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人票”的功效

作者:未知

  最近,我看见有人在网上晒过去年代的票据,粮票、布票、肉票……这些票据上都印有“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等“最高指示”,并注明数量如“每票五担”等。
  如今围观这些票据,多觉得它们很荒唐。但是那个时候的人们并不这样想,反而觉得这是非常必要的措施。在计划经济年代,一切都讲配额。知道了配额才能安排生产。如果不划定指标,那岂不乱套了?
  与其围观过去,不如看看现在。正好《中国经济周刊》发表了关于进京指标的长篇报道。进京指标跟粮票布票一样,都是配额制度的产物,可以叫作“人(才)票”。其原理跟上述票据一样:没有计划和控制,那城市还怎么管理?人才还怎么引进?谁想来北京就让他来,那岂不乱套了?跟当年人们相信票据的必要性一样,如今很多人仍然相信这套说辞。
  关于“人票”以及它背后的户籍制度的弊端,舆论历年来进行了很多批评。然而,此制度不仅没有能够取缔,还有日渐加强的势头。据报道,为了控制北京人口数量及提高在京人员“含金量”,近年来进京指标一再缩减,令其成为更加稀缺的社会资源。而这种社会资源的配置又极不公平,大多数落在国企手中。最需要人才的民企和私企,却很难拿到进京指标。那些破落的国企,甚至公开叫卖进京指标。
  这是从市场配置的角度看问题。现在的厂商都知道,市场会实现生产和销售资源的最优配置。你用得越多,他赚得越多。你卖得太贵,他就买别的品牌。然而,进京指标的控制者怎么会比企业更清楚北京的发展需要什么人才?说起来有些滑稽,他们的主要依据是纳税额。简单地说,谁交来的钱多,他拿到的指标也就越多。理由是,一个企业能挣钱,说明用人方向就对了嘛。这是多么幼稚的理由。事实上,企业能挣到钱,说明它已经有了人才;那些有新兴市场敏感、预期能挣钱的企业,正需要大好人才,却不可能已经是纳税大户。更何况,目前的纳税大户,多半是一些靠权力垄断资源、而不是靠市场配置的企业。
  更重要的是,人不仅仅是人力资源,政府也不是企业的董事会,城市是供各类人自由发展的多元空间,而不是挣钱的机器。作为政府,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尊重和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贴上标签待价而沽,这是侵犯人基本权利的政策。
  有人会说,照你这样说,谁都可以来北京,那北京的资源怎么够用?几天时间不就把首都挤爆了?这是一种僵化思维,以为事情都是静态的。事实上,现在大家都想去北京,恰好是“人票”控制的结果。这么多年来,北京的人口增长远远超过计划,也远远超过别的没有指标控制的城市,已经证明计划的无效。计划者不仅不承认这点,反而拿来作为还要加强控制的理由,这是什么道理?人们都要往北京跑,是因为那里集中了太多的政治、文化和经济资源。由于这些资源并非市场配置,其实大多也是浪费。
  这些浪费可不是一般的浪费,它意味着对别的地方的剥削,妨碍了别的地方的发展。旧时代的土匪,常常在一些重要的路口抢劫,美其名曰收“买路钱”,也就相当于现在的“进城费”。然而土匪们往往还是得找一个说得过去理由,比如高喊“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要从此过,留下买路钱!”现在的北京人,却没有勇气说这样的话。因为谁都知道,北京的建设集中了全国的税收和资源。拿了我的钱去修城,却剥夺我进城的权利,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更让人担忧的是,化身为进京指标的“人票”,它和粮票布票一样,不仅不能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而且还会产生腐败。因此那些国企倒卖“人票”并不奇怪。没错,政府三令五申不准倒卖,但这在实际效果上无疑是在为票贩子当托。过去逛过粮票黑市的人都知道,政府打压得越厉害,黑市的价格就越贵。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