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珠嘉乡“15元公务接待餐”的台前幕后

作者:未知

  四川省仁寿县珠嘉乡“15元公务接待餐制度”低调运行6年后,因媒体报道而走入公众视线,“一炮而红”。
  11月21日下午,本刊记者提出给珠嘉乡党委书记彭安全拍张照。彭犹豫了一会儿,不情愿地将烟摁灭,勉强配合,并坦承自己承受着“得罪朋友、得罪同事”的压力……
  
  为什么不可能“复辟”?
  2005年5月,珠嘉、三溪两乡合并为新的珠嘉乡,彭安全出任乡党委书记。上任没多久,他就“头疼得睡不着”。
  当时,乡政府债务达600多万元,部分乡干部的下乡补助、差旅费等,以及乡政府借款利息均未能兑现,乡干部和群众的反映非常强烈。
  珠嘉乡是纯农业乡,所有经费来自财政拨款。为清偿债务,乡上只能打紧开支过日子。2005年7月1日,在彭安全的力挺下,“15元公务接待餐制度”正式实施。
  这个制度规定,来人来客,一律在乡政府食堂就餐;领导不论官职大小,每人每顿标准仅15元。(最初定标为每人8元,因物价上涨,2008年、2011年先后提至10元、15元。)
  “老实说,这是没得办法的办法,不然谁干这些得罪人的事嘛。”彭安全不讳言这个倒逼出来的制度在推行之初阻力不小,在内部亦有争议。
  一名乡干部告诉记者,上级来了人,乡领导要推进工作,争取支持,难免担心如此低的接待标准会引发上级不快。还有人手握一定数额的“签单权”,用公款招待三朋四友的情况也发生过。现在无异于取消了他们的“隐权力”。不过,普通乡干部是支持的,因为,“公款吃喝,也是在吃我们的血汗钱”。
  如何把制度贯彻下去?彭安全的办法是领导带头。“要说参加公务接待,肯定是书记乡长最多。只要我们带头坚持执行,慢慢地,大家就接受了,习惯了。”
  为了最大限度地省钱,乡上规定陪餐人员只能是相关部门的一名领导,就餐地点就在乡政府食堂。食堂只有1名炊事员,月薪500元。
  小小的食堂,也存在一套监督制约机制。一方面,炊事员将每一次接待对象的职务、人数、开支经费等登记在册,由负责接待的干部签字生效,并将账目表贴在机关门口方便监督。另一方面,则是乡上不定期开会,就伙食标准、接待水平等征求乡干部意见,对食堂的工作进行评价。
  就这样,“15元公务接待餐”推行了6年。让彭安全欣慰的是,多位上级领导肯定了这项制度。制度施行后接待的第一位县领导余国民,主动提出在乡食堂就餐,对食堂的“家常味”情有独钟。新任仁寿县县委书记的冉登祥,在今年11月5日召开的县党代会上号召干部向珠嘉乡学习,接待一律进食堂。
  制度的成效显而易见。去年乡上的公务接待费仅10万余元,其中在食堂产生的费用5.5万多元。仅公务接待费一项,每年就能节省30多万元。2005年至今,珠嘉乡还连本带息偿还债务近500万元。
  很多人还有疑问:“15元公务接待餐制度”系彭安全强势推动,将来会“人走政息”吗?
  “不可能‘复辟’。”彭安全说。他分析道:“实行了那么多年,现在大家都认可了,今后无论谁来负责,都得遵守。不然群众不答应,社会上也有反响。”
  
  为什么项目不请自来?
  多名乡干部认为,“15元公务接待餐”并未影响珠嘉的发展。相反,还成了乡上一张崭新的名片。
  一名来乡投资的商人告诉记者:“这顿普通的工作餐,让我感到了乡干部的务实。来这里投资很放心、很踏实。”
  项目的不请自来也是力证。自2007年起,每年都有农业项目在珠嘉实施,今年更有3个项目同时落地。
  珠嘉乡发展农业的条件十分优越:水资源丰富;交通便利,离县城仅5公里;农业结构合理……不过,当地干部表示,这几年珠嘉的项目之所以络绎不绝,除了先天条件好,更重要的是形成了良性的实施模式。
  彭安全介绍,每引进一个项目,乡上都要大力宣传,全乡开户代会、以村社干部为对象开骨干会,组织群众“出资出劳”。项目实施中,开工程质量监督管理会,看实施方是否按要求操作;同时解决群众反映的具体问题。最终的结果,是群众满意,上级部门也认可,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项目不请自来了。
  他坦承,很多项目都是上级统一安排的,集中在珠嘉,有便于打造亮点的考虑。乡上的头等大事,就是将项目一点点地落实。还要通过各种渠道使领导重视,让他们放心地将项目放到珠嘉。此外,搞好与主管部门的衔接和协调也很重要。“一旦衔接不好,珠嘉损失不起。”彭安全说。
  按规定,凡是引进项目,上级会划拨工作经费给实施乡镇,用于考核、来人接待、完善资料等。珠嘉乡也打起了这笔钱的主意。“我们在确保工作质量的同时,还可以省下一部分经费,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偿还债务等。” 一名乡领导告诉记者。
  
  为什么是彭安全?
  观察人士认为,珠嘉乡的可贵在于坚持。现在很多乡镇都建了伙食团,制度是有的,但执行起来往往大打折扣。“15元公务接待餐”能够坚持6年不走样,彭安全功不可没。
  谈及这些,这名担任正科级领导职务长达22年的书记却颇不淡定,多次抱怨“本不愿接受采访,不想拿去炒作”。事实上,网络上的一些言论,已给他带来了压力。另一方面,珠嘉乡此举尚属孤例,现实中,彭亦有“得罪朋友,得罪同事”的担忧。
  不过,他仍对记者表示:“社会上怎么说,别人怎么看,我都无关紧要,真的假的我自己心中有数。”他说自己有两点,“一般情况下不找领导汇报工作,做到问心无愧足矣”、“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能干到今天,已经很满足了”。
  上世纪80年代,时为乡村代课教师的彭安全进入乡镇机关,由一名基层干部成长为乡长、乡党委书记。有同事说,他的三大特点一直没变。一是讲原则,二是“抠”,三是实在。
  一名在机关工作多年的人士称,有一次,珠嘉乡有人受到计划生育方面的处罚,此人有亲戚在外地担任领导职务,通过关系向彭安全求情,彭仍然顶住压力,按规定办理了此事。
  彭安全的“抠”甚至“传染”给了珠嘉乡的其他干部。上述乡领导告诉记者:“我们到县上部门去协调项目,由他们接待,我们不花钱;他们下来,到饭点了就在食堂吃。”
  了解彭安全的人认为,实在,崇尚实干,是他最突出的标签,这反映在其语言和行事风格中。
  “大餐厅的饭,不就是吃个排场?根本吃不饱!我们的伙食团才是实实在在的。”采访中,彭安全对记者感慨。
  今年仁寿县党代会和县人大、政协会议刚闭幕,彭安全就给乡里年轻干部和大学生村官出了道调研题:《学习贯彻“三代会”精神,珠嘉怎么办?》。
  一名大学生村官称:“要写出文章,还要在全乡大会上发言,来虚的可不行,我在会上一念,台下都是经验丰富的前辈,大家一听就知道提的措施是不是实在,还得花时间搞调研,找准珠嘉存在的问题。”
  据彭安全观察,现在少数年轻干部理论水平相当高,但仍需实践的磨炼。他说这正是他出这道题的初衷。因为,“珠嘉的未来就看他们70后、80后的了”。
  截至记者发稿时,关于“15元公务接待餐”的讨论方兴未艾。有专家认为,它之所以引人关注,很大程度上在于公款吃喝之风屡禁不绝。尽管珠嘉此举有“债务倒逼”的背景,但毕竟表明了只要痛下决心,公款吃喝之风是可以得到治理的。
  “当下珠嘉乡的做法,更大的意义在于给我们提了个醒。”这名专家称。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