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现状、问题与对策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本文采用知识图谱来描述、评价新闻传播学科教育的现状与发展趋势,对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进行综合性、视觉化分析,以展现该学科教育研究的前沿、热点、知识基础和合作网络,并试图厘清各类研究之间的关系和相互作用。
  【关键词】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合作网络;知识图谱
  近年来,新闻传播学学科教育研究实现了长足的发展,这直接体现在该学科教育研究的文献成果数量上。本文藉由知识图谱理论分析中国知网收录的CSSCI和北大核心期刊自2000年至2014年发表的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文章,藉此了解中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发展情形,检视中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存在的问题,并用知识图谱方法从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在不同阶段的演进历程与特点、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相关学科及其知识流动趋向、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主体与合作网络这三个方面来建构可视的中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知识图景”。
  一、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一)概念解析
  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是以新闻传播学教育作为研究对象进行的研究,是人们根据新闻传播学发展的客观需求,运用科学的方法分析新闻传播学教育现象,揭示其本质,探索其规律的认知活动,它贯穿新闻传播学发展的始终。而教育科学研究成果的表现形式是多样的,最主要的形式有教育调查报告、教育实验报告和学术论文。①因为新闻传播学教育的概念和界限会随着历史发展而变化,所以新闻传播学教育的研究范围也十分广阔,凡是有关新闻传播学的师资、教育目标、课程研究、学习行为、教学评估、研究报告等都属于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范畴。本文是对已经取得的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成果的再研究,具体是指对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学术论文的再研究。
  (二)数据来源
  本文以2000年至2014年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CNKI所收录的中文核心期刊为期刊源(包括南大中文核心期刊和北大中文核心期刊)。教育学科领域学者为了发表科研成果,往往需要经过出版发表的过程,才能被外界认为是正式的著述。由于数据库收录文献的时间与文献公开出版的时间存在延迟性,即CNKI收录文献的时间往往是文献公开出版2-3个月后,即2014年12月刊出的文献可能在2015年3月才会被CNKI收录,所以为了较为全面搜集文献以获得更多资料,本研究对文献的最终搜集截止时间为2015年12月,最终有效文章共3431篇(检索方式为:篇名为“新闻”或者 “传播”或者“传媒”或者 “媒介”,并且主题为“教育”,此为最广泛的新闻传播学范围;或者篇名分别为“广电”“广告”“编辑出版”“网络与新媒体”“数字出版”并且主题为“教育”,此为专业分类范围)。
  (三)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科学计量学知识图谱分析方法,借助信息技术以量化的方法分析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相关文献资料,本文运用Citespace II、STATA、UCINET和Netdraw等分析软件绘制的图谱,将以探测新闻传播学科教育研究前沿热点问题、把握该学科教育研究主体发展脉络、判断影响学科教育的相邻学科及互动关系、遴选关键学者或研究机构并分析其合作网络的特点作为内容。
  二、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知识图谱分析
  (一)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热点与前沿分析
  通过利用CitespaceⅡ软件参数设置选择关键词(Keyword)作为网络节点类型(Node Types),对CNKI收录的相关文献进行关键词共现分析,得到了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关键词共现网络图谱。关键词共现网络图谱中共生成关键词节点226个,连线252条。2000-2014年间3431篇文献中共有226个出现频次在3次以上的关键词,对其解读如下:
  1.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热点演进的特点。一是该学科宏观建设和发展维度的热点如新闻学专业研究、传播学专业的理论研究、媒介素养教育研究等在新世纪就开始受到重视,并一直持续和影响其他热点的出现。图谱中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高频关键词出现频次在100次以上的有:新闻教育、新闻专业、新闻人才、新闻传播教育、新闻事业、编辑出版专业、媒介素養教育、编辑出版学、传播人才、媒介融合、教学改革、课程设置等,主要围绕着 “专业”“人才”“教学”“理论”“课程”这几个主题。二是教学研究在新闻传播学科教育中的重要性逐渐提升,与此相关的关键词在各阶段的出现频次越来越高,且受传媒技术发展的影响明显。高频关键词中的大众传播学、电视新闻、编辑出版等都是基于对传统大众传播媒介的研究而产生,而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2008年的关键词中出现了媒介融合和新媒体,之后2011年的高频关键词中出现了全媒体,2014年高频关键词中出现了自媒体。
  2.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主题分析。研究前沿是由形成文献被引矩阵中的文献及其施引文献中使用的突现词(burst terms)或者突现词的聚类来体现的,具体指采用“突发词检测”算法来确定研究前沿中的概念,②基本原理就是统计相关领域论文的标题和摘要中的词汇频率,根据这些词汇的增长率来确定哪些是研究前沿的热点词汇。运用聚类分析对同时出现在某一篇文献中的某些术语进行分析探究后,即可绘制出某领域 “研究前沿术语的共现网络图”。本部分内容采用的数据来源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数据库。运行软件后得出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的突现词聚类图谱,图谱中的节点标签表示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的领域,使用Term分析比单独使用关键词分析更深入到文本内容,反映出来的信息也更全面。
  通过后台数据分析可得出排在高突现率前几位的是媒介素养教育、新媒体、学科建设、编辑出版专业、媒介融合、新闻事业、课程设置、全球化、传播心理学等。所有具有突现值的关键词涉及的领域有如下几类:一是高等教育研究范畴所涵盖的课程与教学研究,如学科建设、课程设置、教学改革、教学模式等,这是新闻传播学作为我国高等教育中的一个独立学科必须关注的基础领域,解决的是学科发展宏观方向的大问题;二是新闻传播学科专业学生培养,如编辑出版专业、研究生教育、复合型人才、广告教育、教育模式、教学内容、地方高校新闻传播学专业发展等,这是该学科教育研究的中观层面;三是新闻传播学专业学术与科学研究,如媒介素养、媒介融合、新闻事业、全球化、传播心理学、传播学研究、全媒体、新闻史、新闻专业主义、研究方法等,这些关键词涉及的领域是学科教育中具体的微观知识理论体系。从上述内容可以发现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的主题有以下特点:   一是学科理论前沿的探索与重建。新闻传播学受媒介技术发展和社会环境变迁的双重影响,学科教育的内容和专业划分都不可能停滞在固有现状上,其内容必然会与诸如社会学、经济学、社会心理学、政治学、哲学等人文社会科学出现交叉融合,而技术的影响会使其与信息技术等自然科学学科也密切联系。正是在这种趋势下,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前沿一直聚焦在学科建设、教学改革等方面,并在关注人的信息使用与社会化的角度衍生出媒介素养主题,在关注传播现象和媒介发展的基础上衍生出传播心理学、网络传播学等理论教育前沿。
  二是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定位的跨学科融合。不断涌现的新媒体与其他媒体技术的差异,使新闻传播学学科教育在教学理念上有所革新,在立足专业的基础上,将有关知识“建构”到学生的知识体系中,因而从2010年前后开始,媒介融合、新媒体、全媒体等成为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随着传播技术而不断更新的主题。
  三是教师专题研究匮乏。教师是一个学科课程实施的主体,是课程改革的重要参与者,也是课程教学的实践者和最终效果的决定因素之一,但是中国目前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领域中对于教师的研究相当之少,已有的新闻传播学教师研究多散落于其他主题的文献中,该学科教育研究前沿领域中教师专题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所以教师研究领域有着亟待深入挖掘的空间和问题。
  (二)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知识基础分析
  知识基础(Intellective Base)是指含有研究前沿术语词汇的文献的引文,实际上它们反映的是研究前沿中的概念在科学文献中吸收利用知识的情况。本文利用Citespace软件选择文献(Cited Reference )作为网络节点类型(Node Types),对文献进行文献共被引分析,得出了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文献共被引知识图谱,利用后台数据进行分类统计后以作者被引频次(Frep≥6)为标准,选取了排列在前20位的文献,得出高被引文献列表。
  从图谱解读和数据分析发现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知识基础的特征如下:
  1.中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学者基本上都是从事研究和教学活动的高校教师,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主要知识基础以本学科为主。然而新闻传播学教育的实践者不仅仅是高校教学机构,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还包括传媒业界。因为学科专业理念必须在业界的实践活动中展开,专业教育目标才能最终实现,所以作为实践性和应用性很强的学科,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需要学界和业界的双方合作,但是目前中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主体绝大多数还是高校教师。
  2.学科内部被广泛采用的知识体系理论视野不够开阔。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理论体系与其他学科的交融并不多,缺乏其他相关学科的理论基因。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高被引文献集中在传播学理论研究、新闻学理论研究、媒介素养教育领域,只有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属非新闻传播学科,所以该学科教育研究的知识基础相对而言比较单一,在研究前沿中所体现的“跨学科融合”还没有在知识基础的建构中显现。
  (三)中國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主体合作网络分析
  科研合作最显著的表现形式是科研人员之间合作发表论文,而对论文合作情况的研究是分析科研合作状况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合作论文数量及其合作状况,可以反映其合作研究的特征。社会网络分析是对社会关系结构及其属性加以分析的方法,它以不同的行动者(如个体、群体、组织)所构成的关系作为主要研究对象,而不是行动者本身,即社会网络分析的研究对象为关系数据,而不是传统统计学意义上的属性数据。③本文采用社会网络分析法对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作者合著关系进行探讨和分析。在构建作者合作共现矩阵时用的是美国计算机资源中心研制的STATA软件,该软件是用于分析和管理数据的统计分析软件。
  从得出的合作网络图谱可以看出十五年间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作者的整体的连通性比较低。合作网络的密度是0.0164,这个数值说明该网络连接松散,作者之间的信息流通与学术合作都不足。在多数节点与其他节点没有联系,仅由两位作者合作发文形成。这些合作网络是典型的校内师生合作或同事合作。通过作者合作的社会网络分析发现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领域紧密中心性和中间中心性分析指数都比较高的合作有两大特点:一是由于教育研究范围和方法而结成的合作,其研究需要团队合作才能完成,二是由新闻传播学领域知名学者带领同事或者学生所组成的校内合作。
  通过利用Citespace软件参数设置选择机构 (Institute)作为网络节点类型(Node Types),对CNKI收录的相关文献进行机构共现分析,得到了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机构共现图谱,图谱中显示出较大的节点代表发文最多的机构为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四川大学、暨南大学、清华大学、河北大学、河南大学。网络整体密度只有0.0003,所以机构之间的合作程度很低,教育研究学术交流状态疏离。
  通过机构合作社会网络分析发现科研机构合作频次低,学术合作松散,虽然整体研究发文数量在上升,但是多为机构内部合作,未出现较大规模的机构间合作。少数高水平科研机构在整个合作网络中的中心效应非常显著,如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等,但大多数科研机构还处于边缘地位。本文在绘制科研机构合作的网络图谱中发现十五年间共有480个机构发文参与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但是发文量在10篇以上的只有54个,所以研究水平和投入度都有极大差距。
  三、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现状与问题
  (一)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热点的演化具有持续动态反映学科结构变化的特点,其成果的理论性和学术性有待提高
  1.研究热点演化过程持续动态变迁反映学科内部结构不断变化。各类研究主题的变迁是新闻传播学科整体结构演化的体现,学科自身的研究范围在不断拓展,研究热点数量在增加,研究热点涉及的领域在分散。研究主题呈分化和细化的趋势,例如传播学主题领域内的研究热点随着时代发展而变化,在最初阶段是以大众传播学为主要研究主题,而之后逐渐涌现出组织传播、国际传播、传播心理学、网络传播等多个细化的主题。除受学科自身发展影响之外新闻传播学科的内部结构受到社会和媒介技术发展的极大影响,每一次媒介变革推动的传播范式转型都会让新闻传播学教育在一段时间或一定程度上滞后于技术发展。   2.研究热点成果的理论性和学术性有待提高。我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主题虽广泛分布在学科教育领域的各个层面,但是缺乏理论研究上的创新和突破,基础理论研究不够。学科历史与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相比时间较短,使得中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视野一直围绕着本就并非“根深蒂固”的学科基本问题而展开,研究成果多为经验描述和总结,缺乏系统性和理论性较强的研究成果。
  (二)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前沿演进具有时代性、与研究热点交叉融合,其研究视野缺乏本土创新
  1.研究前沿演进具有时代性。在媒介技术环境变化影响下,新闻传播学科教育中不变的是媒介伦理和价值观教育,随时代不断变化的是教育理念、课程内容、培养模式等内容,诸如“全球化与新闻传播学教育”“新媒体研究”等研究前沿的出现无一不与时代背景相关。
  2.研究前沿与研究热点有交叉融合的特征。学者研究关注度高的热点领域,容易聚集集体智慧发现问题并创造新知识。如2000年开始出现的研究热点 “媒介素养”,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不断衍生、发展新的研究前沿如新媒体素养、国外媒介素养教育新发展等,而研究前沿也不断引领新的研究热点领域,两者相互影响,相互促进,促进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发展和创新。
  3.教育研究前沿视野缺乏本土创新。中国的新闻传播学是在引进西方理论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研究传统或知识谱系尚处于形成过程中,研究传统或知识谱系方面的资源相对有限。除了本国的新闻传播史和具体业务研究外,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前沿缺乏本土创新。只有拓宽学术视野,更多从本土问题本身的性质与论域出发,才能创造独立的学术范式。
  (三)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知识体系理论视野不够广阔,与学科本身的 “跨学科”现实形成反差
  本研究通过绘制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文献共被引知识图谱分析了该学科教育研究的知识基础,我国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学者基本都是从事研究和教学活动的高校教师,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主要知识基础以本学科为主,但学科内部被广泛采用的知识体系理论视野狭窄,与其他学科的交融并不多,缺乏其他相关学科的理论基因,研究结果中所反映出的学科教育现状和学科发展本身的 “跨学科”和 “融合多学科”的现实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中国的新闻传播学教育界目前尚未出现稳定且有广泛影响力的主要学术流派。整个学科的理论研究相对而言在延续性、体系性上不足,理论研究的主要内容是以西方的知识引入及中国的本土现实中的具体问题为导向,教育研究成果上学术积累薄弱。
  (四)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主体间的研究合作不足
  1.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者之间的信息流通与学术合作不足,合作关系多为师生合作或同事合作,原因与该学科教育研究的方法现状有关,即倚重定性与思辨研究,缺乏实验调查等。
  2.科研机构合作频次低,学术合作松散。多为机构内部,未出现较大规模的机构间合作。少数高水平科研機构在整个合作网络中起中心作用,但大多数科研机构还处于边缘地位,研究水平和投入度都有极大差距。
  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需要拓宽合作交流渠道,通过科研合作,加强学科教育研究团队建设,只有进行多学科、多地区、多层次、多类型的合作研究,才能有效地推动新闻传播学科的整体发展,也才能更有利于新闻传播学专业教师的成长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
  四、对策与建议
  (一)对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人员的建议
  1.转变研究方法和研究理念。新闻传播学科发展受传播技术革命影响深远,在这种背景下,该学科教育研究需要转变,即研究方法上更重视实证研究,突破传统的以媒介种类为专业划分的标准,在研究理念上转向以传播内容为类别,辅以其他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理论,如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信息科学等来研究新兴媒体这个学科革新的“永动机”。
  2.拓展学术研究视野,更多从本土问题本身的性质与领域出发,才能创造独立的学术范式。在新媒体时代,新闻传播学教育研究的主题要关照人的参与、传播和伦理等人文主题,因此新闻传播教育研究要加强社会与媒介认知关系、媒介分析等综合素养教育的研究。强化研究传统不能局限于新闻传播学自身的研究传统或知识谱系,而应当着眼于包括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在内的整个研究传统或知识谱系。
  3.加强对教师的研究。教师的专业品质、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在学科建设中处于核心基础地位,所以该学科教育研究需要格外加强对教师问题的研究,这样才能更有利于新闻传播学专业教师的成长发展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
  (二)对新闻传播学教育行政管理机构的建议
  1.从政策和管理制度上鼓励学界与业界的合作。新闻传播学科领域内很多知识实践指向性都很强,除了加强研究者之间的合作研究,还应该加强理论研究者与实践领域专业人员的合作研究,但是无论是学者还是机构合作,新闻传播学教育领域都缺乏实践领域的主体参与。现阶段中国较有影响力的官方措施是以 “共建”方式推进传媒主管部门、传媒业界与高等传媒教育机构的合作,就目前来看这种方式对传统传媒教育的内容有所突破,是中国高等传媒教育在全媒体时代的积极探索。
  2.完善高等院校人才引进和考核制度。目前高校管理体系中无论是人才引进还是考核,都离不开学历学位、科研论文和项目的量化标准,而这些标准对于业界人才来说却不容易符合,所以对于教育行政管理机构而言,如何推进新闻传播学师资改革还需要改进管理机制。
  3.促进学术共同体的形成。我国新闻传播学教育领域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共同体,在现实教育环境和教育管理制度范围内,有关机构应促进新闻传播学学术共同体的形成。例如整合院校师资资源、定期举办学科论坛和会议来研究本学科发展中的重大问题,探讨本学科的前沿性课题等。
  注释:
  ① 裴娣娜:《教育研究方法导论》,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359页。
  ② 陈悦、陈超美、刘则渊、胡志刚、王贤文:《Citespace知识图谱的方法论功能》,《科学学研究》2015年第2期。
  ③ 林聚任:《社会网络分析:理论、方法与应用》,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45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47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