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的审美特征

作者:未知

  摘要:我国的古典舞艺术吸收了中国传统戏曲艺术、舞蹈艺术以及中国武术,并且结合西方芭蕾舞的训练体系,从而回归到中国舞蹈的本体,结合戏曲舞蹈艺术中的身体语言艺术,使得中国古典舞更加符合东方文化的艺术审美以及艺术特性。本文在我国古典舞艺术不断发展的背景之下,以古典舞艺术中的身体语言为研究对象,进而通过具体的分析,阐述了中国古典舞艺术中身体语言的审美特征,并且对中国古典舞规范训练体系的形成及其作品的演变趋势进行了研究,进而总结出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的审美特征。
  关键词:古典舞   身体语言   审美特征
  中图分类号:J73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7-0066-03
   我国在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规范的古典舞,但是由于朝代更替以及历史变革等原因,我国的古典舞蹈艺术并没有完整保存下来,因此本文所论述的中国古典舞主要指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老一辈艺术家在中国戏曲舞蹈艺术的基础上吸收中国武术动作,进而采取芭蕾舞训练体系,以此加以整合的中国古典舞。在本文中,主要论述了我国古典舞中身体语言方面的审美特征。从文化层面来看,我国的古典舞具有较强的民族性,并且可以成为我国舞蹈艺术的典型代表之一;而从审美层面来看,我国古典舞严谨、规范,并且具有较为固定的表现形式,充分展现了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
   一、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规训体系
   虽然在数千年的发展中,我国形成了较为深厚的戏曲舞蹈艺术,并且具有丰富的文化底蕴,但是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规训体系的形成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古典舞身体语言规训体系对古典舞学科形成了具体的要求,并且可以利用独特的身体语言来展现我国的民族风格。我国的古典舞身体语言规训体系主要以戏曲艺术为土壤,提取戏曲艺术中的动作元素,并且加以拆分重组,在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规训体系的形成过程中主要遵循三点规则:其一,摒弃惯用套路,选取具有代表性以及典型的动作元素,进而加强单一动作元素的研究;其二,去掉戏曲艺术中的配乐,选取合适的民族音乐进行配乐工作;其三,选取的动作元素需要具有较强的表现力,同时其动作形态需要具有代表性。在提取完上述动作元素之后,需要对这些单一的动作元素进行拆分重组,进而形成古典舞身体语言规训体系的基础。
   完成规训体系的基础工作之后,需要加强对舞蹈人员的身体语言的训练,即对训练人员进行程式化训练。相较于中国传统舞蹈艺术,古典芭蕾舞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较为规范的规训体系,并且在培育芭蕾舞演员的过程中发挥了良好作用,因此我国古典舞规训体系研究人员结合我国古典舞的舞蹈特色,采取芭蕾舞规训模式,形成了适合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训练的规训体系,其中,规训体系的程式化是其重要因素。因此,我国古典舞在发展过程中学习了西方芭蕾舞的规训体系及其方法,并且结合我国古典舞特有的民族性,形成了独特的舞蹈风格和舞動规律,从而具有属于我国古典舞自身的民族审美特点。
   从舞蹈身体语言的分类角度来看,我国古典舞的身体语言属于次生舞蹈的身体语言,因此在对古典舞舞者进行训练的过程中,首先对其动作元素进行整理,对符合古典舞身体语言特征的动作元素进行筛选,进而对规训体系中的相关元素进行筛选,将两者结合,表现在舞蹈训练的过程中。因此,我国古典舞规训体系隶属于我国古典舞,并且有效推动了我国古典舞审美特征的形成和发展,展现了我国古典舞的文化内涵,同时将中国传统的文化观念融入其中,展现了我国古典舞独特的审美观念和审美特征。
   二、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的审美特征
   世界上的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古典舞蹈,并且各国家的民族文化在古典舞蹈之中也有体现,因此,中国古典舞的身体语言的审美特征需要建立在我国传统文化之上。我国戏曲舞蹈艺术中蕴含的古典美学思想是我国早期古典舞创作的文化素材,并且成为了我国古典舞的核心元素。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的审美特征主要表现在外形、动势、路线以及形神结合方面,本文在接下来的小节中对此进行了详细分析。
   (一)外形的审美特征
   我国古典舞身体语言的外形上的审美特征主要表现在圆曲之态和拧倾之态。圆曲之态中的圆主要表现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的连绵不绝、循环往复,从而能够以圆的形态给人以优雅、流畅以及圆润的美感,而圆曲之态中的曲又能给人以起伏不断、柔和辗转的情境。从圆曲之态的起源来看,“圆曲”最早起源于我国的太极图,我国古典舞表现了太极图中“天人合一”“阴阳转换”的哲学思想以及文化符号。例如,中国古典舞中讲究“欲左先右”的动作,主要通过动作的回转来表现古典舞中的圆曲之态。此外,不论是戏曲舞蹈还是古典舞之中的兰花指都体现了圆曲之态的审美特征。兰花指实际来源于中国戏曲,并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兰花生长于幽谷之中,象征高贵、优雅、纯洁,因此在我国古典舞之中,兰花指常用于女性舞者,直截了当地展现了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审美特征。
   除了圆曲之态之外,在我国古典舞外形审美特征的表现之中,还有拧倾之态,主要是将舞蹈演员的头部、上身和下身倾向不同的平面,从而达到立体效果,在拧倾之态的表现过程中,需要做到“拧”带“倾”,同时需要注意“倾”随“拧”。其中,拧倾之态借鉴了中国武术动作,比如古典舞中的“燕子穿林”“青龙探爪”等动作都来源于我国的传统武术。拧倾之态的训练要点在于把控整个动作过程中的不同动作元素之间的衔接,因此对于圆曲之态而言具有更高的训练难度,同时其审美价值也更高,审美特征也更加明显。
   (二)动势的审美特征    动势的审美特征主要分为“气韵生动”和“腰法之力”。其中,“气韵生动”中的“气”指的是灵气、神气,而“韵”则是风韵、神韵,因此,做到“气韵生动”具有较高的难度,同时“气韵生动”也是一种极高的艺术境界,主要是做到“气韵合一”,将“气”展现于身体的灵动之中,展现在身韵之中,同时需要在表演的过程中将舞蹈的韵律展现出来,而“韵”的展现需要身韵协调。因此,我国古典舞中的“气韵生动”主要是内外结合,将内在的“气”与外在的“韵”融为一体,从而充分展现舞者的生命力与神韵。中国古典舞中的“气韵生动”主要是表现肢体的协调能力,同时展现出一种融会贯通的流动。因此,在中国古典舞节目中,具有“气”的作品可以充分展现作品的生命力,进而展现出舞者的精神面貌和精神世界,使得舞者达到“气韵合一”的境界。
   在我国古典舞的身体语言表现中,动势的审美特征还表现在舞蹈动作的“腰法之力”中,通过动作分析可以看出,不论是戏曲还是武术,或者是中国古典舞,其身体语言的表现过程中最重要的身体部位是腰部,所有的发力、运力都需要腰部用力,因此,腰部的运用是舞蹈动作是否成功的关键。比如,中国古典舞身韵中的“提沉”动作,一提一沉都需要腰部发力完成动作,此外,“气沉丹田”中的“丹田”也在腰部附近,可见,在中国文化中,腰部是任何舞蹈表演者进行舞蹈表演的核心部位,因此“腰法之力”的展现对于中国古典舞审美特征的展现具有重要意义。
   从上文论述中,可以发现,舞者对于腰部以及“腰法之力”的正确运用是古典舞身体语言表现的关键所在,腰部是古典舞身体语言的核心,因此正所谓“身法即腰法”,腰部的运动轨迹决定了其他动作的运动路径,腰部可以带动上半身以及下半身进行横向或者纵向运动,更是拧倾之态展现的核心所在,尤其在中国古典舞融入了中国传统戏曲艺术以及武术动作之后,更加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独特审美特征和民族性。
   (三)路线的审美特征
   不同于西方现代舞蹈,古典舞讲究静中有动、动静结合,将静态的舞蹈姿势融入动态的动作之中,西方的芭蕾舞主要是让观众欣赏舞蹈的姿势美,而中国古典舞主要是让观众欣赏律动的美感,将不同的舞蹈姿势通过律动结合起来,从而形成“行云流水”的动作美感,充分表现中国古典舞之中的自由、洒脱、不羁、柔和、飘逸的特点。因此,中国古典舞的流动特征主要体现在不同舞蹈姿势的连接中,这就与前文所论述的“气”和“韵”的联系存在异曲同工之妙,在中国古典舞之中,“流动”以“气”为基础,而“气”需要“流动”来完成展现,因此“气”和“流动”是密切关联的,同时存在于中国的古典舞之中。比如,经典动作“云肩转腰”,需要通过“平圆”的运动路线进行贯穿,进而将基本身韵元素中的“冲、腆、靠、移、含”连接起来,同时具有更高的观赏价值。
   除了“流动”的路线之外,中国古典舞中还有“圆动”的舞蹈线路,而“圆动”在舞蹈之中较为常见,比如常用的“圆场步”就是利用“圆动”的路线进行动作展示,在整个“圆动”过程中,脚的着地点、移动方向以及移动要素都有固定的要求。例如云手动作,云手动作来源于我国传统戏曲,并且不论在文戏还是武戏中都有着重要的应用。在我国古典舞的身韵中的云手动作需要根据舞蹈的具体要求而进行展示,从而展现身体语言的路线动作中的“圆动”特点。
   (四)形神结合的审美特征
   不同于西方芭蕾舞,我国古典舞更注重形神结合,其中,“形”指的是舞者的身体及其所表现的生命活力,而“神”则是舞者的精神,表现了舞者对生命的向往,而我国“形神结合”的艺术创作方式广泛存在于我国的文学、美术、舞蹈、戏曲中,因此我国的古典舞讲究精神回归本体,即“神”出于“形”,高于“形”,但是最终还需要依靠“形”的律动来实现。在我国古典舞的发展過程中,大多都注重“形神”结合的审美追求,通过“神”和“形”的有效结合,从而传达舞蹈的美感,使得观赏者感受到中国古典舞的魅力。例如中国古典舞中的“手眼练习”,达到以形传神的效果,虽然“形”散了,但是由于“神”不散,并且“形”最终需要回归到“神”之中,因此达到了虚实结合、意象交替的表演效果。
   三、结语
   作为我国舞蹈界的代表,中国古典舞的发展对于我国舞蹈文化的传承具有重要意义,并且我国古典舞的身体语言可以充分展现我国的民族审美特征,进而展现我国民族文化的影响力。因此,相关工作者需要吸收传统文化中的精粹,结合西方芭蕾舞的可取之处,进而结合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需要,形成属于我国的古典舞的身体语言,同时推动我国古典舞的发展。
  
  参考文献:
  [1]王新颖.中国古典舞的身体语言是民族文化精神的投射[J].大众文艺,2014,(11):191.
  [2]冯春.谈古典舞的身体语言——民族文化精神的投射[J].大众文艺,2015,(11):144.
  [3]卜晓蕊.浅析古典舞身韵的审美特征与课堂教学[J].音乐时空,2014,(01):53-5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213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