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五首)

作者:未知

  雨 夜
  坐着坐着,雨就来了
  像一种情绪,淡淡地笼罩着
  他终于确定,那是一片
  在黑暗中痛苦点头的叶子
  啪,啪,啪......
  声音沙哑,短促,冲不出喉咙
  此时,人群已经散尽
  稀疏的枝叶下面,偶有
  下班回来的自行车划过积水的马路
  他没有在意,什么时候雨歇了
  屋里的灯光仍未亮起
  好像家具还停在熟悉的位置
  楼下,儿子已不再为白日里食言的事情而赌气
  “爸爸去哪儿了?”
  仿佛清晨的风,正缓缓地
  吹过湖域上的钢琴
  途 中
  雨中的拱桥上,一列火车停着
  仿佛还要停一会儿
  车厢,人们已经不再相互搭话
  漫长的静默之后,灯光受冷
  秋天也从桔子剥皮的味道中
  缓缓降临。我呢?噢……我紧了紧外衣
  正翻看着一本并不厚的书《别处的意义》
  (偶尔也会望着窗外出神)
  现在,只有锃亮的钢轨还在密云下
  小心地交错着。天色越来越暗
  没人注意,消失在雨中的
  那列火车上面,也载着我
  雪 夜
  像一根枯弱的细蕨,父亲
  在破旧的沙发上又独坐了小半夜
  為了不寂寞,他推开一点点窗
  让寒风,丝丝的从缝隙里吹进来
  大雪从昨日就开始了
  到晚上,雪将夜空搅得越发细碎
  而灰蓝。父亲终究不顾我的劝阻
  披着棉袄,双手裹在袖子里
  在雪地上踩出,许多凹陷的脚印
  不一会儿,天空逐渐显露疲惫
  他大口大口喷着雾气
  孤傲的头发,和胡渣沾满了雪
  如今,稀疏的风里,风也停了
  世界静静的——
  “扑通”,一小撮肥硕的雪从枝头坠落
  险些将坐睡中的父亲,突然惊醒
  坟 边
  我不会扫墓,坟堆上的青苔
  和周围的树木都可以安安心心地生活
  我还带了两本书来读,累了就趴着
  小睡一会儿。如今,我也学会了喝酒
  有时,也会向坟堆洒上一点点
  躺在里面的叫王治木,生下了王秋风
  王秋风生下了我,我从未见过王治木
  但也长大了,就像坟边这棵
  仍然健康湿润的树
  也是在他死后长出来的
  一个下午
  深秋,行道树已经不那么浓密
  但仍可将道路,向远处
  轻轻地弯曲
  下班后,人们沿人行道
  行走,衣着看起来
  和早晨一样新
  他们穿梭于往来的车辆
  像风,有时卷动身旁的
  树叶、纸屑,和灰尘
  但与我有什么相关呢
  我只是躺在一条草坡的
  铁椅上。天空很凉
  银杏的枝桠,像裂纹
  从四面聚拢。我就这样躺着
  躺了很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1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