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战地新歌》助燃“红太阳”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上世纪90年代初,“红太阳”盒带最红。引发一时的爱恨好恶争锋交错,概与其“光源”有关。这些歌曲的原版母本,是无法剥离的参照系数。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7/view-8102428.htm
  曾几何时,红太阳=毛泽东,“照到哪里哪里亮”。毛泽东百年诞辰在1993年12月26日。孰料一盒小小录音带以 “只争朝夕”的速度,提前一年翻开大众集体记忆,触发人们平息已久的心潮。“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1992年冬天,《红太阳―毛泽东颂歌新节奏联唱》在大街小巷、县镇村乡漫卷热潮,持续升温直至沸点。只看此系列的前两集,大多选择五、六十年代的创作歌曲,还有少量三、四十年代的革命歌曲。它们共同拥有单一的原色:红。红,总会带给人那种暖烘烘热乎乎的感觉。而在“红太阳”音带里,红,只是一种底色。这层底色被涂抹点染了太多的斑斓。拂开斑斓,底色重现。“红太阳”音带歌曲,绝大多数选自70年代出版的纸介歌谱《战地新歌》。
  现在来看《战地新歌》,有人附会其名来自毛泽东1929年秋日写下的《采桑子・重阳》辞句“战地黄花分外香”。1972年,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30周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战地新歌》101首;从1973年《战地新歌》续集,一年一本出到1976年共5集,1977年出版的《十月战歌》,更名换姓而体例照旧,这是该系列最后的绝唱,意味“新歌”终结。
  从《战地新歌》看到的谱,大多从广播里听过的歌,耳熟能详印象深刻。
  第一辑、第一首《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1976年,付林词、王锡仁曲)、卞小贞(领)首唱。“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了,全国人民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付林从唱歌到写歌,始于作词。“我写下这首歌词,交给作曲家王锡仁同志……” 那个傍晚,王锡仁手捧歌词,走出没有电灯的地震棚,冒着余震的危险,步入空无一人的办公大楼。“他打开电灯、铺开稿纸,旋律随着眼泪流淌”,……第二天早晨,他走出大楼,迎着满天朝霞捧出《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海政歌舞团全体总动员投入排练,这部合唱作品先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后到中央电视台录像,再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纪录片,迅速传遍神州大地。
  《南泥湾》(1943年,贺敬之词、马可曲),采用对比性复乐段结构,前半部优美委婉,后半部跳跃明快。弱化、淡化,抒情性与舞蹈性。经郭兰英演唱,成为老少咸宜脍炙人口的名曲;《情深谊长》(1962年,王印泉词、臧东升曲),原系描写红军长征途径凉山彝族地区的舞剧《红流》第二幕插曲,后选入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邓玉华的独唱感人肺腑;《阿佤人民唱新歌》(1965年,杨正仁词曲),1964年初冬,杨正仁在西盟佤山当边防通信兵三年多了。“一个不久前还在砍人头祭谷的民族,从原始社会末期一步跨越几千年进入社会主义”,杨正仁说,江三木罗,像藏族的格萨尔王、蒙族的嘎达梅林一样是阿佤人心中的英雄,“阿佤开创新天地,清清河水上山坡。社会主义好哎,架起幸福桥哎。道路越走越宽阔,哎―江三木罗!”从冬到春,终于断断续续完成了《阿佤人民唱新歌》,首唱者是杨正仁所在的西盟边防军老八团战士业余文艺宣传队。1965年3月,西盟佤族自治县正式成立,这首新歌正好作为庆典献礼,从此,阿佤把“新歌”当作自己的民歌,经云南电台推荐入选《战地新歌》,原中央乐团女中音歌唱家罗天婵赋予其新的艺术生命,通过电波送入千家万户。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7/view-8102428.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