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我在金萧支队当“信使”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金萧支队建立之后,我们活动地域主要在诸暨、义乌、东阳交界处的山区,可这一带敌伪顽势力相当强,尤其是这三股反动武装互相勾结,共同来对付我们,他们企图趁我立足未稳之时一举消灭我们,特别是国民党浙江省保安团派了一个团的兵力来“清剿”。保安团自恃是正规军,兵员弹药充足,装备齐全,消灭这些共产党的“土八路”应该是绰绰有余。因此他们充当打头阵的角色,紧紧盯住我军不放,因此支队在成立后的四个月里,连遭他们三次偷袭,损失不小。
中国论文网 /1/view-10688742.htm
  支队领导面对强敌,一面继续针锋相对与敌伪开展军事斗争,一面则对顽军做统战工作,争取他们与我军合作,共同抗击日伪军。为此,支队在1944年3月间,两次派人持公函去他们驻地联系,表示我军不计前嫌,以抗日救国大业为重。据我所知:政工队里就先后派出过二人去当“信使”,第一次去的是陈振修同志,可他一去再未回来,领导上也无说法。我与钱洪同志私下议论,估计很有可能被敌人杀害了。陈振修,义乌人,是位老党员,论其一贯表现,他是不会投敌的(解放后查明,他当年遭“浙保”杀害)。过了几天,领导上又从政工队派出第二位“信使”,此人的名字我已忘记,他是金萧支队成立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来参军的,我曾与他交谈过,他自我介绍说是常山县人,是地下党组织介绍来金萧支队的,是党员无疑。这次派他去,也许与他的党员身份有关系。他走时,队长要我把身上穿的棉长袍脱给他穿,他身上穿的短袄换给我,我无二话(那时义乌的游击队员都穿便衣)。可他一去又没有回来,估计很可能也出事了,领导上对此事又是沉默。直到二十几年后,常山来人找我作外调,据他们说,他去“浙保”送公函,被他们扣留,他们对此人又是严刑拷打,又是引诱,最后,他选择了投敌,当了叛徒,就留在“浙保”干了。直到1949年解放大军南下,打到浙江,曾经与我坚决为敌的“浙保”溃不成军,作鸟兽散。此人逃回家乡,隐瞒了这段历史,混进革命队伍后当了政府干部,在审干中露出了马脚,所以地方上到部队来找我,调查他在金萧支队的这段经历。我因与他有“借棉长袍”之交,所以对他送信后再未归来之事,记得清楚。对他离开金萧支队的下落也一直悬在心中,至今终于真相大白了。
  我也曾被派出去当过一次“信使”,不过不是去“浙保”,而是去诸暨县政府。此时的诸暨县政府,自诸暨沦陷后由县长带领在农村流动打游击,除县政府工作人员外,还有一支武装队伍和警察。1944年4月的一天下午,队长通知我立即去党委金秘书住处,说有任务要交给我。是什么任务,队长也不知道。我连忙赶到金秘书处,他开门见山地说:支队领导研究决定,派你去诸暨县政府驻地某村,给县长祝更生送一封公函,信我已按支队首长指示写好了,主要说今晚我军行军,要从他们住的村庄旁经过,请准予通行,不要发生误会。你将信送到之后,拿到他们的复信按原路返回,我们会与你在途中相遇。他又说,据了解,这祝更生有一定爱国进步思想,对我军态度还可以,不过你自己心中要有警惕性。除带背包(就只一条棉被)之外,别的什么都不要带,你现在这身穿着(短袄与土衣裤)就像一个小农民。你即刻去炊事班找一些剩饭吃,接着就上路。路该如何走,你可边走边问。我听完他吩咐之后,就去炊事班吃了几口剩饭,见太阳约还有三丈多高,我立即上路,向目的地前进。
  我那时才17岁,革命热情、吃苦耐劳精神都有,可思想很单纯,边走边想,觉得这个任务不难完成,这位县长又比较开明,不会出现到“浙保”的有去无回。约走了二十几里路了,见前面靠山脚有一较大的村庄,在进庄路口有一哨兵在站岗,我估计此村庄该是了。我立即上前问哨兵,此处是否县政府所在地?他把我打量一番后说,你有什么事,要找谁?我回答是金萧支队来的,是给祝县长送信的。自我介绍完,我将信拿在手上,他态度立即热情起来,并指引我进村后如何走。当我找到县政府办公处,遇到一个工作人员,他一听我是来给县长送信的,即引我进屋,叫我坐下休息,他拿着信去交给县长。我坐下之后心想:遇到的工作人员对我这个“信使”是以礼相待的,态度比较友好,这说明在他们心中金萧支队是有份量的,我心里紧绷的弦开始有点放松。大概过了二三袋烟的功夫,从里间出来一个中年汉子,手拿一封信向我走来。我站起来迎接,他一面递给我未封口的回信,一面说:请转告杨政委、蔡支队长,我们欢迎贵军过境。听他如此说,我立即表示感谢。
  我出来即往回走,约走出十几里就遇上我们队伍,我把信交给杨政委、蔡支队长,他们在手电照明下看完信,我又向他们做了口头汇报,最后他们决定由我带领尖兵班在部队前面走,到县政府部队防区若遇有问题,由我出来解释。尖兵班十几个人,在我带领下,离开部队百把米在前面走,以防有埋伏。于是,我脑中的弦又绷紧了。当我军经过县政府部队防区时,非常顺利。前面是否有伏击?还很难说,县政府会否有人把此情报卖给“浙保”,让他们出来消灭我们?我们不得不防!直到我们一路顺利到达目的地,我这“信使”的任务才算顺利完成。这件事考验了这位祝更生,他对我党还是友好的,我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前些年我在阅读一份党史刊物时看到,1949年我大军打到浙南时,这祝更生正在浙南某县当县长,他见大军压境,就率部起义,这是他为人民又做了件好事。全国解放初期,当年金萧支队政委杨思一同志任浙江省副省�L,又是省委组织部长,对这位曾经为我党做过一定好事的祝更生,我想在工作安排上该会有所照顾吧!可惜的是,杨思一同志在反右派中遭到迫害致死,也许祝更生根本就未沾到杨思一的光。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杨思一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关于祝更生最后的结局,我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 李赞庭)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1068874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