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世界大湾区的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

作者:未知

  【摘 要】2018年10月,港珠澳大桥开通;习近平同志视察广东时,强调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香港和澳门大湾区的建设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要为广东的改革开放再建新功。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创新,金融深化研究显得十分迫切与必要。文章从股权融资、风险投资、信贷融资、债券融资、信用担保等方面为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提出建议。
  【关键词】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創新
  【中图分类号】F2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0688(2019)03-0003-03
   2017年7月,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的见证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广东、香港、澳门各方签署了“深化粤港澳合作框架协议,促进大湾区建设”的文件,确定合作目的、合作目标、合作原则和关键合作领域,以及具体协调和实施措施,表明广东、香港和澳门大湾区的城市群规划已经取得了重要的里程碑,它标志着广东、香港和澳门大湾区的全面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城包括广东省9个城市、香港和澳门地区(简称“9+2”),由于粤、港、澳三地不同的金融制度,发展过程和发展程度存在居多差异,因此研究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非常必要。本文探讨了世界上已经发展很久并取得成功的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在科技创新、金融深化方面的成功经验,对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金融创新提出了建议。
  1 世界三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概况
   目前,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是世界上最重要、最成功和最具影响力的3个湾区,在金融创新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研究其科技金融创新情况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具有借鉴意义。
  1.1 纽约“金融湾区”
   纽约湾区是世界金融中心,被称为“金融湾区”。纽约金融业集中在曼哈顿,全球银行、保险公司、交易所和大型企业总部聚集在一起。纽约曼哈顿约有80万名金融工作人员,其中50万金融人才工作在曼哈顿。美国七大银行中有6家银行及超过3 000家世界金融、证券、期货、保险和外贸机构都位于纽约,使其成为世界金融的核心。完善的金融市场、强大的金融服务和高素质的人才,为高科技的融资、投资、上市等提供了全方位、优质和便捷的服务,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开展大量的技术和金融创新。
  1.2 旧金山“科技湾区”
   旧金山湾区被称为“科技湾区”,是美国西部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是高科技企业和风险投资最活跃的地区。旧金山湾区金融业集中在湾区的核心城市海湾城和高科技中心硅谷。旧金山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中排名第六,科技金融最发达,创业氛围浓厚,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金融城市。太平洋海岸证券交易所、美国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及富国银行总部都集中在旧金山。此外,还有30多个国际金融机构总部,这是美国第二大银行总部。旧金山的金融业非常集中,主要集中在市中心的金融区,这里有着“西岸华尔街”的美誉。
   硅谷则是全球科技金融中心,世界上400多家实力雄厚的风险投资公司总部均设在硅谷,管理着数千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占美国风险投资约50%。美国风险投资公司排名前100位的共有35家位于硅谷,富裕家庭和投资机构等将大量资金投资于旧金山湾区的高科技公司。美国高科技遥遥领先得益于私募股权公司和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它们为高科技公司提供了更丰富的投资渠道。
  1.3 东京“产业湾区”
   东京湾区有“产业湾区”之称。在过去的100年里,东京西部开发了京滨工业带,形成电子、机械、汽车等高科技产业;还有资本密集型行业,如冶金、石化和造船。证券、银行、保险非常发达,为高科技实体企业提供金融服务,驱动区域发展,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群。
   东京湾区是世界上重要的金融中心。东京证券交易所是日本最大的交易所,是世界具有国际影响的交易所,该交易所交易额占日本证券交易量的80%。在日本,东京湾区聚集了一大批实力雄厚的银行。销售额超过100亿日元,银行总部超过30%在东京。东京是日本的金融中心,也是亚洲最大的金融中心,制度完善、交易活跃。东京的金融市场受到各国资本的追逐,已成为日本最重要的资本输出目的地。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新宿站的中心长达7 000 m,已有160多家银行云集。
  2 世界三大湾区技术金融创新模式
  2.1 市场主导的美国发展模式
   政府机构、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在美国技术金融发展的不同时期起着主导作用。
  (1)政策推动企业融资。作为典型的市场经济国家,美国对高科技企业也有政府引导的政策,美国于1953年成立了小企业管理局,专门对中小型科技企业进行扶持,促进中小型科技企业的发展,该局在大湾区设有分局。该机构的目的是为中小企业提供技术援助和财政补贴。美国小企业管理局为小型高科技公司提供全方位的专业服务,如政府采购、紧急援助和市场开发,特别是在国际市场。美国政府通过财政援助促进中小型科技企业的发展,要求国防部、农业部等10个部门纳入预算计划,专项资金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活动。小企业管理局的建立激励了中小企业的科技创新,成功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促进了国家技术发明和创新,也给融资提供了坚实的基础。美国建立了完善的科技金融体系,主要通过市场支持技术创新,其特点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美国特别重视保护知识产权,并颁布了若干法律;二是降低或免除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鼓励技术创新,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减轻创新型高科技企业的负担;三是美国养老金可以进入资本市场投资于高科技企业、小额信贷计划确保中小企业融资,促进了企业的发展。
  (2)风险投资是科技金融发展的中坚力量。美国风险投资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如下:一是政府采取各项措施支持风险投资活动,制定有完善的法律体系,为风险投资起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二是风险投资公司可以采取多种多样的组织形式,如股份制、合伙制、私募等,有效降低了投资风险,提高了投资的积极性;三是美国对养老金限制不多,可以进入资本市场,从而为风险投资提供的资金不仅丰富而且稳定;四是风险资本退出方式多样灵活,可以通过上市、兼并收购、清算等退出。经过多年的发展,硅谷形成一大批风险投资公司,有了风险投资公司的参与,极大地提高了银行融资的积极性。硅谷已成为技术创新的沃土,也是风险投资的天堂。   (3)资本市场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在美国科技金融企业发展的过程中,科技金融紧密相连,资本市场不仅是技术创新项目的融资渠道,也是风险投资基金的完美退出渠道。美国建立了一个全面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它既有全国性的交易市场,也有区域交易市场和场外交易市场,3个市场分别针对不同层次的企业和不同的投资者。构成了一个多层次的市场,每个资本市场都有其不同的定位和特色。每个市场相互作用,形成一个多层次、全面、便捷、高效的资本市场体系。
  2.2 政府主导的日本发展模式
   日本的科技金融创新是在政府的推动下实现的,政府制定政策,依靠发达的商业银行体系,以金融中介机构为主导。
  2.2.1 政府通过立法和政策促进科技金融的发展
   日本有许多政策性金融机构,这一点有别于美国,在发达国家中,日本政府直接投资的比例最高,主要包括各种形式的金融金库和财团。日本政府对金融机构干预较多,不仅为政策性金融机构提供直接资金,而且还为金融机构提供债务担保。日本国际贸易和工业部建立了一个“风险投资公司”,实际上是一个由政府主导的金融机构。如果商业银行出借业务,则该机构提供80%的担保。日本政府在东京成立了一个财团,名称为“研究开发型企业培训中心”,该中心的职能是为高新技术企业服务,为中小型高科技企业提供贷款担保。日本还建立了一个名为“风险企业中心”的非营利性基金组织,为风险投资公司提供无担保贷款担保。
  2.2.2 扶持风险投资市场
   日本从美国的经验中建立了风险投资,但差别非常大。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首先,日本的私人风险投资公司数量远少于美国,风险市场竞争没有美国活跃。在组织形式上看,日本的风险投资公司和商业银行、证券公司关系密切。大多数风险投资公司都是大型金融集团或企业集团。其次,资金来源单一,风险投资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于母公司,约占75%,来源于私募基金或其他渠道的只有25%,与美国不同,日本的养老金不允许进行风险资本投资。最后,投资方向、领域和力度不够集中。新兴产业、天使基金明显不足,与日本保守民族习性有关。所以,日本的风险投资公司与美国有很大的差别,仅仅是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的拓展和延伸,在资本市场发挥的作用有限。
  2.2.3 信贷担保和贷款由政策性金融机构主导
   日本中央政府专门设立了“中小企业信用保险公共信托银行”,这是一家官办金融机构。该机构在当地行政区域设立了52个信用担保协会,其担保额度最高可以放大到60倍,而国际平均水平仅为10倍。高新技术企业需要融资时,可以通过信用担保协会的担保获得所需的贷款资金,降低担保融资业务的风险。为了提供效率和可操作性,在日本,高新技术企业获得融资比较便利,只需要向担保部门或者银行提出资金融资需求,即可获得融资资金。后续的担保和再担保及相关安排则由金融机构之间沟通。
  3 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的建议
   通过对世界三大湾区技术和金融创新的研究,对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提出以下建議。
  3.1 建立健全科技企业上市股权融资体系
   借鉴日本的经验,建立多层次的股权融资和转让市场,建立柜台交易市场,为科技企业上市提供优惠政策和绿色通道。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推出科技版,用于电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重点领域的高科技公司上市。为企业提供更方便的融资渠道,充分利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地位,加强珠三角金融中心建设,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科技企业上市融资。
  3.2 建立多元化的风险投资体系
   不管是美国还是日本,其政府都拟定了扶持高科技企业的相关政策,粤港澳大湾区可以考虑建立技术股权投资基金和风险补偿基金,管理上委托技术资金管理公司经营活动;高科技企业的核心是技术。加强基金、银行、证券和保险等金融中介机构的合作,为股权融资提供交易流通平台,为高新技术企业提供全方位、便捷、高效的专业服务。
  3.3 加快科技企业信贷融资市场的发展
   鼓励外资银行进入大湾区,政府提供有关优惠政策,鼓励外资银行向高科技企业贷款;鼓励银行建立技术信贷特许经营权,并通过有关政策激励指导商业银行。支持小型科技公司贷款,建立区域性中小商业银行,完善小额信贷服务体系;在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建立信用风险补偿基金和信贷共同基金,促进信贷产品创新和发展,大力拓宽高新技术企业融资渠道。试点金融产品的创新,如金融期权、贷款证券化、知识产权抵押贷款、融资租赁、集体信贷产品等。
  3.4 建立健全多层次的高科技企业债券融资体系
   在政府组织指导、引导民间资本参与下,探索高新技术企业债券融资,开发多层次债券;鼓励科技公司发行新型债券,创新债券的交易品种,如工业债券、资产证券化债券、集体债券、抵押债券和信托债券等。创新债券交易品种,可以试点发行外币债券,拓宽高新科技企业的融资渠道,鼓励科技公司进行融资创新发行中期票据、集体票据和短期融资券等。广东可以学习香港地区的经验开发票据市场,为大湾区科技公司融资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渠道。鼓励高新技术企业进入二级市场进行交易,增加债券市场流动性,完善做市商制度,加快开发和推广金融衍生品。
  3.5 健全科技企业信用担保机制
   建立政策和商业信用担保体系,为科技企业建立多层次的担保服务。政府可以通过补贴、税收优惠或者资金支持鼓励担保公司设立专门机构为科技公司提供服务;建立知识产权保障基金和信用担保基金,服务于高新技术企业;加强香港、澳门地区和广东金融机构与技术型企业之间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在深圳、广州、佛山和东莞等地开发新的融资担保,如租赁担保、履约担保、集体债务、票据担保和集体信托担保。
  3.6 建立完善的科技保险制度
   目前,香港地区的保险机构比较多,法律制度比较完善,而广东保险业相对滞后,可以借鉴利用香港的优势进行保险产品的开发,例如,发展高科技企业产品责任保险、企业生产中断保险等。广东与香港联合开发,尝试环境污染保险和专利保险等新的保险产品。广东可以利用政府执行力强的优势,加大财税支持力度,推出相关科技保险政策措施,完善科技保险,通过财政补贴和优惠政策促进科技保险事业的发展,支持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粤港澳紧密合作,引进优秀的外国人才,以及相关的科技和金融人才。
  参 考 文 献
  [1]龙建辉.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创新的合作机制及其政策建议[J].广东经济,2018(2).
  [2]甘荣俊,江丽鑫.广州创新要素集聚的制约因素与对策研究[J].荆楚学刊,2017(6).
  [3]丁旭光.借鉴旧金山湾区创新经验,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共同体[J].探求,2017(6).
  [4]丘杉.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路向选择的维度分析[J].广东社会科学,2017(4).
  [5]申明浩,杨永聪.国际湾区实践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启示[J].发展改革理论与实践,2017(7).
  [责任编辑:邓进利]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6847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