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寻觅高山(小小说)

作者:未知

  说是房子,倒不如说棚子更确切。正面两边各竖两块尚且完整的石棉瓦,中间挂棉门帘,上面还有两块针脚歪歪扭扭的补丁;两边各两块石棉瓦,被堆放的瓶瓶罐罐垃圾废品遮挡着;房后三块远远可见断裂的痕迹。顶上担着的木棍上,错落着破旧的帆布,帆布上参差不齐压着几块不规则的砖头块儿。
  二月的山顶春寒料峭,棉门帘在风中摇曳,不断把寒风裹进屋里。
  顾不得讲究,我和门卫马超钻进了棚子。
  和外面形成极大的反差,屋里黑乎乎的。定了一会儿,才通过木棍上悬挂的灯泡看清楚。
  两摞砖头担着的木板上放着破旧的被褥,尚没有熄灭的炉子上坐着一口钢精锅,锅里的红薯玉米汤还冒着丝丝热气儿,没洗的碗里摞着盛有咸菜丝的小盘子。男人背对着我们,坐在床头的木板桌上正专心写着什么,竟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
  地方本来就小,再加上我们两个人,连转身的空间都没了。
  我站在门口,盯着男人的背影,眼里满是憎恨。
  说实在话,我自认为是一个懂得宽容的人,可我对男人的恨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妈妈在安监科上班,爸爸是一名技术工。六岁那年,我发现爸爸妈妈频繁争吵,我悄悄告诉当矿长的外公,希望能让我们家回到当初的幸福。回天无力,那年冬天,爸爸揣着三万块钱带着我从家里搬了出去。一星期后,一个叫李大山的男人住进了我家。尽管我清楚妈妈恃宠而骄的个性,也听说李大山是被动的,但我还是恨他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的童年。后来甚至还为妈妈把他赶出家门丢了工作而幸灾乐祸。
  离婚后的爸爸像变了一个人,上班恍恍惚惚,回家吸烟酗酒,一场技术事故,爸爸进了监狱,我被爷爷奶奶带回了乡下老家。爷爷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加上爸爸的事情,很快就病倒了,十几亩责任田耕种收割一下子落在了奶奶肩上,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老家的日子,我刻骨铭心。上学被同学骂我是罪犯的孩子,回家还要帮助奶奶做家务干活儿。我恨妈妈,更恨那个男人。我宁愿接受高山的资助,也不愿得到妈妈的施舍。中学里捡破烂,大学里打零工,做家教省吃俭用,历尽艰难完成学业。一路上历尽艰辛,才算是有点儿成绩。
  李大山,看看这都几点了,咋还没洗碗?自己不努力,光靠扶贫能解决根本问题?马超搓着手嚷。
  扶贫?我不需要。男人头也没抬,继续写东西。
  这是社区的温暖和关怀,你咋会这种态度?马超满是诧异。
  男人提着包裹站起来,心意我领了,但我不需要。你们走吧,我还有事要办。
  男人的态度激怒了马超,他上前拦住男人的去路说,先解决我们的问题吧!
  哗啦,不经意间的碰撞,让几本新书从包裹里掉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男人急忙蹲下,把书一本一本拾起来,用袖子拂去上面的灰尘,然后从马超手中夺过包裹,再小心放进去。
  我觉得很抱歉,连忙提醒马超,注意你的工作方式和态度。
  然后我看到了包裹上刚劲有力的一行字: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盏西镇中心小学王海超老师收。
  马超也看到了上面的字,哟,真看不出来,你也在献爱心啊。告诉你,我们杨主席也在为贫困山区的孩子捐助,不过……
  哪来那么多话!我急忙阻止马超说下去。
  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当年资助我的高山,却始终没有找到。只听说资助人不想透露真实姓名,更不图名利回报。我能做的就是循着他的足迹,以高山的名义,给貧困山区的孩子一些帮助,把爱传递下去。如果不是无意中被马超撞见,相信谁也不会知道的。就像高山一样,我不想到处宣扬,更不屑和男人说这些。
  麻烦让一让,我要出去。男人揣着包裹,面无表情。
  等会儿行不?配合我们完成任务,行不?马超挡在男人面前。
  好,我配合。男人说着回到床头,取出纸笔。
  很快把一张纸递到马超的手里,给你,可以去交差了。
  主席,您看。
  我捧着男人写的证明,看着最后的落款“李大山”三个字,心里怦怦直跳。
  凭着多年对书法的揣摩研究,我看到了我苦苦寻找的资助人那独有的笔迹,那么熟悉,那么温暖。
  作者简介:
  芳草,本名张俊芳,河南省义马市东区常村社区人,中共党员,高中文化。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小小说学会会员。出版有中篇小说集《让爱,随风飘去》,长篇小说《石佛湾》。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903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