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印证“崇甯通宝”钱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在《收藏界》2010年第10期,曾刊文介绍一枚铜质“崇通宝”钱,文章作者认为属稀世珍品,或可能还是一枚母钱。该钱直径36.8毫米,厚3.3毫米,重19.5克,此钱奇就奇在“”字上。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7/view-8578743.htm
  编辑部和董大勇先生对这枚钱币加了一段导言,认为刊出后可能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但无论如何,就其钱文而言,四字摆在一起并无拼凑生硬之感,要说是宋徽宗铁画银钩瘦金书,从神韵上来看,一气呵成不分伯仲,特别是这个“”字夹在其中,一点也不显得别扭,除非终生练习瘦金书,要随便找一个书法有功底者,写出此字,也难以达到此水平。请看“”字,宝盖及心字的写法,其笔力及布局确有御书神韵,就凭这一点,造伪之手难以望其项背。当然,最后也不排除其他可能,希望对此钱真伪及其属性可以展开讨论,以破其未解之谜。
  为了印证这枚“崇通宝”钱,笔者这里补充提供一枚同版银质“崇通宝”。该钱直径36.6毫米,厚2.8毫米,穿7.3毫米,重18.76克,包浆古旧自然(从图片看,因洗印成蓝地,渲染后略有些偏色,实物要比图片显得更棕深一些),为传世品,钱文书韵与铜质钱基本相同,无何差异,且均为“木”崇、“用”宁、双点“通”,面外廓较窄,背穿廓较宽,确与一般常见崇宁钱略显不同,但在众多版崇宁钱中也并非绝无仅有。对这枚银质“崇通宝”钱,包括它的真伪及其属性也愿听取各种意见,不过可能有个难处,要辨真伪最好能触及实物,对此,必要时笔者愿提供方便。这枚银质钱应属官炉原铸之品,其理由有三:一是判定钱币真伪首先要看其钱文神韵,这里不再重复董先生前面所述之言,从文字气韵上看不呆滞、不粗俗、不平夷、不造作(非工匠气息),一眼望去便可感到其富有铁画银钩瘦金之韵。二是看包浆,造伪者除了要在文字上高仿,还要不惜工本铸制同版铜、银钱币,并饰以伪锈,似这种费工、费神之举,情况尤为少见。过去也确曾有的钱商伪造真品,所铸仅一二枚,用以谋取暴利,似这种特例倒也仅见一种材质。此银钱包浆如此厚重,非历代经年不可,绝非人工所铸为之。三是古钱币浩如烟海,我们未见未知者尚且不知有多少,“”字崇宁钱也可算是其中之一。但它仅是繁体“宁”字的另一种写法,在当时来讲,可能是无需大惊小怪的事,只是崇宁钱多见“宁”少见“”而已,也是一种书写惯例。如若对古钱币离开那个时代或强敛徽宗本意,片面或绝对地只认“宁”而不认同“”,非“宁”则伪,似乎有点脱离中国文化习俗。崇宁钱在当朝就有私铸,北宋末年正因内外交困,广设铸钱院和作坊,监管失控,致使“私铸蜂起”,但私铸的目的是为省铜,一般都形小肉薄文字粗劣,官铸崇宁大钱(通宝、重宝)以一当十(后来到大观年间开始贬值为一当三),重量仅与三枚小钱相等。私铸更以减重为目的,不可能花费很大工本铸制比官炉直径更大(崇宁钱一般直径在33~35毫米左右)、文字更加精美的优质钱,私铸崇宁钱在古今泉谱中都有所载。崇宁钱铸量数以亿计(通宝7.71亿枚,重宝15.42亿枚),若选用“”字另辟蹊径去造伪,可能也不是完美的瘦金书体,岂不更易让人识别,绝不会有今天泉家们对它如此之高的评价了。崇宁钱至金、元、明仍有所铸,但从钱文和背面的星、月纹等花纹标饰上也较容易识别,多为厌胜钱。金章宗虽善瘦金书,但一直未见其所书“崇通宝”钱。
  关于“崇通宝”(铜和银)的属性,笔者认为它并非是专为文人雅士而特铸的赏玩之物,铜质者仅为“异版”的普通流通钱币,银质者可能属宫钱或作赏赐、贡奉之用,因在其大批量所铸崇宁钱中“”字钱文少用之特殊性,在当朝或后朝就已经被收藏殆尽,时至今日更显得凤毛麟角了。笔者所持的这枚银质“崇通宝”是与几枚辽、金钱币同购,疑其非来自中原地区,或早年流入辽、金故地。至于铜质钱比银质钱厚重,笔者认为,铜质“崇”似并非为母钱,因为母钱是要满足若干条件的。从图片看,至少这枚钱的内穿并不光整,字口拔模斜度也不明显。笔者积年藏有数枚银质古币,似这种与同版铜质钱币略薄小、重量又几乎相等或略大些,情况并不少见,是正常的。似这枚银质“崇”钱,在其他某些不善言表的泉友手中也会持有,并非为仅见品。
  笔者这枚“崇”钱虽然藏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想挠动泉界,主要因为:一是没有把它看得那么珍奇,手中还有其他鲜见之品待详考小叙;二是再想碰碰运气,能否集到一枚“崇重宝”钱。因为崇宁钱有两种书体,通宝为真书,重宝为隶书,既然如此,是否还应有一枚“崇重宝”存世,可是等来等去,此钱长期未能谋面,也不知其他泉友手中是否会有这样一枚重宝钱。世人公认“崇宁通宝”为徽宗御书,而重宝是否也为御书?若非为御书,那么隶书体重宝,又是出于何人之手?史志所称崇宁钱为御书,就应包括重宝和通宝(暂且不谈“崇宁元宝”),徽宗工书,隶书体“崇宁重宝”若干版式出自他手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过去也有传言,说“崇宁重宝”书体是出自奸相蔡京之手,一是因为蔡京曾奉命主持过铸制崇宁钱,他又是徽宗宠臣,赦令由他书写钱文也不无可能,二是蔡京也算是四大书法家之一(有苏东坡、黄庭坚、米芾及蔡京,后来是蔡襄),但蔡京所书“崇宁重宝”据说有个特点,“崇”字的“山宗”部竖笔相连,成为“”字,“宁”字又简化了心字,成为“”字。为此,当时就有人说它“有意破宋,无心宁国”,可是至少应见到这种钱才能有这种说法,但古今泉界从未集到过这种钱,笔者也既未见到过实物,也未见到过拓样,是有是无,很难揣测。如真能集到此钱,要比“”字版钱更为珍稀。事实上,可能不一定存在这种钱,因为徽宗将建中靖国年号(仅用一年)改为崇宁,是有“绍述(继承)神宗,崇法熙宁”之意,如出现这种不伦不类的异字“”,可能是决不允许的。这样说来,蔡京所书“崇宁重宝”钱就不存在了,或铸出样品很快就又回炉销熔了。
  徽宗所铸崇宁钱(也包括这枚“崇甯”钱),以文字隽美、铸工精整而著称,有宗、有法、有样,样是指在崇宁四年(崇宁三年始铸当十钱,集泉者注意,这里只能称当十,而不能称折十,本朝讳折十)。立钱纲验样法,必须先呈样钱,审批后方可鼓铸。过去钱币收藏家一直把崇宁钱作为御书第一钱来集藏的,有位钱币收藏家张可忠先生,善集徽宗御书钱,收罗有百种,陈览于绿窗绮几之间,无意展开,竟成一部瘦金书帖。如今,我们集钱也应效法先人思想境界,绝非去单纯追求它的经济价值,更应侧重其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仅以书法而言,公认的有三难,即刻印、书匾、制钱,徽宗因难见巧,就像前面董大勇先生评论的那样,实为难得,也算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遗产。但徽宗赵佶枉为一代国君,只不过是一位金石书画家而已,他虽善制钱,却不善治国,摒弃忠臣良将,任用奸佞,又穷奢极欲,最终国破身辱。我们今日单从集泉的角度而言,徽宗朝所铸之钱确实代表了北宋一代钱币文化的最高水平。这枚“崇通宝”的出现,无疑又给古泉苑中尤其崇宁钱大家族中增添了一朵奇葩。
  上有不妥之处,望泉友、专家指正。(责编:丁丑)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7/view-857874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