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说谎”的领导者

作者:未知

  有时候,说谎会带来许多积极的效果。   对于政治家而言,他的使命是维护共同体的利益。在大的集体利益下,说谎只是一个手段,只要是在以暂时的不诚信维护正义利益的情况下。当然,在价值观上,不提倡说谎。例如,在文革时期,周恩来为了与四人帮周旋也说过不少违心的话。
  其实,谎言也是一种生存与取胜的策略。政治性谎言有四大类型,首先是“国与国之间的谎言”,其目的是为了获得或保持对其他国家的优势。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曾夸大本国洲际导弹的数量,以阻止美国先发制人;同样,美国总统卡特的新闻秘书在被问到“美国政府是否准备对在伊朗的人质展开救援行动”时,也不得不对记者撒谎;又如,希腊政府为加入欧盟,多次谎报其国家的赤字规模。
  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政治学教授的约翰•J•米尔斯海默指出,当领导者无法说服公众相信当局的判断时,“危言耸听”是最有效的招数。美国为了入侵伊拉克,编造了四大谎言: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拉克与基地组织有联系、伊拉克在“9•11”事件中起了作用、白宫在战争前夕仍然寻求和平。
  其次是“战略掩盖谎言”,领导者用它掩盖某项严重错误的政策,或者隐藏某种明智但可能引起争议的策略。譬如:一战期间,法国政府因为担心削弱国民士气,隐瞒了一位无能将领的作为。 又譬如,曹操那个著名的“望梅止渴”的故事,带来了生存的可能。
  其余两种是“国家神话”和“自由谎言”。前者旨在通过将一个国家的历史放到最显要的位置上,从而增强全民团结。至于自由谎言,则是作者创造的一个非政治术语,主要用来调节与传统理念相冲突的恶劣行为。例如,丘吉尔和罗斯福都曾向国内公众撒谎,把斯大林描绘成一个善良而仁慈的人,以证明他们在二战期间与苏联领导人的合作是正确的。
  那么,说谎的吸引力从何而来?米尔斯海默总结说,大量的谎言让公民在选举中更难做出抉择,因为他们常常会得到虚假信息。在脆弱的民主国家,谎话蔓延也会疏远公民,令他们愿意接受更加独裁的统治。
  当然,谎言毕竟是谎言。一个人一旦爱上说谎,让说谎成了统治自己的力量,那么,谎言的保护性意义就会丧失。太爱说谎的人将无法拨开迷雾,认识清楚自己身边的事实。他仿佛在泥沼中漫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沉溺其中而无法自拔。因此,一定要警惕,不要成为谎言的奴隶。
  在今日的美国,对当局的怀疑和不信任已经很普遍了。米尔斯海默担心这种状况愈演愈烈。尽管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一度挫伤了大众特别是中间派的战争热情,但“不用多久,美国就会开始一次新的远征”,促使华盛顿的领导者再次危言耸听,以便获得支持。
  然而,领导人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们固执己见,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国家利益。”米尔斯海默解释道,“如此一来,从长远说,这样的谎言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他们揭露威胁并予以有效地处置。”
  简而言之,如果撒谎是为了发动战争,那么这场仗就非打赢不可。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