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新琴冷,残局剩

好消息: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欢迎在线咨询>>

发布日期: 2017-03-17 发布: www.xzbu.com  

  皓月当空,薄暮轻垂。坤宁宫中,小炉熏暖。他坐在榻上,手执黑子轻松落下,她微微蹙眉,犹豫再三,知晓输局已定,便耍赖道:“不下了,臣妾的手都冻僵了。”他挑眉朗笑,执起她的手握在掌心,温柔低语:“这样好些了吗?”她唇畔带着温婉笑意,柔声欲唤:“皇……”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5/view-8144969.htm
  “哐啷”一声,清脆震耳。
  她猛然睁眼,却见一地狼藉。打碎花瓶的奴婢正俯首请罪,她抚着发麻的小臂渐渐清醒,原来是一场梦。是啊,若不是梦,他又怎会如此温柔相待?她望了望窗外,见孤月清冷,夜已深沉,便知晓他不会来了。每月初一、十五陪皇后用膳同寝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如今却形同虚设。她缓缓起身,冲那奴婢摆了摆手,命她撤了满桌的珍馐美味。行至镜前,她褪下华服,回首望着棋盘上未下完的残局,想起刚刚的梦,心头忽地一软,今晚姑且算他来过吧。
  如所有女子一般,未嫁时,她也曾幻想过日后的良人。虽知那人必出自侯门相府,但她不敢再细想。因为她是乌喇那拉氏的女儿,她的姻缘由不得自己。
  那是一个初雪后的晴天,她得诏进宫。马车抵达宫门口时,刚好是大臣们下朝之时。她顺着狭长的宫巷缓缓向体顺堂走去,无奈积雪未融,鞋底打滑。他恰巧路过,看见她踉踉跄跄的样子,便命人才上前询问,待知晓她是皇后的侄女,便腾出空轿,命人将她送到体顺堂。她心中感激,想道声谢,却因他站得有些远,只能迎着朝晖深深凝望他俊秀的轮廓。
  她同姑母说方才遇见了宝亲王,笑靥中掩不住的柔情早已入了旁人的眼。说者无意,听者留心,只是短短月余,她便等来了天赐良缘,她成了宝亲王的侧福晋。
  红烛摇曳,良宵缱绻。他轻轻挑开她头上的喜帕,却神情淡然,不言不语,与她共饮合卺酒后仿若例行公事般地吹灭了榻旁的龙凤烛……那夜,她百感交集辗转反侧,而他却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她早早起身侍奉他洗漱,为他准备朝服。他星眸微闪,脑海中却浮现出额娘说过的话,“那拉氏是皇后的亲侄女,你要看在皇后的面上多加眷顾。”他年轻气盛,不愿违心亲近,临行之时只沉声说道:“我今晚去福晋那里。”
  她诺诺点头,觉察出他的冷淡,只是宽慰自己,或许他就是这样的性子。可之后的日子,她看见他在荷风轻扬的湖边为福晋披衣,在雨后湿滑的路上与福晋相挽,他的温柔细心只对他的妻。而她只能在寂寂长夜里守着一窗花影,良久无言。
  雍正十三年八月,雍正帝崩。他奉旨即位,她成了他的娴妃。那时,她嫁于他已有四个年头,旁人都有了孩子,可她没有。偌大宫殿里,绫罗满箱,金玉满匣,可她触手却是一片冰凉。
  皇宫那么大,不得召幸,连相逢都那么难。他偶尔会来看她,同她说几句话,用一顿膳,或是下一局棋,可永远都下不完一整局,便会匆匆离去……他们之间的情分那么淡薄,像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后来,皇后在东巡途中突然病殁。她陪他守在皇后灵前,漫长冷夜里,只有白幡飘动,鸦雀啼鸣。她第一次看见睥睨天下的帝王哭得像个孩童,她除了陪他流泪,竟不知该做些什么。那之后,他遵从皇太后懿旨封她为皇贵妃,他有多不情愿,她便有多痛心。可她仍不怨不恨,日日为他诵经祈福。她只做她该做的,她想,他终有一天会看见。
  孝贤皇后三周年忌日时,她同他一起去祭拜,其间她焚香食素,诵经祈愿。夜深人静时,他临窗而立,听佛音袅袅,忽然顿悟,那拉氏陪他走过的十多载里,他对她冷落疏离,如今想想,她又做错了什么?
  翌日,她给他送羹汤时,无意瞥见他随手写下的新诗:“独旦歌来三忌周,心惊岁月信如流。断魂恰值清明节,饮恨难忘齐鲁游。岂必新琴终不及,究输旧剑久相投。圣湖桃柳方明媚,怪底今朝只益愁。”
  “新琴”指的是她,“旧剑”则是孝贤皇后。她眼中含泪,若有所思,却听见他的声音缓缓飘来:“这些年,是朕冷落了你。”
  她一头扎进他怀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她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日子。他在前朝一展霸业,治理国家。她在后宫掌管诸事,井井有条。他闲暇时邀她对弈,她绞尽脑汁仍输得一败涂地;他喜欢倚在小榻上读书作诗,她便为他积雪烹茶备好糕点;他吵着说夜太热了,她就在他枕边夜半摇扇;他说江南美景如画,得空带她去南巡,她抚摸着隆起的小腹,莞尔一笑,轻声说好。
  四年之间,她享尽恩宠,却又喜又怕,午夜梦回时,常常枕着他的臂弯患得患失。可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宫里貌美的女子太多,他来坤宁宫的日子渐渐少了,对她也不如以往那般宠爱。她只有嗅着枕畔龙涎香的味道,想象着他还在。
  乾隆三十年,她如愿以偿随他南巡。江南美景如画,美女如云,他生性风流,竟在微服出游时结识了烟花女子。她几番苦劝,却换来他的一顿斥责,遂一气之下剪断长发。大清习俗最忌剪发,他龙颜震怒,让人收回了她的金册、金宝,裁去了她宫中的大半奴婢。
  自那以后,坤宁宫彻底变成了冷宫。那时,她已是四十多岁的妇人。她忘了,他先是大清帝王,然后才是她的夫君。从那之后,她再未见过他。
  她病了,望着窗外那一抹幽深的红,感到胸口发闷。她羡慕花丛中蹁跹的彩蝶,羡慕苍穹里翱翔的苍鹰,甚至还羡慕那驻在斗拱檐上俯瞰偌大宫宇的螭吻。太医说,她是心病,无药可医。可她的一腔心事要诉于何人听呢?
  秋风凄凄,落叶纷纷。她昏昏沉沉地靠在小榻上,一束秋阳斜射进窗,她眼睛一酸,恍惚见他迈着长步款款走来,那场景再熟悉不过,只是多年未见,他还未老,她已�t暮。她想说的话太多,可动了动唇,吐出的只有一句含糊的“你来了”。
  此时的他,正在木兰围场游玩,听闻她宾天之后,只淡然命人以皇贵妃丧仪厚葬她,之后再未说什么,只是扬鞭催马在围场逛奔不止。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5/view-814496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