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九五至尊”绊倒自家人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2008年,一包“九五至尊”让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原局长周久耕身败名裂。一年后,“九五至尊”又一次惹祸,不过,这一次它“六亲不认”,绊倒的是自家人――南京卷烟厂物资供应处处长陈杰。
中国论文网 /1/view-13086821.htm
  
  “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
  2009年5月22日,南京市检察院接到匿名举报,反映南京卷烟厂有人与南京某集团员工合谋造假金箔卡。
  检察机关初查发现,南京卷烟厂拟在生产的每条“九五至尊”香烟中,放置一张表面贴纯度达到99%的金箔卡,以提升产品的竞争力。但是后来生产出来的金卡,却与原来设计相差很大,表面上只是一层镀金,金含量很少,价值很低。
  “金箔卡造假情况属实,显然有人从中做手脚。”检察机关首先将重点放在了南京卷烟厂物资供应处处长陈杰的身上,“因为采购金箔卡是他分内的工作,假金箔卡被堂而皇之地采购使用,他肯定脱不了干系。”
  很快,检察机关就发现了陈杰涉嫌与他人合谋造假,并受贿数十万元的犯罪线索。2009年6月,陈杰被逮捕。
  目前,因犯受贿罪被判10年6个月的陈杰已经在监狱里服刑。
  “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啊,如果我有第二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傻了。”陈杰流下了眼泪。他给自己算了一笔经济账,2008年时自己的薪酬收入就有30多万元,他受贿近80万元,不过就是两年多的工资而已。
  后悔之余,陈杰甘愿伏法。“我还要感谢检察院,如果我再迟几年案发,我肯定比现在收钱收得更多,问题就更严重了,现在把问题都交代清楚了,我也轻松多了。”
  出生于1958年的陈杰,1977年进入南京卷烟厂后,从挡车工干起,从基层一步步走上物资供应处处长位置。作为烟厂的供应处处长,陈杰在厂内是个实权人物,他掌管着烟厂制造香烟所用拉线、烟标、烟膜、烟用胶等多项配套物资采购权。案发时他已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0年时间。“他有30多年的工龄,绝对是卷烟厂的老前辈了。”南京卷烟厂的一名中层员工透露。不过,30多年的工龄,没抵得上一张小小的金箔卡。
  在一般人看来,一年有30多万元的合法收入,而且身居处长职位,应该不会冒风险伸出贪手了吧!但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
  那么,陈杰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层层转包“捞金术”
  让陈杰案发的人不是大老板,是个“小角色”――和南京卷烟厂有长期业务合作关系的南京某集团普通业务员王毛宇(化名)。陈杰受贿的77万余元人民币中,就有43万元是王毛宇送上的。
  王毛宇头脑活络,擅长打“人情牌”。而在王毛宇等人的“人情往来”中,陈杰慢慢地被融化了。
  “其实我刚当上处长后,自律性还较强。”陈杰落马后回忆道,“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与供应商关系的逐渐拉近,从收鸡蛋、农产品、衣服等小礼品开始,到后来收钱也就顺理成章了。”
  2007年底,王毛宇听陈杰提到卷烟厂要在“九五至尊”里附送金箔卡的意向后,大喜过望,因为他正在跑这项业务。他就对陈杰说:“这正好是我们集团的业务之一,我们关系这么好,不如让我来做吧。”陈杰对“老朋友”提出的要求自然无法拒绝,因为他以前经常收受王毛宇的“好处”,早已是“哥俩好”,就欣然同意。
  项目拿到手,王毛宇就开始算计着如何在“九五至尊”上揩油,在金箔卡上淘金。按照纯金箔卡贴面的成本计算,南京卷烟厂将每张卡的采购价格定为26元。王毛宇自恃有陈杰当后台老板,便在偷工减料上大做文章。他并没有将这笔业务交给本集团做,而是找到了集团下属某企业的老板詹某,让其想办法以低价完成这项业务。“只要价格低,式样像就可以。”王毛宇如此吩咐。
  詹某也不傻,他接手后将金箔卡业务进行“转包”。浙江一家公司的报价的确很低,6元多,不过,是镀金卡。
  在这样“接手――转包――再转包”之下,利益链条里的每个人,都不在乎金箔卡到底含有多少金子。但单这一项,王毛宇就获利100多万元的提成,当然他不会忘记陈杰,给他送上了18.5万元。
  有了这次“愉快合作”,陈杰与王毛宇的关系迅速升温。2008年至2009年期间,王毛宇再次从陈杰手中拿到了“九五至尊”礼品袋的采购业务。还是按照老套路,王毛宇将此业务转包给南京某塑料厂。塑料厂每个礼品袋报价是2.15元,陈杰提出按2.65元开票。塑料厂的老板也是“明白人”,将6.5万元差价通过王毛宇送给了陈杰。
  为了加深与陈杰的“感情”以巩固双方的业务关系,王毛宇还另外向陈杰3次行贿18万元。
  其实王毛宇只是陈杰利益上的“一段链条”,和陈杰“私交”好的人还真不少。从2007年到2009年,陈杰在南京卷烟厂生产香烟的各种零件上,包括烟标、烟膜、拉线等采购业务中,均收受关系户的好处费,相关包装材料公司、印刷厂、塑料厂共计给他送上了人民币34万元、美元2200元。
  这样的钱拿多了,到最后,陈杰麻木了。“送钱物的人多了,慢慢就觉得不拿白不拿,而且不拿还影响彼此之间的感情。给钱的人都很熟悉,私交很好,感觉他们不会出卖我的。”
  但到2009年6月时,陈杰清醒过来了,因为他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逮捕归案,不过,为时已晚。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13086821.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