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属于我的狗

作者:未知

  我想养一只狗,一只属于我的狗。它不用太威猛,不用太“呆萌”,不用对我百般讨好,只要在我伤心时,它能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用湿润的红舌头舔一下我的手,向我报以“治愈”的微笑,让我明白它这个死皮赖脸、蹭吃蹭喝的家伙,都能没心没肺地活下去,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我想养狗的愿望越发强烈。弄只藏獒,吓吓那些高年级的,不敢再欺负我了吧?要不买只哈士奇,逗逗他们,让他们追着狗打,不打我。时间一晃,我变成了高年级学生,便想弄只“萌”得要死的田园犬,送到学弟学妹那儿,摸一次一块钱,20元玩一天,想想就刺激,有钱花了。
  得到一只狗需要钱啊,可惜我没钱,只能抱着我的小猪钱罐默默羡慕。俗话说:钱不够,父母来凑。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经过日日夜夜地央求,爸妈终于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对着我吼道:“别吵了。给你买,给你买。”
  来到长沙著名的狗肉火锅一条街,我手舞足蹈地穿行在街上,观看着种类不同的狗。我放慢步伐走到一个铁笼前,一只狗突然叫了一声,霎时间,笼子里沉默着的狗都欢脱起来,吠声此起彼伏。一个满脸横肉的黑粗壮汉拿着棍子重重地敲了一下笼子:“都叫死,狗发瘟的!”
  我的心被率先发声的那只狗吸引。它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是条草狗,叫完后便平静了,用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我。壮汉笑嘻嘻地说:“这只狗是在一个巷子里抓的,无证,送到我这儿来了。它的肉紧紧的,你们是要带回去吃吗?我帮你砍成块!”我被吓到了,赶紧说:“不用。我买。”
  我知道,我要买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一个活下来的幸运儿。
  我把狗交给妈妈,说:“把它给乡下的外婆吧。”“怎么了?”妈妈诧异地看着我:“你不是很想养狗吗?”我望了望天空,好蓝!是啊,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狗,但是,它应该更愿意在自由的乡间看家护院,而不是在格子楼里等我放学。
  (指导老师:胡文俭)
  编 辑 絮 语
  本文语言谐趣,青春气息浓厚。梁典逸同学通过自己想要买一只狗的愿望,将青春期成长的烦恼述说了出来。也许“我”想要的并不是一只“狗”,而是因为那些成长中的郁闷、学生间的淘气,以及“我”想长大的心,都使“我”需要一只“狗”来陪伴。所以,“我”喜欢的狗的类型不一,作用不同。“我”真的去买了一只狗,准确地说是解救了一只狗,卻让妈妈把它送给乡下的外婆——也许,这是“我”已“长大”的表现。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8596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