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日常琐事蕴奇崛,尺水生波显桀骜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G633.3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2-1578(2019)14-0042-01
  《林黛玉进贾府》一文节选自《红楼梦》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该文以林黛玉进贾府的行踪为线索,从林黛玉“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的心理视角来写她审视豪华富贵的贾府,拜见祖母、舅母、舅舅,与表哥表姐妹相见,极力渲染了贾府房屋建筑的富丽堂皇、生活的豪华奢侈,礼仪的森严繁复,充分展现出贾府作为一个“风流富贵之家,诗礼簪缨之族”的封建贵族大家庭令人咋舌的日常生活场景。其中作者浓墨重彩所描绘的就是全书的主人公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初次相会。在看似极其平常的一次表兄妹的相见中,作者匠心独运,别出心裁,为读者描绘了一个封建贵族大家庭内“冥顽不化、桀骜不驯“的公子哥儿——贾宝玉,让人过目不忘。
  贾宝玉是《红楼梦》主要中心人物。作为荣国府嫡派子孙,他出身不凡,又英俊潇洒,生得“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在黛玉眼中,他并非像宝玉的母亲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孽根祸胎”、“混世魔王”,也并非像她要见宝玉时所认为的贾宝玉是“一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一个彻头彻尾的蠢物;而是一个“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 ,“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的多愁善感的情种、情痴。作为贾氏家族寄予厚望的继承人,贾宝玉显然让“恨铁不成钢”的封建卫道士们大失所望。在他们看来,贾宝玉纯粹就是一块无才去补苍天“顽石”,是一个“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的膏粱子弟,是一个“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的“孽根祸胎”。可是,在具有反封建思想的读者看来,这恰是贾宝玉具有让我们后人大加赞赏的“叛逆”性格的表现。正是这一闪闪发光的性格点亮了在封建社会里摸爬打滚孜孜求进的反封建义士的眼睛,照亮了反封建义士义无反顾前进的道路。
  那么,在贾宝玉初次登场与“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林黛玉初次相会中,宝玉的“叛逆”性表现在哪些方面呢?首先表现在贾宝玉颠覆了“男人应远离女性”的性别角色要求。在封建卫道士的眼中,顶天立地,光宗耀祖的男人应谨守“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应该像“君子远庖厨”一样远离女性,即便面对美女也应目不斜视,要把柳下惠“坐怀不乱”作为自己的榜样。一个“成熟”的男人如果整天和女性厮混在一起,那是“没出息”的表现。可是贾宝玉整天在内帏厮混,一见黛玉,两眼放光,先是作揖,后是细看形容,再是细细打量,把青年男女应“谨守男女之大防“的古训抛到了九霄云外,严重违背了男人见女人应有的矜持的礼仪。不但如此,贾宝玉竟然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現其亲热之情,先是说他和黛玉曾见过,后又询问她是否读书,再要跟她取“字”,初次相见其关心亲近黛玉的一言一行让人瞠目结舌,肯定让保守的封建卫道士大跌眼镜。
  其次,贾宝玉的叛逆性格表现在他竟然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给黛玉娶字上。从父系氏族社会开始,中国就进入了男权社会。男性因体魄强壮而在社会经济、政治中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女性逐渐沦为男性的附庸。女性的生存发展噩梦就此开始。她们的悲剧就在于其毫无做人的尊严和做人的资格可言。这可以从“姓氏“这一社会生活细节上看出。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大批女性只有姓而无名,更谈不上字和号了。如果父亲姓杨,就称杨氏;丈夫姓张,就称张氏;父亲姓李,就称李氏;丈夫姓王,就称王氏。某些女性连姓也没有。如红娘(崔莺莺婢仆)、春香(杜丽娘婢仆)、袭人、晴文、香菱、金钏儿(《红楼梦》中的婢仆)等。她们根本就没有姓名,其名是其封建主子根据其个人喜好随意命名的,更不要说显示其身份地位的“字”了。连最起码最基本的姓名权都丧失了,女性的地位之低,遭遇之惨,由此可见一斑。女性是没有姓氏权,有姓氏权的只有那些所谓的峨冠博带、迎来送往的封建士大夫。贾宝玉一和黛玉见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地要给黛玉娶字,表达其对女性的尊重,这显然是向延续几千年的封建礼制挑战,在公然叫板几千年来深入人心的重男轻女的观念。
  最后,贾宝玉的叛逆性格表现在他“摔玉”的这一果断坚决的动作上。宝玉脖子上挂的玉本是女娲炼就的一块顽石,因无才补天而随神瑛侍者(即后来的贾宝玉)入世,幻化为贾宝玉落胎时口衔的美玉,上有“通灵宝玉”四字。玉的背面刻有“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几句铭文。其玉除了有消灾祈福的功用外,更重要的是玉是宝玉高贵身份的象征。按封建血统论和封建世袭制,帝王将相的子女将来也是帝王将相,因为“龙生龙,凤生凤”。作为贾宝玉胎生的玉,已经成了宝玉身份的象征,故贾母说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打人可以,摔玉不行,可见在贾府的最高统治者贾母的眼中,贾府上下的仆人还不如玉重要。但是,宝玉却认为“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而果断摔玉,其实是公开要求与女性及众多仆人要求平等的表现,这实质上是在向几千年来沿袭已久的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挑战叫板,体现了宝玉不屈不挠的叛逆精神。
  总之,短短的一篇以日常家庭琐事为素材的文章,曹芹溪就运用了点面结合、欲擒故纵、先静后动、先抑后扬、先侧面描写后正面描写等诸多写作的技巧,从肖像、语言、动作、心理等各方面展现了作为封建贵族的叛逆者的特立独行的形象,让人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叹为观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645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