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新周期中寻找金融发展新方向

作者:未知

  【摘 要】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影响,近段时间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的巨大波动和各经济体金融调控措施的实施使得全球金融经济局势陷入人人自危的局面。21世纪以来,我国经济取得巨大发展,而且仍然处于一种高速平稳健康的发展状态下。但是作为全球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会对国际社会产生影响,另一方面我国金融经济发展也受到全球经济的影响。我国经济体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宏观调控与市场经济的结合。近年来人民银行已经熟练使用经济数量工具进行国家经济的宏观调控,而且取得了显著成效,这也是我国经济能够在全球经济形势紧张的大环境下仍然取得较大增长的重要原因。因此需要借助金融经济周期理论来降低风险,利用货币金融政策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
  【关键词】金融;周期理论;政府部门
  健全宏观调控体系、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是构建现代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从金融周期和经济周期的视角阐述了我国经济金融形势变化,分析双支柱调控框架的产生背景、政策措施和发展方向,提出改进金融宏观调控的几点建议。
  一、金融经济周期理论的演化路径与方法论
  上世纪80年代,以Kydland和Prescott为开端和代表,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一度成为经济周期研究领域的主流方法。实际经济周期理论遵循新古典的传统,认为经济波动的绝大部分可以被实体经济的冲击所解释,从而经济周期是“实际”的(与“名义”相对),是对实体经济环境变化的有效反应。可以看到,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与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是对立的,货币是“中性”的。然而,该理论在对现实经济波动的解释上越来越暴露出缺陷。一方面,亚洲金融危机和美国次贷危机的相继爆发让人们认识到,“金融因素正成为影响实体经济周期波动、引发各国经济危机的重要根源”,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对金融因素的忽视已显得与现实严重不符。另一方面,为了模拟现实经济的短期剧烈波动,实际经济周期理论要求模型中的生产率冲击等实际冲击足够大,而这种大冲击缺乏微观证据的支持。金融经济周期理论很好地弥补了这些不足。首先,金融经济周期理论摒弃了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对经济系统具有完备性的理想假设,通过引入信息不对称和金融摩擦等因素,使理论模型更加符合现实。其次,金融经济周期理论揭示了金融摩擦对冲击的传导和放大作用,这意味着小冲击也能产生大波动,从而有效解决了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中难以解释的大冲击问题。金融经济周期理论对金融因素的关注,符合我们对现实经济的观察,为我们理解和分析现实经济周期波动提供了有效的工具。
  二、在经济新周期中寻找金融发展新方向
  2.1内生信贷约束的金融加速器理论
  在外生信贷约束的金融加速器模型中,企业与家庭间的借贷行为通过金融中介实现,但金融中介的行为始终未被显性表达。内生信贷约束的金融加速器理论创造性地将银行引入一般均衡分析框架,考察银行资本本身的顺周期特征及其金融加速器效应;或证实来自金融部门的冲击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否足够显著,或重點关注金融部门冲击影响实体经济的具体途径。内生信贷约束的金融加速器理论为金融周期与经济周期交互关系的实证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引领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金融周期研究的发展方向。Goodfriend和McCallum建立了一个包含家庭、生产企业和银行在内的三部门一般均衡模型,将银行看作投入信用评估成本和抵押品服务成本的贷款“生产者”。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银行部门及其相应经营成本的加入使得以同业利率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利率上升,产出下降;如果银行投入的两类成本上升(银行对借款人信用评估成本上升或金融抑制导致抵押贷款的放贷成本增加),则企业外部融资溢价会随之改变,最终经由金融加速器效应传导至实体经济。
  2.2银行融资机制
  银行信贷是生产部门最重要的融资渠道。银行中介部门的职能在储蓄和投资的转化过程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影响着社会资金融通和配置的效率。金融冲击发生时,如果银行中介本身的资产负债表受到冲击,则会引起信贷规模的收缩,这又从总供给和总需求两方面冲击宏观经济这种金融冲击通过银行中介向实体经济传导的渠道就是所谓的“银行信贷渠道”银行信贷渠道主要从银行角度考察金融周期。负向的冲击直接影响银行的准备金,银行可贷资金减少。而金融摩擦会妨碍企业从其他的信贷渠道获得外部资金用以代替银行贷款。银行为了满足资本充足率和法定准备金率的要求,防范陷入“挤兑危机”和“流动性困境”,将采取压缩自身信贷规模、规定更加严格的信贷合同、催还企业贷款和提高信贷实际收益率等措施。因贷款规模减小,成本上升企业就会急剧减少投资,整体经济的活跃程度就会降低。可见,融资渠道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会形成冲击的乘数效应,从而形成加速和增强经济波动的传导机制。
  2.3货币政策框架逐步由数量转向价格
  国际经验表明,推动这项转型的主要动力和条件有三个:一是广义货币与经济增长和物价涨幅的相关性显著弱化,难以继续通过调控货币供应量达到稳定经济和物价的目标;二是受政策协调、金融创新、资本项目开放等因素影响,货币需求的非预期冲击增多,盯住货币供应量会人为导致市场利率的大幅波动;三是政策利率能有效地传导到其他市场利率(包括债券收益率、存贷款利率)和实体经济。从我国实际情况看,上述条件之一和之二已经基本满足,但政策利率传导机制还存在一定缺陷。应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探索建立公开、透明、可信的利率走廊调控机制,稳定商业银行预期;进一步让短期利率变化更有效地影响各种存贷款率和债券收益率,积极培养SHIBOR、短期回购利率、国债收益率等市场利率作为产品定价基础,逐步弱化对基准存贷款利率的依赖。同时,通过完善利率和货币政策调控框架,充分发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维护金融市场公平有序的竞争秩序。
  三、结语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快速发展以及市场化改革的不断加深,金融经济周期理论对我们理解和分析现实的中国经济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中国的金融市场具有众多区别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特点,所面临的摩擦和冲击反映着其制度上的独特性,这为金融经济周期理论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可以预见,把金融经济周期理论的前沿方法与中国的现实经济问题相结合,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内宏观经济研究的热点方向。
  【参考文献】
  [1]牛慕鸿.以多维视角审视去杠杆[J].中国金融,2018,(8).
  [2]张晓晶,王宇.金融周期与创新宏观调控新维度[J].经济学动态,2016,(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8806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