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

作者:未知

  摘要:荥泽处于我国中部,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位于荥泽西岸的古荥汉代冶铁遗址依托于荥泽文化发展壮大,曾在战国晚期至东汉的冶铁业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2000年后的今天,它更多的是身居偏僻村镇,少为人知。结合对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的参观,对其发展变迁历史进行了研究,对发掘保护过程进行了调查,述其现状,论其价值,并提出建议。
  关键词:郑州古荥汉代冶铁遗址;文化遗产;文化影响力
  郑州古荥汉代冶铁遗址,位于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古荥村西门外,大河路与古须路交叉口南约500米,距郑州市区约20公里。北依敖山(今天叫邙山),南临索须河,属古荥泽文化,周边位居了诸多以西山古城、荥阳故城为代表的中华文明早期文化遗产,历史氛围浓厚。遗址总面积约12万平方米,现揭露面积约3000平方米,原址上建立的古滎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2015年闭关整修,现已开放展览。
  郑州市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主展区共三座,展出了冶铁炉基、陶窑、四角木架柱坑、U型铁块、水井、水池、积铁块、陶模等与冶铁有关的工具,以及大量陶、铁器成品,诸如铁锄头、铁齿轮、陶水管道等手工业文物。多数文物馆内保护,部分馆藏文物外借展览,少数文物诸如大型积铁块等露天保存。总体保存情况较好,这与20世纪诸多文物工作者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古荥汉代冶铁遗址是1964年郑州市政府修建古荥至须水公路时发现的。发现者是郑州市公路段的一名技术员,当他发现这里有大量的矿石和铁器碎片时,报告文物部门,引起有关单位的重视,从而开始对这一遗址的文物调查。1974年冬,当地农民平整土地时挖到了一号冶铁炉,因炉体坚硬,无法破拆,农民便在炉体前部左侧打了个洞,欲用炸药炸毁炉体。郑州博物馆研究员李昌韬先生得此消息后及时赶到,在无法说服农民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趴在炉体上,从而保护了这一极其珍贵的、代表我国乃至世界最高冶铁水平的文化遗产。李昌韬先生这种热爱文物重于生命的敬业精神和执著态度,彰显了一代文物工作者持之以恒的职业道德与优秀品格,也正是因为有了众多文物工作者的努力才使我们能够透过幸存的文物触摸这段历史。
  1965年~1976年,凭借冶铁遗址本身的重要价值以及文物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引起了海内外学者的关注;1984年7月成立郑州市古荥汉代冶铁遗址保护管理所,1986年10月正式对外开放;1986年“金属早期生产及应用”第二次国际学术会议在郑州召开,当时的近百位中外专家一致认为“古荥汉代冶铁技术在世界冶金史上是一个伟大的奇迹,这里的文明属于全世界”;1986年11月公布古荥冶铁遗址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7月,原保护管理所更名为郑州市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相信未来遗址将在荥泽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设中焕发更大的生机。
  郑州古荥汉代冶铁遗址作为一项重要的文化遗产,它的研究价值是多方面的。从历史价值看,古荥汉代冶铁遗址距今2000多年,战国末年兴起,西汉末期转入没落,东汉后逐渐荒废。1975年,郑州市博物馆在故城西门外冶铁遗址发掘1700平方米,共出土铁器“三百一十八件,其中犁、犁铧、铲、锛、、臿等农具二百零六件,均为铸制,此外还有凿、齿轮、矛等。”“同时还发现炼铁高炉两座,在炉底下有积铁九块,其中最大的一块重达23吨,这座炼铁炉‘是迄今已知汉代铁炉中最大的’,足见当时生产铁器规模之巨大。”值得一提的是,出土的陶模及铁器上有“河一”的字样,联系巩县铁生沟冶铁遗址出土工具上的“河二”字样,分析“河一”是表示汉代河南郡铁官所辖第一冶铸作坊,下属其他作坊依次排为二、三……这可以为汉代官营冶炼形式提供考据。从艺术价值看,出土文物中的铁齿轮形制考究,是实用价值与艺术价值共存的代表,而为何制成此形尚不可知,这为美术考古领域提供了新的思路。从科技价值看,当时在发达的青铜冶炼技术基础上发明了液体冶铸生铁,此技术的发展、应用规模的扩大,使我国的冶铁技术、冶铸工艺和科技文明领先西方1000多年;另外,从展出的文物中可以得知当时完善的从注料到成器一条龙式生产模式、对鼓风口的改进、先进的脱碳、提纯工艺,足以使古荥冶铁遗址成为世界古代冶金技术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从社会价值看,“河一”二字包含的内涵或许更多,尤其是在当时纷争动荡的情况下,铁制品应用于兵器领域超过农业领域,“河一”类似于今天的责任追究体制,相当于制造者对产品承担的责任,这对于现今的追责体制的溯源意义深远。从情感的角度看,冶铁技术最早出现在小亚细亚的赫梯帝国,古荥汉代冶铁遗址说明了冶铁技术在传入中原后取得的进步甚至超过冶铁技术的原生地,这对于提升民族自信心、自豪感意义重大。从文化的影响力来看,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可以与现今提倡的“工匠精神”等结合,以此为依据,形成本馆特色,发展汉代冶金主题展览,促进馆内资金筹集,打造当地特色经济,为中原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郑州古荥汉代冶铁遗址的发展现状可以从三个方面看。一方面,学术界、社会关注度逐日上升,尤其是在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后,加上遗址自身处于历史文化古城的重要位置,古荥汉代冶铁遗址的文化研究价值愈加重要,学术论文数量增多;另一方面,周边的农耕区、村镇环境严重局限了古荥汉代冶铁遗址的未来发展,地理位置偏僻,远离文化区,周边居民文化素质亟待提高,对遗址价值认识不足;馆内科技设施不足,观众参观兴趣不浓;最后,古荥汉代冶铁遗址的保护管理尚存漏洞,门前标志不甚醒目,馆内卫生设施有待提高,鲜有文创类产品。因此,相关管理部门应该一方面扩大宣传力度,尤其是周边村民群体,在周边学校推出系列展览、问答活动,推出小型文创类产品,诸如铁制小齿轮钥匙链、旅行箱挂件牌;另一方面改进馆内管理方式,注重卫生建设,扩建大门,尝试与周边居民协商扩大遗址博物馆创建规模,设置馆内休闲区,融合现代声、光、电等技术,引进更为先进的展示方式,提高其关注度和知名度。
  郑州古荥汉代冶铁遗址为我们再现了两千年前宏大、壮观的官营大规模炼铁、铸造场面,它从历史走来,又带给今天以新的启迪、风采。
  参考文献:
  [1]焦健主编.荥泽古城历史文化研究·上篇·都城文明[M].扬州:广陵书社,2017年8月第一版.
  作者简介:
  刘月,河南省郑州市,河南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1256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