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的花

作者:未知

  萌芽
  杨琳是一名家用机器人生产线的监督员,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把一个个机器人开机关机,确认无误后送入下一个生产环节。
  这一天,她托着腮帮,看着生产线上整齐的一列列机器人随着传送带被送入一个个生产环节,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
  这些机器人,会自己思考吗?
  杨琳有机器人学硕士学位,她很了解这些机器人只不过是按照人类事先预设好的程序执行命令罢了,最多有一点处理意外事故的人工智能,它们是绝不可能有自己的意识的。
  想到这些已经遍及世界各地,几乎渗入到了每个家庭的机器人突然有一天有了自己的意识。杨琳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心说:这种科幻恐怖片的桥段怎么可能成真!
  忙碌了一天,夜色降临,杨琳背着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刚走了几步,便发现了一些异常。
  在她身前不远处,有一个黑衣人倒在路灯下。
  杨琳心生警惕,手摸向了怀中的防狼喷雾,慢慢地接近那人。
  杨琳走到他身边,试探性地踢了踢他的身体,脚底却传来坚硬的质感。
  她当下一惊,蹲下身子揭开那人的黑色兜帽,这居然是一个机器人!
  她三下两下把他背后的衣服掀开,露出了他的生产型号和商标:
  汉斯12号,致力于最智能的服务。——光羽科技公司
  杨琳听说过这款机器人。
  但是,这款型号的机器人根本还没有投入市场,这一台汉斯12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应该正在实验室里接受检查才对。
  开花
  杨琳用机器人自带的辅助轮把这个机器人带回了自己家,把他抬到了沙发上。
  她已经把这个机器人检查了一遍,发现他只是电池耗尽,在为他充满电后,她打开了汉斯的电源。
  一双淡蓝色的电子眼睛亮了起来。
  汉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先是四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过了好一会儿,才将目光投向杨琳。
  他伸出机械手,友善地道:“您好,初次见面,我是汉斯。”他的声音是一个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加上他独特的语调,说起话来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杨琳把手递过去,轻轻摇动几下。说实话,她是头一次看到机器人主动和人类握手。
  “那是月季花吗?”汉斯把头扭向了阳台,用很惊喜的语气问道。他像个孩子一样,三步并作两步迈到了阳台上,仔细打量着那盆放在阳台上的含苞待放的月季花。
  杨琳走到他身后,发现他正用机械手指轻轻抚摸着月季花的花瓣。
  “真美啊,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月季花,我对它们的了解仅限于那些放在我记忆芯片中的资料。”汉斯仿佛自言自语道。
  杨琳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一般的机器人怎么会自己主动发表自己的观点,甚至还提到了自己的记忆芯片?
  她突然想起自己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一瞬间不寒而栗。她的手偷偷摸向手机,刚要打开手机屏幕时。
  汉斯突然回过头。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杨琳。
  “我可以养它吗?”
  杨琳愣住了,疑惑地看着汉斯。
  汉斯指着月季花,重复道:“我可以养它吗?”他的眼中似乎闪烁着一种并不应该存在于机器人眼中的东西,那是一丝期盼的神色。
  这种充满感情色彩的语气,杨琳从来不敢想象会出现在一个机器人身上。
  但不管怎么说,她伸向手机的手终究还是顿住了。
  绽放
  半个月过去了,汉斯表明他完全具有一个人类该有的所有感情,他在看电视时会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表达喜怒哀乐。他每天清晨都会在楼下撒一些面包屑逗弄小鸟,他细心照料的月季花终于绽放,明艳动人的粉红色花瓣中央那些娇嫩的花蕊慵懒地伏在花瓣上,伸展着自己的身姿。
  汉斯充分体现了他理性与感性的完美结合,他的学识渊博,冷静而又睿智,但他在阅读书籍时,偶尔会情不自已地吟诗,又或是哼唱一首轻音乐。
  他渐渐对生活不再充满新奇,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心全意的热爱。
  凋零
  杨琳很享受这种清闲的感觉,她和汉斯一起看电视,一起对小说中的人物评头论足,他们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合拍。
  但杨琳看到的一则启示,却吓到了她:
  警告!实验室机器人连伤11人,逃出实验室。
  这行字被用红色标注在最显眼的位置,上面还附带了一张照片,一个机器人的正面照片,最显眼的是他那对蓝色的眸子。
  那是汉斯!
  杨琳突然惊出一身冷汗,她捏紧了手机,做出了一个令她后悔异常的举动。
  “喂,您好,我知道那个逃出实验室的机器人……”
  那天晚上,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冲进杨琳家,上来就制服了汉斯,汉斯正在给月季浇水,他似乎被这突发的事情惊呆了,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一言不发的还有杨琳,她捏着手机,神情复杂。
  但那双蓝色的眸子始终盯着她。
  “其实我并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但这并不怪你,只是……我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汉斯被带走之前,对杨琳说了这样一句话。
  杨琳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也没有机会明白了,第二天她就看到了那个逃离实验室的机器人被销毁的新闻。
  端着一杯凉水,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繁星,她迷茫着。低头看向那盆月季花,不知什么时候,那盆花的花瓣无力地垂下,颜色不再鲜艳,而是泛起了一层枯黄的死寂的颜色。
  杨琳心中再次浮现了那个问题:
  机器人,真的会自己思考吗?
  究竟是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毁灭了汉斯,还是汉斯的存在本就不合理。
  這种高深的问题,还是留给时间来解释吧。
  作者简介
  王泽宇(2001—),男,汉,内蒙古包头市,内蒙古包头市第九中学,高中。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43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