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鞋竟然冻伤了脚

作者:未知


  我小时候学作文,不能说不用心。读作家的文章很感动,就想把人家的本领学到手。首先注意的是文章里的优美词语,于是买了个小本本,看到亮眼的就记在上面。日子久了,还真记了不少,这下写作文可省力了。有现成的优美词语,搬上去就成了。这样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一个模式。比如要是写下雨,准是倾盆大雨,像瓢泼桶倒一样;要是写冬天的西北风,准是像刀子在脸上划过,疼得人龇牙咧嘴;要是写夏天的太阳,准是毒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晒得绿油油的禾苗低下了头;要是写什么场合很安静,准是鸦雀无声,连针落地的声音也能听见……这样写起来毫不费事,把现成的词语往上一抄,就是一篇文章。而且每回拿到作文本非常兴奋。为啥?因为老师用红笔在那些优美词语下面画满了圈圈,像是给我脖子上戴了些鲜艳的花环。那个美呀,就别提啦!
  遗憾的是,这样的美却不持久。到了后来,我发现无论怎么写都难以感动人,笔下的文章总是似曾相识,没有一点特色。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有一天,我读了一则寓言。故事写的是齐景公。那时齐国的年景不错,百姓不缺衣食,朝中也还平静。齐景公自以为是天下最好的君王,要吃天下最好的食物,要穿天下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食物不难,山珍海味什么都能弄到。穿最好的衣服就有些难了。费了不少心思,总算弄到了好冠冕、好衣裳,唯有鞋子怎么也弄不到称心的。于是,齐景公下令招聘最好的鞋匠。
  被齐景公选中的鞋匠确实技艺高超。他没有辜负齐景公,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精心打造,制成了金鞋。这鞋果真非比寻常,金底金帮金鞋带,金光灿灿。再嵌上美玉,缀上珍珠,远看珠光宝气,近观精细入微,臣僚们都夸好。最为满意的当然是齐景公,他費尽苦心,终于有了天下最美的鞋。
  齐景公生怕怠慢了这难得的金鞋,斋戒七天,沐浴一天,之后才正式上脚。
  穿上金鞋,好沉好沉,齐景公穿着,脚上就像拽着两块青石,不使劲,还真迈不开步子。他用力前行,从寝室到朝堂,冒了一身汗。
  不管穿着的感觉怎么样,金鞋还是挺撑面子的,外国来的使臣见了,都夸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鞋。使臣们一说,各国都知道了,天下人没有一个不知道齐景公有一对举世无双的金鞋。
  金鞋给了齐景公荣光,也给了他痛苦。
  冬天来临了,西风劲吹,寒气袭人。齐景公穿着金鞋冷得直发抖,没过几天,脚肿了,又红又紫;再过几天,想穿也不能穿了,脚肿得插不进鞋里了。
  金鞋被放在了一边,齐景公再也没有穿。
  这则记载在《晏子春秋》中的寓言故事耐人寻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物极必反。如果美成了一种负担、一种痛苦,那可就有些过头了。
  读过后回味我的写作,突然明白自己犯了齐景公穿金鞋的错误。优美词语美在哪里?美在最能表现描写的对象,最能表达自己的情感。可是,那些照搬来的词语就像是僵硬的金鞋,和表现的对象有距离,和自己的思想一点也不接近,看上去金光闪闪,其实是华而不实,自然也就难以打动人、感染人。所以,我提醒你,不要走我的弯路,也不要犯齐景公的错误。学习别人的优美词语,一定要好好体会其中的味道,琢磨人家是如何从生活中发现词语,又如何用得恰到好处。其实,词语的优美,不在于句子的华丽,而在于使用的得当、得体。词语用好了,用活了,朴实的也是优美的。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301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