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五行通背拳我师纪录

好消息: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欢迎在线咨询>>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通背天王”韩鹏尧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6/view-2896629.htm
  
  韩鹏尧(1900~1974年)山东莱西人,身高1.78米,身材修长,眉清目秀,一副书生面孔,自童年时随父亲来大连在西岗区东关街菜市场开了一家磨坊,吃穿有余,按现在话说应为“小康”生活,韩鹏尧从小就喜好听武林游侠之故事,整天缠着父亲要习武功,其父便出资将他送到在大连设场专教通背散手的密友吴振东门下,吴振东河北文安人,是最早到大连传播少祁派通背之一的名家高手,吴的散手击技极强,当时在大连武林界威震四方,不管谁想在当地开设武馆都要先拜见吴振东,否则肯定要去动散手比武,有一段时间打伤致残多人,就地方日本人的衙门巡捕也拿吴没有办法,对吴也敬三分,有些事情也要请吴出面调解。
  韩鹏尧随吴师学练了5年通背散手,动手技巧已日见成熟,成为众师兄弟中的佼佼者,但只感觉“东西”学的少,一心想要求学更多的通背“东西”。1915年通背大师修剑痴从京津来到大连找同乡好友吴振东,并在拳房互相交流通背技艺,此时韩鹏尧大开眼界,看到修剑痴的通背“东西”太多了,就有意要拜修为师,修当时没有答应,只在面上给予了指导,以后到沈阳等地教学,但也常回大连。韩鹏尧与修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了。1917年修剑痴正式收韩鹏尧、陈景涛等几个人为开门徒弟,在韩家设场教学,从此韩鹏尧在修师的精心授艺下加之勤奋苦练,通背功夫得到了质的飞跃,如虎添翼,动、练、讲少有人能及。在武林界已有名气,成为修师的左膀右臂,并代修教场。1921年韩鹏尧走出家门,访名师寻高手,切磋武技,使通背功夫更加完善成熟,后在山东烟台为当地一大军阀作侍卫一年多。一日深夜,有几个人持枪闯入这军阀家中,见人就开枪射杀,韩鹏尧不脱身装,静坐床兴闭目休息,待子时练功,听到枪响,感觉不妙,敏捷跳出窗外,施展轻功,飞身窜跃过院墙,躲过此劫,独身一人去南方谋生。
  1925年,韩鹏尧在湖南省国术馆任武术教官。当地有一位姓黑的市长,土匪出身后被何健收编,此人膀大身粗,满脸杀气,心狠手辣,练过拳脚,根本不把韩放在眼里,几次要动手比武。终于有一天在国术馆与韩交手。现场有多名上层人物观看。双方各亮架势,韩神情坦然,紧盯对手,以静待动。黑市长挥拳猛击韩的面门,欲将其制于死地。韩一个闪展疾步,闪电般窜到对手左侧,横手冷弹一掌击中对手左腮,没等对手反应紧跟变化腋里插花掌,可了不得,这一掌击断了其肋骨。黑市长当即倒地不起。对手及观者谁也没有看明白韩瞬间是怎样打出了两掌,此后韩在南方武林界名声大噪,被武林同道封为“劈雳神手”。何健平生爱好武术,闻讯后请韩吃酒,期间问韩的先生是谁?韩说是“燕北大侠”修剑痴,何健听后大喜邀请修来军队专教营级以上的军官,并上报委任修为上校武术考官。
  韩鹏尧在湖南教拳二十余年,期间经常往返于京津一带,广交武林朋友。1927年前后,韩鹏尧与“快手刘”刘智等通背门人,一起到已辞官在家的北洋军阀陆军总长段祺瑞府中坐客。段一生最好围棋及武术养生之道,曾资助过中国大批围棋高手,在院中通背门人演示了各自拿手绝活,韩鹏尧首先练了一套通背老采拳。然后,用一旧棉袄缠裹在树杆上,先要了几种掌法,只见树枝摇动,哗哗作响,树叶落地,同行鼓掌叫好,紧跟韩身体下蹲,突然打了一记冷弹钻掌,后令人用剪刀将棉袄外布剪开露出棉花,众人一看惊叹叫绝,只见棉花已被打成漩窝状,可见韩的内劲功夫已达到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同门人齐称韩是当之无愧的“劈雳神手”。这时段祺瑞笑道:我虽不太懂通背功夫,但我常打纸牌,纸牌中有一张天王牌为最大,我看还是称韩鹏尧为“通背天王”吧。韩由此被通背界传称为通背“天王”。
  韩鹏尧1960年正式收徒教拳,当时有十几人跟随韩师学练,晚期通背包括:刘贵仁、梁洪超、张云珊、张韩喜、田子华、肖国源、葛太然、王少起等、至1969年十年间,韩每年都来大连三四个月教拳,轮换住在徒弟家。
  1972年,徒弟刘贵仁曾去山东韩的家乡看望先生,问过先生:是否把平生所掌握的通背东西都传给了徒弟。先生笑道:真正当老师的,没有留后手的,有十招教十招,之所以徒弟之间各有不同的东西,那是老师因材而教的,你有多大的胃口,就能吃多大的饭量。韩先生对大连留传的这枝晚期五行通背的发展表示满意,在老家期间,经常与其高徒张云珊通信了解情况。
  由于“文革”那个时代的特殊性,没有几人去看望先生,韩先生晚年生活平淡,但比较乐观,一身通背功夫大多传给了其女韩美香(有消息说,韩美香老人现在青岛,希望有知情者能与笔者联系)。
  
  当代五行泰斗――张云珊
  
  张云珊,山东荣城人,自幼家境贫寒,从懂事起好闻武林游侠之故事,渴望习武之心随着年龄的增长尤为迫切。少年时拜当地著名镖师张三门下学习秘宗、形意,在启蒙恩师的严格教授下,精心苦练技艺渐成。恩师仙逝后,张云珊自觉武功不精,遂走出家门寻访名家高手,广交武友切磋武技。在大连有机缘拜韩鹏尧先生门下,并请到家中供吃住生活十年(1960~1969)之久。上世纪60年代初,张老住在大连“老虎滩”附近。一日清晨,张老练完功正要下山,迎面上来两名彪形大汉,满脸杀气,堵住张老的去路问道:“你是张云珊?”张老答到:“正是。二位有何事?”“打你比武”不等回答,一大汉挥拳对准张老的面部猛发二拳,速度急、狠、凶猛。张老来不急多想,迅速后撤躲过来拳。待对方发第三拳时,张老眼快手稳,一个飞身跃步,左引手,再转换劈山掌“叭叭”先打在对方右脸颊,然后顺劲劈掌击中对方左三山穴,对方下颏立刻脱节,顿时双手捂住上巴。几乎同时,另一大汉从后侧挥拳恶虎擒羊般打同张老的后脑。张老早有警觉一个鹞子八林式闪展对方,紧接着身体下蹲,震脚急发狮子弹腿,踢击到对方胫骨,对方一惊,张老挤步就势一记冷弹追魂掌,正中对方心窝,对方“登登登”倒退了3米以外,顿时脸色刹白,瘫坐在地,前后不到一分钟。事后了解,二人是武林同道,因武林上一些过节来大连要教训张老,二位因伤势过重在张老家留住一日,那时家里生活十分困难,张老的老伴到邻居家借了一瓢白面参合高粮面做了两碗面条给二人食用,次日俩人离开大连,虽然被张老打的不轻,但面对一米六零小个子的张老神出鬼没的通背功夫还是心服口服,表示第二年还来拜师学艺,张老说:“那一仗打的只用稳、准二字,三毒四狠可没敢用,否则那还了得,二人不死即残。”
  张老从事武术教学50多年,学生遍及国内外,早已是桃李遍地,但为了使后人学练有道,他不顾年岁已高,对五行通背进行了全面整理,完成了《晚期五行通背拳》一书和光碟教学资料专集。
  
  五行通通背名家――葛太然
  
  葛太然(1941-1996年),大连人,高1.84米,身体魁梧,为人豪爽。因胡子特别,人称“葛胡子”。12岁拜通背名师张云珊为师,后来张师将五行通背“天王”韩鹏尧请到家中教五行通背拳械,葛太然同时学习。
  葛太然对五行通背兴趣浓厚,达到痴迷程度。他从自家到练功房有10余里,步行往返,利用走路时间练习“鸡形步、鹤形步”,常常走着练着,不由自主突发一组合操法。他家境贫困,练武时舍不得穿鞋袜,光脚练功,吃苦程度常人难比。为了练出通背铲脚功力,赤脚踢沙包,踹树,踢砖头,脚背、脚趾伤痕累累。用药水洗过后,没等伤口痊愈,就又接着练。过去葛家住的是日本式老房子,外面是炉灰渣造面。他平时没事就用手拍击墙壁,手掌磨得非常粗糙,如锯挫一般。由于长年击打,墙外表层已面目全非。每天如此,冬去春末从未间断。
  韩鹏尧在大连十年间,授徒极少。葛太然对韩先生非常孝敬,曾卖血换钱给过韩鹏尧。平时练完功,便拉着韩先生的手一起到公园散步,并提出各种习武问题让韩解答。韩非常喜欢他,给他吃“小灶”。韩鹏尧创编的拳路“五行掌”立意于实战,韩将之称为“军事化”。这套拳路,在大连只传于葛太然。韩对大连通背脱离技击本质的发展形势不满,总对葛太然说:“大连的通背再过几年我都不认识了,太自由化了。”葛太然在以后教学中,经常提起韩先生这句话。1969年韩先生回山东老家,曾将葛太然练功照片全部带走,留作纪念。
  十年内乱中,拳房被强占,老拳师和武术骨干蒙受不白之冤。葛太然也被整批斗,强制劳动改造,每周挂大牌子在台上90度大弯腰接受批判。但葛太然凭着深厚的功底和乐观性格,顽强地渡过了难关。后来葛师讲:当年弯大腰,我完全达到标准,而且时间很长。当时思想上不是在受批斗,而是在练腰功。功夫随时都可以练,这是五行通背内含所在。
  1995年,葛太然在筹备成立五行通背拳研究会时,不幸患淋巴癌住院。病中仍信心十足地策划运作研究会的各项工作,根本不顾自己的病情。
  1996年正月,葛太然先生英年早逝。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6/view-289662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