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个性与企业创新

作者:未知

  【摘 要】 本文通过对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的文献进行研究,将文化、个性与企业创新联系在一起,为企业如何更好的实施创新活动,更好的实现创新成果提供了理论支撑。研究结果表明,企业创新与一个国家或是地区的个人主义水平正相关,与一个国家的不确定性规避水平负相关,与管理者风险承担能力正相关。
  【关键词】 文化 风险偏好 企业创新
  引 言
  创新是一项重要的企业决策,同时又具有风险性、不可预测性、长期性、多阶段性、劳动密集性,以及特殊性,这对于企业内部如何更高效的制定激励合同提出了严重挑战(Holmstrom,1989)。Manso(2011)认为,传统的绩效工资激励将可能抑制企业创新。而如果调整激励方式,促进管理者及员工冒险以达到容忍失败并促进创新的作用可能会削弱企业内部对于其他业务的激励。这样的观点也得到了很多的实地调研结果的证实,单纯按照绩效来制定财务激励会明显抑制创造力。总的来说,过去的研究强调如何调整传统激励机制激励创新,而显然传统的方法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为此,寻找更加有效的激励办法或者寻找更有效的风险代理现象成为了研究的重点。
  以往的文献表明,往往是那些倾向于冒险的、过于自信的首席执行官是积极从事与企业创新相关的活动,并且其创新的成功率也更高。不过,虽然风险承担是创新的必要条件,但可能还不够。心理学研究发现,对于经历的追求是五大定义个性的因素之一,是创造力和创新的基础。并且这种见解得到了Dyer et al.(2011)的证明,他们在当年对5000名高管进行了调查,并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发现成功的创新者具有的共性特点是“不断地尝试新的经验和尝试新的想法“。在此基础上,首席执行官若能将风险承受能力与对新员工的渴望结合起来,就能取得更大的创新成功。如此,寻找能够代表首席执行官风险偏好的个性特征可能能够捕捉他们内在的渴望,获得需要风险和发现试点首席执行官与更成功和更原创的创新相关。
  在针对如何让企业更具创新性的因素以及创新企业环境的共同特征研究过程中。学者逐渐发现创造力在创造创新中起着关键作用,而人力资本则在创新中起到决定性因素。人们开始期望将创新人才与创新环境相结合带来更强的创新产出。创意人士作为是风险承担者,当地的创意文化和创新环境可以支持创新等风险投资。这一关键组合使得创新文化与个性特征在企业创新中的作用开始得到重视。
  同时,以往文献的结果给了我们研究企业创新相关要素良好的切入点,总的来说,由于企业创新行为过多的依靠管理层决策以及研发人员的开创性,因此个人特征和整体环境文化对创新有着重要的影响。不少文献也发现一个国家、地区甚至是个人的文化特征与所处地或所处企业商业成果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论是我国还是国外,企业的生存脱离不开周围的环境,并且,企业的整个经营成果也是通过员工、客户和供应商与当地环境进行互动的结果。因此,围绕一家公司的文化规范将对一个组织内推广的价值观和行为产生深远的影响,而这反过来又会产生切实的商业后果。事实上,最近的文献记载,文化影响企业行为的多个方面,包括风险承担、股息政策和收益质量。鉴于文化在塑造企业政策中的重要作用,我们特别选取个人主义和不确定性规避的文化作为研究对象,探究其是否对企业创新产生影响。企业创新不同于大多数其他企业政策,因为创新成果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不仅依赖前期大量的投资,也依赖于企业的人力资本,因此,一家企业的创新成果也往往离不开员工的风险偏好和价值取向。因此,文化等微妙因素对于人的影响与企业创新成果尤其相关。
  文献回顾与理论推导
  创新是产生新产品或新想法的过程,虽然创新可以在个人层面上产生,但如今以企业为集群的生产方式让创新被认为是一种集体成就。因此,文化或当地因素对于一个地区的个人或社区群体,可能影响该地区的创造力和创新行为。有研究发现拥有大量人口的社区将承载创造性文化,同样,创意文化也将出现在拥有大量来自创意阶层的人的地区,而这些人也更多的受雇于需要创造性思维和创新技能的职业。创造力是创新的主要决定因素,发掘创造力与企业创新之间的联系是非常重要的。
  同时,创造力文化是赋予了企业整体的创造氛围,而管理层风险承担同样对于企业创新有着重要的影响作用,Galasso&Simcoe(2011)研究了管理特征与创新之间的联系,同时,发现管理层对于失败的容忍程度与创新之间存在积极关系。除此之外,管理层的风险承担能力也使得其在与客户-供应商关系处理方面更加的大胆,也促进了企业创新。作为企业创新的发起者,管理者风险承担能力会显著提高企业的创新投入,而整体文化层面赋予企业的创新力会显著提高企业的创新产出。
  2.1 文化层面:
  文化通常被描述为“一组人与另一组人的思维的集体规划”。由于一个国家的人口、内部地理距离和自然环境有很大的差异,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发展,分隔为小块的地区渐渐产生一些共同的价值观和独特的行为,大至一个国家也往往会产生独特的观念,久而久之,个人价值观便上升为一种固化的社会观念或约定俗成的规范。因此,我们猜想,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不确定性维度上的文化规范对于将对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企业创新生产力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当然,我们的论点基于一个大前提,大便是企业创新严重依赖人力资本,由此产生創新对于文化规范的敏感。
  首先,个人主义和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个人主义是指人们倾向于保持独立而不是相互依赖的自我形象或自尊的程度。高度个人主义的文化强调个人自由,但其并不意味着单打独斗,高度个人主义的文化强调强烈的群体凝聚力。在个人主义文化中,一个人的身份是在人身上。也就是说,人是有意识的,自我实现是很重要的。因此,人的个体存在更多的是关于他们的能力如何不同于他们的人,因此表现出超越自信和自我归因的偏见。
  因此,有理由认为个人主义有利于企业创新。Gorodnichenko&Roland(2016),他们沿着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的维度发展了内生增长模型。该模型预测,个人主义文化中隐含的创新元素将带来很大的社会回报,继而个人主义会导致更大、更有效的创新。除了社会奖励的论点外,个人主义与国家居民表现出的过度自信的整体知识水平有关,这一事实也可能导致更高水平的企业创新。除此之外,个人主义的过度自信层面克服了许多对创新的自然抑制因素,从而导致更大的创新产出和创新效率。   与当前的研究相关,个人主义文化的人更倾向于强调个人的成就,如重大发现或伟大的艺术成就。本着这种精神,Roland(2016)提出了一个理论框架,将文化的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维度与创新和经济增长联系起来。这一模式产生的主要结果是,个人主义通过更强的激励作用,使其长期增长,从而产生新的文化诱导的社会回报。Roland还采用遗传数据作为文化工具对他们的模型进行了间接测试,并报告了个人主义与每个工人的收入以及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积极关系。
  个人主义积极影响创新活动的另一条途径是通过促进整个劳动力的过度自信来实现的。Galasso&Simcoe(2011)研究发现一位过度自信的首席执行官掌舵公司有助于企业创新。由于个人在风险和目标项目上倾向于过度自信,因此过度自信会导致公司更替的创新项目重新出现。
  除了个人主义,与创新相关的地区文化都会不同程度上促进创新的产生。不少学者认为创意阶层是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经济力量。而地区创造力,特别是企业创新水平由创造新知识和高水平创造力的职业人士组成。先前有文献使用创意课作为一种地方创新氛围的衡量指標,用以代表当地对于创意和创新活动以及成长的支持,也就是用创意课来衡量地方创意文化。Leuenberger&Kluver(2005)认为,创意课是塑造创意文化的关键组成部分,创意文化社区可以产生包括创意在内的解决方案。Pitta et al.(2008)指出,有大量创意个人的城市或地区可以被定义为创意社区。因此,地方创意阶层所占比例可以作为地方创意文化的一个很好的代表。不过,整体结果表明,地区文化若有助于员工创新,其所在地创新水平,特别是企业的创新水平会显著高于其他地区。
  其二,文化层面对于不确定性回避的问题。不确定性回避是指一个人对不确定性或歧义感到不舒服的程度。拥有不确定性规避文化的人更倾向于规则、稳定性和一致性。这些感觉在很大程度上与成功的创新战略是不相容的,因为创新涉及巨大的不确定性,这就意味着,创新者需要在早期有着对失败较高的容忍度和较强的冒险意愿,这些对创新成功至关重要。研究表明,在不确定性规避范围较高的国家,即使项目提供了创造突破性发明的可能性,员工也不太可能从事失败风险较高的项目。因此,企业创新水平与不确定性规避之间存在负相关。
  有研究通过对41个国家8万多个观察样本的研究发现,国家文化是企业创新的重要决定因素。具体而言,位于高度个人主义国家的公司产生越来越多的具有影响力的专利,并更有效地将其研发投资转化为创新产出(按研发比例衡量的专利或引用数量)。而当研究不确定性规避与企业创新关系时,位于高不确定性规避国家的企业生产的专利更少,而且它们生产的专利也更少具有开创性。此外,位于高不确定性规避国家的企业在将研发投资转化为创新产出方面的效率较低。这些结果在控制了大量的财务和国家一级控制变量以及行业和年度影响后仍然有效。
  2.2 个人特性:
  文化更强调团队的创造性,而作为发起者管理层个性特征同样对创新有着很大的作用,并且,具有风险偏好特征的管理层更加能够促进企业创新。CEO的经历便能够代表其风险的承受能力,其中比较容易获取的是对各种执照的获取,例如驾照、赛车驾照、飞行执照等等。心理学方面的文献指出,人们对于驾驶飞机飞行的欲望来源于对预测的刺激和冒险的寻求,这都是“经历追求”的一部分。“经历追求”是个人格层面的定义,它包括对事物多样性,新奇性,复杂性,并能带给人强烈的感觉,为了这样的体验,他们会愿意去承担身体、社会、法律和金融方面的风险。最近,有研究人员以飞行员(或是仅仅持有飞行员执照)为首席执行官的代理指标研究其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追求经历”的人,他们愿意去寻求风险的原因在于他们对于未知体验的渴望,同时他们对于不同体验的接受程度也更高,并且,很多的研究发现“经历寻求者”更倾向于接受新的想法。可见,文化层面赋予了公司整体员工更强的创新动力,而个性特征给予了CEO更强的创新决策力。
  因此,有文献采用CEO的飞行经历以及持证情况作为其风险承受能力的代理指标。并且,值得注意的是,首席执行官决定经营小型飞机是个人生活方式的选择,他们的飞行意愿不太可能受到公司条件的影响。使用CEO飞行员持证作为代理变量的情况下,内生性就不那么令人担忧了,因此,其研究结论具有很强的效力,我们有理由相信,具有风险偏好、过度自信的管理层更有可能投身于企业创新中去。
  结 论
  企业创新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创新投入,另一方面是创新产出,而无论是投入还是产出都对最后的结果有着重要的影响。受不断增长企业创新文献的推动,我们将个人主义和不确定性的文化维度、“经历寻求”的个性唯独与创新投资、创新产出和创新效率联系起来。我们认为个性维度与创新投入有着较强的关系,而文化维度与企业创新产出之间存在着强有力的关系。具体来说,我们认为,企业创新与一个国家或是地区的个人主义水平正相关,与一个国家的不确定性规避水平负相关,与管理者风险承担能力正相关。
  具体而言,企业在进行管理者选择时要对影响风险偏好的个性特征做深入的考察,以匹配企业的创新力。同时,充分利用当地的创新氛围来创造企业创新,要重视当地的环境和当地的人力资本所带来的创新思维和创新技能,从而加强企业的创新生产。本文重点介绍了影响企业创新的文化和个人因素,以期通过一些外部途径促进企业创新发展。同时,在研究中我们也发现,地方文化以及其他地方因素可以成为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今世界,技术和创新在人们的生活和企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说到底,创新对企业来说是一项风险投资。我们不应只看到创新带来的收益,同时也应在意其背后的风险,不过,我们的研究主要贡献在于为企业创新研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通过不同的外部渠道,一国、一地区的文化与管理者自身个性特征(可能也来源与当地文化)可能会影响经济发展。虽然文化在经济领域的重要性可以追溯到亚当·史密斯的开创性工作,但目前稍有文献从实证或实地调研的角度来验证文化与创新间的关系。   同时,本文的研究结果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首先,企业管理者可以在其企業文化中包含并利用当地文化和其他当地因素来产生创新。其次,文化规范对企业创新成功至关重要,无论国家或地区,具体的制度框架如何。因此,宏观层面,我们应该支持创新的企业文化,即奖励个人主义和阻止不确定性规避文化。不过,本文并没有明确地探讨创新文化与风险偏好个性是如何或应该如何融入企业创新文化中去,这是本文的一个局限。未来的研究可能会更有效地挖掘文化与管理者个性在企业创新中的整合。
  【参考文献】
  [1] Holmstrom, B., 1989. Agency costs and innovation.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 12, 305-327.
  [2] Manso, G., 2011. Motivating innovation. Journal of Finance 66, 1823-1860.
  [3] Dyer, J., H. Gregersen, and C. Christensen , 2011. The Innovator?s DNA: Mastering the five skills of disruptive innovators. Cambridge: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Press.
  [4] Galasso, A., Simcoe, T., 2011. CEO overcon?dence and innovation. Manag. Sci. 57, 1469–1484.
  [5] Gorodnichenko, Y., Roland, G., 2016. Culture, institutions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Rev. Econ. Stat (forthcoming).
  [6] Leuenberger, D. Z., & Kluver, J. D. (2005). Changing culture: Generational collision and creativity. Public Manager, 34, 16-21
  [7] Pitta, D. A., Wood, V. R., & Franzak, F. J. (2008). Nurturing an e?ective creative culture within a marketing organization. Journal of Consumer Marketing, 25, 137–14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9974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