明确了辅导员的教师和干部身份,却并没有明确辅导员是一个既有别于管理干部又有别于专业教师的“教师”职业。教育部应该明确辅导员的职业身份,其职业发展既不应按照管理干部,也不应按照专业教师,而应该根据其职业特性量身定制其职业发展序列,让职业辅导员成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和学生事务管理方面的专业化、专家化队伍,而不是依附于某一群体的弱势边缘群体。   (五)专业化体系不健全
  由于目前中国辅导员职业发展的不规范,其职业准入条件比较倾向于德才兼备、品学兼优的学生,至于其是什么专业不做主要要求,导致现在许多辅导员在从事辅导员工作后继续在自己所从事的专业上发展,随时准备转岗或者离开,把辅导员工作仅仅作为一种“跳板”。目前辅导员工作更多是依靠传帮带的方式进行学生事务管理,其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及研究明显落后于形势发展的要求,导致辅导员没有专业化的发展方向,忽略了思想政治教育,被看成是学生的“保姆”和“救火队员”的事务管理者。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首先是辅导员的专业化体系不健全。辅导员的专业化应以全面提升辅导员的专业知识、专业能力和综合素质为主,但是如何健全和完善辅导员的专业化体系,学界没有统一的认识。李莉认为辅导员的专业化体系应包含辅导员群体的专业化和辅导员个体的专业化。辅导员群体的专业化包括:辅导员专业知识体系的发展、辅导员专业组织和专业伦理的发展、辅导员继续教育体系的发展。辅导员个体的专业化包括:辅导员专业意识和专业精神的发展、辅导员专业技能的发展、辅导员职业道德的发展。[10]王文华认为高校辅导员专业化体系应该包括辅导员的准入、专业培训、理论指导等方面,并认为辅导员的专业化应包含知识结构体系和职业技能结构两个方面。其知识结构包括: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知识,演讲、写作、社会调查等应用学科知识,以及教育心理学、传播学、公共关系等相关学科的知识。其职业技能结构包括:语言文字的表达与信息获取处理能力、组织协调能力、调查研究能力和创造能力等。[11]付佳认为高校辅导员的职业化、专业化支撑主要体现在专业支撑和理论支撑两个方面,专业支撑应该设立学生事务管理和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学位,如北师大开设了学生事务管理硕士学位班;2010年教育部正式实施了辅导员攻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博士学位计划等。这些举措有助于促进辅导员对其工作基本理论和工作规律的认识和提升,能积极推进辅导员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建设。[12]总体而言,辅导员的专业化体系还有待进一步探讨,但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知识体系和学生实践技能知识体系是辅导员专业化最为核心的知识结构体系。
  三、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支撑体系
  要实现目前实践经验型辅导员向反思研究型辅导员的转变,势必要加强辅导员的职业化、专业化的支撑体系建设,这样才能提升辅导员的社会地位和学术地位。笔者认为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支撑体系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知识体系
  辅导员专业知识体系的支撑不应该仅仅局限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领域,而应该突出问题意识和理论研究。应该从高校培养人才的角度,正视辅导员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不应简单地把辅导员工作定位于一般的事务性工作,而应把辅导员工作的重点落在大学生的立德树人和知识创新、促进大学生的全面发展上。从学科知识来看,辅导员工作应该依托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体系,选取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管理学等方面的知识构建起辅导员工作理论体系,并搭建学科知识平台,让辅导员朝着某一领域进行深入学习和研究。教育部和政府有关部门可以根据条件设立“思想政治教育”和“学生事务管理”专业学位培养点,编制辅导员学科知识体系和专业教材,把涵盖辅导员工作的理论知识整合成一门专业学科,同时突出辅导员工作的实务操作和理论相结合的特点,编制教学大纲并制定一年的实习培养计划,让辅导员的专业与职业进行有机结合。教育部和政府可以依托有条件的高校开设辅导员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和学生事务管理专业,也可依托高校辅导员培训基地进行委托培养,并制定专业知识标准体系,突出辅导员的理论知识和职业技能,提高辅导员工作的准入门槛和专业性,让辅导员工作职业化、专业化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
  (二)制度体系
  制度是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的保障支撑,它能保障辅导员工作从应然走向实然。制度体系包括辅导员的准入制度、职称评定和晋升制度、人事待遇和激励制度等。目前辅导员工作的制度设计应打破辅导员职业发展的瓶颈,明确辅导员职业准入的专业条件,限定从思政类专业人员中进行引入,坚定思想政治方向,完善其晋升机制和相关制度,从而使辅导员职业发展走上正轨。从辅导员的职业定位来看,建议在制度上明确辅导员的职业身份和职业角色,它既应该在高校中相对独立,又应成为教师的一部分。同时要在制度上为辅导员的职业发展搭建平台。2014年教育部颁布的《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对辅导员专业发展做出了初级、中级和高级分类要求,各高校可以按照辅导员的职业和专业特性进行分层构建,如建立初级、中级、高级、专家级辅导员序列,同时在人事和待遇上给予相应体现。如果辅导员职业发展序列能得到社会的承认和制度体现,那么这将为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人才的流动提供有序的平台,为高级和专家型辅导员提供通畅的流动渠道。
  (三)考核评价体系
  目前辅导员的评价体系广受诟病,突出问题是评价不能反映辅导员的工作实效。很多高校把辅导员上几次宿舍、进几次课堂、开几次班会等作为辅导员的量化评价指标,这种签到式的管理机制,严重束缚了辅导员工作的创新性和主动性。辅导员的考核评价应该紧扣辅导员工作的职责和德育要求。根据教育部《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对辅导员工作内容的阐述,考核评价应围绕辅导员工作的主要内容,包括思想政治教育、党团和班级建设、学业指导、日常事务管理、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危机事件应对、职业规划与就业指导、理论和实践研究等9个方面。[13]
  各高校可以制定辅导员3~6年的职业发展规划,根据辅导员每年的职业发展完成情况进行年度考核,对考核不达标的可进行转岗或解聘。辅导员在职业规划之初可选择学生工作中的某一领域作为自己的主要发展方向,按照学校要求设定初级、中级和高级的发展愿景,迫使自己主动向某一专业目标发展。同时,高校应完善现有的辅导员考核评价机制,在原有学生测评、领导评议、同事评价等考核专业实践能力评价体系的基础上,突出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和专业引领,促进辅导员朝着职业化、专业化方向不懈努力。   参考文献:
  [1] 王道阳.我国高校政治辅导员制度的历史演变[J].思想教育研究,2007(5):31-32.
  [2] 史慧明.高校辅导员专业化研究综述[J].理论月刊,2009(3):95.
  [3] 张静.高校辅导员队伍职业化建设的理论与对策探析[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7(6):72-75.
  [4] 王丽萍,姜土生.高校辅导员队伍专业化、职业化、专家化建设的内涵与逻辑[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2(6):125.
  [5] 张伯威.高校辅导员队伍专业化和职业化建设的三点思考[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7(7):59-62.
  [6] 冷开振.新时期我国高校辅导员队伍专业化建设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06.
  [7] 尹保华.社会工作职业化概念解读[J].社会工作,2008(4):19-20.
  [8] 陈素权.高校辅导员的角色冲突及其调适[J].思想理论教育,2007(2):87.
  [9] 王婷,史慧明.高校辅导员职业角色的基本伦理定向[J].思想理论教育,2013(9):82-85.
  [10] 李莉.高校辅导员专业化内涵与路径的理论探索[J].黑龙江高教研究,2010(8):23.
  [11] 王文华.辅导员队伍专业化标准体系构建的思考[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07(5):73.
  [12] 付佳.高校辅导员职业化与专业化发展状况调研报告――以江苏省为例[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0(8):85.
  [13] 教育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的通知[EB/OL].(2014-04-14)[2016-03-26].http://www.gov.cn/xinwen/2014-04/14/content_2658616.htm.
  责任编辑:赵 玲
  Abstract: Given the confusion in concepts and logical relations, it is necessary to make clear definitions of professionalization, specialization and expert-orientation of college counselors. The way to solve the practical difficulties in the professional and specialized development of college counselors at present, including role conflicts, ethical dilemmas, weak professional quality and practical ability, imperfect professional system, etc., is to conduct professional construction of specialized knowledge system, institutional system, evaluation and training system. Specifically, the ways of the professional and specialized development of college counselors include: to establish hierarchical sequence, to establish a sound professional knowledge training system, to improve the personnel system, to break the development bottleneck, to provide fine management services, and to create favorable conditions.
  Key words: counselor; professionalization; specialization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4/view-7815217.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