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新诗典·典中典

好消息: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欢迎在线咨询>>

发布日期: 2017-04-16 发布: www.xzbu.com  

  女友立下的法律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5/view-8233667.htm
  左 右
  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你的法律
  你听好了:
  不许喝酒,不许吸烟,不许网游
  不许借钱与人,不许轻易承诺他人
  不许出门聚会,哪怕是你最铁的哥们儿
  不许与漂亮女生偷偷约会,不许骂人
  一个脏字也不许说。不与人结仇,一次也
  不行
  当然,这些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不许骗我,不许虚度年岁
  要每天多写诗,每周打篮球。常带我去外
  地旅游
  多陪我读一些外语类书。在明年,要跟我
  求婚
  在后年,要跟我结婚
  往后,要一心一意对我,以及我生下的
  孩子
  要好好对我的父母,就像对你的父母一样
  孝顺
  别看我写得像玩游戏,我要立字为据,贴
  在床头
  你按下手印,我好长年保存
  [伊沙点评]我是编选家,关于左右的编辑学与大家分享:众所周知,其好诗大多与耳朵或听力有关,当我第一次对自己说,他再写这方面的,写得再好,我也不能推荐了,于是逼出他的《命》;当我第二次这么说时,便逼出了本诗――编辑来诗编诗则可,编选家要有全局观发展观,要向成长中的诗人释放正确的信息。
  失 眠
  玄 涛
  深夜
  潮湿的树枝里
  我看到了翅膀上沾满黑暗
  鸟的叫声
  我听到了那个叫麻子哥哥的鸟
  满脸苍白
  [伊沙点评]又是一个90后,寥寥数笔,功力非凡,在主体洋范儿的叙述中,忽然冒出一个极具地方性的土词儿(“麻子哥哥”),效果好极了!想起去冬在京举行的陕西诗歌研讨会,某知识分子诗人又在胡说八道:“让教堂归教堂,让集市归集市”――意思就是洋归洋土归土,当时我一拍屁股就上了厕所。本诗给其补一耳光!
  无边的雨
  袁 源
  集中下在我们村
  全村的雨
  集中下在我家四方小院
  最后集中下在
  我外婆的窗前
  她坐在雨幕后面
  发出长长的叹息
  窗下
  蹲着
  一只
  蟾蜍
  以吸食这些叹息
  为生
  [伊沙点评]回顾袁源的前四次推荐:第三季三次,第四季一次。第三季他是奇迹一般的新人,第四季他也没少写没少投,但被我宏观调控下来了,《中国口语诗选》的编选让我发现了他的新诗趣味,这里暗藏着一个适用于所有人的事实:口语诗写得越扎实,离新诗就越远。本诗也未脱新诗趣味,但好在形象、生动。
  雪 地
  莫 渡
  可能来晚了
  在一片雪地前
  我这样想时
  雪地上已有一行脚印
  我要经过那里
  但又不愿
  让留在雪地上的足印
  显得零乱
  最终,我只好
  踩着雪地里
  已有的足印
  前行
  [伊沙点评]前些日子已经说过了:编选家要有全局观发展观,要向成长中的诗人释放正确的信息。当莫渡被视为“农民诗人”,我就要让你看看他可以像哲人一般思考,像纯诗诗人一样写作――前提是:他做得到!这时候选什么推什么就很重要了,主体风格下的意外与拓宽,是我最乐于见到的,高频次推荐者都有这个特征。
  李思崇新新新号
  江湖海
  不断有人改手机号码
  我懒得删旧的
  只在手机中存成某某新号
  于是有了
  蔡巧智新号胡嘉宝新号
  阿樱新号丁燕新号
  李亚平新号李之平新号
  梁平新号南木新号
  刘迪生新号仲诗文新号
  此处省略两百人
  李思崇新号李思崇新新号
  李思崇新新新号
  [伊沙点评]每次面对江湖海,我都怀有某种期待,相信他不会令我失望,结果也一定是这样――这便是他从第二季登陆《新诗典》后,从不“掉轮”的原因。我想说他是广东目前最好的男诗人(最好的女诗人是湘莲子),如你所知,伊沙啥时候怕得罪过地方恶霸?唯恐对老江带来不利――这是个什么样的“坛子”啊!
  告慰张老师在天之灵
  马 非
  初中时代
  我一而再
  再而三地
  在听写时
  都没能写对的
  那个字
  现在会写了
  我写给你看:
  雨字头
  左下是虫豸的豸
  右下是里外的里
  不但如此
  我还会用它组词:
  雾霾
  还会用它造句
  很多句
  [伊沙点评]马非信我,信我的方向就是中文现代诗的大方向,��年有人批评其诗像我时,他脱口而出:“你们的传统是屈原,我的传统是伊沙。”――转眼25年过去了,当我看到一个粗人变成了细人,一个直人变成了智人,一把钝刀磨成了利刃(还有漂亮的刀柄),我想对我真正的大弟子说:师父终未枉负你的信任!
  蜕 变
  蓝 雨
  一天的时间是这样短
  我抓紧收集阳光、海水、细沙、贝壳
  我要在生活的缝隙中放逐自己
  我有私心
  在辽阔的广西银滩   白而亮的光,是一块轻纱,铺洒开来
  在银色的世界里
  我正一点一点地变蓝
  变澄净
  我承认,此时的我
  已经是一条鱼,在如潮的陌生人群中
  自由呼吸,游弋
  浮沉于有与无之间
  我身上有鳞片
  心有光芒
  [伊沙点评]与大家分享一下我选稿的经验:在我将要放弃本诗的时候,最后一段出现了:“我身上有鳞片/心有光芒”――它决定了本诗的入选。诗有其玄而又玄的一面,也有其不玄的一面:多两个佳句,就是佳作;少两个佳句,就是庸作――这也是诗可以掌控可以操作的一面。
  开网店的朋友送我一把弹弓一直没用
  朱 剑
  从33楼我家阳台
  我看到的鸟儿
  与我小时候
  用自制木弹弓
  打下来的
  完全不一样
  不是飞在空中
  而是从脚底
  低低掠过
  眯眼望去
  只能看见鸟背
  背后开枪
  不是好汉
  [伊沙点评]本诗刚刚拿下长安诗歌节颁奖礼朗诵会现场“最佳作品奖”,它再次验证了一个朱剑模式:成则guang的一声,结尾结结实实给你一下,叫人无比痛快;败则ga的一声,先亮一个价值判断的结论在开头,譬如他名作的著名败笔:“陀螺很下贱”――此风他早已刹住,但还在坑害暗中模仿他的人。
  姐 姐
  蒋 涛
  又要见我姐了
  还不能还她钱
  就怕我姐给我钱
  她没钱
  她见我肯定要给我钱
  哪怕上上次只有两万日元
  上次只有一千人民币
  又要见我姐了
  她没钱
  她见我肯定要给我钱
  我又肯定不说什么就收下
  [伊沙点评]今逢《新诗典》第1500首推荐日,说三点:一,当初我没想到三年以后的事儿,所以很高兴;二,只有对《典》之建设有重大贡献者,方可获得大节点上更为隆重的荣誉推荐,蒋涛之贡献在于逾千互动的壮举;三,吐个毒舌,本诗再一次证明,口语诗人抒起情来比传统抒情诗人抒得好:真而酷,真动人。
  处 境
  邢 非
  炸弹
  坠地的声音
  从西方
  沿着
  还没长庄稼的
  田野
  传过来
  城市
  轻轻地晃动
  轻轻地
  无人察觉
  除非
  熬夜的
  婴儿
  [伊沙点评]诗人相聚健不健康的关键在于有没有诗,有诗自会冲诗去,无诗便会是非来――《新诗典》诗人每聚必美好的要诀就是永远有诗。葵之怒放诗歌节江油场,引进了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的玩法,邢非依仗本诗拿下季军,对于久疏战阵的他是个不小的鼓励。本诗是从时间的真空中抢出来的诗。
  伊沙回家我用中文做梦
  维马丁
  梦见两个女孩子
  好像很久跟她们很熟
  她们来找书
  我跟妻子在路上
  房间里书也不多
  我正在翻译
  美国女作家派翠西亚・海史密斯
  梦里她写中文
  翻译的小说不能给她们
  所以跟她们去原来的家
  跟父母住的地方
  梦里通过走廊就到
  书应该很多
  到了房间想拉开窗帘
  摸到变成蜻蜓的翅膀
  [伊沙点评]维马丁的3.0――意义不小:一,这意味着他目前在非华裔外国人中领先,这一段他中文诗写得多,状态好,该当如此;二,他的写作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个非华裔外国人可以把中文诗写得有多好,一位诗人用非母语写作可以到达的程度;三,非华裔外国人写中文诗,容易埋到故纸堆里去,他直抵口语(活中文)。
  门
  严 力
  1
  对简单的形象
  我一直很有亲近感
  比如板凳和鞋拔子
  唯有对门一直不敢轻信
  主要是门后太复杂了
  我还听说
  为此有人在制作门的时候
  特意往里面加进了敲门声
  那是干什么用的呢
  几十年过去了
  我觉得真的很管用
  门要时常敲敲自己的内心
  2
  关在门里的门
  是卧室的门
  关在门外的门
  是家的大门
  而从来不用关的那扇门
  还没诞生
  [伊沙点评]专题主题策划是《新诗典》第四季的新增点,效果非常好,第五季我们将继续。“诗人画家周”因其视觉性强而首当其冲,今日启幕。近四十年来,“诗人画家”成一蔚然大观的现象,在《新诗典》阵中,我们的首位“李白诗歌奖”成就奖得主�懒ο壬�就是当年星星画会的代表画家而名垂中国现代美术史,有请老严!
  夕阳西下
  李 岩
  沙土小路走下
  两个灰衣少年僧人
  帮我在林间拾掇工具
  他们一个十六
  憨厚而顽皮
  一个十八,眉宇间
  有一股慧气
  他们来石佛寺有四年了
  他们走进林中
  在道路拐弯处
  我听见他们在石桥下方   溪岸边树丛后面的
  嬉闹声
  [伊沙点评]近期流行“诗坛十大酷刑”,《新诗典》诗人也攒了一版,其中一条是“与李岩说话”――我知道这是在调侃李岩的慢:他岂止说话慢?他似乎什么都慢!他应该改名叫李慢!但聪明伶俐属猴子的你们,是否意识到:这种慢,正是油画的节奏!我看过凡・高真品,深知那是老实人慢成的结晶,油画是反才子的。
  我想做我女儿的狗
  李 异
  我会做很多
  以前从不做的事
  滑稽的事
  就像
  拳王泰森在海滩
  练习举重
  一直看着海上的游轮沉没了
  也不会
  真把杠铃
  举过头顶
  [伊沙点评]《新诗典》让最大面积的新老诗人真正成名成家――现在回头看,诗江湖时代对李异来说,只是暗室中的准备期,等待着到《新诗典》大放异彩――不但有诗,并且有画,由于他是天生的本质上的艺术家,他在绘画方面潜力巨大不可限量,我相信他一定会脱颖而出取得成功――只是我说的成功从来指的是艺术本身。
  鸦雀无声
  毓 梓
  不能忍受这样的寂静
  楼上的座钟在呻吟
  不知谁还在深夜小区门前
  大喊着爱人的名字
  四周传来了古老的蚊香味儿
  这不该是四月的日用
  哦……我仿佛刚刚去到了童年
  那一年的今天你入��
  此后乌鸦和喜鹊在我的生命之林里
  匆匆死去……
  [伊沙点评]四年来,有了《新诗典》,我反而疏于与同行做私人性的交流,与再老再好的朋友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诗入选就是“发新照、简历(或诗观)”;未入选只字不回,如此一来我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省给了选诗。譬如毓梓,才女无疑,在85后中入选率很高,有无规律:情感投入大、现代性强者,往往入选,反之落选。
  锯木厂
  祁 国
  大夫
  我经常听到一种哭声
  尖尖的弯弯的长长的
  你这是耳鸣
  慢性的
  先开点安眠药吧
  大夫
  我的身体好像被分割了
  一半麻木一半疼得要命
  你这是半身不遂
  慢性的
  先开点安眠药吧
  大夫
  我总觉得全身布满了裂纹
  而且已被虫子蛀空
  你这是精神病
  慢性的
  先开点安眠药吧
  [伊沙点评]去年,我用另一台显微镜――《中国口语诗选》测出了祁国的重要性,甚至觉得他是被遮蔽最深的优秀诗人,到底是如何被遮蔽的呢?照理说,他是很入世的一个人,不该被遮蔽。我想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自己,老将“荒诞派”的旗号打出来,而其诗比这个旗号复杂、微妙、多向,如本诗。
  家有考生
  君 儿
  暮色降临
  等儿放学回家
  饭菜半已上桌
  半在锅里
  他吃得不多
  口味较刁
  每天的剩饭剩菜一大堆
  转天只有倒掉
  我对自己发誓
  这样的行为
  只能持续到高考
  [伊沙点评]侯马近期有个口头理论非常好:诗人的形象――在君儿这一组来稿,置于第一首的本诗中,她的形象是:母亲、女人、大地的女儿;从第二首到最后,她的形象是:少女(情怀)、才女、女诗人、知识女性――孰高孰低,一目了然,选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深 情
  张小波
  不要在意我们将成为尸骸
  不要在意尸骸将沉入泥土
  不要在意泥土会填满眼眶
  不要在意眼泪还会渗出
  多余的头发,婴儿的头发
  还会
  在泥土里生长
  不要在意被穿短袜的儿童
  踢出我们的骷髅
  他和她,一排排摆正
  这深沉的军队
  这露出神秘笑意的军队
  这撕掉臂章的军队
  不要在意他们抠出眼眶里的泥土
  只是,只是泥土坚持自身的视觉
  转向孩子们的上空
  骷髅调整站姿,使之更适合思考
  不要在意一队重型卡车辗过
  孩童奔逃,鸟群高飞
  不要在意一把巨斧收集的海水
  供祭奠之用
  在更深更深的深渊
  那枚紧咬手指的戒指
  悄然松开了。哦,鸟群高飞
  哦,孩童奔逃
  [伊沙点评]微博上初读本诗小吃一惊,拿到电子文档细读之后这个吃惊加大了,为什么会吃惊?众所周知,对于诗歌这个行当来说,张小波属于公开挂牌的“下岗工”,并且年过半百――这把年纪又不常写,却写得这么深情这么好,让我着实吃了一惊。我昨天才说过抒情诗的坏话,本诗又让我看到了它的前途。
  规 则
  吴 猛
  最爱捉迷藏的小胖
  也许是藏得太真
  至今
  还没有出现
  曾经在游戏中寻找的小伙伴们
  还没找到小胖
  就在母亲的吆喝声中
  回家吃饭了
  小胖在他们酒足饭饱的印象里
  早已瘦得没有了人样
  当初没有参与游戏的小胖的父母
  却苦苦寻觅了二十多年
  只有他们还在陪着小胖   认真地做游戏
  [伊沙点评]就是“小胖丢了”这么点事儿,却被作者叙述得千回百转牵肠挂肚――这就是叙述的魅力,形式的作用――只把形式当作表达内容的工具的人是玩不出这种效果的,形式即内容,我早说过:“形式与内容不是皮和肉的关系,是血肉难分。”作者吴猛是书法专业的硕士生。
  爸爸的钱
  苦楝树
  我被迫动用爸爸的钱
  我一定会还
  为了自己的江山
  我在砍一棵老树
  那是一个老人的棺材本
  当他从黑色布袋里掏出
  存折和身份证
  续命一样交给我
  我揣着破旧的折子
  贼一样
  来到银行前台
  我按下的密码
  是已过世的
  母亲的生日
  [伊沙点评]当我看到有人批评口语诗中的技术主义,或在批评技术主义涉及口语诗时,我怎么统统没有感觉呢?仔细想想,恐怕光靠技术撑不起一首口语诗,如果有这样的诗存在,它实在蒙不住人,欺骗性不大则危害性不大,无足挂齿。请看本诗,它貌似非常技术化,可哪一步精心巧妙的安排不是以心灵与情感作内驱力!
  尾 巴
  大 朵
  闭上眼睛
  看到尾巴在黑暗中摆动
  鱼尾、猫尾
  马尾、牛尾
  狮子尾、老虎尾
  甚至些不知名的动物的尾巴
  有时又似乎只是一面旗��
  忽然一句京剧台词射出:
  “斩――!”
  所有的尾巴顷刻停摆
  老老实实贴在
  屁股上
  [伊沙点评]多好的诗!戏剧性在此演化为中国戏曲性。君不见,各种文学、艺术的形式都在吸诗歌的血,而曾经有一度,诗歌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清高的样子,自我过度纯化,道路越走越窄,变得生机全无……好在这番局面已被心有大志的诗人们打破,本诗就是个例子。由三个A助攻的强大的桂军展示到此告一段落。
  白大褂
  袁 源
  农村办丧事
  亲戚多
  有时孝服不够穿
  就有人去诊所
  借医生的白大褂
  应急
  送殡的队伍中
  穿白大褂的人
  像是急救来迟的医生
  [伊沙点评]《新诗典》近期好诗不断的高潮,迄今未有走低的迹象――大多出自崆峒山诗会及其前后长安诗歌节的现场订货,为赴诗会要提前做好备战工作,在诗会上拿出最好的近作,是《新诗典》与长安诗歌节创造出的中国诗歌新文化。在这一系列诗会上,袁源被订货两首,说明他迎来了新的高峰。人在写,天看得见。
  告诉亲人
  独 化
  真相的确如此:我爱上了异乡
  无名的鸟鸣。无名的小花。
  宁静和喧哗。平静和骚动。
  我成了这一切可耻的俘虏。
  [伊沙点评]有时候,我会替薄产的诗人想一想他们薄产的理由,譬如特朗斯特罗姆,只有当我亲手译出“男人穿着的工装裤有着与地球从一道沟里爬起来时同样的颜色”,我才找到了理由;譬如独化,我想他是把现代诗当古代绝句来写,语不惊人死不休,正是传统的诗维卡住了他。如果不是为了更现代,薄产是否不值当呢?
  百年之后
  鬼 石
  晚上
  妻子敷上
  她的
  白色面膜
  躺在
  我身旁
  我一边
  嗑瓜子
  一边闭上
  眼睛
  许多年后
  我们俩
  也许就是
  这个样子
  不管他们
  在外边
  如何叫唤
  我们都
  不出去
  [伊沙点评]很多《新诗典》诗人都说:我的选诗老是超出他们的预料――除了诗歌观念上的差异,我可以总结出一点:作为作者的他们,总是珍爱自己最用功的诗;作为选家的我,总爱选出技术痕迹最小的诗,反差就是这样造成的。本诗不知是否出乎鬼石的意料,但我要说,经过这几年的坚持,他终于长诗了,升段了!
  祖 国
  唐 欣
  一个山东人和一个陕西人
  是我的祖父和祖母
  而一个西安人和一个重庆人
  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自己娶了一个天津人和
  一个南京人所生的女儿
  我们俩的女儿 生于兰州
  在北京读完中学
  又去了成都 上大学 至于
  以后 她的丈夫将来自
  何方 孩子在哪儿出生
  现在 我还一点都不知道
  [伊沙点评]我在上海,黄昏时分,望向窗外,发现这里的天空不一样,因为这是母亲的故城。一个上海人和一个重庆人是我的母亲和父亲,生了我这个西安人……这时候,我暗想起今天要推荐的本诗,能够被我在生活现场中(而非讨论会上)想起的诗必是佳作无疑,讨论会在讨论诗如何流行的问题,我断然拒绝讨论这种问题。
  桃 色
  紫燕子
  当山坡上的茶花开满的时候
  玛格丽特和亚芒
  手牵手
  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甚至
  还吻了
  停在她墓碑前的一对蝴蝶
  [伊沙点评]长安诗歌节在将近6年的时间中,已经举办了大中小212场,是中国现代文明的一项伟大的奇迹。如果你问我,在这212场中,哪一场举办得最艰难最不顺?我将毫不犹豫地回答:今年9月的武汉专场。那可真是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啊,但是我却在墓碑上收获了这只蝴蝶,这只蝴蝶因此而显得弥足珍贵。   在特呈岛骑单车
  姜馨贺
  下午
  在特呈岛骑单车
  这里的大地是圆的
  天也是圆的
  农田
  老牛
  鸡鸣
  西沉的太阳
  感觉骑进了古代
  城市在很久很久以后
  才会冒出来
  姜馨贺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
  一个人
  我可能永远永远
  碰不到她
  [伊沙�c评]《新诗典》00后方阵又添两丁(达到10人)――今明两天推荐来自深圳的姊妹花:首先推荐的是姐姐姜馨贺。这样的诗真好啊!我们这些“大人”必须承认我们写不出来,这是无污染的诗,我们这些“大人”早已被污染殆尽,长大的过程就是被污染的过程,这就是毕加索为什么要穷尽一生画得像个孩子。
  花落的方式
  海 亭
  有的花
  最后结成种子
  有的花
  自己萎缩
  枯在花萼里
  未枯之前
  落下,粘在
  枝叶上
  有的花
  自尽一般
  坠落
  这是巨大的花
  枝和叶
  在中途
  接不住它
  落地声好大
  [伊沙点评]仿佛一组全由高清特写镜头剪辑而成的惊心动魄的蒙太奇,一句多余的煽情的画外音都没有,却是一首不折不扣的现代抒情诗。什么叫高级?这就叫高级!《新诗典》从来不排斥抒情诗,但它首先得是现代诗,由本诗可以看到:抒情诗也在发展,也在进步,不会总停留在“啊,大海!”
  人逢喜事
  李勋阳
  在丽江
  竟有这么
  一个颠倒的说法
  开车出门
  遇丧反而运气好
  碰上人家喜事
  反而不吉利
  我坐在副驾
  陪着开车的老同事
  一起目送
  人家迎的车队
  相向而去
  他突然头伸窗外
  狠狠地
  唾了一口
  我感到
  一些唾沫星星
  直接逆风砸到
  我脸上
  我只后悔
  自己坐车喜欢开窗
  [伊沙点评]怪怂就是怪怂,如此习俗,知道的人多了,写成诗,恐怕就他一个,我眼中的第一个。而这值不值写呢?当然值得写!它在提醒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各个国家、民族、宗教之间文化差异之大,甚至南辕北辙,谁都别把他以为正确的那一套强加给他人――我想这正是当今世界无宁日的根源之所在。
  劫
  拓 夫
  算命先生说
  你在三十岁那年
  有过一劫
  我回忆了一下
  那年秋天
  在张家界
  我遇到一场雨
  [伊沙点评]妙!实在是妙!同行们,不要诗一妙就说禅,诗大于禅,诗高于禅,我们在现代诗中百般突围千般创造,早已经突破禅的模式――请注意:禅是一种思维模式!多年以前,我曾与一个礼佛未久的小资女人争论过这个问题,她险些被我说疯。本诗依然是三个A推荐版的桂系。
  两次烫伤
  大 友
  迄今为止
  我的手被烫伤两次
  一次是在殡仪馆
  接过刚刚出炉的
  姑父的
  骨灰
  另一次
  从雪地里
  抱起
  裹着薄薄襁褓的
  弃婴
  [伊沙点评]有什么说的呢?一个字:好!一句话:除了好还是好!如果你还不理解什么叫“事实的诗意”呢,我再给你讲一遍。如果你抓住了诗中所写的两个事实,你只需要用及物的语言将其书写成纸面上的事实,各人可有各人风格的语言,不及物的话说明你的语言差。本诗作者更高之处是玩了一个相反的通感,合二为一。
  秋 分
  徐 江
  这是一年中
  奇特的日子
  秋天分开了岔路
  一条向着过去
  一条通往未来
  一年把剩下的五分之二
  递到猫、狗、人
  递到树和草
  云和烟,水和风
  ……万物的
  嘴边
  [伊沙点评]都说猜不准我选诗,我选的总不是作者自己看重的诗,连徐江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态度还好――大家只要别像某同志诗人,觉得我是故意选其坏诗怕其超过我就好。这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呢?拿徐来说,其诗轻重分明,轻则失之于简,重则失之于繁,我喜欢切其“五花肉”,本诗轻重合一、繁简得当,大手笔!
  白雪棋盘
  沈浩波
  再一次
  回到冰凉的北京
  从飞机上往下看
  北京
  铺着一层薄薄的雪
  像一块
  白色的棋盘
  谁来和我对弈?
  ――没有人
  我和一轮
  血红的夕阳
  在棋盘上对望
  [伊沙点评]我作为编者的经验,对于“北师大三战友”:徐江之好诗,出在其出拳不轻不重时;侯马之好诗,出在其出拳较重时;沈浩波之好诗,出在其出拳较轻时。本诗又是明证:沈访日,出重拳,整体都不错,但最漂亮的一拳,却打在归来时的北京,也就是收手前的一拳。知友莫过吾者,吾爱友,吾懂诗。   在太平洋洗脚
  君 儿
  太平洋绿色的海水
  洗着我的脚心
  有乳房有男性器官的姑娘们
  在睡觉
  我的祖国离此两个多小时机程
  我的家在被污染的大陆北部海域
  它��每一滴水都渴望汇入
  镜子一样的太平洋
  像我一样
  [伊沙点评]在过去的一年里,千年铁树开了花,李铁军终于得了奖,一得就是金诗奖。中国诗坛是个什么鬼地方?纵然你比窦娥还冤,也不会有人搭救你,顶多拿嘴来救。君儿获奖,内震巨大:作为女诗人,你什么都无须出卖,只需把诗真正写好!有请“李白诗歌奖”金诗奖新科得主君儿向所有女诗人拜年!
  奇 迹
  杨 合
  在一家叫指北书城的通道
  墙上挂着一幅地图
  很不幸
  我看见南方家乡的位置
  被人用烟头烫了一个洞眼
  就在我愤慨时
  父亲打来电话
  说是家乡刚遭受了一场大火
  [伊沙点评]真好!生活中真实的神秘,而非神秘主义。生活中那么谦和可亲的人,却写如此聪明诡异的诗――“桂军”在《新诗典》上迅速崛起,正在于有一批会写现代诗的人,我在当地办的“诗歌春晚”上也见识了它浮在表层的新诗队伍,会带给你完全相反的印象,它的现代诗人属于“地火”。
  一碗水
  西 娃
  她专注地看着一碗水
  用细弱游丝的声音
  念着我的名字
  念着我听不懂的句子
  “你父亲,死于一场意外
  与水,医疗事故有关。”
  是的,大雨夜,屋顶漏雨
  他摔倒在楼梯上
  脾破裂,腹腔里积满了鲜血
  医生只让他吃止痛药
  “2014年,你与15年的恋人
  恩断情绝,纯属意外。”
  是的,我们正在谈老去怎么度过
  他手机上跳出一条短信
  “老公,你回家了吗?”
  我不听他任何解释,摔门而去
  “2016年1月,你女儿上学的钱
  被你败在股市里……”
  是的,他们使用熔断机制
  我和上亿股民
  像被纳粹突然关进毒气室
  ……
  是的
  ……
  是的
  ……
  是的
  这个在李白当年修道的大筐山
  生活的唐姓女人,一场大病后
  身上出现的神迹:她足不出户
  却在一碗水里看到了我的生活
  [伊沙点评]别一问中国最好的女诗人是谁,你就不走脑子地说一个不写了或写不动的老太婆,在我眼里,每一季每一轮每一首都在决一高低:君儿携“李白奖”金诗奖之威刚“在太平洋洗脚”,图雅又出惊人之作令须眉汗颜,这边西娃马上写出本诗――此为开年以来的第一杰作,“敢于把自己搁进去”,她做得比男诗人还要好!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5/view-8233667.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