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盘治疗案例

作者:未知

  来访者小A,男性,23岁,身体非常健壮,是南方某大学飞行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大学里每次体能测试各项指标都很好。平时身体也没有其他方面的异常问题。但是到聘用单位某航空公司就业体检时血压升高,指标异常,达不到飞行职业的要求。已经体检过两次,都是到指定医院体检前血压正常,但进入体检室就感到心跳加快,测量时血压升高。来到咨询室的时候告诉我,三天以后还有最后一次体检,如果血压仍然降不下来,就再也没有机会到航空公司工作了。
  小A介绍了以上情况后又强调说:自己非常喜欢这个专业,也很期待在航空公司工作,因为这个工作收入高,社会地位也比较高,因此求助老师,希望能帮助自己解决因血压异常不能通过体检的问题。
  在抚摸沙子之后,他自言自语地说:“做什么呢?就摆当前面临的最重要的事情吧。”于是他快速摆放了机场上的飞机、周围的服务设施、汽车和餐饮点。然后小A用大量的时间非常仔细地营造了他和一个女孩的生活场景,在住处有厅、茶具、宠物、花园、汽车等。创造这个生活场景时非常认真反复进行调整,直到感觉满意。在摆放茶具时因空间不够把飞机向边上移动了两次。在选择树时,注意到了玩具架上摆放的透明石头。端详了一会儿,拿起来欲放在沙盘中,选了几个位置都不合适,最后放在了飞机的前面。石头周围还放上了几块彩色石子和一个贝壳。在制作基本完成时又在机场旁边放上了动车组,放动车组时把飞机又移动了一次。
  小A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沙盘的:这是一个温馨的生活场景,……我要谈一个很漂亮的、自己很喜欢的女朋友,跟她在这里好好生活,休假的时候,可以开车出去玩,也可以坐动车到远处旅游,坐动车又快又安全。在小A的描述中,并没有说到他开始制作沙盘时说的最重要的、与他人生相关的航空公司的工作,问他为什么没有介绍飞机、机场,他自己也觉得非常惊奇。
  我让他深入觉察一下为什么会出这样的情况,然后,又让他观察飞机前挡着石头等障碍,问他这样飞机能不能起飞。再就是他最关注当下的工作问题,为什么制作时却匆匆完成了,在营造生活场景时却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他对这些问题也感到非常奇怪。
  离开的时候,我告诉他,你好像快找到答案了,并且这个答案只能由你自己去寻找。找到答案,也许你的问题就解决了。
  同时还提醒他:刚才你说到“休假的时候,可以开车出去,也可以坐动车到远处旅游,坐动车又快又安全”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他既困惑又仿佛明白了什么,带着这复杂的神情结束了这次咨询。
  第二天的咨询很简单。他一进咨询室就谈了他对昨天沙盘中呈现出让他思考探索的几个问题。
  他说,我是不是因为担心航空工作不安全才出现了自己控制不了的紧张,导致血压升高?
  我说,你继续讲。
  他接着谈了自己报考飞行专业的时候就有点担心安全问题。但是家里人都鼓励他报考这个专业,劝他说在航空公司当飞行员工作体面,收入高,又包分配,不用担心失业。他慢慢也感到选择这个专业好。可是进了大学以后,对飞行专业和以后的工作情况了解得越多越感到这个职业危险也多,还经常不在家,他常常为此纠结,特别是对安全担心较多。时间长了也就不想这些问题了。他还为自己的人生做了一些规划安排:趁着年轻在航空公司工作几年,有了经济基础再辞职创业。最后,他若有所思地说:没想到过去担心纠结的事情还在影响着自己。
  我对小A的觉察进行了一些概括和释义,并对他说,你对自己的问题进行了探索和觉察,你认为问题的原因已经找到了,你的问题也应当可以解决了!随后帮助他做了放松练习。
  两天后,小A打电话,说最后这次体检他的情绪很稳定,血压正常,顺利通过。
  在沙盘面前,一切都无所遁形
  □常承生
  在沙盘治疗过程中,关注来访者创作的沙盘作品固然重要,因为沙图反映出了来访者心灵内在的图画,每一次的沙盘作品,都会从不同侧面反映他的人格侧面以及他成长过程中的情结、故事。但是,来访者在沙盘创作过程中的动作、表情等信息是来访者无意中呈现、技露的信息,是沙盘作品信息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时甚至比作品本身反映出来的问题还要重要。从进入治疗,从来访者与沙盘治疗环境建立关系开始,来访者的大量信息已呈现给治疗师。越是放松、安全的环境,这种呈现会越多、越充分。越是无意识的,呈现的信息越真实。
  作为沙盘治疗师,必须要敏锐地觉察发现和捕捉这些信息,并把这些信息与沙盘作品的呈现结合起来,一起与来访者进行觉察和探索。如果忽略了这些信息,可能会使后面的分析和催化变得困难,甚至无从下手。因为有的来访者可能会因阻抗等原因,把沙盘作品做得很“完美”,让你找不到异常的地方,但是越是这样,他制作的过程会更是全身心地关注在沙盘上,努力按自己的规划完成美丽的图像,最后的作品可能会是让你无从下手的“表演性沙盘”。但是,沙盘作品创作过程中,他会有一系列的不为自己所察觉的信息,如声音的信息、动作的信息、表情的信息、甚至短暂中断创作的信息等等。这些信息会出卖他的内心世界、如一个狡黠的眼神、一个夸张的微笑、一个没有多少意义的解释等,可能会让治疗师感觉到他是在极力表现什么,掩盖什么。在进人后面的口语交流阶段,这些信息住往可以成为讨论的重点和突破点。
  有经验的沙盘治疗师可能会避开来访者极力展示的沙图而先谈创作过程中的动作和情绪,让来访者措手不及,从而打破防御,更快速地进入觉察和领悟。其实,一幅让人感到无懈可击的完美沙图,本身就是需要探讨的主题。有这样一个案例:沙盘作品的创作者是一位公安干警,他做的沙图主题是“理想的生活”。沙图呈现的是一个公园的场景,小桥流水、绿树成荫、湖光山色、情侣成双。沙图的构图也是对称和谐,无冲突、无隔离。但当讨论到与个案的联结时,作者强调这个理想的世界与自己无关,是自己想象中的世界,自己进不去,这本身就是问题。经过探讨,他觉察到,其实是自己工作压力非常大,自己非常想放松地生活,能像其他人那样享受最简单的生活,但巨大的工作压力和紧张的生活节奏,使这一愿望根本无法得到满足,这种情绪的积聚成了他对工作的厌烦和焦虑状态的重要原因。
  另一个团体沙盘中,一开始一位来访者就盯着一个蚂蚁的模型发呆,迟迟不能把这第一个玩具拿下来放到沙盘中。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有三分钟,并且从眼角流了一小滴泪水,最后她把蚂蚁放在了沙盘中心,后又调整到湖边的一棵树上。在做其他构图时,作者没有再出现动作和情绪的异常。讨论蚂蚁问题时,这个来访者情绪反应非常强烈,她哭诉着谈了她的人生经历。她从小失去父亲、母亲的关爱,被远房亲戚抚养长大。在她的成长过程中饱受冷漠、训斥、欺凌、委屈。她说感到自己就像那只蚂蚁一样可怜,不被人关注,随时会被一脚踩死。她把蚂蚁放到沙盘中心,是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这里有一个弱小的生命存在着。当她把蚂蚁放到树上的时候,感到它自由了,找到了它生命的归宿,自己心情也放松了,好像完成了一个历史使命。自己解救了蚂蚁也解救了自己。要强调的一点是:她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拿起蚂蚁前盯着蚂蚁发呆了三分钟,而是感到只稍微停留了一会儿,失去了对时间的客观知觉,而正是这一动作和情緒的变化像一扇打开的窗户让我们看到了她内心世界的图画。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825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