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宜黄戏的功能转变及传承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宜黄戏作为地方戏曲,是宜黄地区重要的文化载体,进入近代以来随着国家形势的变化,宜黄戏的功能也在随之变化,从娱神到娱人的转变更多的是体现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当前宜黄戏的发展需要在尽最大限度的保护下进行发展,面临传统地方戏曲的危机,我们需要进一步找到合理有效的保护措施,才能将宜黄戏的艺术继续传承下去。
  关键词:祭祀;传承;乡村;地方戏曲
  宜黄地区多以丘陵低山为主,地势上凸显北低南高。明朝时与交通枢纽发达地段如上海、天津等地相继出现大商贾,同时宜黄也在以上各地驻有会馆。由于独处优势的地理环境,从而使得茶叶等特产运输便利,因此在宜黄县云集了一大批外商吹拉弹唱。民间流传的
  “商路既是戏路”,于是俗乐雅调纷纷传入,如弋阳腔、昆山腔等陆续传入宜黄县。当时的宜黄处于鄱阳湖地区,“是水陆交通便利之地,南北交流活动的交通要道。”戏曲艺术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宜黄县自明朝中叶时就已被誉为“戏曲之乡”。宜黄戏作为地方戏曲是江西东南地区的重要文化娱乐消费,更是当地乡村在历史进程中的体现,是自然与社会的融合艺术,这样的地方文化并不是单一形成的,它具有文化的多样性。宜黄戏相对于中国戏曲特别是京剧有着自己特殊的贡献,由于宜黄戏和弋阳腔、海盐腔的密切关系,对中国戏曲过去三百年的发展产生过深刻的影响,无论是戏曲在发展、演变、兴衰的过程还是对于新曲种的产生。从某种程度上讲,宜黄戏是中国戏曲发展史的前奏,是一把打开中国戏曲史的钥匙,也是探索研究戏曲演变规律的理想标本。
  一、清代以来宜黄戏的发展脉络
  (一)清代宜黄戏的发展
  清代初期,宜黄腔由宜黄旧腔发展成二黄腔(宜黄新腔),这二者的区别主要在于乐器演奏的曲调上的不同,用唢呐吹奏的曲调称为“二犯”,以笛子演奏的曲调则称为“吹腔”,但这两种曲调都同源于“西秦腔”。当时西秦腔在江西已出现“平板吹腔”和“唢呐二凡”,这两种唱腔演变后就构成了唢呐时期的宜黄腔。由于清代商业活动和民俗结合日益紧密,人们对业余生活也重视起来,当时的宜黄戏发展的已经非常壮大,演唱宜黄腔的人也极多。
  在清代,江南地区经济发达,迎神赛区会表面上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宗教祭祀活动,实际上其对当地民众具有多重的意义,既然是迎神赛区会就肯定会有祭祀的功能,但是在这个热闹的盛会中,来到现场的人们也有释放自身情绪的需求,在盛会中进行娱乐、放松。通过人群的聚集,大家可以增加沟通交流的频率,走亲串巷成为常态,进一步密切着民众之间的关系,也就说迎神赛会的演出已经不再是宗教祭祀的功能了,更多的是为民众服务的功能,其中也在不断改变更新,随着民众对社会生活需求改变。宜黄戏作为地方戏曲在这一时期快速发展,迅速推广。此时演出的戏台也得到较快的发展,许多固定的戏台开始建设,其形制也逐渐成熟、完备,成为庙宇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二)清末民初的禁与放
  随着清末对地方控制的削弱,地方自治的表现越来越明显,依靠士绅和乡约搭建起来的地方行政组织机构和政府的地方官员的精英产生了矛盾和融合的现象。清末时期有人提議对迎赛中的“演戏”活动予以禁止,将相关的经费移作“各该地方兴办族学及一切公益事件之用”。特别是民初地方政权比较混乱,许多政令虽然难以彻底执行,但是依旧会产生影响,戏曲作为文化的表现形式需要和当时的形势符合,最初要符合民主共和的思想传播,之后政治局势有所改变文化承载的传播功能就要随之改变。
  朝代鼎革之际,许多群众性的活动都会不由自主的到来一些政治性的色彩,这有时候并非是活动本身主动加上的,而是由于形势导致。清末民初,革命思想的传播和民族危机的加深,地方戏曲在给民众精神享受的同时似乎也会有一些政治色彩,同时还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负面影响。通常来看,负面影响导致乡村的稳定,地方政府的统治就会对其所不容。民国初年,政治控制力有所下降,在乡村有许多非法活动是在群众性活动的掩盖下进行的,比如吸食鸦片、赌博和械斗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二、近代宜黄戏功能的颤变
  (一)早期宜黄戏的功能
  宜黄戏作为民间娱乐活动,最初的功能就是反映人类与上天、祖先的关系而出现的。早期阶段虽然具有复杂的社会功能,但是无外乎是祭祀与礼仪的功能最为突出。由于宗族的聚居和上天的迷信思维,都会造成宜黄戏的祭祀功能,当地社区内的迎神赛会活动就是这一重要表现。
  对上天的敬畏就会反映在宜黄戏的宗教功能上,宜黄地区人民的春祈和秋报是宜黄戏最为频繁演出的时期,以至于在此期间戏台就搭建在庙宇旁边,在人们祭祀完祖先和上天之后,直接进行演出。久而久之一些固定的戏台逐渐多了起来。《老君会》《上天台》这些曲目的宗教功能大于娱乐本身,都是祈求风调雨顺除了在庙宇中为神灵表演之外,其他重要的节日中也有许多宜黄戏的迎神赛会活动,此时戏曲的功能更多的展现出人类要与神仙发生关系,有所反应。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这样的戏曲是在给神仙演出,是在娱神。民众不是他们的主要演出对象。
  (二)从娱神到娱人
  宜黄地处抚州,古时庙宇居多,每逢菩萨生日时,均需烧香祭神。在迎完神后更重要的是演戏。而此时的宗教祭祀仪式在迎神赛会中已逐步形式化,对象也由转向人。明清时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宜黄戏带来的消费活动也多了起来,宜黄戏的主要作用逐步从娱神转向现实生活,开始进行娱乐民众,也就是娱人。到了民国时期这样的娱人功能成分更多了。对上天的祭祀只是戏曲演出的其中一个时期和一个平台,是带动其他功能的引子。
  三、宜黄戏价值的继承与发展
  (一)服饰道具的继承
  由于宜黄戏的历史发展,它的脸谱更加简单,具有原生态特色,也就是许多戏曲的脸谱都有宜黄戏脸谱的影子。作为戏曲本身写意艺术的一个重要部分,宜黄戏通过红、黑、白三色将夸张的人物性格进行表现,是突出戏曲表现力的一个重要手段。比如大家熟知的关羽、张飞等形象都可以用这三种颜色表达其赤胆忠心;有情有义的性格。黑色更可以表达铁面无私的特点。白色通常表达奸诈、阴险,在宜黄戏内也不例外,这样的视觉反差已经给当代人留下深刻印象,所以这样的脸谱艺术需要我们继承并且发扬,通过完善视觉冲击,调动观众情绪,使得观众能够融入场景,感受戏曲的寓意。   (二)戏曲方言的应用
  从宜黄戏的一些手抄本中可以看出宜黄戏存在方言的痕迹。如在《戏凤》中记载“身为大天喜面何在”从句中分析,不难看出应是“身为大天体面何在”,而在早期却将“体”读成“喜”,方言文化的是地方历史文化重要组成部分,方言的研究可以更好地解读戏曲的产生和发展轨迹,更恰当的理解其产生的环境是如何的。特别是戏曲这种需要语言载体表达的艺术,方言是特点的同时也是价值。
  (三)对于构建传统戏曲新模式的思考
  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艺术形式传承和发展都不可避免的需要遵循市場发展的客观规律,引入合理的竞争体制也是传统戏曲得以在当下发展的重要制度措施。各地域戏曲的本土化限制了传统戏曲的发展,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说,立足本土化可以较大程度的保留传统戏曲文化特色,但这种模式有很大局限性,这种局限性会使得传统戏曲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四、宜黄戏的保护
  (一)口述历史传承宜黄戏
  对于宜黄戏的传承的前提就是先将戏曲保护起来,保护的方式有很多,但是对于艺术来讲,其具有一定的人文社会科学的特点,所以可以采用记录历史的人文学科方式进行保护,比如口述历史。诞生于美国的口述史在我们国家在80年代开始兴起,开始只是应用于普通额度民俗生活、区域社会史方面。如今世界范围基本都认同这样的记录保存方式。口述史可以应用于多个学科,进行交叉建设。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政治运动的原因,戏曲经历了十几年的坎坷,如何能够保护好最为完整,最为本原的地方戏曲,我们需要真正经历过,掌握过的人来讲解,他们是历史最好的见证者,是艺术的亲历者。无论是历史学界还是戏曲界都应该重视地方戏的口述,让老一代人的经历和所见、认识永远留下来。在当前研究资料的基础上,通过口述史来完善当前宜黄戏的具体内容,填补某些领域的空白。有时口述史不仅会达到上述效果它更是一份艺术的历史记忆,让与这门艺术发生过关系的老人再次为这门艺术做出贡献,还原一份原生态的记忆。
  (二)成立宜黄戏研究机构,切实保护发展宜黄戏
  研究机构是一种常态的常设的机构,有它的义务和具体工作内容。成立宜黄戏研究机构目的就是让宜黄戏的研究能够成为常态,成为一部分人的主要工作,不再是临时性的。针对现状定期召开保护会议,解决方案等等。聘请各个学科的专家、老艺人进行献言献策。政府牵头将宜黄戏的相关资料进行全面调查、整理、汇编,利用现代手段将优秀的传统剧目进行存档,储存到云端,或者进行音配像处理。另一方面要有一个固定的团队,进行创作和传承,根据不同时期利用宜黄戏的艺术创作相关的剧本,打造永流传的经典剧目。让现代文化的气息和宜黄戏进行融合,碰撞出火花,留下这个时代应该有的记忆,激发民间艺人共同创作,走进群众生活,使宜黄戏焕发新貌,长盛不衰。
  四、结语
  从宜黄戏在近代的发展过程来看,宜黄戏遭遇了三个不同的时期,分别是清代、民国和新中国时期,宜黄戏的功能也在逐步地接轨近代化,适应不同的政治形势。其功能从最初单纯的祭神到最后的娱乐、文化、消费功能,其中某些时期还有一些非法负面的作用存在。对于当前时代快速发展的情况,宜黄戏需要自身的变革,更需要有效地传承与保护,如今可以说是宜黄戏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注意自身对社会发展情况的判断,做出合理的措施是宜黄戏要解决的燃眉之急。
  【项目基金:2016年江西省文化艺术科学项目“宜黄戏伴奏音乐研究”(项目编号:YG2016392B)】
  【参考文献】
  [1]金文凯.建宁宜黄戏的现状、保护与传承[J].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4(06).
  [2]苏子裕.江西宜黄腔、弋阳腔戏班戏神考[J].文化遗产,2012(01).
  [3]任华.宜黄戏的审美价值研究[J].黄河之声,2014(14).
  [4]汪媛.关于当代江西宜黄戏口述史的研究构想[J].音乐时空,2016(19).
  [5]杨菁.江西宜黄戏曲的创编表演及其美学思考[J].东华理工大学,2018(7).
  [6]吕聪颖.四川师范大学硕士毕业论文[D].宜黄戏研究,20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09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