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四川古陶瓷中的耀州窑因素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耀州窑是我国北方具有代表性的著名窑场,在中国古陶瓷发展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在宋、金时期,耀州窑以盛产独具特色的刻花和印花青瓷,成为北方青瓷的代表,对当时的诸多瓷窑产生了重要影响,最终形成为一个庞大的耀州窑系。耀州窑系的各窑产品,虽然在胎质、原料与烧造工艺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但在花纹、造型与釉色方面多有近似的特征,特别是河南诸窑的产品与耀州窑瓷器的特征尤为相似。四川地区在唐宋时期瓷业发达,虽然各窑产品自成体系,但同时也在不断学习、借鉴南北各大名窑的先进制瓷技术,在产品特征上时常可见各大名窑的影响。相关考古出土实物表明,川陕两地的古陶瓷不仅存在商品上的流通,而且在制瓷技术上也是相互交流的,在四川古陶瓷中时常可见到一些较为明显的耀州窑因素。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7/view-8579228.htm
  
  一、四川地区出土耀州窑瓷器概况
  
  唐代耀州窑在四川地区的出土情况,在考古发掘资料中少有记载,但在成都市内出土的瓷片中却能经常见到唐代耀州白瓷。这类白瓷以碗、盘居多,均素面无纹,釉为乳白色,部分釉色泛黄,釉层肥厚,光泽较好,仔细观察釉面一般有较细开片,胎质较粗,呈土黄或土灰色,胎上均施化妆土,器物底足无釉,无釉处露出白色化妆土(图1、图2)。成都地区出土的这类白瓷,在西安地区也常出土,在近年西安人带至成都古玩市场出售的大堆耀州窑瓷片标本中,这类白瓷时有所见。在《西安古瓷片》一书中收录的一件采集于西安广济街工地的晚唐白釉碗残件,“灰胎,胎质致密,叩之有金石之声。施有化妆土,釉色乳白,釉面开片,釉光莹润”,从图片看与成都地区出土的同类产品的特征完全一致(图3,参见卢均茂、张国柱编著:《西安古瓷片》第35 页,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由于这类白瓷的胎质、釉色和造型等特征均与常见的唐代邢窑和定窑存在很大差异,因而四川本地的古陶瓷收藏者大多不知其窑口。实际上,成都出土的这类白瓷,在特征上与唐代耀州窑白瓷完全相符,应是唐代耀州窑产品无疑。
  
  四川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宋代耀州窑瓷器,主要见于窖藏和墓葬,但发现数量不多。根据现已公布的考古发掘资料,四川地区出土的宋代耀州窑瓷器主要有以下几处:
  1.1972 年什邡县窖藏出土的宋代瓷器280 余件,分别为影青、龙泉青瓷、耀州青瓷等(《文物》1978 年第3 期)。
  2.1974 年简阳东溪园艺场古墓出土宋代瓷器500 多件,其中龙泉青瓷229 件,景德镇影青瓷181 件,定窑103 件,耀州窑2 件(《文物》1987 年第2 期)。
  3.成都发现的南宋窖藏出土瓷器116件,其中影青瓷60件,龙泉窑9 件,磁峰窑28 件,广元窑10 件,耀州窑5 件(《文物》1984 年第1 期)。
  4.1991 年发现的遂宁金鱼村南宋窖藏,共出土瓷器1005件,其中景德镇窑影青瓷600 件,龙泉窑342 件,定窑8 件,耀州窑3 件(《文物》1994 年第4 期)。
  5.1984 年重庆荣昌县宋代窖藏出土瓷器145 件,其中定窑8件,广元窑9件,吉州窑48件,龙泉窑9件,耀州窑66件(《四川考古报告集》)。这是耀州窑瓷器在四川地区出土数量最多的一次,有碗、盘、盏、蝶、杯、盖碗等造型,花纹装饰有刻花、印花及划花等,经分析多为金代产品(图4、图5)。
  四川地区地层中出土的宋代耀州窑瓷器,见于考古资料的仅有大邑县城关唐宋遗址,出土有“极少数龙泉窑、耀州窑等窑系的产品残片”(《四川古陶瓷研究第二辑》)。此外,笔者还曾经在眉山、洪雅及成都等地的建设工地采集到宋代耀州窑残片。在成都本地以捡瓷片为业的古玩摊贩所出售的各种瓷片中,时常也有少量宋代耀州窑瓷片。这些瓷片以碗、盏的残片为主,也有瓶、罐等造型,多数为印花、刻花青瓷,也有素面的(图6)。在耀州窑产品流通到四川地区的同时,四川瓷窑的产品也在陕西境内流通。笔者曾在西安古玩市场见到一件出土的唐代绿釉唾壶,当地人误作为长沙窑产品,实则从胎、釉等特征判断,乃是典型的唐代四川邛窑产品。《西安古瓷片》一书中收录的一件采集于西安市西大街工地的“宋代磁州窑系虎皮釉长颈瓶”,从图片显示的造型、胎、釉等信息来看,当是宋代四川乐山西坝窑产品(图7,《西安古瓷片》第66 页)。
  
  窖藏、墓葬和地层的出土情况表明,两宋时期四川居民的用瓷是以四川本地瓷窑产品为主,同时兼用大量的外地名窑产品。在外来瓷器产品中,以景德镇影青瓷和龙泉青瓷所占比例最大,而耀州窑瓷器占比例很小。除却长江水运畅通、商品贸易发达等因素外,同时也说明四川地区居民对这两窑产品特别喜爱。南宋蒋祈《陶记》有“江、湖、川、广尚青白,出于镇之窑者”的记载,这与四川地区出土外来宋瓷中青白瓷的数量最多的事实相符。宋代耀州窑瓷器在四川地区使用不广泛,原因可能也是多方面的,除了喜好因素外,可能还与当时川陕两地商品贸易不发达,以及北宋灭亡后金人统治北方,两地的商品交流受阻等原因有关。
  
  二、四川古陶瓷中的耀州窑因素
  
  在耀州窑产品在四川地区销售流通的同时,耀州窑先进的制瓷工艺也对四川本地制瓷业产生了一定影响。四川本地瓷窑中的某些产品在造型、装饰和釉色等方面,有时体现出一定的耀州窑风格特征,这类产品虽然为数不多,但显然是受耀州窑影响的结果。
  1.四川都江堰玉堂窑
  窑址位于都江堰玉堂镇,属于邛窑系青瓷,器物的造型、胎、釉和装饰技法等特征与邛窑产品相差无几,烧造年代为唐宋时期。其中有一类青黄釉产品,从釉色、印花或划花装饰及造型特征来看,均与宋代耀州窑瓷器很相似(图8、图9)。这类产品的釉色一般为青黄色,釉色有深浅之别,少数为酱色,釉色虽与耀州窑的青绿色有差别,但在色调上却有相似之处。这类产品的造型主要为碗、盏、碟,其中盏、碟的形制与耀州窑同类产品相似。盏为小足、斜直腹,底为平底或圈足,盏的形制、大小与宋代耀州窑盏相似(圈足的特征也相似)。碟为浅腹、弧折腰、卷沿,形制、大小与与宋代耀州窑碟相似,不同之处在于玉堂窑碟的底足为平底,而耀州窑碟的底足为圈足(图10、图11)。玉堂窑这类产品的装饰方法主要是印花和划花,也有相当一部分为素面。图案内容主要为折枝牡丹、荷叶、菊瓣、朵花以及无名花卉等,从装饰风格看与宋代耀州窑瓷相似(图12,成都李铁锤藏),其中有菊瓣纹盏的风格与宋代耀州窑同类盏尤为相似(图13)。
  
  2.四川达州窑
  窑址位于达州通川区复兴乡两路口村,烧造年代为北宋晚期至元初。器物造型有碗、盘、碟、壶、瓶、罐、钵、盒、盏、杯等。釉色以青瓷为主,兼烧黑瓷,黑瓷产品与四川广元窑和重庆涂山窑黑瓷相似。青瓷在形制、釉色、纹饰等方面与陕西铜川耀州窑同类器物较为接近。青瓷的釉色以酱青、青黄釉为主,装饰以印花为主,碗、盘、碟的内壁均有模印纹饰。花纹图案有缠枝 牡丹、折枝花卉、菊瓣纹、荷花纹、朵花纹,以及凫鸟花卉、鱼戏水草、六出纹、梅花、水波、草叶、方块、环钱等纹饰(图14,窑址发掘简报见《四川文物》2005 年第4 期)。有研究者分析,北宋时由于战乱原因,有部分耀州窑工匠南迁入蜀,辗转来到达州,因而生产出具有耀州窑风格的瓷器产品(参见任超俗《达县瓷碗铺发现宋代窑址》,《四川文物》1993 年第1 期)。
  3.重庆涂山窑
  窑址位于重庆南岸黄角垭涂山湖一带,烧造年代为从北宋到南宋晚期。涂山窑以烧黑瓷为主,釉色有黑色、黑褐、酱色、柿色等,其中有少量印花酱釉瓷的装饰风格与宋代耀州窑青瓷的印花装饰极为相似。这类酱釉印花产品以碗、盘为主,器内有涩圈,内底的中心部位一般为莲花或菊花,花瓣或尖或圆,内壁花纹一般为折枝牡丹、缠枝花卉、折枝或缠枝莲花等,内底中心和内壁的纹饰一般组合搭配,构图多求对称,花纹肥硕古朴(图15)。
  古陶瓷专家陈丽琼先生曾经撰文讨论过四川、重庆黑瓷与耀州黑瓷的关系问题,认为耀州黑瓷与四川、重庆黑瓷中的碗、盘、碟、盏、托、瓶、钵等器型之间均有一脉相承的明显渊源关系。关于耀州黑瓷技术的传播路线,陈先生认为耀州与四川相距较近,广元是川陕交通要道,广元窑在吸收耀州窑黑瓷的烧制技术后,通过嘉陵江航运通道而下,从而影响到重庆涂山窑黑瓷,并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参见《浅谈耀州黑釉瓷与重庆、四川黑釉瓷的关系》,陈丽琼著《古代陶瓷研究》,重庆出版社,2001 年)。
  4.四川古陶瓷中的梨形壶
  在四川古陶瓷中流行一种梨形壶,虽然窑口不同,但形制特征却大同小异,均为敛口无颈,曲管流,梨形腹,耳形扁柄,圈足或饼足。这类梨形壶的窑口,目前所知的有邛窑系各窑(如邛崃十方堂窑、都江堰玉堂窑、琉璃厂窑)、广元窑、重庆涂山窑等(图16,宋代邛窑梨形壶,大邑高邦荣藏)。这类梨形壶,在五代黄堡窑址、宋代耀州窑址中都有发现,其中在耀州窑博物馆中陈列的一件梨形壶,可以算作此类器物的典型代表。据笔者所掌握的信息,这类梨形壶除在耀州窑和四川各窑中出现外,在其他南北各窑中少有发现。由于此类梨形壶在耀州窑中出现的时间早于四川各窑,且有相应的形制演变,因而四川古陶瓷中的梨形壶应是受耀州窑的影响而出现的(有关四川古陶瓷中的梨形壶问题,笔者将另文再探讨)。
  
  古陶瓷专家李辉柄先生曾经将全国各地仿烧耀州窑的制品,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在瓷器的造型、釉色、花纹等全面进行模仿,如河南地区的各瓷窑,广州的西村窑;二类是造型、花纹单纯进行模仿,但釉色各具特点,如江西吉州窑、广西藤县窑、容县窑;三类是单一从花纹进行模仿,如广西永福窑、兴安窑以及桂林的窑里村窑等。”纵观四川各瓷窑中的耀州窑因素,大致与以上二、三类的情况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尽相同。四川各瓷窑对耀州窑的学习、模仿,主要集中体现在造型和花纹装饰这两方面。在釉色上玉堂窑虽然有一定的模仿因素,但因原料和工艺条件的限制,其与耀州青瓷的釉色差距较大。在花纹装饰方面,主要是学习耀州窑的划花和印花装饰技法,在装饰风格上具有相似之处,但在具体花纹图案上并非完全模仿。耀州窑瓷器的造型对四川各瓷窑的影响尤为明显,四川各瓷窑中梨形壶,玉堂窑的盏、碟,以及四川黑瓷中的碗、盘、碟、盏、托、瓶、钵等造型均与耀州窑瓷器在造型上具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综上所述,四川地区的瓷窑虽然没有从胎、釉、造型和纹饰等各方面都完全模仿耀州窑瓷器的产品,但在四川古陶瓷中却有诸多较明显的耀州窑因素。(责编:雨岚)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7/view-8579228.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