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 鸟(五首)

作者:未知

  主持人语:
   乔亦涓的作品显现了卓异的品质:富有耐心的叙述,推进诗歌不错的控制力,在繁杂的生活之上的洞察与捕捉能力。年微漾冷峻的叙述让人着迷,诗句线条简练,不仅在结尾的处理上很有张力,也有很好的整体布局能力。弃子对物象世界有很独特的感受力,他对细节的处理让人感觉新鲜,他的语言也颇有质感。作为一个城市女性,张小末向往着自然的生活,并且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王江平带来的是一种平实的生活世界,那里有着温暖、孤寂以及亲人间彼此的依赖。温筱的诗让人感到这是一位轻吟浅唱的古典女子,她的诗显得玲珑剔透。水白的诗书写了一位旅人眼中杭州城北的人文景观:拱宸桥、半山、娘娘庙等。一笑注目的是春天,一个人对自己的爱情充满了期盼,也充满了生活积极的因子。(江离)
  事物训练我的耐心
  事物训练我的耐心,
  磨钝我的指甲,
  把渺小的神经
  藏在平静的木纹下——
  洗干净的白衬衣等着
  下一个油腻的拥抱。
  刚刚拖过的地板发出
  黑脚印的笑。
  我赞美的玫瑰,从未
  因赞美而开得更长久。
  西西弗的诅咒无法
  阻挡滚落的石头——
  那就再推一次上山吧。
  并且,永不要吝惜——
  为了不再属于你的绽放,
  调亮你纯净的歌喉。
  父爱的奖赏
  我和母亲从不谈灵魂。
  和父亲,有时
  谈一点点。
  毕竟,他是我第一首诗歌的读者。
  这不是太少,
  这已经太多,因为
  他给我的奖赏,是使我
  相信——文学——
  乃另一位父亲——
  当现实这一个
  衰老,谢幕——想象我们还有
  取之不竭的爱之慈父!
  翠 鸟
  我們发现它时,
  相距不过三五米。
  在河堤最后一级台阶上,
  想必它已伫立多时。
  水流缓慢,看上去仿佛凝滞了。
  一缕风激起无数细小涟漪,
  波纹瞬息万变,顷刻间
  河流已不是刚才那条河。
  对此它不会没有察觉。
  河水的动静,时光的流变,
  它洞若观火,敏锐的眼睛
  比我们看得更真切。
  趁它专心致志,我们蹑足而进。
  突然,“嗖”的一声,
  溅起的水花未落定,
  它已掠过我们头顶,低低地
  仿佛故意让我们看见
  它嘴里那惊呆了的鱼。
  而应目瞪口呆的其实是我们,
  不仅仅为艳丽的羽毛
  和它粗壮有力的嘴。
  它静观流水,如最审慎耐心的智者,
  捕食的方式却像一个盗贼——
  快速地出手,猝不及防地劫掠……
  要是能干得像它一样漂亮
  该多好,不,我不是说捕鱼;
  我是说——写诗——
  这行当几乎和捕鱼般古老。
  扫帚的请求
  “你随手指出一样事物,
  我便可以为它讲一个故事,”
  他说。
  在香烟盒上,他记下瞬间的
  灵感之句。
  比如:“一个人躺下去只需要
  五尺宽的地皮,
  站起来却需要整个天空。”
  又比如:“一个作家要像
  化学家般客观,他必须明了
  一幅风景中,
  垃圾堆的地位也很重要。”
  那么……扫帚?是的,
  甚至一把扫帚
  也在命令,召唤,要求——
  它斜倚着一堵墙,一棵树,
  一段刚刚打扫干净的走廊。
  为了请求你为它写点什么,
  它可以愤怒、肮脏,也可以
  宁静,清洁,和温柔——
  它召唤你的手,从灰尘,落叶,
  从一片废墟和混沌,扫出
  一条干净的小路,一小块
  空地,一些回忆,一丁点儿思想。
  冬日里的鹭鸶
  它站在夏天曾经站立过的
  同一个地方,同一块石头上。
  赫拉克利特的思想不曾
  打扰它清醒的头脑,
  敏捷的喙,和锐利的目光。
  它飞翔的姿势是高远而
  优美的,头昂起,长长的腿
  斜曳身后。有时,经过桥上
  它突然从河对岸迎面飞来,
  像黑夜里突然
  驶来的车灯般雪亮,刺眼。
  但它似乎更喜欢低头凝视,胜过
  高远的飞翔。一小时又一小时
  它盯着水面,研究着
  水上的波光,涟漪,倒影和
  水底的青苔,石头,鱼。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它赤裸的双腿强烈反驳
  这悲观的智慧。无数次地,坚决地
  赤脚踏入冰冷流水。仿佛
  要以它的信念纠正
  河流的错误——它理应是清澈的,
  深邃的,恒久不变,经得起
  一只鹭鸶洁白的质问。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13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