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阴山岩画的美学审视

作者:未知

  摘要:从现代审美的视角来看,阴山岩画称得上是原始的美术精品。岩画的创造只是单一的表达了先民们的生产生活和宗教活动,是当时社会实用生产的真实反映,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物质生产,也有别于现代意义上的纯粹艺术生产,是先民们生命力最直接的表现,是真正美的创造。本文从六个方面对阴山岩画的美学进行了探究。
  关键词:自然   阴山岩画   审美特征   美学
  中图分类号:J211.2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7-0034-02
   用现代审美的视角来看,阴山岩画称得上是原始的美术精品。
   岩画的创造者们,在当时进行岩画创作是没有艺术意识的,岩画的创造只是单一的表达了他们的生产生活和宗教活动,是当时社会实用生产的真实反映,先民们通过岩画的描绘来达到祈求物质生产的丰收,也是他们精神需求的真实写照。这种磨刻活动是先民们寄希望于超自然的神灵,希望能得到神灵的庇佑,赋予他们一种精神的力量,从而达到战胜自然、体现生命价值的意义,在无意识状态下创造了美,实现了美。因此可以说,岩画的产生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物质生产,也有别于现代意义上的纯粹艺术生产,它是以自然为依托,又超越自然,是介乎于艺术与自然之间的原始艺术生产,有点类似于文学作品中的神话。
   岩画是原始意识形态的反映,在创造中受思维、意识及认知的影响,作品无法摆脱稚拙和粗糙,但又体现了艺术美最纯正的创造根源。
   首先,岩画的创造是先民们自身生存的反映,是他们生命意志力的体现,是人类生存本能的反映。岩画的创造从根本上体现了远古先民的生命体验和原始生命的张扬,使岩画作品彰显了一种夺魂摄魄的美。
   其二,巖画的创造是先民们宗教崇拜的体现。
   其三,岩画的创造是先民们无意识状态下美的造物表现,是最为本真的心态反映。在现当代艺术创造中,艺术作品充满着一种艺术理性的规范和功利的动机驱使,这种动机与理性一方面会对艺术创作有着积极的促动作用,一方面也对艺术作品的自由表现力产生着无形的束缚。
   通过以上特点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原始岩画的创造,是先民们生命力的最直接的表现,是真正美的创造。
   阴山岩画体现了一种天籁之美。阴山岩画是先民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精神象征的体现,是自然赐予人类生存的产物。阴山岩画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关系,例如,阴山岩画中的数量最多的动物图像、游牧狩猎图像、人面图像等,都给我们传递了当时人与自然不可分的生存状态。岩画的构成不仅是一幅图像的展现,而是自然的一部分,实现了人与神、人与自然的交流,这也就不同于我们在一张画布上的涂抹。
   岩画描绘环境的选择,包括地貌、岩质以及岩石是否向阳等都是经过选择的,与岩画构成了统一整体的关系,画与自然浑然一体,呈现了一种真正的天籁之美。
   阴山岩画的创造是先民对宇宙万物敬畏与依皈心理的表现。岩画的产生是先民渴望拥有自然力量的反映,是人与自然、人与宇宙的亲和反映。从阴山岩画里我们能感悟到艺术的精神,这是中国人对生命的一种态度,阴山岩画的美是先民内心世界自然地表达,也是原始艺术不可复制的原因所在。
   阴山岩画以其独有的韵味展现着一种神秘之美。阴山岩画图像表现中的幻象与事物是同一的,岩画的表现是先民们对认识系统中超自然神性的心灵反映,在他们的意识中,想象的物象和世界就是真实的物象和世界,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是用图像来进行诠释的,而不是用譬喻的方式。在阴山岩刻的很多图像中,也同样传递出了这种原始的神秘感,这种神秘感是蒙昧时期的产物,是当时人们审美意识的表达,是对世界认知的表现。在阴山岩画中,除了这些幻象的动物图像外,最富有神秘感的就是众多描绘太阳神的图像。
   阴山岩画是把神的启示以一种神秘感作为体验来表达的,在主观上加以接受,创造了一种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幻象世界,这是人与自然高度融合的体现,是现代社会的人们无法触及的心灵世界。正如乔治·桑塔耶那的标准,在一切表现中都可以区分出实际呈现出的事物和所暗示的事物两项,两项的恰当结合才能构成美的表现。而在阴山岩画中我们却看到的是这两项合二为一的表现,即现实和幻象合二为一,表达了一种不可表达的物象,这种统一是与阴山先民们的神秘体验相联系的。这种神秘的美感是一种无法再现的永恒。
   阴山岩画的创造是艺术与自然地理环境的统一,也是先民们内在精神世界的表现。岩画不是简单地摹写,而是对现实世界物象的超现实体验,具有表现内容与形式语言、内心感觉与表现手法的统一,因此阴山岩画在表现方式与手法上是艺术创作最为真实的体现,其浑朴的艺术表现语言蕴含着艺术创作最基本的规律。
   中国的绘画美学理论有“一画”的说法,就如石涛所说:“行远登髙,悉起肤寸。此一画收尽鸿蒙之外,即亿万万笔墨,未有不始于此而终于此。”每一幅阴山岩画的磨刻都是先民对生命和超自然的体验。画面没有形成固定的形式法则和技法规范,是生命力的完全表现。这对我们现代绘画创作都有着积极地引导作用。当我们站在岩画面前时无不被那简练朴素、充满力感的线条所震撼,每一根线条都彰显着先民们坚强的生命意志,这也是阴山岩画的艺术魅力所在。
   阴山岩画是艺术抽象化的表现。阴山岩画带有较为浓厚的幻想色彩,在表现上具有明显的夸张抽象倾向,是内心感受强烈的外在表现要求,摹写已经超越了对简单物象的再现,而是内心世界的主观性表达,在图示化语言的表现上追求夸张与简约的效果,这与中国画的大写意表现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    阴山岩画的图示化语言还具有明显的象征性,具有符号化表现的某些功能,这与原始图腾崇拜的图识作用有些类似。在阴山岩画的图示形象中有些或许就是图腾的图示化展现。
   陰山岩画的抽象语言的运用,在某种程度上对后世的文字书写也有一定的影响,例如在阴山的格尔敖包沟岩画中就有很多刻画简练概括的抽象图示,已经脱离了对现实物象的再现,而是用更加简练的线条来表现。对山羊和太阳图示的高度简化与概括与中国的篆字表现有极为相似的地方。
   阴山岩画是艺术意象化的表现。阴山岩画在创作中,强调的是对物象形体的简练概括,运用夸张的手法表现心中所想,这类图示在阴山岩画中有很多,例如对山羊的描绘,用简练的线条表现羊的特征;对鹿的刻画则夸张表现了角的锐利与巨大;对人物的刻画则突出表现了手中的武器,夸大的弓箭已经没有了比例的限制,但却彰显了人的力量,夸张表现了男性的性器官,却是对雄性力量的展现。在这些物象的表现中,出现了较大的夸张与变形,已经不再拘泥于再现物象的真实。阴山岩画体现出了强烈的创造精神和自由的表现力,这些对我们现代意义的绘画有着极大的启示。
   简练和概括、单纯和朴素总是创造美所必需的品质,阴山岩画处处都传递出这种品质。阴山岩画高度概括的表现,在当时并不是艺术目的的表现,而是对生命理想的表达,其中蕴含的内容很多是我们现代社会的人们难以想象的。我们就以阴山岩画中马、牛的图示形象与现代绘画大师毕加索笔下的牛就形象塑造中高度的概括能力和用线的表现能力进行一下比较,其中呈现出的结果还是很有意味的。毕加索经过对形象的多次概括,使得一个具象的牛的形象逐步变得简练抽象,直至最后简化成一个轮廓图形。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出,毕加索最后定稿的牛的形象虽然简练到极致,但是却包含了最初所画牛的全部形象特征。而我们再看一下阴山岩画中牛、马的形象,就会发现极大地相似性。主要集中在以下几处,一是动物的头部形象的简练处理,尤其是牛角的强调性处理,几乎线条都一样;二是颈部线条和背部弧线的表现,都极为的相似。阴山岩画中牛的背部弧线甚至比毕加索所运用的线条更加富有变化和力度。
   总之,阴山岩画中的图示形象体现出了创造美的一些最基本的规律,虽然有些稚嫩,制作也略显粗糙,但是将其置身于现代审美系统中,却彰显了最基本的艺术精神,对当今的艺术创作有着积极的意义。
   我们说阴山岩画是天籁之美、是神秘之美、是写意之美;我们说阴山岩画浑朴粗犷,无论如何评说,我们只有真正进入其与自然浑为一体的环境中,领会其时空变易,才能真正体会到阴山岩画美感的具体性。
  参考文献:
  [1]盖山林.试论阴山岩画的艺术成就[J].黑龙江文物丛刊,1982,(02).
  [2]盖山林.阴山岩画艺术赏析[J].美术,1984,(01).
  [3]盖山林.从图画记事谈阴山岩画[J].黑龙江文物丛刊,1984,(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215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