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重案逃犯变身党校副校长

作者:未知

  一个重案逃犯,瞒天过海,漂白身份后,竟然先后在几家报社做记者,还被江苏张家港市当作高级人才引进,当上报社副总编、党校副校长……
  副校长竟然是逃犯
  2011年9月27日,一条特大新闻震惊了江苏省苏州市下辖的县级张家港市:该市市委党校副校长高山青,因十几年前在浙江金华开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5800多万元,案发后潜逃至今,被浙江金华警方抓走。高山青从浙江潜逃后,竟然改名换姓,将自己的身份漂白,然后从事新闻工作,数年前被任命为张家港日报副总编,2010年4月被调任该市市委党校副校长。
  苏州新闻界人士对高山青并不陌生,可没想到他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一名姓李的知情人士对前来采访的记者介绍,“据说他以前在南方和西部多家媒体做过记者、部门主任、编委等,是被市里面有关部门作为高级人才引进的,还在这里娶妻生子,买房买车,安家落户,并且官运亨通”。
  “前两天还能在网上看到他的任职信息和活动介绍,事发后5天再也找不到了。”该知情者说,该市市委党校网站已将高山青的简介等诸多信息删除,该市党建网、新闻网等网站上也没有了高山青以往的任免信息和活动介绍。唯独高山青在这家县级市日报采写的部分新闻报道尚未完全删除,还能被零星看到。
  一名曾看过高山青稿件的读者对此事连连称奇,“高山青十几年前就犯了那么大的案子,当时被抓到可是要被判重刑的,没想到他却能逍遥法外13年之久,凭假身份畅行无阻,并被提升为党员领导干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9月30日傍晚,记者来到张家港市市委党校,门卫听说是为了解高山青相关情况的,就告诉记者说,他认识高山青,因为自己以前经常为其送报纸或信件。“挺好的一个人,为人很和气,每次见到我们都主动打招呼。”
  “唉,我今天才知道他出事了啊,听说是被检举的。”该门卫说,高山青从张家港日报调到党校一年多,他时常能看到高山青带自己的孩子到单位来,看起来家庭生活挺美满的。“他有两个孩子,儿子今年大概有八九岁了吧,女儿还小,才五岁多,挺漂亮的。”记者尝试着询问门卫,是否知道高山青为什么被抓,对方很警惕地说:“听说他有严重的问题,被检举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中国国际专家交流网上的《中国专家名人辞典》网络版中,是这样介绍高山青的:“自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新闻工作,先后在广州日报、南方日报、雅安日报、莆田晚报、泉州晚报等报社任记者、主任、总编助理、编委、副总编辑等职。100多篇新闻作品(论文)分别被评为地市级以上新闻奖。先后多次被授予‘优秀新闻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发迹路径
  经记者综合各方资料后,高山青的发迹之路逐渐清晰了起来。
  六七年前,高山青被当作高级人才从福建的泉州晚报引进到张家港日报,直接担任总编辑助理。2005年12月,高山青被任命为该报副总编辑,试用一年后,2007年1月获正式任命。2010年4月,高山青被张家港市委任命为市委党校副校长。张家港市委党校网站在百度快照上残留的信息显示:“高山青,高级编辑。1968年出生,江苏武进人,本科学历,博士在读。中共党员,现任市委党校副校长、行政学院副院长……”
  高山青此前在张家港日报的一名同事向记者透露:“高山青到报社时是研究生学历,正高职称。他有那么高的学历和职称,又自称在众多报社干过,大家就认为他业务能力应该很强,可后来的事实表明他的文字功底其实很差。”
  他还说,高山青被引进到日报后,被直接任命为总编辑助理,主抓报纸发行和专刊工作。2007年初,他被正式任命为副总编辑,分管新闻。在和同事们的交往中,高山青曾告诉大家自己以前在多家报社干过,并获过很多奖。然而,同事们发现高山青写稿子的水平竟然不如一般记者。后来,有好事的同事上网查看资料后发现,高山青虽然在其他报社做过记者,但发的稿件以及获奖作品都是联合署名的,高山青单独写的稿子几乎找不到。“这些联合署名的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就不好说了。在我们报社写的获奖作品,也不是他自己写的,只是挂上他名字而已。”
  在这名同事的印象中,高山青喜欢察言观色,平时对领导和同事都很谨慎,小心翼翼的。“不太好处,对人始终是若即若离的一种状态。每次报社吃团圆饭都不见他多喝酒,他似乎格外控制自己的行为。”此外,这名前同事称高山青对权和钱看得很重,喜欢捞好处。
  “业务能力与职称严重不相称,高山青也听到了报社同事的私下议论,竟然采取出书的招数来化解危机。”这名高山青的前同事告诉记者,2007年,高山青出了一本书,书中收录的都是署有他名字的新闻作品,并请领导和当地一些名人作序题字。然而,书出来后,有同事发现书中很多作品不像是高山青写的。“上网一查,发现很多文章都是拼凑来的。”这名知情人说,如今,高山青东窗事发,大家才知道为什么他在每个报社呆的时间都不长。“原来是躲避追逃。”
  记者特地致电《泉州晚报》,一名工作人员听到高山青的名字后沉默了片刻,“都没啥印象了,他早就不在我们报社了,走了已至少5年”。对方表示,只知道高山青离开时好像是部门主任。
  
  漂白身份玩潜伏
  调查采访中,让苏州多名熟悉高山青的人士想不通的是,高山青怎么能将以前的身份洗得那么干净?这么多年来,用人单位为何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据苏州媒体中认识高山青的同行透露,他听说高山青是在潜逃后花重金买通了相关人员才办了假身份证,这才得以混入媒体。“他被任命为党校副校长是要经过组织部门政审和公示的,政审和公示都没有问题才能提拔。这说明其潜逃后办的假身份可能已在户籍管理系统里合法化了。不然,他也不可能呆过那么多家报社都没露馅。”
  据警界人士透露,十几年前我国户籍管理信息大多还是手写,很容易造假。“给逃犯重新办理假身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此前曾有多个关于民警帮助逃犯身份造假栽了跟头的报道。”
  那么高山青的高学历又是怎么来的呢?苏州新闻界一人士说:“‘高山青自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新闻工作’这一说法铁定有问题。他潜逃时已35岁了,怎么可能是复旦大学刚毕业呢?”
  “高山青案件再次向我们敲响警钟,看似严密的组织任用程序,其实还是有漏洞的。犯法或负案在身潜逃后,警方迟迟不能将其捉拿归案,也值得人们深思。”一位资深的党校老教授说。
  “他潜逃后玩障眼法,改名换姓完全变了一个身份,以至于迟迟难以被发现踪迹。”记者几经周折从浙江警方了解到,高山青原名为史宝月,出生于1963年7月,并非现在虚假身份所称的1968年。史宝月户籍地为浙江磐安县。金华警方追逃材料显示,1994年至1995年间,史宝月在金华、磐安等地注册金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双龙工艺品实业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骗购增值税专用发票23本,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5831万元。
  江苏律师严国亚认为,“史宝月潜逃后使用的伪造身份,必须通过公安机关户籍管理部门认定或出具材料,这其中可能有人帮忙。公安机关管理户籍的人不管拿没拿好处,都将受到法律制裁。如果拿了好处,相关人员就涉嫌受贿;如果没受贿,便将涉嫌徇私枉法”。
  那么,史宝月后来从记者做到主任、编委、副总编以及党校副校长,其工作过的单位是否存在审查不严等问题呢?严国亚认为,史宝月的虚假身份信息被“合法化”后,用人单位难以知晓其有案底。史宝月被提拔重用,与其后来的表现有关,用人单位没有责任。
  “虚开增值税发票5831万元,这属于数额巨大。”严国亚说,“此人是重案犯无疑,这样的重案犯居然还能伪造身份潜逃这么多年,并且一路通达,实在是匪夷所思。”
  苏州一名媒体人说:“据了解,别人被抓进去之后,这才将高山青也就是史宝月供了出来。”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