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三管齐下的混合式教学管理

作者:未知

  摘要:互联网的普及和教育技术的运用为学习者提供了更多的学习途径和学习资源,助力课堂教学,但同时也给师生教学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无序和混乱,尤其是自主学习能力较薄弱的学生。“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三管齐下的混合式教学管理模式的构想和实践,能较全面地适应师生教学需求和掌控能力,全覆盖实行学期初课程教学计划,全方位融入大学生的英语学习生活,循序渐进地提升学生自主学习能力。
  关键词:混合式教学;教学管理;三管齐下
  语言学家Holec曾提出,外语教学的目标应该是两个:“一是帮助学生获取语言和交际技能,二是帮助他们获得自主,即学会如何独立学习。”[1]2014年启动的《大学英语教学指南》(征求意见稿)中也明确指出:“大学英语应大力推进最新信息技术与课程教学的融合……使学生朝着主动学习、自主学习和个性化方向发展。”[2]互联网的普及和教育技术的运用为学习者提供了更多的学习途径和学习资源,提升了学习的趣味性、自由度,也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英语学习与计算机互联网的融合形成混合式学习得到教育界广泛认可,已在不少高校英语教师的课程内外得到实践,并形成了较完善合理的线上与线下结合教学模式。
  一、混合式教学
  “混合式教学”源自“混合式学习(Blending Learning)”这个概念。Singh等在对混合式学习进行界定时,强调其目标是取得最优化的学习结果[3],将混合式学习的关注点聚焦于学习的主题——学生。而混合式教学从教师的主导地位出发,关注如何帮助学生取得最优化的学习效果,它指的是“在适当的时间,通过应用适当的媒体技术,提供与适当的学习环境相契合的资源和活动,让适当的学生形成适当的能力,从而取得最优化教学效果的教学方式。”[4]
  为了达到最优化的教学效果,“混合式教学”结合了传统教学方式的优势和互联网的优势,既要发挥教师引导、启发、监控教学过程的主导作用,又要充分体现学生作为学习过程主体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这种教学方式要求老师在课程设计和知识传递中,将课程教学与信息技术进行融合,是教学过程‘线下’(面授教学)与‘线上’(网络教学)有机结合,并根据学生特点达到一个合理的学时分配。”[5]
  目前大学英语课程混合式教学一般包含英语课堂教学、语言中心自学、移动终端自学。
  二、混合式教学管理现状
  在师生越来越习惯利用网络辅助教学时,另一个问题也在强力冲击着教学秩序和教学效果,那就是教学管理问题。教育家赫尔巴特曾说:“如果不坚强而温和地抓住管理的缰绳,任何功课的教学都是不可能的。”目前“无手机课堂”活动在各高校的提倡和推广说明高校对教学管理的重视,也反映出信息技术对课堂学习的负面冲击。在教学管理层面,线下课堂的“圈养”与线上学习的“放养”的矛盾逐渐激化。在如今移动终端学习应用程序爆发式高速发展的前期,现代化教学改革经历了多媒体融入教室、局域网融入语言中心的过程。Gardner&Miller曾说:可能自主学习中心遭受的最严重的管理问题就是缺乏管理。[6]所以现代技术与传统课堂的教学管理矛盾由来已久。之前也经历了长期的探讨和实践,最后融合成功。新的教学技术带来新的便利,同时也增加了教师的管理范围和难度,因为即使已是成人的大学生也并非人人都具有强自制力和高自主能力。校园局域网下语言学习中心里学生的学习进度和质量、互联网下种类繁多的学习网站和学习资料、手机移动终端下良莠不齐的学习应用程序,都需要教师给予指导和管理。
  信息技术和课堂教学如何和睦相处越来越引起老师们和学校管理人员的关注,也将成为急切需要解决的新议题。“‘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三管齐下的混合式管理模式构建”是大学英语一线教师的教学管理尝试,是在对现今大学英语课程中运用的多媒体教室、语言学习中心、手机学习程序进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根据各种教学技术的优缺有针对地设计相对应的管理手段和模式,构建现代信息教育技术的“组合拳”,并在教学实践中有机融合实现混合式互补管理。
  三、“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三管齐下
  大学英语课程混合式教学目前包含的主要教学方式有“英语课堂教学”、“语言中心自学”、“移动终端自学”。课堂教学在任课教师的主导下一直得到较系统全面的管理,但在语言中心和移动终端上的学习大部分是自学,非常考验学生们的自主学习能力。能力薄弱的学生花了大量时间,可能不仅学习效果不佳,而且还会打击积极性。所以混合式学习的三渠道都需要有针对性地管起来。构建的三管齐下模式可以概括为教师主导的英语课堂教学管理、教师引导的语言中心师生协作管理、学生主导的移动终端自我管理。
  (一)教师主导的英语课堂教学管理
  课堂教学是大学英语教学的最重要方式和准绳,网络教学是课堂教学的补充和拓展,所以任课教师要给予学生明确的学习目标和学习要求。通过网络布置的學生的自学内容也需和课堂教学息息相关,并做为课程考查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作业或测试也需要教师认真设计并设定学习质量和时间要求。
  (二)教师引导的语言中心师生协作管理
  学校购买了使用权辅助大学英语课程的网站和学习平台有“冰果英语智能作文系统”、“新编大学英语网络教学系统”、“iSmartListen&Speak大学英语视听说学习系统”、“蓝鸽校园网语言学科平台”、“超星慕课平台”等,分别侧重写作翻译、教材语言点、听说能力、课堂知识点延伸等内容。目前在学校语言学习中心安装的系统是“iSmartListen&Speak大学英语视听说学习系统”和“蓝鸽校园网语言学科平台”。两者都做为大学英语课程自主学习的媒介和工具在使用。做为大学英语课程的有机部分,由大学英语教师负责学习内容的布置、学生完成情况统计以及答疑;做为独立大学英语体系选修课,由开课教师负责一切课程相关管理。但如何是哪一种语言中心利用模式,任课教师都需要有完善的教学大纲、授课计划、学生使用手册、教师管理手册、形成性考核细则,并周期性跟踪学生学习进程和学习质量,以及及时在线上线下听取学生反馈和回答学生提问。同时语言中心在开放时段需配备至少一位值班英语教师来解答各类技术和语言学习问题。所以语言中心的教学管理是在教师的指导下进行的学生自我管理,是一种师生协作管理方式。   语言学习中心安装的英语网络学习平台,能使学生有针对性地进行英语单项能力的学习和训练。比如“iSmart网络学习平台”、“蓝鸽网络学习平台”都有不同学习模块,可以根据各高校大学英语课程的大纲要求和学生需求进行听说或读写单项训练。在教师和“语言中心”管理员合作管理下,学生按照教师设定的“程序化学习”模式进行自主学习,并在教师对学习质与量、时长与时效的要求下以及语言中心英语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高质量地达到学习要求、实现学习效果。基于“iSmart Listen&Speak高教社大学英语视听说学习系统”的“大学英语网络自主学习”选修课在大一新生中開设多年,一直受到很大的关注和认可,在所有学生中的选课率达80%,是学校规模最大的选修课。所以这样的在语言中心进行的教师领导性的自学方式还是有一定的学习效果,同时也适合绝大部分大学英语学习者包括自主学习能力欠佳的学生。
  (三)学生主导的移动终端自我管理
  如今学生可以选用的免费和付费英语学习APP非常多,老师们可以给予一些建议,择优选取手机英语学习APP,并与学校网络平台、出版社网络平台合作,建设SPOC课程,将课堂教学内容与手机APP内容进行无缝对接。比如教师根据课堂学习内容,通过“超星学习通”、“雨课堂”、“U校园”等手机APP,在网络平台上建设好的课前预习、补充资料、课后任务、课程测试等发布给学生,设置好学习时间和预期达到的效果等信息,并明确说明学习内容的形成性考核标准和占大学英语课程总评分的比例。
  目前浙江树人大学大学英语课程配套使用的移动终端应用程序主要是学校合作的网络教学平台“超星学习通”APP和“U校园听说课程”APP。第一个APP是2016年学校建设慕课平台时引进教学的移动终端应用程序;后一个为听说教材配套的“U校园”APP即U校园智慧教学云平台,于2018年9月开始全面运用到大学英语视听说课程中,强化听说能力的培养。两者都同步提供PC端与手机客户端,PC端操作简单适合教师备课,但题库需教师自己完善;手机APP方便学生随时随地学习和老师答疑统计。
  (四)语言中心和移动终端与课程融合
  “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三管齐下的混合式教学构建后,教师需不断深化三者的融合,使混合式教学以及混合式管理不流于形式、各自为政,而是有机互补的整体。
  1.升级局域网络英语学习平台,完善“大学英语网络自主学习”选修课程,补充课程辅导资料,修复系统bug,编辑“语言中心”使用手册和管理手册;
  2.融合“U校园”APP进听力课程,开发更多使用功能,完善题库,尽可能提高与大学英语听力课程的结合度和紧密度;
  3.融合“超星学习通”APP进综合课程,建设与大学英语综合课程各个章节一对一、点对点的网络课程体系,并完善题库;
  4.融合“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实现综合APP融入综合课程、听力APP融入听力课程、语言中心训练口语能力的线下线上混合教学。
  四、结语
  互联网的普及和教育技术的运用融入课堂教学是教育信息化发展的趋势和必然,但海量的信息和教育技术同时也给师生尤其是自主学习能力较薄弱的学生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无序和混乱,“英语课堂、语言中心、移动终端”三管齐下的混合式教学管理模式的构想和实践,基于实现科学性、客观性、可控性、可行性、易操作性,能较全面地适应师生教学需求和掌控能力,全覆盖实行学期初课程教学计划,全方位融入大学生的英语学习生活,有规律地有引导地学习,循序渐进地提升学生自主学习能力。
  参考文献:
  [1]Holec,H.Autonomy and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M].Oxford:Pergamon Press,1981:23-25.
  [2]大学英语教学指南(征求意见稿)[M].教育部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2015:15.
  [3]桑新民.学习主体与学习环境双向建构与整体生成——创造全球化时代的学习文化与教育智慧[J].教育发展研究,2009 (23):125-127.
  [4]李逢庆.混合式教学的理论基础与教学设计[J].现代教育技术,2016 (26):18-24.
  [5]聂爱国.高等院校教学改革中的混合式教学模式探究[J].教育教学论坛,2016 (38):101-102.
  [6]Gardner D&Miller L.Setting up self access[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2:7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182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