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地区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血压变异性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观察新疆伊犁地区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血压变异性的特点。方法 随机抽取哈萨克族45例H型高血压为A1组、汉族41例H型高血压为B1组,20例哈萨克族非 H型高血压为A2组、18例汉族非H型高血压为B2组作为对照组,分析比较血压变异性。结果 与哈萨克族、汉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相比,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组患者的SSD数值、dSSD数值、dDSD数值、以及nSSD数值明显增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相比,哈萨克族H型高血压患者夜间收缩压标准差(nSSD)增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与非H型高血压相比,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血压变异性
  增高。
  【关键词】H型高血压;血压变异性;哈萨克族;汉族
  【中图分类号】R54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2095-6681.2019.12..02
  新疆哈萨克族是我国高血压患病率最高的5个少数民族之一,血压治疗率、控制率低现状严重,亟需综合防治。H型高血压是临床常见病,患有该种病症的患者数量在我国成年人当中占比数为75%[1]。大量研究证实,高血压和血浆同型半胱氨酸(homocysteine,Hcy)升高在导致心脑血管事件上具有协同作用。血浆Hcy为心血管重要危险因素,研究表明,血压变异性(Blood Pressure Variability,BPV)在高血压靶器官评价当中具有较强的应用价值[2]。在高血压靶器官评价当中具有较强的应用价值[2]。此次研究主要将新疆伊犁地区哈萨克族、汉族的该血压患者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并分析其动态血压表现特点,以期对哈萨克族 H型高血压的防治提供依据,以便于能更好的指导临床个体化治疗。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1年1月~2014年8月在门诊或住院治疗的符合《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高血压诊断标准高血压患者124例(其中哈萨克族65例,汉族59例)。并以血浆Hcy≥10 μmol/L为标准,哈萨克族45例H型高血压为A1组、20例非H型高血压为A2组,汉族41例H型高血压为B1组、18例非H型高血压为B2组。所有的实验研究对象均符合实验研究标准且不具备其他心肺功能型疾病。
  1.2 方法
  动态血压的检测:采用DTM-2430无创携带式血压检测仪,24 h有效监测次数须大于全部监测次数90%。
  1.3 统计学方法
  在实际进行数据分析的过程当中要有效的应用SPSS 17.0
  软件,并对各项资料进行计量处理,同时还要对组建数据进行t检验,数据均用百分比的形式表示,在进行技术资料比较的过程当中要用到x2检验法,当组间有明显差异且误差率P小于0.05时,则表明统计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基线资料
  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病症特征的患者与不符合H型高血压的患者之间在基本资料方面并无明显差异,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2 哈萨克族、汉族患者H型高血压和非H型高血压血压变异性变化
  与哈萨克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相比,哈萨克族符合
  H型高血压病症特征的患者其24 h SSD数值、dSSD数值、dDSD数值和nSSD数值有明显增高表现,其统计P值小于0.05因此具有较强的统计学意义。与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相比,哈萨克族H型高血压患者nSSD增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汉族符合H型高血压病症特征的患者其24 h
  SSD数值、dSSD数值、dDSD数值和nSSD数值有明显增高表现,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 论
  哈萨克族居民主要居住在新疆,其气候较为寒冷,其膳食喜放入一些盐含量较多的奶茶,同时还会将一些肉食进行腌制处理,对于水果的饮食倾向度较低,相较于汉族居民其摄盐量较高,这是哈萨克族居民高血压高发的重要的诱因[3]。经研究发现[4],高同型的半胱氨酸血问题是引发动脉硬化病症的主要诱因,高同型的半胱氨酸受脑血管病影响较强。在2010年,我国高血压防治权威机构制定出了相应的一套指南,并在该指南当中指出,我国大多数高血压患者其都患有高同型的半胱氨酸血病症 [5]。我国学者将伴有血浆 Hcy升高的原发性高血压称为“H型高血压”[6]。研究表明H型高血压发生心脑肾等器官损害风险增加[7-9]。而血压变异是人类最基本的血压的生理特征之一。相关的诊疗人员在诊治该类患者的过程当中必须要重点关注患者的病理性BPV,该项参数的具体表现为BPV的数值会不断增大,患者的血压在夜间较低,白天较高。病理性BPV也可表现为BPV减小或消失[10]。高血压病患之所以血壓书会在夜间下降主要就是因为其体内的血液在雅间对于盐的敏感性增强[11]。BPV数值是决定高血压对人体影响程度的关键因素,其数值与高血压的不利影响程度成正比关系[12]。因此降低血压变异性在高血压的治疗中是重要环节。
  本研究结果显示,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24 h
  SSD、dSSD、dDS、nSSD明显增高,与以往报道基本一致。血压变异性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同时高血压患者还会伴有代谢紊乱或管内受损病症,摄盐量作为环境因素影响着BPV。哈萨克族居民喜食加盐的饮食习惯可能是造成H型高血压血压变异性较汉族大的原因之一。
  综上所述,新疆伊犁地区哈萨克族、汉族H型高血压变异性明显。因此,临床工作中要提高对H型高血压患者血压变异的关注,选择不仅要减少24 h平均血压值,而且应24 h平稳、持久的降低BPV理想的抗高血压药物,有效预防靶器官损害的发生,改善心血管病患者的预后。本研究由于受到资料的现状导致结果过于片面,因此仍需进一步扩大研究范围,提升数据结果的准确性。   参考文献
  [1] 尕咏梅,靳晨晨,王 红,等.维汉民族H型高血压患者同型半胱氨酸与动脉硬化的相关性研究[J],新疆医学.2015,45(9):
  1205-1222.
  [2] LiY,ThijsL,Hansen TW,et al.On behalf of the International Database on Ambulatory blood pressure in relation to Cardiovascular Outcomes (IDACO) Investigators. Prognostic value of themorning blood pressure surge in 5 645 subjects from 8 populations[J].Hypertension,2010,55:1040-1048.
  [3] 郭淑霞,杨志明,张景玉,等.新疆哈萨克族和汉族高血压与游离脂肪酸和胰岛素抵抗的关系[J].中华高血压杂志,2010,18(5):
  459-463.
  [4] Zhang J,Liu G,Arima H,et a1.Incidence and Risks of Subarachnold Hemorrhage in China[J].Stroke,2013,30(3):165-168.
  [5] 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修订委员会.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1,39(7):579-616.
  [6] 陆 庆,郁丘婷.H型高血压临床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指南,2017,15(25):19-20.
  [7] 朱淑金,郭苏晋,杨 晶.H 型高血压对老年糖尿病性脑梗死预后的影响[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4,17(5):30-32.
  [8] 马建军,马建华.尿微量蛋白測定在 H型高血压早期肾损害中的价值研究[J].新疆中医药,2018,36(1):12-14.
  [9] 王晓楠,白小涓,齐国先,等.老年H型高血压与认知功能障碍的关系[J].中国动脉硬化杂志,2013,21(10):894-898.
  [10] 阮燕萍,张 磊,范中杰,等.血压变异时率的临床意义及研究进展[J].中国循证心血管医学杂志,2015,7(3):146-147.
  [11] 孙瑜婧,曹平良.血压变异及抗高血压药对血压变异的影响[J].实用临床医学,2012,13(2):133-135.
  [12] 张孟浪.老年高血压患者24小时动态血压变异特点及心脑血管事件发生的关系[J].心脑血管病防治,2016,16(1):22-23.
  [13] 李 群,徐秀英.血压变异性与心脑血管疾病的预后的关系研究[J].中国卒中杂志,2014,12(1):1408-1053.
  本文编辑:赵小龙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259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