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相见迟迟(连载二)

作者:未知

  男孩儿面无表情地走过,所过之地,都起了浓重的风沙。
  新浪微博:@作者夏栀
  前情提要:林一尔狠狠戏弄了夏迟迟,夏迟迟有点郁闷。下班回家后,向闺蜜吐槽自己不会玩游戏,工作却涉及游戏。闺蜜听闻后邀请她玩一款特别好玩的游戏。夏迟迟经过游戏系统一系列测试进入副本。
  副本里的女玩家不多,但是大部分人的目的都跟房产大亨林一尔有关,据说,林一尔唯一玩的就是《后天》这款游戏。
  夏迟迟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单纯想玩好。在副本中,她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孩,超水平完成了任务。
  Chapter 4
  夏迟迟回头想要抢,刚巧看到林一尔目光微凝,正盯着那几行小字。
  于是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要逃跑。
  “呵。”林一尔抬起头来,灼灼地看着夏迟迟,嘴角的笑意逐渐扩散,“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啊。”
  夏迟迟激动地解释道:“这不是我的,这是我同事的,我帮她取快递而已。”
  “好聪明啊,居然学会用假名字了,那么你猜,我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他,当然是不相信的吧?
  夏迟迟有点气恼,伸手去抢,他眼明手快地把盒子藏在了身后,笑意更深了:“小矮子。”
  什么?!
  她有没有听错?!
  小矮子?
  “你才是小矮子!”夏迟迟挥舞着拳头,因为羞臊,眼里蓄了泪水,“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啊,笨蛋!”
  他俯首,挑着眉,凑近夏迟迟的脸更近,戏谑道:“这么说,你承认这是你的东西了?这有什么啊,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你什么的啊。”
  才不会什么都不说,他说的比谁都多。
  她咬紧了唇,真想一走了之。
  他离她很近,呼吸吹拂在她的肌肤上,让她从脚趾到后脑勺都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讨厌,真是讨厌的男人……
  “你太过分了!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林一尔讶异地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本来就不是绅士吗?”
  “厚颜无耻,坏蛋!林一尔你是个蠢货。”
  “哦,还记住我的名字了,难道你心里一直在想我?”
  “我才不会那么闲,记住你的名字!我没有!”女孩儿的嗓音大得出奇。
  林一尔反而不急了,慢条斯理地道:“承认了,我就把东西还给你。”
  夏迟迟的小手在裙子边抓来抓去,六神无主。
  如果此时手里有一朵小菊花,她早就扯碎了。
  小鹿一样的眼睛此时泪水盈盈,现在正是下班的时候,两个人站在大门口这样拉拉扯扯的——万一被看到可怎么办?
  夏迟迟羞臊的小脸终于撑不住,道:“好啦好啦,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快给我。”
  她脑袋里已经成了一团糨糊,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
  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就快哭出声了。
  “真哭了?”林一尔反而不敢逗她了。
  这小丫头不是很牙尖嘴利吗?怎么真哭了……
  他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道:“有那么重要?嗯?”
  不说还好,一说她更气了,咬着唇忍了半天,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今天第一天入职,是我同事托我下来取的,我不想给她留下坏印象。”
  “哦?”林一尔笑,眼睛微微眯起,“让你带这种东西?”
  这个小家伙,没意识到自己被欺负了吗?
  “说了让我保密的,我没注意,是我自己的错。”她越说声音越小,忽然又道,“快还给我了!”
  “给你。”林一尔扔给了她。
  夏迟迟抱住了快递,扭头就跑了。
  林一尔双手插入口袋,方才的笑容逐渐淡去,如浓墨的眼睛看着女孩儿慌乱的背影。
  “林总……”一直站在远处不敢靠近的秘书此时走了过来,“她好像是分公司新入职的职员,周沁的手下——需要调动吗?”
  林一尔冷冷看了一眼秘書,秘书立刻噤声。
  不远处,忽然传来“哎呀”一声。
  林一尔神情一动,皱眉看了过去。
  原来是夏迟迟一时手快,将上行电梯按成了负一楼。
  此时正手忙脚乱地想要取消掉,可是哪里还能行呢。
  她只能等电梯去负一楼,再上来接她了。
  抱着这样敏感的快递,做贼心虚的感觉越来越重,耳根都红了一片。
  她低着头,黑色的长发落在她的脸庞,手指因为用力抓住快递盒而关节微微泛白。
  林一尔没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秘书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出租房内,夏迟迟比画着将自己的工作跟两个同居好友说了,当然,刻意忽略了自己和BOSS林一尔的两次交锋。
  她下意识地把这个当作自己的秘密,发誓赌咒,跟谁也不会提起。
  “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完全不明白。”夏迟迟叹了口气。
  坐在旁边的是夏迟迟的好闺蜜白乐乐,她捧着一把瓜子磕着:“《后天》啊,我玩过,最近我男朋友天天带我玩啊,挺好玩的。你要什么数据,我帮你收集啊。我觉得吧,虽然你领导是个绝经期老妇女脾气差得要死,可是有一点好啊,你的工作很轻松啊。真是苍天不公啊,我辛辛苦苦做秘书每天笑得脸都僵了,一个月才两千块,你就玩玩游戏、收收稿子,就可以赚钱了!感觉好有前途啊!迟迟,苟发达,勿相忘……”
  一旁正对着电脑一直在飞快打字的女孩儿忽然舒了一口气,将文档保存上传之后,扶了扶眼镜,转头看向白乐乐:“乐乐,不是狗发达,是苟富贵勿相忘!”
  白乐乐笑得灿烂:“知道啦知道啦,是苟富贵……太巧了,我男友叫马富贵……”
  提起男友的名字,白乐乐笑得更开心了。   吴晓朵看又看向了夏迟迟,道:“迟迟,你对游戏有了解吗?”
  夏迟迟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白乐乐歪在夏迟迟身上笑道:“你傻了吧,让你天天就知道学习,这下工作涉及游戏就傻眼了吧,要不要我带你啊?”
  “要的,要的。”夏迟迟慌忙点头,“下个月就要交网费了啊……要是这次工作保不住的话,就要断网了啊。”
  白乐乐听得神情一肃,她很想说“没事儿我有钱”,可是她的钱包不允许。
  不玩游戏就没有工作,没有工作就饿肚子捡破烂,连网费都没有。
  惆怅。
  夏迟迟想,总不能真去捡破烂养自己未来的白马王子吧?啊呸!为什么她会想要养白马王子?
  不知道为什么,夏迟迟脑海中忽然冒出了林一尔那张邪笑的脸,还有他说的不如把你赔给我的话,小脸一下子通红。
  紧接着,她觉得更不开心了。
  她如果不努力……
  打住,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要莫名其妙肖想人家好吗!要点脸啊,迟迟,你给我醒醒!
  她心里一阵发慌,脑子不听话似的,一直胡思乱想着。
  在夏迟迟发怔的时候,白乐乐在一边惊喜地叫出声,一边收起手机,一巴掌拍在了夏迟迟身上:“迟迟,你不是要玩《后天》吗?我男友说要带我们一起玩,你来不来?我跟你说,我男友可是大神!大神你懂吗?刚才他和我说了,一般小透明他都不带的,我刚才可是求了好久,他才答应的。”
  “玩啊,当然玩!”夏迟迟慌忙道。
  吴晓朵看了下时间,有点犹豫:“我要去睡觉了。”
  她有些神经衰弱,夜晚很容易被惊醒,惊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白乐乐激动地道:“睡什么睡,起来嗨了!这可是关系到迟迟工作的大事儿!”
  吴晓朵还是有点犹豫,白乐乐笑了笑:“好啦好啦,知道了,你快去睡吧,乖。”
  “好。”吴晓朵点了点头。
  白乐乐把自己笔记本电脑抱了过来,放在夏迟迟的电脑旁边,又给自己和夏迟迟一人开了瓶可乐,才道:“我早就想让我男友带我了。我男友现在可迷恋这款游戏了,每天都没有空陪我。我妈说了,女人嘛,想要接近一个男人,就必须要从那个男人的爱好入手。我妈还说,当初为了接近我爸……”
  白乐乐说着,用U盘将游戏拷贝到了夏迟迟的电脑上:“好了,对了,你选个耳机戴上。”
  她手里拿着两个耳机,一个粉色,一个蓝色。
  “这是……”
  “这个游戏最贵的地方,就是这个耳机了,只要戴着这个耳机,运行电脑游戏,就能进入全息的世界。你能够感觉到游戏里的风,花香,光影,就好像整个人都在游戏里一样。”
  夏迟迟看着手中的蓝色耳机,设计精良。
  毫无疑问,这是白乐乐为自己和她那个神秘男友准备的情侣游戏耳机。
  她犹豫着把耳机戴在了耳朵上。
  白乐乐伸手帮着她整理着耳边的头发,然后按了一个按键,说道:“就这样……按这个按键就打开了。”
  耳机自动伸出了一个眼镜,迟遲忽然感觉有些头晕,眼前一黑,面前的画面就变了。
  一个声音冷冰冰地开口。
  “你即将进入《后天》,不过,在进入游戏之前,需要你填写一张表格,对你的个人进行详细的评估,准备好了吗?”
  夏迟迟看了看左右,这是一间充满了白色光芒的房间,光芒越远越耀眼,没有什么人。
  她穿着一身白色,手指纤细,掌心是细密的纹路。
  这是她的身体,可是又有些不同,不等她仔细想,那个声音就不耐烦地说道。
  “你竟然敢在我和你说话的时候不理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踢出游戏?”
  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还挺有脾气的。
  Chapter 5
  迟迟深吸一口气,逐渐适应了之后,开口问道:“你是……这个游戏的客服?”
  “不,我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我是这个游戏的系统,是个智能机器人。AI,你听说过吗?”
  夏迟迟实诚地说道:“听说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系统:“哈哈哈,不错不错,就冲这句话,以后你在游戏里想要内购什么BUG、外挂啊,我给你打八折。”
  夏迟迟:“啥?你刚说啥?……你再说一遍?!”
  系统:“哦,没有。你听错了,咳,我可是21世纪最著名最火爆的游戏《后天》的伟大的AI机器人,系统大人!我的存在是科学的进步,是人类的光荣,我怎么会做出那种龌龊的事情呢!那个,你,你叫啥来着,来答题。”
  夏迟迟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系统不大靠谱。
  夏迟迟:“小明明,我以后在游戏里可以求助你吗?”
  系统:“瞎想什么呢?本系统君是随随便便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后天》每日在线人数你知道有多少吗?高峰期你排队一整天都进不来你知道吗?要是一个个伺候,本大爷不累死。当然,一种情况除外,你进入设置界面想进行充值的话可以找我啊……但我看你也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RMB,人、民、币,你是人民币玩家吗?”
  夏迟迟:“我……我没钱。”
  系统:“哦,那就是普通玩家了。”
  夏迟迟总感觉从系统的声音里听到了淡淡的鄙视的感觉,不由得有点气馁。她没好意思告诉系统,如果她不好好工作,很快她连网费都交不了,游戏也玩不了了,还充什么钱。
  此刻气氛尴尬,不过好在系统很快又开口了:“还有,你刚才那个是什么鬼称呼,小明明?叫我系统大人!”
  夏迟迟:“……”
  系统:“来答题。我告诉你,想要玩这个游戏,必须经过深度的心理测试和个人信息填写!你要是拒绝的话现在就可以退出了。”
  夏迟迟明白,游戏都是这样,要填写身份证啊,还有长长的什么条约。   《后天》应该也是为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所以才要求填写问卷的。
  夏迟迟很理解,她也会配合。
  白乐乐和她男朋友还在游戏里等着她呢。
  系统:“名字。”
  夏迟迟:“迟迟……夏迟迟。”
  系统:“身份证号、年龄、性别,赶紧说,我很忙的。”
  夏迟迟把所有问题都答完了之后,系统再次陷入了沉默。
  夏迟迟:“系统君?你还在吗?”
  系统过了好久才回答:“你还真就是那个迟迟啊……”
  夏迟迟:“嗯?你一个游戏系统还知道我?”
  系统:“……怎么可能不知道……迟迟小姐……”
  她可是顶级大BOSS今天念叨了一天的迟迟小姐啊!
  夏迟迟更疑惑了,系统好奇怪啊,这个系统确定没有问题,怎么一脸高深莫测啊,别出BUG了吧。
  而且,更奇怪的是,虽然明明看不到系统君,可是夏迟迟还是感觉有一道视线,从上到下细细地打量着她。
  夏迟迟:“你干吗啊……”
  系统:“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还要做一些综合测试,做完之后,我根据你的专业、兴趣、特长给你一个评估,然后在游戏世界里分配给你一个角色。”
  夏迟迟:“……哦。”你刚才说过了。
  系统:“哈哈,是不是很惊讶啊?我们这款游戏和别的游戏的不一样就在于,我们的角色不是玩家自己挑选的哦,而是我们分配给玩家的!”
  夏迟迟觉得让系统自己这么尬聊挺不礼貌的,以后她要四处搜集资料少不了系统的帮忙,最好还是不要得罪他。
  夏迟迟:“是啊是啊,这是最厉害的游戏呢,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系统呢。”
  系统:“有眼光!不错!孺子可教!不过你不要以为夸夸我就可以不用答题直接让我给你好角色了,我不是轻易被迷惑的人。”
  夏迟迟:“不不不,我对你的崇拜是从心底而发的,不管系统君做什么我都觉得是最帅的,系统君,让你管理小小的《后天》真是屈才了呢。”
  系统:“你……你不要花言巧语,我警告你,真的,不用再说了,其实我不喜欢听的,嗯。”
  夏迟迟:“……”
  明明说话都结巴了,还嘴硬非要说自己不喜欢听……
  系统:“你不说了吗?果然,你并不是真心实意这么想的。夏迟迟,我记住你了。”
  夏迟迟:“……”
  明明是你不让我说的啊!
  可是已经晚了,系统已经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甚至声音都开始变成机械音了。
  夏迟迟心慌意乱地把所有题答完了之后,系统连声招呼都没有打,就把她踢出了白色的房间。
  刚到新手村的夏迟迟适应完了游戏环境之后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这个系统君是真的记仇啊。
  夏迟迟就不相信,其他游戏玩家也是连个游戏背景故事动画都没有介绍,就直接一脚踹进来的。
  进入副本的瞬间,她接受了这个角色和世界的所有设定信息。
  六百年后的地球,如同科学家预料的一样,人类经历了二次大劫難,所有资源殆尽,极端气候频繁,污染严重。
  第一次灾难,机器拥有和人类大脑一样的储存容量和处理速度,甚至能完全代替人类思考,即使是无意识状态下的机器人,同样也能对人类构成威胁。AI战争作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席卷了整个地球,无数人类灭亡之后取得了人类和AI共同相处的和平世界。
  夏迟迟想了想,立刻想通了,这个大灾难就解释了还没有被玩家使用的角色的存在。所谓的游戏NPC被归类为世界里的AI机器人。这个游戏制的作者真的好聪明啊,很巧妙地解释了游戏BUG一样的玩家和NPC相处的情况。
  鉴于系统君的表现,夏迟迟可是一点也不敢小看这个游戏世界的NPC呢,机器人又怎么样,兴许人家才智卓绝,以后和NPC处好关系,兴许还能活得久一点。
  第二次灾难,冰洋冰块融化殆尽,南北极彻底消失,地球气候变暖,冬天消失了,海洋侵吞了大陆,核电站被毁、大量核能源泄漏,感染了无数流民,引发了第四次世界大战。人口锐减,幸存者重新组建城市,产生了五大城市,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市长,是最高统治者。
  紧接着,就是目前,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发出声明,第三次世界灾难即将来临,而造成人类灭绝的原因,则是人类已经逐渐无法繁衍生育了。
  人类的基因在第二次灾难之后发生了重创,很难以生育出健康的婴儿,城市的人口锐减,每一个婴儿都被政府严密观察呵护着。婴儿成了整个人类的重要资源。
  可是,即使投入再大的精力,成功出生的婴儿还是大面积死去,能存活下来的不足千分之一!
  至于夏迟迟现在的身份呢,则是十三区警察总署的特别调查员,芊芊小姐。
  系统面板再次出现提示:即将进入游戏副本。在副本中,您可以赚取大量的生命值、健康值、机遇值、事业值。
  她的系统面板自动跳入自我档案分类界面,其中有4个项目。
  生命值:0。
  健康值:0。
  机遇值:0。
  事业值:0。
  下面一行小字标注着:如果自动游戏阶段任意一数值降为0,游戏结束。
  现在系统面板的所有值数都是0,所以要在副本中给自己赚取数值,否则在进入自动游戏阶段,会很快挂掉,是这个意思吗?
  紧接着,系统跳出提示:可选副本选项为0,即将跳入新手副本,您准备好了吗?
  是或者否。
  夏迟迟点了是。
  下一刻,她来到了一片黄沙区域。
  四大城市外的荒漠之地,已经在自然灾害下变成了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环境。
  夏迟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她穿着一身警服,手里一把枪一个手铐。
  “喂……你!要组队吗?”远处,几个人看了过来。   夏迟迟扫了他们一眼,两男一女,其中那个女孩儿看上去娇娇弱弱,看着夏迟迟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而那两个男子看上去则颇为殷勤。
  女孩儿看到夏迟迟看自己,慌忙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这位小姐姐要一起来吗?”
  夏迟迟本能地拒绝,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开。
  两个男人明显很遗憾,毕竟在游戏里能够遇到一个女孩儿真的难能可贵,他们两个带着的这个女孩儿虽然蠢得要死,好几次差点把他们坑死,可是他们想到游戏那端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妹妹就不忍心了。
  不过女孩子嘛,自然是多多益善。
  其中一个不甘心地大声说:“看情况你是分配到了警察职业,不错啊,除了科学家现在就警察职业最抢手了。”
  “哎,我们可是老手,你跟着我们不会吃亏的。这荒漠最重要的三个东西是水源、绿植和宝箱,前两个和生命值健康值机遇值有关,宝箱是机遇和事业值。我们知道去哪里能够刷到大量的分值,你跟着我们走吧。”
  女孩儿狠狠地瞪了一眼身边的两个男人,这一路上怪已经很难打了,他们居然还有心情带妹!
  她可不是来陪他们带妹子的!
  她在现实中可是花了不好工夫,才打听到的消息: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商,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林一尔唯一玩的一款网络游戏,就是《后天》。
  如果能够顺利通过这款游戏接近林一尔并走进他的生活,俘获他的心,她毫无疑问会成为人生赢家!
  她可不想在新手副本就被一个女人拖累!
  夏迟迟回头看了看他们,还是没说话。
  “怎么不敢说话,难道你不是小姐姐,是女装大佬?怕一开口被我们发现是伪声?”那个女孩儿“扑哧”一声笑了,“看样子你是新手吧,要组队就赶紧过来,装什么矜持怕羞啊,我告诉你,这里刷不好分值,你一会儿会死得很快的,别怪我们没有提醒你。”
  夏迟迟还是不想说话,她现在一心想要找到白乐乐和她的男友。
  “不来算了!别真的是个抠脚大汉。”女孩儿一脸嫌恶的样子,又笑了起来,“哦,对了,你可以去我的直播间玩哦,我在现实里可是女主播呢。”
  夏迟迟正打算走,眼前忽然掀起了一阵龙卷风,那女孩儿一声娇呼:“哎!怪来了!”
  两个男人脸色一变,道:“不,不是怪,这是……这是游戏里那个传说的东西!HIM!”
  女孩儿连声大骂,爆了好几句粗口之后,才道:“真晦气!遇到他就没活下来的人。直接登出游戏也会被一遍遍追杀!我们怎么运气那么背!”
  说着,那群人就准备撤。
  可是已经迟了,风沙已经退尽,一个摇摆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穿着破烂的衣服,浑身都很僵硬,眼睛没有眼白,而手心里牢牢护着一朵玫瑰花,身后是沉沉的落日。
  余晖落在男孩儿毫无生气的身上,仿佛在他的头发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光,男孩的已经僵硬的脸也在金色的光芒中,有着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的温柔。
  甚至可以看到他一根根睫毛上莹泽的光。
  夏迟迟看着他和玫瑰花,倒是没有那么害怕。
  毕竟只是游戏,大不了退出重玩。
  她此时想到的是——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一刻,无数情绪涌上来,她和别人的想法丝毫不同,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运气糟透了,可是她却觉得无比幸运。
  男孩儿面无表情地走过,所过之地,都起了浓重的风沙。
  那三个人疯了一样拔腿就跑,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夏迟迟一脸欣喜的模样,没忍住好心提醒道:“快跑!不要靠近他!游戏设定里,他是医院实验的失败品,即将造成第三次世界灾难的瘟疫之源,会让所有生命在他的辐射下死去的!被他抓住,以后即使换号登录游戏四值全满也会因为辐射不出三天就强制死去登出的!”
  居然那么严重……
  可是能跑得掉吗?
  那三人中女孩儿溜得最快,也死得也最快,其中一个男人被迎面而来的其他野怪围攻而死,另外一个男人还没有跑远,就被周围好像无处不在的风沙伤的鲜血淋漓,最后一个不稳,落在石头上摔死了。
  夏迟迟眉头一皱,立刻反应了过来,对那个好心提醒自己的男人道:“朝着西边走,朝着落日走,那边有一口井!”
  男人一愣,赶忙朝着西边走,而夏迟迟也看了一眼那个静默的,仿佛沉浸在玫瑰花的芬芳中的男孩,转身跟了上去。
  “天!我不是看错了吧?这里竟然有这么多……”很快,男人疯了一样又自言自语,“不对啊,我们刚才就是从西边来的,西边什么都没有,哪里有这么大一片玫瑰花园,还有一口水井!我玩了这么久游戏从来没有见过这些!”
  植物和水源代表了生命值和健康值,而宝箱,代表的是机遇值和事业值。
  夏迟迟环顾四周,心道果然,和她猜的一模一样。
  这个游戏的设计者……怎么说呢,心底竟然这么浪漫啊。
  水源和植物都有了,那么,最后差的就是宝箱了。
  “HIM跟过来了!他跟过来了!小妹妹,你快说,我们往哪里走,哥都听你的!”男人吓坏了,脸色苍白地看着夏迟迟。
  夏迟迟随手指了一点,是一片篱笆:“你往那边走。”
  男人已经完全相信了夏迟迟,听到夏迟迟的话,毫不犹豫,朝着夏迟迟指着的方向跑去。
  可是在那里,什么都沒有发现。
  “你骗我玩啊!这里什么都没有。”
  夏迟迟立刻明白了过来,道:“不是这里的话……啊,对了,应该在那里!”
  男人已经火大了,吼道:“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说,你的是不是游戏的工作人员来逗我玩的!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老子为了玩这个游戏可是光眼镜就花了两万块钱!如果你让老子废在HIM手里,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不等他说完,就听到他一声尖叫,HIM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而他,身上迅速地长起了仿佛扩散的癌细胞一样的东西。整个人重重地栽倒在地,登出了游戏。   HIM慢慢收回了抚摸他脖颈的手,用无神的双眼看着夏迟迟。
  夏迟迟咬唇,心跳几乎要跳出胸腔,她转身就朝着刚才已经得到答案的地方跑去。
  HIM的速度仍然是缓慢的步行,虽然慢,却始终紧紧跟在夏迟迟身后,似乎夏迟迟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夏迟迟在走到指定位置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一片光晕,而光晕中,是蹲在地上的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它眯着眼睛,看见了夏迟迟身后的HIM,好像在笑,然后张开口,无声地说了句什么。
  紧接着,小动物消失了,地上出现了一个宝箱,夏迟迟在HIM即将触摸到她的时候,打开了宝箱。
  HIM的动作顿住了。
  顷刻间,夏迟迟的事业值和机遇值在继生命值和健康值之后,也灌满了。
  夏迟迟转头看着HIM,迅速点开面板做出准备,如果他攻击自己就立刻登出游戏。
  可是HIM仿佛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并没有攻击她,而是笑了起来,低头轻轻嗅着玫瑰花。
  “你说……既然不打算要孩子,为什么要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个世界那么美,却不属于我。”
  “为什么遗弃我……”
  夏迟迟道:“没有人会遗弃你的,你可是小王子啊。”
  男孩用没有眼白的眼睛看着夏迟迟,一颗颗泪珠从他的眼窝里滑落:“真的有狐狸在等我吗?”
  夏迟迟忽然想要陪他一起哭。
  不过只是一个游戏的彩蛋而已,为什么,让她觉得那么绝望。
  “嗯。”她笑了笑,丝毫不在意男孩身上让人想要吐出来的浓郁的腐臭味,“有的吧。”
  男孩儿低头嗅了嗅玫瑰,小心翼翼的模样,夕阳最后一点余晖消失在沙丘之后,他也随着夕阳的光泽消失了。
  周围的花园、水井、半开的宝箱也随之消失了,这个游戏的最大满数值彩蛋,就这么被夏迟迟拿到手中了。
  她叹了口气,回到初始界面,见到系统君。
  系统君:“表现不错嘛,从这个游戏研发出来到现在,就没有人在新手副本打出全满数值的成绩,那群笨蛋,见到HIM彩蛋就跑,还投诉我们虐待新人,真是委屈死宝宝了呢。”
  夏迟迟:“我能够打出来,是因为我的志向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出版编辑好吗!其他人,就算看过《小王子》这本书也不会因为熟读而轻松联想到吧。”
  其实夏迟迟在第一眼看到男孩的时候,就明白了游戏设计者的意思了。
  孤单的男孩,身后是沉沉的日落和沙漠,这样的情景不正是童话《小王子》的翻版吗?
  书里说,星星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的某一颗上有一朵看不见的花。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的某一个地方藏着一口井。
  所以夏迟迟想要寻找井逃跑,方向呢,书里也说了。
  ——当一个人伤心,他会喜欢日落。
  方向大概就是西边吧。
  最后到玫瑰花园,夏迟迟有点迷茫了,花园有两个位置可能是宝箱的藏匿点也是HIM彩蛋的通关点,一个是小王子看日落的地方也就是她第一次指的地方,第二个地方,就是看小王子的小狐狸待的地方。
  玫瑰不会说话,王子却会爱它,狐狸明明会说话,却只能当哑巴,你还有玫瑰,而我只有你。
  唯一让夏迟迟觉得奇怪的是,小王子在消失前一刻说的那几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什么被全世界遗弃?
  什么不属于他?
  那完全不是童話故事里的情节,反而……好像是什么提示。
  还不等夏迟迟细想,系统君就又开始聒噪地说话。
  系统君:“怪我喽?是BOSS和程序团队说的,需要这么一个大彩蛋,成则游戏堪比人民币玩家,败则成游戏落水狗,我已经尽量调低了新人遇到HIM的概率了好吗!”
  夏迟迟:“所以……你是故意让我碰到的吗?”
  系统君:“不……没有啊……我哪里能控制这些。”
  夏迟迟怀疑地盯着系统君。
  系统君:“我发誓,我是爱你的!我不会对你做这些!”
  夏迟迟的表情更奇怪了,谁被一个AI表白都会感觉怪怪的对吧?
  系统君:“我的宗旨是玩家至上!我会把我所有的爱意倾注给每一个敬爱的玩家的!”
  夏迟迟:“呵呵。”
  见她还是不信,系统君只好举白旗投降:“总之你现在各项数值都满了,以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作死的话这些数值够你为所欲为一阵子不用打副本了,你想进游戏不?我这就带你去?”
  下期预告:公司内,女同事将新来的夏迟迟视为眼中钉,沈嘉树的公司也因为父母的干扰出现问题,而夏迟迟的父母也在花样催婚,游戏与现实中,夏迟迟与林一尔、沈嘉树又会有怎样的发展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7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