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老伴枕下的性爱书画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多年以前,我看过一本国画册子《笠翁集》,被里面一幅幅大写意的佳作深深感染。那些画作虽然没有大幅于壁,少了些气势,却在方寸之间浸透出灵秀的江南景韵。流水长桥,渔歌弄楫,在烟雨朦胧中鲜活了一个梦的世界。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6/view-2894944.htm
  爱屋及乌,我因喜爱《笠翁集》里的画作,渐渐地对它的作者萌生了尊崇之意,总想着有机会拜访一下。
  机会悄然而至。一次周末的聚会,有朋友把我引见给他。老先生十分豪爽,推杯弄盏之间,向我展示了一个老艺术家的另一面。他毫无长辈和名家的架子,和我们这些晚辈谈笑争论着时下的热点话题,从“神六”到“奥运”,从“超女”到“NBA”,从“老有所为”到“老年性爱”,几乎无所不谈。
  我们的话题在“老年性爱”这儿拐了弯。老先生约我择日再谈,我刚好手边有一个关于此类话题的采访计划,于是约定在朝阳公园边上的一间咖啡屋交心而诉。
  
  风风雨雨的年代里爱情撑起一片温馨的天地
  
  基于尊重被访人的隐私,我且称老先生为笠翁。对于老年性爱,笠翁有自己的切身体会和感受,谈起来滔滔不绝――
  我一直认为,无论是老年性爱,还是中、青年性爱,都应该是健康的性爱,是基于情感上的性爱,不能只有性而无爱。
  回想起来,我和老伴的婚姻之路并不平坦,我们之间的爱情也因各种内在和外在的原因出现过“短路”。我和老伴结了三次婚,离了两次婚,离离合合之间,经历了太多的悲喜交织。蓦然回首,发觉我们已站在夕去的红日下,暮途近而苍山远,更加珍惜历练了人世间水火风雨的情爱,而枕间之戏,已然超越了凡俗之风,每每“凤点头而凰迎之”,无不畅快林漓,愉悦双方身心。
  我正准备向笠翁发问,笠翁向我展示了一幅水墨人体画,神秘兮兮地说:“我以前从不画人体,老了却发少年狂,每月一幅水墨人体画,从未间断过,而且都是‘性爱’的主题。但是,这些画在你看过之前,从来都只会在我老伴枕下出现,而不会被他人‘侧目而视’。”
  “这些画既然都是‘性爱’的主题,想必也一定有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吧?”我不失时机地问。
  笠翁点头称是,却不让我直接深入,而是避开我的话锋,谈起了他和老伴在“文革”时期怎样相扶相携,一起穿越那风风雨雨年代。
  我和老伴在一九七二年举行了第二次婚礼,在那特殊的时代里,她爱我,包容我,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气,不然,被打成“牛鬼蛇神”关进“牛棚”饱受折磨的我,恐怕难以走出生命的泥淖。
  和老伴的第一次婚姻,我毫无感觉,因为我们双方是在媒妁之言下结婚,谈不上了解,更没有什么爱情,就连男女之间的异性相吸都谈不上。她有一个好听而有意境的名字:樱海,人却长得一般。我出于孝心,从了父母之命和小我八九岁的她结合,却找不到爱的感觉,就像在海里找不到岸的溺水者。夜幕之下,男女之间的功课也是草草了事,而且常常忘了“复习”。婚后三年,我们无子无女。其时,我的父母已经往生。她忽然提出了离婚,可能是受不了我的冷漠,既然我已不必做戏给父母看了,她便想到了各栖一枝。然而对于我,曾经认为那是一种伤害,便决然而离。
  当我被批斗时,她却出现在我的身边,给我送水送饭,替我挨拳脚。黑暗的角落里,我们相拥而泣。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反复对我说:“我爱你,爱你到死。我一见到你,就感觉上帝让我来到人间,就是为了爱你而存在。你若不信,就让雷电劈了我吧。”我用嘴堵住她的嘴。性爱,在我们的身体里、在我们的心灵里、在那风雨狂暴的夜晚,蓬勃地、不可遏制地在震颤中苏醒。在冷雨的寒意里,我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轰轰烈烈的潮声中盛世危情红颜一笑崩天地
  
  都说风雨过后是天晴。随着笠翁被平反昭雪、落实政策,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笠翁艺术之树绽开奇葩。他在轰轰烈烈的大潮中选择了下海,成立了自己的文化公司。公司运作得一帆风顺,笠翁财源广进。就在此时,一个名叫吴琼的女孩进入了笠翁的生活。
  笠翁爱樱海,也爱吴琼,然而在二人之间,他最后只能选择一个。一个男人同时爱两个女人是不道德的吗?笠翁常常自省。但他实在找不出肯定的理由。他认为是道德的,可法律不容情。谈起这段情感纠葛,笠翁眼含泪花:“我一生中,负过两个深爱我的女人,我真的是薄情郎吗?唉,多情总被多情误呀!”
  一个男人面对两个女人,痛苦的抉择不仅仅存在于这个男人面前。笠翁的自省,应该是真诚的。
  我从来就不讳言,吴琼用她的青春唤醒了我作为男人的征服欲,我征服了她,她和我一起征服事业上的拦路虎。事业可以跑马圈地,占了地盘可以请别人经营,而爱情却不能圈占之后让其荒芜,只有靠自己细心呵护,否则长满了野草无法收拾。
  一九九八年,我和樱海领了离婚证。樱海知晓了一切,但她没有大哭大闹,而是表面上心平气和地接受了我给她的打击。她在签字的时候,手一个劲地抖。她自嘲地对我说:“看来,我真的是老了。”那一刻,我真想在她耳边说:“你永远都是年轻的。”樱海一转身,泪眼在我面前倏忽闪过。那个转身的时间很短,我要忘掉它,却需要几千年、几万年。
  吴琼是个能干的女人,业务上全靠她了。因为忙,我们也一直未能生个一子半女。我和樱海也无子女,是因为她不孕,治了多年也无起色。二00二年的冬天,吴琼开车外出办事,途中遭遇大雪,出了车祸,她从车里飞出老远,摔到立交桥下殒命。那是人世间最悲惨的一种飞行轨迹。每当我听到《二00二年的第一场雪》这首歌,就会泪流满面。外人以为老艺术家都是神经病,听首歌也流泪。谁懂我心海那一片最柔软的痛?
  
  迷迷离离的氛围里老夫老妻曼妙地“游戏人间”
  
  笠翁指着手中那幅水墨人体画说,那是他画的第一幅人体作品,是在和樱海第三次结婚时画的。画面上,那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将美丽的胴体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远处是烟雨锁长桥、迷离隐约的背景,这越发衬出人体性感和质感的美。
  我将这幅画放在樱海的枕下,当她看到这幅画时,惊讶地说:“好标致的女人、好美的女人。”我说:“她就是你呀。”她含羞不语。我说:“这么美的女人,应该有个好男人疼她爱她,可她身边却是空空的。那个男人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无情地离开。”
  樱海说:“你不会再离开我了,我已经拥有你了,永远拥有。”我内疚地抱住她:“我欠你太多,而且还会欠下去。你好好看看这幅画,看懂了,就和我说。”
  翌日一早,她在枕边说:“昨夜,那幅画在我梦里反复出现。我已经懂了,不是懂那幅画,是懂你的心。你在暗示我,你不能给我男人的全部。可是,你也懂得,对于一个女人,她所爱的男人,只要他把他的心给了她,就是给了她全部。”
  我爱抚着樱海,用我独特的方法给她性爱。以后,我每月要画一幅水墨人体画,内容都和性爱有关,画好放在她的枕下,有时还会同时放一本关于性爱知识的小书。我们在枕间赏画、谈心,交流彼此的感觉,想像画中的女人怎样和她爱的那个男人结合。我们在迷离虚幻而又情真意切的体验中愉悦了对方,也愉悦了自己,更愉悦了彼此的心灵,幸福像花一样悄悄绽放。
  笠翁和樱海的性爱是和谐的、健康的。曾经有人问及笠翁的性生活,笠翁笑答:“你如果指的是性交,我已经没有了,如果指的是性爱,我不仅有,而且健康、美满得很。”问者若有所思,笠翁则畅怀大笑。
  (特别声明:本文严禁报刊、网络等一切媒体转载、改编,除非得到本刊编辑部、作者、受访者的书面授权。)
  
  ■专家点评
  性学专家认为,性欲分为接触欲和缓解欲两种,然而,对老年人来说,他们所需要的性爱不仅仅是达到缓解欲与接触欲的满足,更为重要的是由此而获得的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所以老年人的性生活,如能使缓解欲与接触欲两者兼顾就更好,若不能,则可通过接吻、拥抱、爱抚、倾诉、情感交流等活动获得生理与心理上的满足,也更适合老年人的身体承受能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6/view-289494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