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纪委的势:升格降格

作者:未知

  纪委的势•式•事
  党的忠诚卫士,群众的贴心人――对于纪检机关来说,这是定义,亦是承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面对愈加复杂的反腐形势,纪检人的担子不可谓不重,路也并非平坦。
  不论纪委书记在“升格”与“降格”中牵动的权力砝码、各路反腐招式行驶的“实践轨道”,还是纪委监督工作中的“困局突围”,需要底层智慧,更需顶层设计。
  
  最近两年,相继有一些省的省纪委书记由省委副书记兼任。陈文清担任福建省纪委书记5年后,于2011年6月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朱明国担任4年广东纪委书记后,于2010年7月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2010年9月金道铭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这给不少基层纪委书记带来了想象空间:是不是纪委书记又要“升格”为党委副书记了?
  但金道铭、朱明国和陈文清分别于今年3月和11月被免去省纪委书记职务,担任省委副书记,广东、山西、福建的省纪委书记均由省委常委担任。
  自2006年开始,按照中央“精简领导班子职数、减少副书记职数”的要求,绝大多数地方的纪委书记由党委常委担任,市、县的纪委书记由党委副书记兼任只是个例。在今年的地方党委换届中,按照中央纪委的要求,乡镇纪委书记均由党委副书记兼任;但市、县纪委书记仍由党委常委担任。
  在反腐败形势备受关注的今天,纪委书记的“升格”与“降格”,一直引发世人关注和争论。
  
  反腐大势与纪委地位
  回顾纪委的发展历程,以前是党委常委担任纪委书记。但从2001年起,纪委书记普遍地进行了“升格”,从省到县均由党委副书记任纪委书记。当时体制内外都一致认为,在党内民主实质推进之前,“升格”是为了加强纪检工作,或者通过纪委书记“升格”带来更多权威以利于推动反腐败工作。
  而在5年前的2006年地方党委换届时,纪委书记在班子成员中由原来的副书记“降格”改任为常委。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任建明曾经撰文指出:“随着法治和民主的进步,权威主要来源于民主和法规制度的授予,而不再主要依靠职位的‘升格’。”
  由此可见,纪委的地位与反腐败的形势密切相关。那么,纪委的地位对于反腐败有什么影响呢?
  “纪委书记从副书记‘降格’为常委后,对同级监督更加不利。因为按照中国的官场体制设计,你管不到他,你就很难监督到他。都是一个班子里平级的常委,各自分管自己分工范围内的事。作为纪委的一把手,要履行同级监督的职责,会提醒常委里的一些成员注意分管范围内不要出事情,有的人会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但有的人就不那么注意了,结果出了不少问题。有的人甚至还说你‘唱高调,念紧箍咒,阻碍经济发展’。”日前,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杨君在对记者谈到纪委书记“降格”后的感受时这样说。
  杨君1999年任乐山市金口河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2002年到2004年“升格”为区委副书记,并兼任纪委书记。后来纪委书记要“降格”,“心里有些失落”的她到乐山市做了市妇联主席,但在2009年她还是回到纪委书记岗位,出任五通桥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纪委书记“降格”后的滋味她都全程体验了。
  “现在对纪委的工作要求更高了,而工作的面也更宽,责任更重大,但纪委书记被‘降格’后,话语权却小了。虽然纪委书记是反腐败协调领导小组组长,但在实践中,这个小组里的成员认为组长是虚的,从而导致纪委书记在履职时,协调起来比较困难。”
  不过,让杨君感到庆幸的是,“虽然纪委书记‘降格’了,但五通桥区委班子里不少人从事过纪检工作,对纪委的工作还比较理解支持”。
  陈怀乾对此也颇有同感。让时光倒回至5年前,那时他是四川省苍溪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但当年换届后,他成了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当时,记者问他“纪委书记面临‘降格’,你有什么想法”,他回答得很乐观,“虽然纪委书记不担任县委副书记了,但只要按照党内监督条例和相关的党纪党规行事,纪委在反腐倡廉中是大有作为的”。
  但5年后,他的看法大为改变。“实践证明,纪委书记由副书记‘降格’为常委,对于推动纪委的工作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倒退’。纪委的地位、权威、协调反腐败的力度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在办理腐败案件要协调公、检、法时,表现最明显。这三家的一把手和纪委书记是平级,而且公安局长一般还是副县长。开协调会时,这三家一般都派手下人来参会,一把手不来,而前来开会的人说‘要回去汇报才能定’。有的更是找各种借口,对纪委提出的要求不予理睬。这样一来,反腐败资源不能有效整合,不能形成高效运转的反腐败力量”。
  “中国目前的监督体制设计从某种程度上讲,还是以权力监督权力。拿同级监督来说吧,按照党内监督条例,纪委可以监督同级党委,可当你看到党委一把手有的做法不对,向他提出意见时,人家说‘上级让我在这里负责’,言下之意就是‘又不是让你在这里负责’,你就很可能无话可说。况且党章规定,基层纪委要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呢。”一名资深县纪委书记颇有心得,“中国是熟人社会,这在县以下的基层表现更为明显。如果县纪委书记权威不够,原则性不强,上级纪委的支持力度不够的话,很容易让一个地方的腐败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比如,在县委常委会上讨论某人的案情时,有的常委就提出能否轻处或者不处理。有时,县委书记甚至提出‘这个同志贡献大,不查’。纪委虽然使命重大,但从目前的条件来看,单靠纪委要扭转腐败日益加深的局面是不行的。”
  这名县纪委书记还告诉记者,该县纪委在监督招投标时,发现有人存在串标行为,就移交公安侦查。当公安把证据移交检察院时,检察院却以各种理由不予起诉,案件最后不了了之。
  “目前是腐败的高发、多发、易发期,反腐败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的特点。纪委面临反腐倡廉和维护社会稳定两大任务。反腐败的力度不仅不能减弱,而且需要加强。从目前的社情民意呼声和转型期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来看,需要从更大层面强化反腐倡廉的组织协调,而作为党委常委去协调同级的其他常委,力度就显得小些。”四川省广元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陈泉说。
  
  一“降”一“增”之后
  纪委书记“降格”后,为了强化纪委的地位,中央纪委采取了一些措施加强反腐力量。
  “一方面强调纪委是党代会选举产生的党的领导机关;另一方面增加基层纪委的编制和人员配置,有的一个县就增加了6名。”杨君告诉记者,“纪委增加编制后,改变了以前有事无人做的情况。”
  按照中央纪委的要求,基层纪委还增加设备、改善办公环境,并按照政法部门的标准增加办公经费。“但还是不够,我当时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但工作经费却比副县长还少2~3万呢。” 陈怀乾苦笑着说。
  “中央纪委还加大了对基层纪委的培训力度,为纪委书记充电。这对夯实纪委基础有好处。我还想再接受一次培训。” 陈怀乾2009年5月到中央党校接受培训,中央纪委领导亲自授课。他告诉记者,接受培训后,认识问题的角度和以前不一样了,危机意识、责任意识大大提高。“教你思考问题的方法,处理案件考虑的政治和法纪效果,和以前有很大区别。”
  为了提高纪委书记的权威,中央纪委要求纪委书记的排名在同等资历常委排序时要靠前。不少纪委书记却认为“排名其实无多大作用”。“我们这里,作为常委的纪委书记一般排在常务副县长后面。”杨君说。
  “如果纪委书记由常委担任,那么就不宜分担更多纪委以外的工作。”2011年11月初,刚调任广元市朝天区任区委副书记的卢达昌对记者说。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