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此“和”非彼“和”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 本文研究了《朝野签载》和《资治通鉴》中的相关材料,通过了解历史事实,对《朝野签载》中两个看似相同实则涵义并不同的“和”以及“和亲”进行了探讨。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9/view-843899.htm
  [关键词] 和 和亲 《朝野签载》 《资治通鉴》
  
  《朝野签载》[1]为唐朝张�所著,主要记述了唐代前期朝野遗事轶闻。该书所载内容大多为第一手资料,具有较高的文学和史学价值。在阅读《朝野签载》时发现该书中有两个“和”的涵义很值得我们推敲。
  这两个“和”分别是:
  (1)后周圣历年中,差阎知微和匈奴,授三品春官尚书,送武延秀娶成默啜女,送金银器物、锦彩衣裳以为礼聘,不可胜纪。(《朝野签载》第一卷)
  (2)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司宾丞田归道副焉。(《朝野签载》第三卷)
  从表面看,句(1)和句(2)中“和”的意思完全相同。句(1)中的“阎知微和匈奴”与句(2)中“阎知微和默啜”结构都是“名词+和+名词”,“和”的主语都是“阎知微”,“和”的宾语虽然一个是“匈奴”一个是“默啜”,但默啜是当时匈奴的可汗,所以人们容易把两个句子中的“和”理解成相同的意思。但是,仔细推敲,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从句(1)中可以知道在后周圣历年中,朝廷授予阎知微春官尚书的职位,派他送武延秀去娶突厥可汗默啜的女儿,并送了大量聘礼,由此可知句(1)中的“和”就是“和亲”,即“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之意。但句(2)却未能给出任何有助于正确理解“和”的信息,因此不能得出(2)中的“和”就是“和亲”之意。而上下文的材料也不能为我们正确理解句(2)中的“和”提供有用的线索。
  在《朝野签载》中,两个句子分别出自第一、三卷,由于句(2)及其上下文都没有提及事情所发生的时间,所以我们不能从《朝野签载》中知道这两个句子讲述的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从而也就无法判断句(2)中“和”的准确含义。于是,笔者尝试从《资治通鉴》中找到答案。
  句(2)“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司宾丞田归道副焉”这件事情在《资治通鉴》[2]第二百零六卷中也被记载了,现将有关资料引用如下:
  神功元年
  阎知微、田归道同使突厥,册默啜为可汗。知微中道遇默啜使者,辄与之绯袍、银带,且上言:“虏使至都,宜大为供张。”归道上言:“突厥背诞积年,方今悔过,宜待圣恩宽宥。今知微擅与之袍带,使朝廷无以复加;宜令反初服以俟朝恩。又,小虏使臣,不足大为供张。”太后然之。知微见默啜,舞蹈,吮其靴鼻;归道长揖不拜。默啜囚归道,将杀之,归道辞色不挠,责其无厌,为陈祸福。阿波达干元珍曰:“大国使者,不可杀也。”默啜怒稍解,但拘留不遣。(704页)
  在《资治通鉴》的记载中,句(2)“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司宾丞田归道副焉”这件事情是发生在神功元年,即公元697,比句(1)的“后周圣历年”(即公元698年)早一年。从而可知发生于公元697年的“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中的“和”不是指“和亲”。另外,《资治通鉴》中的“阎知微、田归道同使突厥,册默啜为可汗”这句话就明显告诉我们这次阎知微和田归道到突厥去是册封默啜为突厥可汗,而不是去和亲。
  那么,句(2)中的“和”究竟为何意?从上文所引用的《资治通鉴》的材料中,我们可以知道在“阎知微和默啜”之前默啜在神功元年的正月就已经“寇灵州”、“寇胜州”,既然默啜侵犯了灵州和胜州,而朝廷不但没有与突厥开战,反而派阎知微和田归道去册封默啜为可汗,可见朝廷是想讲和,所以笔者认为“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这句话中的“和”应当理解成“讲和”之意,也就是朝廷派阎知微和田归道以册封默啜为可汗的形式去讨好默啜,与突厥讲和。
  另外,笔者认为《朝野签载》中不单是单音节词“和”会出现看似相同实则不同的情况,有两处由“和”组成的双音节词“和亲”也是类似的情况。
  这两个“和亲”分别是:
  (3)周默啜之陷恒、定州,和亲使杨齐庄敕授三品,入匈奴,遂没贼。(《朝野签载》第二卷)
  (4)经一宿,明日将杀,元珍谏:“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乃放之。(《朝野签载》第三卷)
  句(3)和句(4)中“和亲使”虽然一个指杨齐庄,一个指田归道,但都是当时朝廷派到突厥的大臣,所以人们也容易把两个“和亲”理解成一样的意思。但是,笔者发现仔细推敲一下,这两个“和亲”的意思并不相同。
  两个句子在《朝野签载》中的上下文分别是:
  句(3):周默啜之陷恒、定州,和亲使杨齐庄敕授三品,入匈奴,遂没贼。将至赵州,褒公段瓒同没,唤庄共出走。庄惧,不敢发,瓒遂先归。则天赏之,复旧任。齐庄寻至,敕付河内王懿宗鞫问。庄曰:“昔有人相庄,位至三品,有刀箭厄。庄走出被赶,斫射不死,走得脱来,愿王哀之。”懿宗性酷毒,奏庄初怀犹豫,请杀之,敕依。引至天津桥南,于卫士铺鼓格上缚磔手足。令段瓒先射,三发皆不中;又段瑾射之,中。又令诸司百官射,箭如猬毛,仍气��然微动。即以刀当心直下,破至阴,割取心掷地,仍��跳数十回。懿宗忍毒如此。(《朝野签载》第二卷)
  句(4):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司宾丞田归道副焉。至牙帐下,知微舞蹈,宛转抱默啜靴而鼻臭之。田归道长揖不拜,默啜大怒,倒悬之。经一宿,明日将杀,元珍谏:“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乃放之。后与知微争于殿廷,言默啜必不和;知微坚执以为和。默啜果反,陷赵、定,天后乃诛知微,拜归道夏官侍郎。(《朝野签载》第三卷)
  句(3)、句(4)的情况与句(1)、句(2)很相似,两个句子在《朝野签载》中的上下文不能为读者正确理解两个“和亲”的实际意义提供线索,但是只要对照《资治通鉴》阅读,知道了历史事实,就会发现这两个“和亲”的意义不同。
  句(3)中的“和亲使”指杨齐庄。由上文所引用的资料,我们可以知道杨齐庄在圣历元年六月和阎知微一起送武延秀到突厥娶默啜的女儿,但默啜拒绝了和亲,把武延秀囚禁起来,扣押和亲的朝廷官员,肆意侵略边境地区。和亲官员被扣押后,段瓒邀杨齐庄一起逃回中原。杨齐庄由于畏怯而未能及时逃回,后来被武懿宗处死。由此可知,句(3)中“和亲”之意就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和亲”的意思,即“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的意思,“和亲使”即指送武延秀娶默啜女儿的朝廷官员。
  那么,句(4)中的“和亲”是否与句(3)中“和亲”的意思相同呢?通过考察,笔者认为句(4)中的“和亲”并不是“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之意。
  句(4)中“元珍谏:‘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在《资治通鉴》中是这样表示的:“阿波达干元珍曰:‘大国使者,不可杀也。’”(704页)《资治通鉴》中并不是“和亲使者,不可杀”,而是“大国使者,不可杀也”,说明“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中的“和亲”并不一定是“指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的意思。另外,句(4)和(1)在《朝野签载》中出自同一段话,讲述了同一件事情,那就是阎知微和田归道一起去突厥册封默啜为可汗,见到默啜后,阎知微卑躬屈膝,毫无尊严,但田归道不卑不亢,正气凛然,默啜大怒,想要杀了田归道,但被阿波达干元珍劝阻了。如前所述,从《资治通鉴》中的“阎知微、田归道同使突厥,册默啜为可汗”(704页)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知道阎知微、田归道这次去突厥不是去“和亲”,而是册封默啜为可汗,以表示想要讲和的意思。而且,在第二年武延秀来和亲后,默啜还拒绝了,这就说明默啜以及他的臣子们都没有真正想要和朝廷和亲。所以,笔者认为“元珍谏:‘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中的“和亲”并不是“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的意思。
  在《汉语大词典》[3](227页)中,“和亲”一词除了“指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外还有三个意思。《汉语大词典》对“和亲”的解释是:①和睦相亲。②指两国彼此友好亲善。③指互相结成友好关系。④指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
  对照看来,句(4)中的“和亲”是“互相结成友好关系”、“讲和”之意。“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这句话意思是“大国来的讲和的使者,如果杀了会不吉利。”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两个“和”与两个“和亲”各自的确切涵义:
  (1)后周圣历年中,差阎知微和匈奴,授三品春官尚书,送武延秀娶成默啜女,送金银器物、锦彩衣裳以为礼聘,不可胜纪。
  句中的“和”就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和亲”,即“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之意。
  (2)春官尚书阎知微和默啜,司宾丞田归道副焉。
  句中的“和”应当理解成“讲和”之意。
  (3)周默啜之陷恒、定州,和亲使杨齐庄敕授三品,入匈奴,遂没贼。
  句中的“和亲”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和亲”,即“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之意,“和亲使”是指送武延秀到突厥娶默啜之女的朝廷官员。
  (4)经一宿,明日将杀,元珍谏:“大国和亲使,若杀之不祥。”乃放之。
  句中的“和亲”并不是指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和亲”,而是“互相结成友好关系”、“讲和”之意,“和亲使”是指到突厥册封默啜为可汗的朝廷官员。
  由此可知,句(1)与句(2)中两个“和”的意思并不一样,句(3)与句(4)中两个“和亲”的意思也不相同。
  参考文献
  [1]张�.朝野签载[M].第一版.北京:中华书局.1979
  [2]司马光.资治通鉴(第三册)[M].第一版.长沙:岳麓书社
  [3]罗竹风主编.汉语大词典(第三册)[M].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89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9/view-84389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http://www.xzbu.com/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