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名家谈穆家善焦墨画

作者:未知

  邵大箴:
  穆家菩艺术修养丰厚
  视野开阔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
  穆家善的中国画创作之所以能受到国际画界的关注,是由于他有高度的民族文化自觉,有丰厚的艺术修养和开阔视野。他以自己的睿智和悟性运用水墨技巧,表现了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文化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正是科技信息文明社会所缺乏的。他向人们贡献的是不落俗套、有创新锐气和开放气魄的水墨艺术。这一点,对我们当今画界颇有启发意义:不论我们的作品是服务于国内大众,还是面向世界,艺术家必须具有民族文化的自觉精神,必须十分重视艺术品格的纯正,而归根到底必须要有全面的艺术修养。
  刘骁纯:
  穆家菩最主要的
  成就是大斧劈皴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穆家善最主要的成就是大斧劈皴,把它解散把它拉长,把它自由舒展开,我觉得这是他最成功的地方,也是最有个性的地方。他把大笔的笔法、笔意、笔境和山石结构,和他胸中的豪气结合成一体,一笔下来,全都解决了,这是他最成功的地方。他最有创意的手法是最重要的创意,这个让人觉得他的笔法更有力度,而且笔法更干净,笔法更有感染力。
  范迪安:
  穆家菩开创了当代山水画
  创作的一道风景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国美术馆原馆长
  穆家善在山水画创作上独辟蹊径,这与他深入的学术思考与文化游历的艺术体验有密切的关系。穆家善作品十分明显的特征是他继承了传统山水的基本精神,但又通过在艺术观念上的求新、求变和笔墨技法的实验与创造,形成了他艺术上宽阔的视野和新颖的面貌。他的山水画以焦墨体格为描绘方式,以书写式的用笔用线为集中的语言,以苍茫化境的画面格调蔚成中国当代山水画创作中一道独特的景观。
  薛永年:
  浩歌惊世俗
  笔墨任天真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焦墨山水难度极大,减少了用水,行笔就滞涩,易于刻板,难于气韵流动,但却为发挥用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为颇得书法运行妙谛的穆家善开辟了新的空间。
  穆家善的焦墨山水,多画高山大壑,跌宕起伏,山奔云走,浩渺苍茫,时而也有梯田的旋律,雁阵的节拍。他画的不是眼前的风光,而是雄奇而苍茫的胸中丘壑,是一腔浩瀚蓬勃的阳刚之气。
  田黎明:
  笔中有象 墨中会意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中国画院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家善的黑白山水呈现了一切事物融人情、旷达疏野、空灵朴拙的审美理想,创造出笔中有象,墨中会意的焦墨山水新语境。
  家善焦墨山水写出了浓郁而清润,若有温中映水之意,这一方式呈现了中国传统思维的中庸之法,家善体悟其奥妙而化于焦墨之法。家善在焦墨山水领域追求着传统的美学理念,感知着时代审美境界。他的作品在焦墨山水语言里陈述着亘古时间与空间,他创造了焦墨新语境,丰富了焦墨话语体系,以纯粹的焦墨命题建构了自己的心象山水。
  孙克:
  激情奔放饱满酣畅
  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秘书长
  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在北京看穆家善先生展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概三次了吧。第一次是20年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穆家善个展。上次是在2008年,我看了他在中国国家画院的美术馆里搞了一次很大规模的个展,很好。而这次看,感觉到又面目一新。穆家善大画小画很突出的原料是一种奔放、淋漓,把心里的激情画出来。穆家善在海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很难得的成就。
  王镛:
  山奔云走格高意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前副所长
  穆家善中年变法,各种元素都融汇在他的焦墨里。在美国画中国山水画能够获得成功,获得空前的成就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觉得穆家善的格调是比较高雅的,穆家善的焦墨山水是以高雅的形式传播中国当代文化,他作为一个中美文化交流的使者,能够为中美文化交流,为中国当代山水画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李一
  渴笔焦墨苍中育润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美术观察》杂志主编
  他用了一种干擦法,用毛笔轻轻擦,擦出比较淡墨的味道来,所以说这里还有苍中有润,润不是个别作品用的湿画法,用的湿墨,但是,大部分是用的干擦来表现淡的方面。应该说是穆家善的一个创造,从事中国画创作比较高比较难的这种前沿性的尔西,真不容易,而且穆家善成就还相当的可观。
  徐虹:
  浩瀚蓬勃 跌宕起伏中国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
  穆家善创作出来一种意境,这种意境是我们原有的山水没有的,这种意境不是一种瞬问的人和自然的一种交融和交汇,而是自然与他自己现有的野蛮雄强的力量来对人的存在提出了一种挑战,这就是一种崇高感。有学苕说一个民族他必须有一群仰望天空的人,他如果只有脚踏大地,注视着脚下大地的人,而没有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在中国画从传统走向当代或者走向现代当代语境里面也是这样。从穆先生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这种豪放,看到了这种激情的释放,特别是他苍茫化境的大作品,产生出一种新的格局和新的中国画的气象来,我想这就是穆先生作品給我们的启示。
  夏硕琦:
  石破惊天狂枚不羁
  中国美协《美术》杂志前副主编
  穆家善是用激情跟气化为笔墨,像舞动的草书作画,突然问给人感觉石破天惊,给人一种强烈的冲击。好像和天地对话的感觉,他的笔墨,舞动的草书,汪洋恣肆,很自由,狂放不羁,这么年轻这么有胆,有魄力,前途难可限量。
  王志纯:
  深厚的审美积淀
  育修养育功力
  北京画院艺委会副主任
  穆家善这批焦墨作品风格大变,可以看出他有很深厚的审美积淀,有修养有功力。这次展览以苍茫化境为主题是一个总体的审美追求,这是他这批作品这阶段作品总体的审美追求,他自创的千毫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发现,在一个画家数十年创作过程中,是突然的一个发现,突然上了一个层次,突然出现—卜个新的面貌,这在画家的创作过程中是很了不起。
  刘龙庭:
  格调高雅不同几俗
  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编审
  《中国书画》副主编
  我和穆先生是第二次见了,第一次是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上。当年张仃叫我们给他焦墨画提意见,他说我语出惊人。今天我看穆家善的焦墨,感觉到表了现我当年心想的焦墨山水。我刚才跟赵力忠先生说《穆家善焦墨画集》封面大家看一看,格凋很高,不俗气。今天参加穆家善的研讨会跟在国内的画家又有一种不同的感觉。穆家善到了外国多年,回来以后我们一见面还是很亲切的,祝愿穆家善在艺术的道路上更加的精益求精。为祖国的文化艺术海外弘扬做出更大贡献。
  马鸿增:
  用最少笔墨达到最高意境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江苏省美术馆前副馆长
  穆家善50岁变法,找到了一条自己的个性化道路,真是很不容易的。从这批焦墨作品里,从题跋里题词里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中国画一些文化精神的本体,包括语言的一些思考,看出来他在读书方面下很大功夫,又有行万里路,渎万卷书,画万张画。如果要有人写中国焦墨画发展史的话,穆家善的作品应当可以说是已经展现出来的最新成就被写进去的,作为一个江苏老乡,为他感觉到自豪。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569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