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企业金融化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要:金融化趋势的不断加快,对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时期,研究非金融企业金融化的发展已成为学术界的热点。本文从国内外对于企业金融化的重要研究文献中,对企业金融化的相关研究进行了梳理,包括企业金融化的内涵与形成的原因,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以及企业金融化的治理对策等,为企业金融化更好的服务经济发展提供一定的参考。
  关键词:企业金融化;非金融企业;虚拟经济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实体经济产能过剩现象导致大量的产业资本涌入高收益率的金融、房地产行业,使我国的虚拟经济不断膨胀,最终导致了实体产业的金融化。在世界经济虚拟化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也出现了金融化趋势,金融业对GDP的贡献逐渐增加,金融业获取的利润也大幅度超过了其他行业,与之相比,实体经济由于产能过剩、产业链低端等问题,发展速度不断减缓,虚拟经济过度膨胀导致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出现结构性失衡问题。因此,自2016年以来,国家也不断地施行新的政策进行供给侧改革,振兴实体经济的发展。非金融企业金融化的发展虽然促进了金融业的发展,但是却给实体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因此本文对企业金融化的研究包括企业金融化的涵义、度量,企业金融化形成的原因、企业金融化造成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等多个方面,研究目标主要是为了更加深刻清晰地认识企业金融化,并有助于防范企业金融化的过度发展等等。
  一、企业金融化的内涵与形成原因
  关于非金融企业金融化的定义,国内外有所不同。Krippner(2005)认为非金融企业金融化指企业的利润来源更加依赖金融投资活动,而不是遗忘的传统产品生产和贸易活动。Stockhammer(2010)认为非金融企业金融化是指企业参与金融市场的积极性不断增强的过程,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不断地提高,企业的股票回购和分红活动都不断增加。而国内的学者蔡明荣,任世驰(2014)从行为和结果两个角度来界定非金融企业金融化,他们认为,从行为来看,企业更加偏好进行资本市场运作,从结果来看,企业的利润更大比重的依赖于金融收益。国内其他的学者张文中(2004)、刘笃池(2016)等大多也都是从以上方面来进行阐述的。
  由于不同学者对企业金融化的定义不同,因此对于企业金融化的度量指标也有一定的差异。Krippner(2005)创造出证券收入/NCFs现金流量指标来对美国企业进行研究,测量美国非金融公司利润来源结构的变化,将该指标应用于对美国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企业金融化程度的测度,并且验证了该指标的适用性。Crotty(2005)将企业金融化指标细分为资金运用、资金来源和资金去向三个方面来进行度量,得到的一级指标主要有资产构成(7个)、权益构成(3个)和利润分配(5个)等。Orhangazi(2008)在Crotty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对具体指标进行了增添和替换,在资产类指标中增加了金融资产与总资产比率指标,在收益分配类指标中将净增加值替换了内部资金和现金流。國内学者王家华等(2004)将证券化作为衡量经济金融化的指标,张国庆(2010)通过数据来研究企业金融化与企业利润构成之间的关系,李云清(2013)研究了中国石油行业企业金融化程度,韦晓乐(2015)研究了制造业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不同所有制下行业金融化程度,并探究了金融化程度对企业创新能力的影响,研究表明,制造业的金融化对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和意愿产生负向的影响。根据徐新强(2014)等学者的研究,非金融企业金融化的度量主要是从三个方面来进行的,包括金融资产占比(金融资产占企业总资产的比例)、金融收益占比(金融收益占全部营业利润的比例)和金融现金流(投资支付现金占投资活动现金流出)。
  非金融企业金融化现象并非一蹴而就的,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宏观经济的波动性。Firat Demir(2007)研究认为,企业金融化主要是因为经济日益增长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实体投资与金融投资所获得报酬率具有较大的差异,使得企业为了获得更高额的报酬而逐渐金融化。杨明基(2006)研究表明,资源价格通过影响企业的利润情况的企业金融化来影响企业的资本结构,同时也对信贷资金的配置产生影响。第二,资本的挤出效应。Orhangazi(2008)通过研究表明实际投资和金融化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资本的刚性和市场的不确定性对非金融企业的投资行为有一定的影响,资本的挤出效应进一步促进了投资者选择短期可逆的金融投资而放弃风险可能更高的长期固定投资。第三,金融市场的创新发展。林楠(2007)认为企业金融化源自于企业所处环境的金融化发展。互联网金融的不断发展,金融工具的不断创新信息科技与大数据的迅速崛起,使得大量资本流入金融市场,形成了巨大的套利空间,被非金融化企业所追逐。
  从对企业金融化动因的梳理来看,企业金融化的发展不仅来自于外界金融环境的影响,而且来自于企业内部真实的需求。实体投资利润率的不断降低,而金融业的高报酬率使得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管理者比以往更多地进行金融投资,这对经济结构也会产生影响,反过来金融市场的行为也会加剧企业的金融化。
  二、企业金融化的影响
  企业金融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学术界还没有形成定论。Paul Sweezy(1997)认为企业金融化促进了实体经济的增长。而绝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是有负面影响,Thomas Palley(2007)认为企业金融化可能会导致经济陷入债务型通货膨胀和长期衰退状态,他认为在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金融化都有不利的影响,金融脆弱性在不断加剧。
  著名经济学家Epstein,G.A.坦主编的《金融化与经济世界》一书中,系统地论述了企业金融化的后果,书中指出企业金融化负面地影响了全球经济运行,导致国民收入分配有利于金融机构和金融资产持有者,导致工人的工资和福利被削减,经济欺诈增加,制造并放大了金融市场泡沫引发了新兴市场的数次金融危机。韦晓乐(2015)探究了金融化程度对企业创新能力的影响,研究表明,制造业的金融化对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和一元产生负向的影响。陈享光,郭祎(2016)认为一方面金融化通过财富效应等渠道对经济造成了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企业金融化的发展也造成了虚拟资本积累与现实资本积累更大程度的分离,扩大了资本积累过程中的断层和矛盾,使得金融的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脱节,也增加了金融体系的内在不稳定性。杜勇,张欢,陈建英(2017)利用样本数据,研究了实体企业金融化对未来主业发展的影响,研究表明金融化损害了实体企业的未来主业业绩,金融化的“挤出”效应大于“蓄水池”效应,并且相比于非国有企业,在国有企业中金融化对未来主业业绩的损害效应更大。郑胜男,干胜道(2018)以河北省非金融上市公司为例,对企业金融化进行了研究,他们认为适度的金融化会为企业缓解融资压力,给企业发展提供动力,而过度的金融化会对实体经济产生一定的冲击。刘涛(2018)利用沪深两市上市公司样本数据,基于异质性随即前沿模型实证研究了金融化对非金融上市公司投资效率的影响,结果表明,金融化对非金融上市公司实务领域投资支出产生了显著的“挤出效应”,加剧了非金融上市公司面临的融资约束问题,并进一步导致上市公司投资效率的损失。王红建、曹瑜强(2018)等通过A股上市公司样本数据发现,整体上企业金融化与企业创新表现为显著负相关关系,实体企业金融化挤出企业创新存在拐点,当企业金融化程度超过23%时,两者存在正相关关系,为促进效应,实体企业对金融资产投资分享了金融业的高额利润,是一种市场套利行为。从以上文献梳理来看,企业金融化对企业自身经营发展各方面有不同的影响,对于经济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三、关于企业金融化的对策建议
  关于应对企业金融化的对策建议虽然不多,但大都围绕政府和企业自身方面来展开的。杜勇,张欢,陈建英(2017)中认为应该发发挥货币政策来振兴实体经济的同时,要着重防范信贷资金“脱实向虚”,应该营造好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有效防控金融风险,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刘涛(2018)认为,如果企业选择追逐远期利益目标,应该对金融产品的投资支出进行调减,并且不断地增加实物领域的投资支出,提高投资效率。应该鼓励产业资本积累,提高产业资本积累的质量,防止金融体系的过度支持而损害生产资本积累,应该降低实体企业投资的融资成本,引导资本向生产领域转移和货币资本产业化,还应该适度控制国际金融化资本,金融化资本的流动性和投机性会对发展中国家带来货币风险、金融脆弱性风险甚至主权风险,要避免本国金融化资本的过度积累,也要防止国际化资本的过度积累向中国的过度转移,要对国际金融化资本的跨境流动进行有效管控。郑胜男,干胜道(2018)以河北省非金融上市公司為例,对企业金融化进行了研究,他们认为政府应该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完善金融制度,企业自身应该回归实业经营,加强企业内部控制,规范金融化行为,使产融结合良性发展。
  上述对策建议绝大多数都立足于宏观经济的视角,当然也有立足于企业自身的对策建议。在国内,管理层对于振兴实体经济有着非常明确的认识,但是政府对企业金融化的智力的呼吁大多停留在企业的社会责任层面,而缺少相关的建设治理制度,因此学术界对于企业金融化的研究还有待丰富,对于企业金融化治理的对策研究也应当增加。
  对于企业而言,企业应该根据自身所处的行业,使企业所处的金融化水平既有利于自身快速发展又能防范金融风险与经营风险,应善于利用企业金融化来尽快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着眼于长远发展。对于政府而言,应根据对不同行业金融化水平的调查研究,对金融化程度出台不同的政策,设置相应的审核标准与监控标准,协调不同行业间的金融化水平,加快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促进改革深化和技术创新。要建立一个开放性、多层次的金融市场,拓宽资本流通渠道,缓解非金融业企业的融资难的压力,使企业合理、理性的参与金融市场的活动。
  目前,实体经济在我国经济发展中仍占据较大比重,对国民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因此研究非金融企业金融化是十分有必要的。根据以往研究来看,企业金融化虽然会对实体经济发展有一些不利的影响,但这并不代表对实体企业配置金融资产的全盘否定,随着大环境金融化的不断发展,对于企业和政府而言,都应该顺应时代的发展,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有利作用,更好地促进经济的全面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Krippner, G. R. The financialization of the American economy[J].Socio-Economic Review,2005,3(2):173-208.
  [2]tockhammer, E. Financialization and the global economy[J].Working Papers,2010,99(4):409-410.
  [3]Orhangazi,O.Financialization and Capital Accumulation in the Non-Financial Corporate Sector: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On the US Economy:1973-2003 [J].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2008,32(6):863-886.
  [4]Epstein,G.A..FinancalizationandtheWorldEconomy,Northamton,MA: Edward Elgar,2005.
  [5]刘笃池,贺玉平,王曦.企业金融化对实体企业生产效率的影响研究[J].上海经济研究,2016(08):74-83.
  [6]刘涛.金融化对非金融上市公司投资效率的影响研究[J].中国物价,2018(04)
  [7]杜勇,张欢,陈建英.金融化对实体企业未来主业发展的影响:促进还是抑制[J].中国工业经济,2017(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6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