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小议“硬核”

作者:未知

  摘要:近年来随着网络游戏和音乐的发展,“硬核”一词在网络上大火,并逐渐进入汉语一般词汇。探究其语义的演变,“硬核”由“强劲”引申为“厉害”,且在特定语境下有较为鲜明的情感色彩义。语法方面,新词“硬核”的语法功能豐富。究其流行的原因由语言内部包括语言模因和社会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
  关键词:硬核;语义引申;模因论;语言与文化
  近年来,一个网络新词突然“横空出世”,并被人们广泛使用——硬核,例如:
  (1)这位大爷才是真硬核!(新华社 2019年3月14日)
  (2)硬核女“学神”获多项顶级大学全奖博士录取(中青在线  2019年3月21日)
  例(1)中用“硬核”形容大爷,表示大爷在冬天坚持游泳这种非常厉害的行为。例(2)中,“硬核女学神”表示学生在学习方面非常厉害的行为。
  单纯从语素的性质来看,“硬核”中,“硬”是一个成词语素,具有“刚强”的概念义,“核”是一个不成词语素,辞海《现代汉语规范字典》解释为“物体像核的部分”。“硬核”作为一个词,似乎与“厉害”这一义项并无关联。那么,“硬核”一词是如何与以上语境发生联系的呢?本文试图从语义、语法和语用方面加以阐释说明。
  语义上,根据现有语料,“硬核”一词可能最早用于描述一种说唱音乐和游戏。形容音乐强劲或游戏难度大。由于人们普遍具有挑战高难度事物的能力,导致这种说唱音乐和游戏迅速火爆。语言具有社会性,依存于社会。有了一定的社会基础,“硬核”开始作为一个新词进入汉语的一般词汇系统,并通过“硬核玩家”、“硬核案件”等幽默诙谐的语言流行起来。例如:
  (3)就像其他游戏一样,语C所聚集的群体有不同层次和类型:有硬核玩家也有一般爱好者。
  例(3)中,硬核玩家指在游戏方面非常厉害的玩家。
  “硬核”具有“厉害”的义项,根据现有信息,“硬核”可能由本义“强劲”引申为“厉害”。“引申义是通过事物之间的相关性联系派生出来的意义,每个派生义和本义都有相关性联系”[1]“强劲”表示“硬核”的性质,而“厉害”,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厉害:猛烈,剧烈表示程度很高。”表示“硬核”的结果,也就是说,只有具有“强劲”性质的“硬核”达到很高程度才能称作“厉害”。显然,二者具有性质—结果的相关性联系。值得一提的是,“硬核”由“强劲”演变为“厉害”的过程中,语言模因起到了一定作用[2]。人们在语言运用中,将旧的模因通过重复变换的形式形成新的模因。“硬核”这一模因正是从“厉害”这一集合体抽取相似的模因单位“强劲”,再通过大众新媒体的传播促使“硬核”进入一般词汇系统。
  除概念义外,“硬核”在特定的语境中,拥有一定的感情色彩。从而产生特定的交际价值和效果。例如:
  (4)而检察官只是希望在真正牵涉关于硬核色情描述的案件中打赢官司,其他情况下很难判定被告人是猥亵罪的。(中国青年报 2003年9月9日)
  例(4)中,“硬核”案件指程度很深的、强劲的色情案件。表达对色情案件的否定批判,含有贬义色彩。而例(1)和例(2)中,则表示对大爷和女学神某方面厉害行为的肯定与赞扬,含有褒义色彩。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为“硬核”经常出现在肯定性的语境中,在句法上高频率地与一些肯定性的成分连用,导致“肯定、赞扬”的语义逐渐附着在“硬核”这个词上。因此,逐渐地,即使“硬核”这个词不带任何标记性成分,我们也能感受到言语者的肯定、赞扬语气。例如:
  (5)“天价宰客”先赔付后查实,是净化旅游市场的“硬核招数”。(工人日报 2019年3月27日)
  语法方面,单纯从句法上看,在句中,“硬核”可做定语修饰名词。如“硬核女学神”例(1)。
  “硬核”也可在句中做状语。例如:
  (5)而在暗黑哥特硬核包裹之下,影片探讨的是人性在希望与绝望,爱情与欲望之间的碰撞,主人公冲破阴冷缥缈的束缚,最终迎来爱与希望。(中青在线  2018年12月18日)
  除此之外,“硬核”在句中也充当宾语的成分。参照上面例(2)。
  无论语义还是语法方面的发展,都与“硬核”一词的广泛运用有关。探究其流行的原因,认为有以下几点:
  第一,语言的经济性原则。“硬核”作为一个双音节词语,既可以表达正面肯定,又可以表达反面否定,这种方便的表达符合当今社会对语言“简约、便易、高效的需求”。
  第二,社会环境和大众心理。好奇心理、从众心理、时尚心理、娱乐心理等为“硬核”这一模因的复制和传播打下了心理基础。另一方面,社会的多元化带来了语言的多元化,语言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当今社会生活节奏加快,人们心理压力加大,“硬核”这种具有夸张和戏谑意味的词自然被广泛使用。
  第三,网络媒体的推动。“硬核”从游戏领域迅速扩展到其他领域,得益于网络新媒体的推动。
  综上所述,“硬核”作为一个网络新词体现了语义的引申和语言模因的规律,又体现了社会环境对语言的影响,究其生命力如何,还待进一步检验。
  参考文献:
  [1]邢福义:《语言学概论》,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
  [2]谭占海:《语言模因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2009年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15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