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每天和可爱的你(连载二)

作者:未知

  怎么,看到我就这么激动吗?
  新浪微博:@翘摇大帅比
  前情提要:因替同学代写程序而被老师穆际云抓包而失去了奖学金的楚昭昭,为了妹妹的医药费不得不化成浓妆去云烟府邸做酒水销售员,恰逢碰上为难自己的穆际云…
  他今天手气真的差。
  “我?”楚昭昭指着自己鼻子,一脸不敢置信。
  穆际云不再多话,直接拉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按在骰盅上。
  肌膚相触的那一刻,楚昭昭的心陡然猛跳了一下。她怕穆际云认出她,连说话都不敢完全拿正面对着他,眼神里总有刻意的躲闪。可现在属于他的温度传到了她的手上,那么真实,好像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揭穿。
  穆际云说:“摇。”
  楚昭昭不得不照做,学着别人的样子摇了两下,然后揭开骰盅一角瞄了一眼。
  完了,五个一。
  楚昭昭虽然不会玩骰子,但她知道这个就是比大小,一肯定是最小的,她还一下子摇了五个出来,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楚昭昭偷偷看穆际云,他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仰到沙发靠背上,点了支烟。
  段骁坐在穆际云旁边,由他开始叫点数,要轮到最后才是穆际云。
  可段骁刚喊了数,穆际云就直接跳开了他。
  “嘿,穆老师,你针对我是不是?”段骁嘀咕着去揭开穆际云的骰盅,傻眼了。
  “大豹子,这女的什么手气啊?!”
  啊?楚昭昭听他的口气,是说这个点数很大吗?
  穆际云也转过头,抬起手臂,揪了揪楚昭昭头上的兔子耳朵:“嗯,你这什么手气?”
  “我……”和穆际云距离这么近,他的呼吸都拂过她的脸颊,带着一点烟酒味,一丝温热。
  “再来再来!”段骁干了一杯,挥起骰盅说,“就一把,看把你们俩嘚瑟的。”
  穆际云却拦住段骁道:“跳开的,七杯。”
  闻言,段骁傻眼了:“……”
  七杯路易十三下肚,饶是段骁酒量再好,此刻也挨不住了,倒头就趴在了桌上。
  “成功干翻一个。”穆际云说,“继续,还有五个。”
  “哎哟!瞧这口气,来来来!”
  几把下来,楚昭昭明白这个游戏的玩法了,而且她手气真的特别好,一把都没输过,所以动作也主动了些。穆际云心情好,弯腰给自己倒上一杯,楚昭昭也弯腰摇骰子,浓密的头发从肩头滑落,几缕发丝拂过穆际云的鼻尖。
  “好香。”他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楚昭昭愣了一下,问:“什么好香?”
  穆际云不再看她,笑着没说话。但此时无声胜有声。楚昭昭明白了,脸上顿时火烧火燎。
  若是换了别的男人,她可能还会害羞一下。可这个人是穆际云,他的话如同一块火炭掷入她的心里,烧得她五脏六腑生疼。
  之后的几把,楚昭昭手气依然很好,却魂不守舍。她希望,穆际云赶紧离开,他在的每一分钟都是在煎熬她。
  凌晨三点,这桌人终于走了。楚昭昭如获大赦,回了休息室后,瘫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邱四哥醉醺醺地走进来,手里捏了一沓红色人民币,“啪”的一声拍楚昭昭脸上,吓得她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可以啊楚昭昭,五瓶路易十三,有点本事嘛。”他把那一沓钱扔楚昭昭怀里道,“四哥说了,只要豁出去,票子是不是大把大把地来?”
  被邱四哥用钱拍那一下的羞辱感,瞬间被满怀的人民币驱散。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楚昭昭数了数,加上今天穆际云给的小费,她收入一万多,已经是她人生中的巅峰了。
  向邱四哥道谢后,楚昭昭匆匆卸妆,离开云烟府邸。这一夜,她睡得特别安稳。
  第二天一早,她仔仔细细包好钱,塞到书包里,去银行存到爸爸账户里,只给自己留了五百元钱。
  其中三百元,她是要还给甘甜的。
  从银行出来,楚昭昭直奔车站,坐上了去往医院的大巴。
  早上九点,楚昭昭到了医院,在一楼交费大厅碰到了楚国华。
  “爸,钱收到了吗?”楚昭昭问。
  楚国华不到五十岁,鬓发却已经白了大半。楚昭昭定睛看了看,猛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爸的背已经佝偻了。
  “到了到了!”楚国华难得这么开心,挥了挥手里的单子说,“正在交费呢!”
  “妈在吗?”楚昭昭看了看表,这个时候妈妈应该没在上班吧。
  “唉,昨天她加班了,我让她在家里多睡会儿,你赶紧上去陪陪你妹妹吧。”
  “好。”
  楚昭昭上了四楼,走进楚明明的病房,一眼就看到了窗边床位的妹妹。十六岁的女孩儿,一张脸白得毫无血气。阳光透过窗外的树叶照进来,洒在楚明明身上,像个玻璃人,仿佛碰一下就会碎。
  “姐姐!”楚明明本来在看手机,发现楚昭昭进来后,激动地挥手,“你快过来呀!”
  楚昭昭今天凌晨四点才睡,早上七点就起来了,一路上疲惫不堪,可一见到妹妹,什么倦意都没有了。
  “少玩手机,对眼睛不好。”楚昭昭拿开她的手机,给她掖好被子。
  刚把她的手塞进被子里,她就不老实地伸出来抱住楚昭昭的脖子:“哎呀,姐姐,我下周就可以出院啦,你回家的时候记得给我带蛋糕哦!”
  “好。”
  “我要草莓味的。”
  “没问题。”
  “叫糕点师多给我放点奶油。”楚明明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比画了两下,说,“就多放一点点,不会多加钱吧?”
  “不会。”
  有时候楚昭昭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这么乐观。若是第一次住院,出院前兴奋一下是正常的。可楚明明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住进医院了,医生都跟他们家熟得跟邻居似的。可楚明明每次出院前,都觉得自己就是痊愈了,要一个蛋糕庆祝。   第一次买蛋糕,楚昭昭很开心。第二次买蛋糕,楚昭昭很庆幸。第三次、第四次……直到现在,她觉得自己都麻木了,楚明明却还是这么开心。
  可能就是因为……她是楚明明啊,她是天使一样的存在。
  楚国华交了费上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水壶。他说:“昭昭,渴不渴,我给你倒杯热水。”
  趁着楚国华倒水的工夫,楚明明又掏出手机,朝着楚明明招手:“姐姐,快过来!我们拍张合照!”
  “拍什么照啊,我今天头发乱糟糟的。”楚昭昭嘴里虽然嘀咕着,却还是走过去配合楚明明摆了个剪刀手。
  拍好了照,楚明明发了条微博:“我姐姐,漂亮吧?”
  楚昭昭看笑了。自己不修边幅,高度近视,戴着一副厚眼镜,哪里漂亮。可她在楚明明眼里就是最漂亮的。
  楚明明有个微博账号,只有几百粉丝,她却认认真真经营着。
  自从生病,楚明明便没什么机会出门了,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家里,爸妈都生怕她出门哪儿磕着碰着。而她以前的同学都升高二了,忙着学习,也没什么时间陪她,于是她的朋友就只剩这些陌生网友。
  临近中午,妈妈提着食盒来了。饭菜都很简单,味道也一般,但楚明明一个劲儿地说香。她从小就是这样,夸得妈妈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厨,厨艺就越来越烂啦。
  中间那一盘芹菜炒肉是妈妈最拿手的菜,不一会儿就见了底,碗里还剩几块肉。楚昭昭正要夹,两双筷子就先她一步把肉夹到了她碗里——来自楚明明和妈妈的筷子。
  楚昭昭捧着碗,心口一阵泛酸,说:“你们吃就好了,我又不饿。”
  “唉,我才不饿呢。”楚明明撇嘴,“吃药都吃饱了。”
  “胡说八道。”妈妈一筷子敲到楚明明碗边,责备道,“别说这些不吉利的。”
  饭后,楚昭昭困了,想在隔壁床睡一会儿,楚明明非要她睡自己的病床。
  “挤死了。”楚昭昭嘴上不愿意,但还是钻进了楚明明的被窝。
  妈妈下午回去上班了,楚爸爸就一个人在阳台上晒太阳。病房里安静得只有爸爸偶尔发出的鼾声。
  “姐姐,你睡着了没?”被窝里,楚明明小声说。
  “没,怎么啦?”
  “嘻嘻,姐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楚昭昭怔了片刻,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男朋友,你瞎想什么呢。”
  “那有没有人追姐姐啊?”
  “呃……好像有吧。”
  “真的吗?!长什么样啊?你的同学吗?有没有照片啊?”
  被窝里,楚昭昭叽里咕噜地跟楚明明说那个常常找她聊天,约她去圖书馆的男孩儿。不知不觉,就说了一个多小时,困意也没了,越说越开心。最后还是护士进来的时候打断了姐妹俩,之后楚昭昭才继续补觉。
  晚上,楚昭昭在医院吃了饭,又回了云烟府邸。今天穆际云没来,幸好。
  可楚昭昭一晚上也只卖了四五千元的酒,邱四哥立马又不满了:“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合着你昨晚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还真是邱四哥说的这么一回事。楚昭昭今晚也上二楼了,可那些客人根本就不拿正眼瞧她,更别说卖酒了。还好燃眉之急已经解决,楚昭昭压力也没那么大。
  周末结束,楚昭昭就该回学校上课了。现在大四课不多,周日到周二没课,楚昭昭就在学校外的服装店打工,每周三四五才有课。
  到了周四晚上,楚昭昭睡不着。明天早上可是穆际云的课,虽然他没认出自己,可楚昭昭心知肚明。
  上课铃打响时,楚昭昭下意识地一哆嗦。
  如果说上一周的课楚昭昭是无法静下心来听课,那么这一周她就是刻意躲避每一次与穆际云对视的机会。她连头都不抬,可穆际云好像不让她如愿。
  “实现运行时的多态性,必须通过什么函数实现?”穆际云无波无澜地说,“楚昭昭,你来回答。”
  突然被穆际云点到名,楚昭昭站了起来,依然没有抬头,假装在书上找答案。
  穆际云对于她这个举动很不满,朝她道:“抬起头来,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翻书?”
  楚昭昭不得不抬起头,却依然不敢和穆际云对视,小声说:“虚函数。”
  “坐下。”
  楚昭昭坐下后,又把自己缩进壳子里。甘甜觉得她不对劲,低声问:“怎么了?有心事啊?”
  甘甜是楚昭昭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她人如其名,长了一张圆圆的脸,笑起来有酒窝,像盛了甜酒一般。
  “没有啊,昨晚没睡好,有点累。”
  楚昭昭说完,偷偷看了一眼讲台上的穆际云。没了夜色的修饰,他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一板一眼,肃穆冷静。
  她突然想到,其实他们俩一样,一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只是她有化妆品修饰,更难认出。说不定穆际云还更怕自己被学生知道原来他私底下是那个样子呢。
  思及此,楚昭昭竟轻松许多,也敢抬起头来听课了。
  下课后,穆际云带上书离开了教学楼。
  车停在办公室楼下,他步行过去,路上遇到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辅导员张老师。
  穆际云和同事们来往不深,平日里见到了不过打个招呼,聚会之类的,除了必须参加的,他也会推掉。
  但今天看到张老师,他突然就想到了楚昭昭,于是主动上去搭话。
  “张老师,你来听课?”
  “对啊。”张老师同时带计算机科学专业大四和大一的学生,大四的他不操心,倒是常常来看看大一新生们上课的状态,“穆老师给二班的上课呢?”
  “嗯。”穆际云说,“刚下课。”
  大概是穆际云主动闲聊有些异样,张老师很快就想到了原因,他试探着问:“楚昭昭最近上课状态好吗?”
  “有点差。”穆际云说,“今天上课的时候,头都不抬。”
  听闻此话,张老师叹了口气。
  穆际云又问:“她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是说,除了奖学金那件事。”   “唉,这孩子挺可怜的。”张老师见穆际云主动问了,便知无不言,“她有个妹妹,今年才十六岁。他们家里经济条件本来就一般,妹妹前几年又查出血友病,这是个富贵病,平时要捧在手心里不说,一旦出点问题,那医药费噌噌噌的,一下子就压垮了家庭,作为姐姐,她也不容易啊。”
  张老师见穆际云抿着嘴唇,又说 :“所以之前那件事,你也别太怪她,她过得真的苦。”
  穆际云依然没有说话,却感觉心慢慢沉了下来。
  ——求求您……求求您别告诉张老师……我、我的奖学金资格会被取消的。
  ——穆老师,我真的错了……求求您……
  他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到了楚昭昭在他办公室哭着哀求的声音,以及,那走廊上压抑的呜咽声。
  一声声啜泣,像虫子一般钻进他大脑,搅得一阵阵刺痛。
  一周后,楚昭昭订了个草莓蛋糕带回家去,第二天又急匆匆地回了学校。
  张老师给她介绍了个活儿,帮学校一个老教授做个网站页面,能赚小几千元,但就是时间比较赶。马上就要到约定的时间了,楚昭昭不敢在家里多待,早饭都没在家里吃,就回自己小屋继续赶工。
  手边的咖啡空了三瓶,又用冷水洗了两次脸,总算是把所有东西赶出来了。楚昭昭关上电脑,走到阳台上,看见天已经泛了鱼肚白,一道熹光滑过天际。
  她站着吹了一会儿冷风,感觉手冻僵了才又回到房间,拿出手机看了看,无意中翻到微博,看见了楚明明昨晚的更新。
  她拍了草莓蛋糕,放到网上:“众生皆苦,但我是草莓味哒!”
  楚昭昭原本已经累得做不出任何表情了,看到这条微博,嘴角还是忍不住勾了起来。她点了个赞,然后收拾好东西,洗了个澡,赶去学校交差。
  给楚昭昭这个活儿的是法学系的刘老教授,他拿到成品立马就付了尾款,转头一看楚昭昭这姑娘眼底一片青黑,连眼镜都遮不住,连忙说:“哎哟,姑娘赶紧回去休息吧,病倒了我可过意不去。”
  楚昭昭道谢后便回了寝室,闷头就睡。
  而这边,楚昭昭刚走没多久,穆际云就敲响了刘老教授的门,手里提着两盒茶叶:“刘老师,我外公叫我给您送茶叶。”
  刘老教授正喝水,看见那好茶叶便两眼放光:“还是祁老师记挂着我啊!”他收了茶叶,喜不自胜,立马就端出茶具要泡两杯给穆际云喝。
  趁着刘老教授泡茶的工夫,穆际云瞥了一眼他的电脑,道 :“刘老师,您网站做好了?”
  “对啊,找了个学生做的,不错吧?”
  “这种事情,您叫我帮您做就行了。”
  “你忙嘛,我就不打扰你了,而且学生还能赚点零花钱,何乐而不为呢?”
  “嗯。”
  刘老教授从柜子里端出茶具,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又问:“你觉得怎么样?”
  穆际云伸手握住鼠标,翻了几页,点了几个按钮。
  “不错,我们学院的学生给您做的?”
  “对啊。”刘老教授说,“除了你们学院,还有哪个学院的学生能做嘛,而且还找的是女生。”
  听见是女生,穆际云心里有了感知,便问:“谁?”
  刘老教授说:“楚昭昭,认识吗?”
  穆际云点头:“认识,我的学生。”
  刘老教授:“怪不得,效率又高,做得又好。”
  闻言,穆际云的嘴角几不可察地扬了扬。
  “而且还是一个人做出来了,时间这么赶,可累坏你的学生了。”
  刘教授话一出,穆际云嘴角的弧度又沉了下去。
  计算机学院的学生给人做私活赚点钱是常事,但因为工作量大,通常是三四个人一起做才能准时完成。
  这么赶的时间,楚昭昭一个人扛了下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太缺钱了,不愿意让别人跟她分钱。
  转眼就到了十二月。
  由于上个月月初一晚上賺了一万多,所以近一个月以来楚昭昭过得相对轻松,可到了月底,家里金钱警报就又拉响了。
  这段时间,楚昭昭每周去云烟府邸上班,却再没看到过穆际云。因此,她也没赚到什么钱。楚昭昭也真是相信了,她那次能赚钱,还真不是靠她的实力。
  今天更惨,都快凌晨了,她还颗粒无收。她在大厅里漫无目的地晃荡着,不知什么时候,发现每走过一处,总有男客人盯着她的大腿看。无一例外地,眼里含着几丝淫秽。
  楚昭昭低头,发现自己的黑丝竟然被勾破了。怪不得那些男的盯着她的腿看,说不定还以为她是故意这样来吸引客人注意的。于是,楚昭昭立马去休息室换丝袜。
  同样在休息室的还有Cindy。楚昭昭不知道Cindy真名叫什么,就像Cindy也不知道面前这个Linda真名是什么。她们来上班,都会取个好记的名字便于客人记忆,当然,这些“同事”也不在乎对方叫什么,只有负责管理的邱四哥知道她们的真名。
  楚昭昭见Cindy换下兔女郎服装,穿上自己的衣服,便问:“你下班了吗?”
  “对呀。”Cindy里面穿了黑色吊带裙,外面裹着皮毛大衣,露出胸口一片风光,“Linda,我没找到邱四哥,电话也没人接,你一会儿帮我告诉他一声吧。”
  “嗯,好的。”
  楚昭昭换了丝袜,Cindy也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两人一同走出去,在走廊口分道扬镳。但楚昭昭看见的是,一个中年男客人搂着Cindy,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看什么呢?”邱四哥从后面拍了下楚昭昭的肩膀。
  楚昭昭回神,连忙说 :“四哥,Cindy让我告诉你一声,她下班了。”
  “当我瞎呢?我没看见?”邱四哥没好气地说,“你什么时候像Cindy那么出息了,你也可以天天十二点下班。”
  见楚昭昭愣住,邱四哥胸口一股闷气,一巴掌轻轻拍在她后脑勺上 :“我说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的,咋就长了个榆木脑袋?当初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我去……真没见过你这么不开窍的。现在是什么时代?渠道为王的时代,懂不懂?咱们酒水行业也是这样,你什么时候能把客人抓在自己手里,发展成自己的稳定客源,还能愁没钱赚?”   楚昭昭懂了,好像又没懂,她问:“怎么发展?”
  邱四哥瞟了一眼Cindy离开的方向,对楚昭昭道 :“这个不用我教吧?看看人家Cindy。”
  楚昭昭:“……”
  见这丫头脸上的表情,邱四哥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啐了一口,说道 :“都到这儿来上班了,我劝你放下身段,赚钱才是硬道理。”
  楚昭昭低着头,半晌,嘴巴里才憋出几个字:“我知道了,四哥。”
  “别光说不做。”邱四哥指着楚昭昭身后道,“你看,机会这不就来了嘛。”
  楚昭昭顺着邱四哥的手指看过去——穆际云来了。他身后还是上次那群人。
  楚昭昭莫名地,就慌了。这是下意识地,不受控制地。
  “还愣着干吗?赶紧去招呼啊!”邱四哥在背后推了她一把,催促道,“你来这儿多久了?就开了穆少一个大单子,看来你对他胃口,争取把他握在手里。实在不行,他身边其他人也都是肥肉,随便抓住一个也够你吃喝不愁了。”
  说着,楚昭昭就一个趔趄冲到了穆际云面前,没站稳,身体晃了一下,被穆际云扶住了——腰。
  “怎么,看到我就这么激动吗?”
  被自己平时又尊敬又害怕的老师扶住腰,嘴里还说着不着调的话是什么感觉?楚昭昭不知道换作别人是什么反应,反正她快呼吸不过来了。她腰间的手,就像带着火,灼得她手足无措。
  幸好下一刻穆际云就放开她了,他松了松肩膀,往楼上走去,并对身后的楚昭昭丢下一句“上来”。
  楚昭昭跟上去,见一群人已经落座了,她便问:“穆先生,今天点什么酒?”
  穆际云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靠背上,一只手挑着耳垂,指尖轻搓,似乎有些痒,问:“你希望我点什么酒?”
  楚昭昭咬了咬下唇,踌躇着怎么开口。
  或许是她迟疑得太久,段骁帮她开了口:“哎呀,路易十三。”他又笑着看楚昭昭,“开五瓶,怎么样?”他的笑里,明显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楚昭昭一边想着,要真的想维护住客户,连续两次狮子大开口是最错误的做法;可又想到,下周妹妹就要买药了,那是一大笔钱,她要是不狮子大开口,妹妹怎么办……
  “那就五瓶……”楚昭昭回头对服务员说,“路易十三吧。”
  这下,就连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都……怎么说呢,有几分鄙视,又有几分羡慕。
  她转身,扯出一个笑,面对身后的客人。意料之中地,他们并不怎么看得起眼前这个一点不懂得收敛的女人。
  穆际云除外。
  昏暗的灯光中,他抬眼看着楚昭昭,神色平常,但片刻之后,还是发出一声嗤笑。
  闻声,楚昭昭抓紧了衣服下摆。
  “过来。”穆际云招招手,指着桌上的骰盅说,“今天还是靠你了。”
  “我去……”段骁第一个反对,“别啊,来,姑娘,我给你开六瓶,你来给我摇。”
  穆际云看了段骁一眼,他就嬉笑着往后缩了一下,闭上了嘴。紧接着,楚昭昭坐到了穆际云身边,但隔着老远一段距离。
  还是摇骰子,楚昭昭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气依然特别好,不管他们怎么换规则,她都十把九赢。
  酒过三巡后,她侧头看,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经挨在了一起。她的大腿,挨着穆际云的大腿。西装裤下肢体的硬度、温度,都清晰地通过她的丝袜传达到她的肌肤上。
  楚昭昭下意识地想往旁边挪。她刚起了这个念头,身边的穆际云却突然抬了手,往她身后放去。
  楚昭昭以为他要伸手揽着自己,立马僵住不敢动。没想到穆际云的手臂一起一落之间,却只是放在沙发靠背上,揪住了她头发上的兔子耳朵。
  穆际云似乎很喜欢揪她的兔子耳朵。
  “真能干。”穆际云在她耳边说,“明天晚上別到处晃了,直接上来找我。”
  第二天早上,楚昭昭又打了一万多元钱到爸爸卡上,然后回去睡回笼觉。
  楚国华收到钱的时候,立马打电话来问:“昭昭啊,哪儿来这么多钱?”
  楚昭昭睡醒蒙眬,迷迷糊糊地说:“和同学一起做网站赚的。”
  “学生做网站这么赚钱吗?你前段时间才拿了几千元钱。”
  “对啊,现在互联网时代嘛,我们做这些很赚钱的。”
  楚国华还想问些什么,身旁的楚明明已经缠着要电话了,楚国华只好把电话给她,让她跟楚昭昭说话。
  “姐姐!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一千个粉丝啦!”
  “嗯,明明真棒。”
  “还有人私信我,说要给我捐钱,姐姐,你说我……该不该要啊?”
  楚昭昭想了想,说:“算了,网上的东西,谁都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你还是别要了,姐姐有钱,能给你治病。”
  “可是……”楚明明说,“姐姐你挣钱是不是很累?你都很少回家了,也瘦了很多。”
  “笨明明,姐姐要毕业了,当然忙,而且马上就要正式上班了,我得减减肥。”
  “姐姐你又不胖,减什么减。”
  “你不知道,现在办公室女郎们一个比一个漂亮,姐姐可不能输。”
  “真的吗?她们是不是像电视剧里一样,每天都喝着咖啡,穿着漂亮的衣服?”
  “对啊,她们还能在高级写字楼里上班,打开窗户一看,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
  和楚明明闲扯了好一会儿,楚昭昭开始换衣服准备去市中心的合盛珠宝开业典礼。这是她在兼职微信群里找的兼职,去做礼仪小姐,一天能赚四百元。
  天更冷了,楚昭昭怕冷,穿了一条裤袜,又套了一条秋裤,然后才翻出牛仔裤准备套上。
  她想,应该挤不下吧,要不要脱一条秋裤,或者连裤袜?脱了会不会冷?她一边想着,一边套牛仔裤。不知不觉,一条裤子就轻松地套了进去。
  楚昭昭愣怔了片刻,唉,原来真的瘦了很多。太久没心思上秤,她都不知道自己体重变化的情况。   父母總是问打工是不是太累,学习是不是太忙,楚昭昭每次都敷衍过去了。现在想想,虽然自己不知道自己瘦了,父母肯定是看得出来的,她敷衍他们的时候,不知道他们心里该怎么难受了。
  但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一想到楚明明,再难也要咬牙坚持下去,瘦一点又算什么,楚明明比她瘦多了。
  冒着寒风,楚昭昭去了公交车站,在十点前到了合盛珠宝,化了淡妆,换上了他们给准备的红色旗袍。
  为了美观,珠宝方倒是给多准备了白色小坎肩,但衣服始终太单薄了,更别说还有露在外面的小臂和一双腿。
  “她们还能在高级写字楼里上班,打开窗户一看,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这两种生活,差距还挺大的。
  站在珠宝店大门的当风口,楚昭昭冷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因为她得死死咬着牙齿以防自己发抖——礼仪小姐要是站在门口瑟瑟发抖,这像什么话。
  一个小时过去,楚昭昭倒是不用咬着牙了,因为她已经冷得麻木了。
  迎来送往间,楚昭昭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更熟悉的面孔。
  穆际云被一个中年女人挽着,刚下车,一步步朝大门走过来。那个中年女人看起来不过五十出头,一头浓密的头发黑得发亮,绾在脑后。一个气质高雅的女人,连发髻都透露着高雅的感觉。而穆际云则是一如在学校里一般,浑身上下找不出一点纰漏,就是那眼神,仿佛满大街都是他学生。
  楚昭昭和穆际云对视的那一刹那,穆际云的眉心蹙了蹙。楚昭昭依然露出一个礼仪小姐该有的得体笑容,然后,穆际云的目光就移到了她的腿上。
  楚昭昭有一双好腿,这是她自知的优势。在云烟府邸上班时,她的腿也是最吸引人的一部分,或黑丝,或网袜,常常引来男客人们垂涎的目光。
  但此刻,穆际云的眼神告诉她,他仅仅只是在看“一双腿”,一双在寒冬只穿了一条丝袜的腿。楚昭昭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他的重点在于她大冬天的穿这么少,于是她极不自在地往后退了一步。
  穆际云及时收回目光,和身旁的女人走了进去。全程不过几秒钟,却愣是让楚昭昭感觉到了好几种情绪的转换。
  半个小时后,开业典礼结束,楚昭昭立马换上了自己的厚衣服。她搓了搓手,戴上口罩,站在路边等公交车。公交站旁有个报亭,门口的暖箱里摆了热饮,楚昭昭看了两眼,忍住想喝热水的欲望,跺着脚等车。
  等了几分钟,公交车没来,倒是来了一辆黑色轿车。穆际云摇下车窗,问:“楚昭昭,你回学校吗?”
  楚昭昭没想到穆际云会专门停下车问她,摘下口罩,说:“嗯,回寝室。”她一开口,声音都冷得发抖。
  穆际云没说话,而是拉开车门下车,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背对着她说:“上车吧,学校门口公交站到寝室还有一段距离,我送你。”
  楚昭昭惊愕地看着他,可穆际云似乎没打算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坐上了副驾驶座。
  人家老师都把后座的位置让了出来,楚昭昭要是再拒绝,就有点不识抬举了。
  于是,楚昭昭打开后座的门。刚才那个中年女人坐在里面,瞧见她,便点点头:“上车吧。”这中年女人是穆际云的母亲,她双手交叠,放在膝上。
  走近了看,楚昭昭才发现穆母虽然保养得宜,但眼角的皱纹也遮掩不住。不过,像这样有气质的贵妇,皱纹都是好看的。
  她有一双和穆际云一模一样的眼睛,微扬,内敛,透着淡淡冷意。这双眼睛长在年轻男人身上便是一抹桃色,可长在一个中年女人身上,只会让人产生距离感。
  楚昭昭一进来便带来一股冷气,穆母上下打量了一眼,对前排的司机说:“车上好像还有热奶茶,递一杯给小姑娘。”她又问穆际云,“你要一杯吗?”
  穆际云摇头:“甜腻腻的,不要。”
  司机照做,只拿了一杯,楚昭昭接过,说道:“谢谢。”
  楚昭昭又冷又饿,现下手里的这杯奶茶简直就跟救星一样,她极度需要温暖和热量,一下就喝下去一大口。
  穆际云坐在前面,一言不发,倒是穆母跟楚昭昭聊了几句:“你就是楚昭昭吧?”
  “嗯,我是。”
  “听你们穆老师提起过,说你每次都是专业第一,数理思维特别强。”
  楚昭昭看了一眼前座的穆际云,低声说道:“谢谢穆老师。”
  穆母又对穆际云说:“你那些同事啊朋友什么的,要是有什么兼职,你就介绍给你学生,免得大冬天的这么辛苦。”
  穆际云背对着她们说:“好。”
  穆母又侧头看了看楚昭昭,朴素的打扮,腿上的牛仔裤都洗得发白了,一张脸倒是清秀,就是那副黑框眼镜看起来也太学霸了。她说:“这年头,像你这么能吃苦的小姑娘不多了。有什么事就找你穆老师帮忙,作为老师,学习上生活上,他都该为学生尽一份心的。”
  楚昭昭点头说好。穆母见她话不多,也不多聊了,又问穆际云:“今晚在家吃饭吗?”
  穆际云说:“不吃了,今天段骁请客。”
  穆母闻言,脸上有几丝不悦:“少喝点酒。”
  楚昭昭一听到这段对话,立刻警觉起来,偷偷去看他的表情。见他没什么异样,她才松了口气。
  四十分钟后,司机把车停在了宿舍楼下。楚昭昭向车上的人道谢后,回了寝室,倒头就睡。
  不知道是天气太冷的原因,还是太累了,楚昭昭最近总是特别嗜睡,没事的时候能睡上一整天。
  下期精彩:尝到赚钱甜头的楚昭昭,再次走进了那个贵宾卡座,而这次,她为了“赚钱”选择了穆际云的朋友段骁,不仅没有成为段骁的“挂”,反而得罪了穆际云。突然机缘巧合,喝醉酒的穆际云对“兔子”楚昭昭吐露心声,两人的情感正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8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