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稻草人简历(二十首)

作者:未知

  一苇渡海
  一苇渡海,本名查耿,生于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新世纪兼写诗歌评论。著有诗论集《万籁诗话》、诗集《再见,诗歌史》。现居安徽望江及重庆两地。
  体内的声音
  穷人家多栽树?
  那个男子一看
  就知道丧偶?
  那是多么稠密的林子!
  秋天像在皂荚上搓了千百遍的
  白布褂。
  那個穿白布褂的精干男子
  亮得就像一把木斧?
  他是个爱植秀木
  到以秀木为偶的
  鳏夫。
  鸟雀跳跃像远处无能的孩子。
  我也是孩子,紧盯着
  他手里锃亮的木斧,他
  急速挥动的亮弧,亮弧中
  飞溅的白浆木屑。
  他一直没带给我生存启示。
  他是一片漂亮的带白浆的木屑,
  切着我或薄或厚的睡眠飞。
  他就是
  我植满秀木的体内
  “咔咔咔咔”的木斧声。
  稻草人简历
  曾见它在光景转暗的一角
  戴着破草帽,僵直的手臂
  把花布条缠络又吐开
  实用主义者并不关心这个
  吓唬人的体系,它的象征
  是否已破产。他们甚至
  不能给它安上一条像样的手臂
  竹竿太硬,稻草没有人气
  但他们需要一个象征,对付麻雀
  像需要凤凰或黄龙比附尊者
  然后他们在田野或城邦的尽头
  虚脱了,听天由命。麻雀已黄
  麻雀,已黄。麻雀深谙稻草
  在一个象征体系中的脆弱,它
  知道绑着稻草的竹竿插得不深
  随时被风揭走的草帽,可以
  踩上两脚。那些从旧衣服上撕下
  的花布条,像牛鬼蛇神的影子
  在漫长的实用主义年代,撕扯着
  松松垮垮的鬼神体系,直至他们
  肚皮上的乡愿,溃败,断了神吹
  现在他们像麻雀一样,黄了某些
  农耕时代的准则和信念。他们
  相信在无往不胜的迁徙里
  过得称心。像麻雀把失去象征的
  枯草衔上高枝,编制暖巢,这终究
  比凤凰落下涅槃的余烬高级多了
  是啊,我们翻新又翻破的田野
  击垮了自身价值的稻草人
  昂首挺胸,供孩儿们操练木刺刀
  法布尔的学堂
  1830年,阿韦龙省圣雷翁村的法布尔
  还不懂得外省的普罗旺斯方言,离“荒石园”
  还有50年的距离。
  他7岁,被父母送进村里的小学。
  学堂一间正规房加一间房顶阁楼,
  正规房是教室,还用作厨房、饭堂和睡房。
  门外是鸡窝猪圈。
  老师的责任心分配:教书,剃头,管理旧城堡,
  敲钟,维修村里时钟,唱诗班合唱。
  学堂外住着喧闹的昆虫,呆蘑菇,其他两性
  繁殖的植物。
  过竹林
  永恒的光线,朝晖与夕照
  交织在这里
  请物色一把尺子,直至老无所用
  物色一根手杖
  请用竹涛
  捂住招风耳,让穿林箭偏向虚拟
  也别从泥土下抠出竹根
  像从遗忘中抠出鞭刑
  请不要在荒谬时
  指认一只宿鸟为隐逸派
  这里像从尘世划出的一个现场
  供新笋来抽空
  旧日子过筛,啊,新日子
  照旧无常
  油条担子、麦粑蒸笼、果蔬箩筐、甘蔗挑子、
  老布鞋篾匣、地摊老鼠夹……
  像一把竹签在竹筒内晃荡、碰撞
  清 晨
  想那晓色还暗于星光,丘陵上的星辰
  也相继磨破了,剩下的几颗压得很低。
  林场和村庄露水深重,寂寂搂抱在一起。
  树梢彻夜醒着。微风吹过柴门。狗还在梦中
  哆嗦。
  但一切显然更换了,气息已不同于昨日。
  晓风过处,剪影似还魂。
  你佝偻古稀之年的身子,高挽裤脚,布鞋
  湿透了。
  你拾了满满一筐猪粪,吃力地背着;你背后
  新鲜欲滴的清晨,连同田畴一晃一晃。
  热 衷
  我读到,哈代的心被挖出来留在乡下,躯壳
  送到城里火化……
  人们对同一枚果实有不同方式的爱;
  而分享,不是果实默许的,
  最终也不知是谁促成的。
  其时,我在乡下,在夏日浓密的枝叶下
  胡乱翻书,
  翻到英格兰乡间的哈代,像我一样的草根,
  瓢虫,
  自己的主人。
  “不能吃的果实,我尤为喜爱。”
  麦田上的鸦群
   ——致凡·高
  回到1890年的瓦兹河畔
  是欢喜的。
  日暮途穷,毋宁说是
  正好借喻脑汁和油彩。
  债未还。我遇见你。
  疯人院不远处,你踱步。
  五月大地熟了,群山烙铁。
  我帮你打开画夹子。
  油彩橙黄,在不要命的麦田上
  翻滚掠夺的秉性。   我指你看,夕照中的鸦群散开了,
  蓬勃而无声。
  一个世纪的破落户。
  粗重、压迫的橙黄中
  纷飞的黑啊。
  那是熟透的果实锻打后的碎骨。
  那是赤烈麦浪卷不走的债务。
  纪念布朗肖、巴塔耶、福柯以来的语言先驱
  我像一头牛在那反刍,正值壮年,壮年漂亮如牛的 背脊。
  耐磨促成反记忆:上帝死了吗、人都物质了吗、疯人 院里
  沉默的羔羊都同性恋了吗……白沫蓬松,趋向总和。
  日光闪进来,擦过脱毛的壮年。日光,牛厩的完全佣 人,你好。
  园丁雅歌
  “野蛮的星星。”他说。
  早晨,他踩着露水,拿一把两公尺长的
  铁剪子。
  树木的枝丫,有几根是今天多余的。
  草应该无头,但生长。
  这么多年,他的工作
  越来越无锈迹可寻。
  整座园子的草木都没有推让的天性。
  他走来,多么和气,
  像黑袍下挂胸链的教士。
  他爱他的工作,爱草木浆汁的气味。
  他还爱一生都掌管不了的书房,书架。
  “我的工作是文雅的。”
  “夏天的花木最能体现。但我现在老了。”
  是啊,像冬天到来,再大的园子
  也无事可做。
  自然,啊,是自然
  抢了他的功劳。
  他佝偻的身影裁剪了许多,该有多难受。
  野蛮噢,剪刀也做了新的教唆犯,斜挂在
  天际。
  偶然性我把握不了
  遇到的乌鸦披着星斑。
  这是美的气息,在大兴安岭
  第一场雪的松果气息中。
  有些松果砸中了黑熊。
  蹚过了一场火山喷发熔浆
  的红松王,看到新生的幼苗
  越来越少,后代堪忧。
  拖拉机在古老的林间响起来。
  上万条空塑料袋装满
  散发浓烈气味的松果,刺激
  要储粮过冬的松鼠。
  当林间的临时篷帐塌下来,雪地
  又空着,车辙也不见了,
  那令黑熊恐惧的采果客的歌声
  还在回旋,松鼠们踮起脚尖,
  似乎猛然想起拖拉机就是
  原始森林外的干燥城乡。
  圣餐啊,圣餐总是土生土长的
  野味,是自养生物的命根,
  是松果中剥开的粒粒上帝。
  而此时,星斑乌鸦数着树洞中的
  计划粮,饿着飞走了。
  黑熊继续糟蹋雪地,偶尔
  不溫不火地长嘶一声。
  任它们怎么失态也不为寂寞和仇恨。
  我隔着七八千华里记录这些,
  像聋子记录乐谱。在每天
  到来的倦意中,又收拾些零钱
  去往不温不火的彩票销售点。
  秋司空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有那样一座庙宇,
  随着群山一直往后退的庙宇。
  我知道苍翠群山并不往后退,是庙宇
  拽着清瘦的松柏往后退。
  甚至,松柏们在桎梏般的岩石中
  一动不动,庙宇
  像一颗孤零零畏怯的心,往后退。
  千山即万壑,我知道万壑的阴影
  团着一座怎样沉寂的庙宇,一把
  怎样渐渐枯干的梁柱。其侧溪流
  恍如人语。
  即也离
  雨衣穿过雨水,空着两袖
  去摸庭院的挂锁
  你看到的肉身瘫软在异乡
  没有一物揳入骨肉
  桑园或梨园
  没有跟踪的云朵和行头
  没有迎接的枫树喉咙一样举起来
  池塘底,焦火棍
  乡关外,几重瞳
  张坝桥
  冬天,读无用的书,
  趿拉半拉子拖鞋的脚趾出丑。
  我不主张峭立一枝寒梅,
  也不主张慧可断臂立雪。
  去张坝桥的时候,烧书的厚黑
  已褪白。慧可冥神绝迹。
  空气里有一丝农肥的味道。
  我在乡下老婆婆的菜篮子边磨蹭。
  支离的身体
  早春我加紧修葺
  城南的墙头。
  灵动的机关:垂柳、草稞、池塘。
  我见到薄暮时分的池塘。
  回头看,
  城南门下闪着蓝色的马鞍,
  烟柳在图画里俯冲。
  我一直没出过远门。
  穿蟒袍的大人和
  穿马褂的仆从我都没见过。
  渡口,那是远行人
  从天上投下的倒影。
  风吹南岸北岸
  凄迷的身世。
  一直吹送雨燕
  和马头般光洁的晚亭。
  冬日凌晨
  河堤上
  鸭群还没有醒,
  它们的头
  钻进自身里了。
  长堤横霜,
  与鸭绒相配。
  它们成一群
  无头的温暖事物了。
  在网栏中,
  在迟钝的熹微中。
  垂直于我的星光,
  不能垂直到
  它们的寂静。
  歌:汉白玉
  洗去汉白玉的纹饰和邦国的威仪,
  让她归于纯白,梦幻的温润。
  晶体的朝暮,白象体内的天鹅。
  执象牙于灵山,我要教会她跳芭蕾。
  躬 身
  作为晚年的对立者,澄明的讴歌
  要止歇。
  是的,他是灯塔,闪动时间的舒缓节奏。
  请读读,他白眉毛下流出的静穆,他虬曲青筋
  凝结的烽烟——
  “不到悬崖不可眺望大海,
  当陡峭被作为一种知识接受。”
  乌西诺的初神
  如果一棵树救了你
  它就是神
  如果一刀砍向地面,冒出
  血红色水柱,你饮了提神
  水柱就是神
  这瞬息,这片断
  如闪电击中云的鼓,不带人格
  方生即灭,令人惊诧
  那时语言还不是土地,还
  没有同情的素质
  横断山脉
   ——向赫伯特及克里特岛考古致意
  从前我在山脉上追逐神
  像一只母羊
  追逐它养子
  从前,羊先于神涌出山川
  神在石洞里冰冷瑟缩的模样
  令人唏嘘海底隆起过一轮胎教
  旷日持久的剩余
  直至巨石下山
  祭司出现
  每个祭司都呈现山脉的横断面
  我以母羊的眼神厌恶祭司
  看见幼年神
  擦过祭司那面颊的双刃斧
  除了巨石阵幸存别无下文
  致敬 让-波德里亚
  当我落单
  “上帝因偶数而愉悦”
  当我寻找一个玩伴
  他已属于昨天,或新的一天
  的心经
  当我实在富力,男性的身体
  急于生产
  应和着不远处加工厂的暴脾气
  你,让-波德里亚先生
  从原始的等价交换中走来
  出示镜子中的耗材
  告诉我最充分的价值
  就是不留残渣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15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