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末世”盘点

作者:未知

  前言   如果世界现在就如“2012”预言一般毁灭,我们在消失前应该向哪些对我们的种族做过贡献的伟大头脑致敬呢?我们盘点了那些通过自己的设计以及前瞻性的眼光,得以在设计史上留名的伟大设计师,是他们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1/view-12328274.htm  现在时间是公元2012年11月21日上午十二点,离传说中那不知是否会降临的“世界末日”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虽然3D版《2012》已经上映,打算重新再捞一笔“末世财”,顺便也给这甚嚣尘上的“末世天劫”传言又添了一把火,但是我们真的不相信这朗朗乾坤在月余的时间内就要去渡生死劫。
  可是话说回来,即使是打从心眼里不相信“世界末日”人,也毫不妨碍在周围的一切影响下,“末世”情结的产生和滋长。
  不过,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可以真正的反思自己,用充满感激、敬佩和爱的心态看待周围的一切。当然,我们也更加容易回顾过去。当回头看看历史,看看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社会的时候,可能你我都会惊觉即使是这几十年来,我们的生活也改变了太多太多。二十年前,移动电话是稀罕物,可是现在几乎必不可少,而且人手一部,当时谈到时尚,大多数人还只知道“皮尔・卡丹”这个名字;十年前我们还见得到“386”电脑,那时的操作系统最先进的还是Windows 2000;好多年前最流行的电子玩具是电子宠物,索尼的随身听还是“潮人”的必备单品,听音乐还会去唱片行买卡带或者是更高级的CD;当年看见有人拿掌上电脑PDA就觉得神奇;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把我们的生活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作为关注创新和设计的我们,自然会想到那些影响过世界的设计大师们还有他们的设计作品,在“玛雅历法”、“世界末日”以及那些子虚乌有的神秘咒语和预言构建的辉煌而宏大的背景中,历史的脉络变得清晰,这些伟大的设计也变得更加耀眼。
  无论你去搜索任何版本的“改变世界的发明”或者是“改变世界的设计”,总会有苹果的产品上榜,而苹果的确在过去的短短几年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所以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排在这个位置实至名归。
  但其实严格来说这位苹果的创始人并不适合简单地被归类到任何一种单一的设计门类里面,并且他的作品也不能概括地说成是iMac、iPod、iPhone以及iPad,而应该是苹果这个公司。这个公司改变了我们对移动终端的观念,改变了我们听音乐、用手机、用电脑的习惯,影响了我们的审美,带动了各个设计领域的风潮,成为了设计的先锋和榜样,也影响了与之相关的各个上下游产业,甚至可以说,改变了世界。
  在他去世后,有一种说法“上帝也需要一个苹果产品,于是他带走了乔布斯”,足见他的影响力。苹果在广大数码产品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超越了“一个成功的公司”或者是“一个备受追捧的品牌”的程度,从每次苹果新品发布之后全球应声而起的抢购热潮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APP应用和配件的更新换代来看,苹果已经成为了一个宗教,一种信仰。
  毫无疑问,乔布斯是伟大的,他的贡献无论苹果今后发展如何,是继续辉煌还是走向没落,都难以磨灭。
  也许只有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在乔布斯葬礼上的致辞才足以作为他一生的注脚―“乔布斯的名字将与爱迪生和爱因斯坦一同被历史铭记。他们的理念将继续改变世界,影响数代人。在过去的四十年中,史蒂夫・乔布斯一次又一次预见了未来,并把它付诸实践。乔布斯热情、信念和才识重新塑造了文明的形态。”
  相比乔布斯,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Douglas Engelbart)默默无闻许多,甚至在某些搜索引擎上找不到他除了维基百科以外的资料。道格拉斯最为人熟知的成就或许是发明了鼠标。但如果只是发明鼠标,还不足以让他排在紧随乔布斯的位置。其更重要的、影响世界的成就是做出了第一个可用的图形用户交互界面(Graphic User Interface,简称GUI),是图形用户界面的先驱。我们一直坚信,苹果的成功在于它把好用的软件装进了好用又漂亮的盒子,到头来软件才是关键。软件好不好用,对于普通消费来说,很大程度上决定于用户界面的设计。如今,图形用户界面到达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从功能完善的智能手机界面到逼真的全析屏,这一切都从第一个图形界面演化而来。但有一点不变,那就是图形界面将永远是我们和电脑的互动的桥梁。
  随着苹果的风靡,不仅是“苹果教主”乔布斯,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也逐渐被大众所熟悉。但是1993年这个当时只有26岁的英国设计师进入苹果的时候,谁也想不到一个全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乔纳森主导了iPod、iMac、iPhone、iPad这些改变我们生活的产品的设计,从那台拥有半透明彩色外壳的iMac开始,乔纳森就在不断的不计成本的创新,并且挑战着我们观念中那些固守的,可以被打破甚至需要被打破的藩篱。他的一生和苹果公司一样,是个传奇。
  传奇不是空中楼阁,而乔纳森的成功或许是因为他站在了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的肩膀上,甚至可以把他们俩看作某种程度上的师徒。迪特・拉姆斯是来自德国的工业设计大师,简约主义风格的代表人物、新功能主义的创始人和代言人,是建立起20世纪工业设计标准的大师级人物,许多设计作品仍被世人沿用。
  2009年工业设计纪录片《objectified》中,拉姆斯说过苹果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延续他设计概念的公司。他认为对于设计者来说,为特殊的需求进行特殊的设计,完全和优秀设计理念相违背。设计首先要遵循的是尽可能为功能性服务,而不是把用户和物品的使用区别对待。拉姆斯设计的许多产品沿用至今,如留声机、am收音机,而1960年设计的vitsoe 6060货架系统人们现在还在使用中,满足了货架需要高低变化的所有需求。
  马歇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于1925年设计了世界上第一把钢管椅子,为了纪念他的老师瓦西里・康定斯基,取名为“瓦西里椅子(Wassily chair)”。他相信工业化大生产,努力将家具与建筑部件规范化、标准化,是一位功能主义者和现代设计的先驱。包豪斯迁到迪索以后,布劳耶成为家具部的设计老师,在这期间,他设计出了最杰出的一系列家具。他从"阿德勒"牌自行车的车把上得到启发,萌发了用钢管制作家具的设想,成就了著名的瓦西里椅子。它造型轻巧优美,结构单纯简洁,这种新的家具形式很快风行世界。瓦西里椅子曾被称作20世纪椅子的象征,在现代家具设计历史上有重要意义。由于钢管家具具有包豪斯最典型的特点,因此被后人认为是包豪斯的同义词。   此外他还用钢管和皮革或者纺织品结合,设计出大量功能好,造型现代化的家具。他是第一个采用电镀镍来装饰金属的设计师。
  查尔斯・伊姆斯(Charles Eames)与蕾・伊姆斯(Ray Eames)夫妇是美国现代家具设计大师级人物。他们是现今工业中使用模铸胶合版的先锋,这对夫妇搭档自1940年参与了由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n of Modern Art)举办的有机家具设计大赛,至今已有近百件作品被各大博物馆所永久典藏。
  “Design is for living”(设计为生活)是在1940~1950年中设计界所风行的一句格言。机能型态的革命与刺激的视觉语言,暗示着新世代的兴起,而主要推动者便是伊姆斯夫妇,他们将家具设计带起一股新风潮,摩登简洁、兼顾功能性的造型美感,不仅创作出像LCM椅或铁丝椅这样的新奇的外观,满足使用者的需求与便利性,更为使用者带来愉悦的经验。伊姆斯所设计的作品总是清楚地告诉人们其简明的结构及可靠的品质。
  80后的同学们小的时候可能印象最深的汽车就是无处不在的桑塔纳了。它出现在各个场合,用途千差万别,可以是出租车、私家车,也可以是警车和公务车。不过和桑塔纳相比,大众最为得意的作品恐怕非甲壳虫莫属了。而甲壳虫的缔造者就是弗迪南・波尔舍博士(Ferdinand Porsche,又译作弗迪南・保时捷),同时他也是保时捷的创始人。从当初他的设计手稿到1946年10月第一万辆甲壳虫下线,甲壳虫汽车的出生随着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和最惨烈的伤痛;而它的发展和壮大也跟随者人类历史上发展最迅猛的信息时代的脚步,应运而生的甲壳虫承载着人们的希望,成就了总计超过2000万辆产量的奇迹。
  安德烈・雪铁龙(A.Citroen)于1934年在法国树起了汽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自从1919年这位法国企业家第一个在欧洲实行汽车的流水线生产。不久,雪铁龙汽车公司就成了欧洲大型而又成功的厂家之一。
  20年代中期,汽车生产者讨论了把驱动作用从后轮移到前轮是否更好些的问题。1934年3月24日,一种新型的汽车结构出现了:一款名叫7A的前驱动汽车问世。前轮驱动、无底盘的车身结构、通过扭杆实现单轮减振以及液压制动等等,这些设计方案都曾有人采用过的,但从未有人把这些集中在一辆汽车上,并且是批量生产的。受雪铁龙委托的安德烈・勒费弗尔及其助手莫里斯・圣蒂拉创造的这种汽车,其设计方案即使在60多年后的今天也没有过时。在许多警匪电影中,这种车由于性能可靠而被用作逃跑的车辆,被人称为成功的“强盗车”。这种车除了个别地方作了一些小修改外,连续生产了25年,最后被安德烈・勒费弗尔设计的第二种汽车,即雪铁龙ID/DS型汽车所取代。前轮驱动汽车至少在行车安全方面证明了它优于常规构造方式。
  多用途厢式车,英文全称为Multi-Purpose Vehicle,缩写为“MPV”,这种由法国雷诺汽车公司在20世纪80年代创造的Espace牌MPV,以它新颖的车厢布局设计引起了车坛的轰动。
  以前汽车的后排座位是固定不动,一成不变的。而MPV则是车内每个座椅都可独立调节,可以做成多种形式的组合,即可是乘车形式,又可组合成有小桌的小型会议室。从车厢座椅位置的固定到可调,从固定空间布置到可变空间布置,标志着汽车使用概念上的变革。受MPV设计概念的启发,现代汽车上又出现了运动型多用途车,英文全称为Sport&Utility Vehicle,简称“SUV”,它具有轿车和轻型卡车的特点,在MPV与SUV的基础上,又出现了近年风靡全球的休闲车热浪。休闲车英文全称为RecreationVehicle,简称“RV”,它在外形上突破了传统轿车三厢式的布局,车厢空间具有多用途、富于变化和适应性广的特点。它在设计思想上,承袭了MPV的基本设计概念―――可变的车厢空间组合。正因为MPV的出现,才使汽车设计者突破了旧的框架,设计出从专用性到多样性的各种各样的家庭汽车。
  作为1989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得主,法兰克・盖瑞(Frank O. Gehry)在建筑设计界享有崇高威望,是仍活跃在业界的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
  对于新奇的建筑,我们如今应该不算陌生,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林林总总,可能几年前我们还不能接受无法理解,但是现在这些新、奇、特的建筑已经成为了北京的必到旅游景点,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
  一座建筑带动一座城市,助力一个地区的发展其实早有先例,早在1997年,一座石破天惊的建筑杰作在西班牙中等城市毕尔巴鄂横空出世,它以奇美的造型、特异的结构和崭新的材料立刻博得举世瞩目,被报界惊呼为“一个奇迹”,称它是“世界上最有意义、最美丽的博物馆。”它就是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是盖瑞最著名的作品。这座博物馆是工业城毕尔巴鄂(Bilbao)整个都市更新计划中的一环。当初斥资一亿美金动工兴建,整个结构体是盖瑞借助一套空气动力学的电脑软件逐步设计而成。博物馆在建材方面使用玻璃、钢和石灰岩,部分表面还包覆钛金属,与该市长久以来的造船业传统遥相呼应。
  如今它已经成为文化名胜,吸引许多人前来毕尔巴鄂参观,每年参观人数从原来的26万人增加到100万人,活化了当地的经济。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名单上是没有女性的。因为在设计被提到台面上来,做设计的人受到重视和培养并称为设计师的这近百年时间里,是现代主义产生并崛起的百年,现代主义是理性的,雄性的,父权的,而在设计界――这个体现时代精神面貌,制定整个时代审美品味和规则的行业,女性的生存空间就更加狭窄。即使到了后现代时期,改善也并不明显。
  建筑业无论在任何时空背景下,都毫无疑问的被视为“纯爷们儿”的行业,所以在2004年建筑界最高奖――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发给女性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时候,给这个父权的社会带来的震撼可以说是石破天惊。
  虽然扎哈看起来强势,素有“女魔头”的诨名,并且在建筑界这个几乎是“纯爷们儿”的世界里摸爬滚打的久了,也难免沾染上男性的特质。   但是当我们身临其境,走进扎哈的作品时,还是会被她女性心里特有的坚韧,柔美以及对细节的追求和人文关怀所打动,这些从她的用色,线条的运用,花纹或者特定纹样、结构的利用之中都可以感受得到。
  如果说法兰克・盖瑞是大开大合又狂野的毕加索,那么扎哈则是细巧又特立独行的康定斯基。
  Helvetica是一种广泛使用的西文字体,是瑞士设计师马克斯・米耶丁格(Max Miedinger)于1957年设计的。
  也许你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区区一个字体会如此重要,甚至你不确定他是否可以被称做“重要”,很有可能你根本不知道它的名字;这样吧,我打个比方,Helvetica就像是空气,你感觉不到它,但是没了它不行。从“苹果”操作系统Mac OS的默认英文字体,到联邦快递的商标,从宝马车的金字招牌,到各种新闻标题,从来没有一种字体像Helvetica这样被如此广泛的应用于各个行业领域。不管你爱它恨它还是无视它,它已经渗入到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Helvetica体现了瑞士设计的理性主义精神,同时被认为是现代主义设计理念的典范它简洁、实用,表面看不带有任何倾向性。而如今它则象征了一种趋势,在精确而理性工具的辅助下,借助简单、实用的组件,组装自己的个性化生活。设计也因此开始变得无处不在。
  如果说马克斯・米耶丁格用Helvetica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舞台,为更多人打开了设计之门的话,那么索尔・巴斯(Saul Bass)则是在这个舞台上最闪耀的明星之一。当然,他的舞台并不只局限于瑞士人提供的这一个。说到影响世界的设计,我们觉得并不在于它有多么的标新立异,多么的规模宏大;而有可能恰恰相反,是有那么一点不引人注目而且平易近人的,也恰恰只有这样,才能浸润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被大部分人接受,从而成为生活里的必需品。
  索尔为很多国际知名的企业和机构设计了商标,其中包括美国航空公司,AT&T电信公司,IBM以及耶鲁大学出版社。此外他还和同时代的最著名的好莱坞电影导演合作过,其中包括希区柯克,为他们的电影制作片头。或许无论是标志还是电影开场的那几秒钟的片头,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会把这些标识当做设计作品来看待,但是我们也同样无法想象没有它们,世界会是什么样。我们恐怕不能说电影票房的成功与否或者是像AT&T这样大公司的成功与片头和品牌标识没有关系,而这正是索尔巴斯厉害的地方,润物无声。
  把时装放在这里的原因是,时装设计和工业设计或平面设计差别很大。无论工业设计还是平面设计,它们都是物质的,讲求功能性和理性,但时装的本体虽是物质,追求的却是精神。尤其是高级定制时装,之所以叫奢侈品,就是因为不仅做工考究,更在于设计师把衣服看做艺术品对待,目的就是要表明态度。
  说到态度,谁比得过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的小黑裙呢?百搭、永不失手、独立、坚强,哪件衣服可以将新时代女性表达的如此淋漓尽致呢?自1926年面世后长盛不衰,哪件衣服可以在来来回回的时尚大潮中永远立于不败呢?
  他是金牛座,他被称为“时尚顽童”,他设计的麦当娜锥形抹胸石破天惊,他是时尚设计史上避不开的,不破不立的让-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自1976年首次举办个人服装秀起,他就不停地挑战时尚界的种种规范。回收空罐变成手环、缎面马甲配上塑料裤子,重新审视生活周围一切物品的定义,动摇所有素材间原本的分别。如果说到此为止,高缇耶还是在不停地玩,挑战物质的层面,那80年代中期后,他设计的衣服便不再只是衣服,开始超越物质范畴,向精神层面提高,从而奠定了大师地位。他挑战男女性别的界限,对性意识提出强烈质疑。他的女装非常强调性征,当年麦当娜演唱会上的尖锥形Bra成为代表作;男装中则加入女性元素,让男模特穿上刺绣或蕾丝的裙子。对男女服装的分界,他说:“女人有展示自己力量的权利,男人也有揭露自己弱点的权利。关于男性化与女性化的问题,在女人身上已做过太多尝试,相反对于男性,该做的事还堆积如山。”
  由于篇幅所限,不能将所有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设计师说完,但在“末世”时一起梳理这些历史,看到了他们的才情、胆识、贡献和成功背后的付出。就让我们把“末日”当作一个全新的起点,抛弃自己不喜欢的那一部分自我,在这些闪亮星星照耀下做全新的自己。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2328274.htm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