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槟榔》音乐节奏与情感表达

作者:未知

  【摘要】歌曲是歌词与音乐的结合,歌曲中曲的情感要以词的情感为依托,依据词的情感谱曲。影响歌曲情感的因素有很多,本文以湖南民歌《采槟榔》为例,首先从湖南等地的槟榔文化切入,分析歌词所蕴含的思想情感,进而分析节奏、速度的变化对歌曲情感的影响。
  【关键词】《采槟榔》;槟榔;节奏;速度;情感
  【中图分类号】J613.3 【文献标识码】A
  音乐是声音的艺术,而歌曲又多了语言艺术,一首好的歌曲需要词曲的完美结合才能充分表现出歌曲中蕴含的情感。歌词用文字表达情感,曲则用音的高低、长短、强弱以及速度来表现情感。歌曲一般是依据歌词的情感来谱曲,在音乐进行中,音的长短和强弱被称为节奏,而音乐中的速度一般指一分钟内单位拍的数量,在歌曲情感表达中节奏与速度发挥着不可小觑的作用。同样的音用不同的节奏、速度会出现不一样的听觉效果,所流露出的情感也会不一样。
  一、歌曲《采槟榔》的文化情感内涵
  (一)歌曲《采槟榔》所蕴含的槟榔文化
  湖南民歌《采槟榔》由殷忆秋作词,黎锦光作曲,黎锦光先生借鉴了湖南民歌《双川调》,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创作出《采槟榔》。周旋在1930首唱《采槟榔》,因其歌词朗朗上口,曲调简洁明快,风靡上海,成为周璇名曲。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采槟榔》又被邓丽君、奚秀兰等著名歌星再次传唱,成为现在人们耳熟能详的老上海流行乐之一。《采槟榔》这首湖南民歌能在当时有如此高的传唱度,与这首歌曲所蕴含的情感以及槟榔文化是分不开的。
  据东汉杨孚的《异物志》记载:“古贲灰,牡蛎灰也;舆扶留、楼榔三物合食,然后善也。”说明槟榔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出现在中国。槟榔主要生长在我国海南、台湾,在云南和广东也有少量种植,湖南人开始嚼槟榔是在三百多年前,传说是清军入关后在湖南湘潭屠杀了很多人,一位和尚边嚼槟榔边为亡故的人们做法事,从而被当地人称为神果,认为嚼槟榔有辟邪驱病的功效。此外,台湾《雍正通志》记载:“全台土俗,皆以槟榔为礼。”海南的《正德琼台志》记载:“亲宾来往,非槟榔不为礼 也。”台湾孙尔准《番社竹枝词》曰:“槟榔送罢随手牵,纱帕车螯作聘钱,问到年庚都不省,数来明月圆 几回。”《康熙万州志》曰:“婚定槟榔,当委禽。”如今,在湖南等地逢人见面赠与槟榔是一种礼节,与赠烟酒无异,可以看出槟榔从古至今被视作为一种礼果,在宴请宾客、婚嫁、日常礼仪中都少不了槟榔的身影。
  (二)《采槟榔》所蕴含的情感
  《采槟榔》这首歌曲被视为一首情歌,用含蓄的、耐人寻味的方式表达了年轻人之间的爱情。但这首歌曲不仅表达了青年男女的爱情,也表达出青年人远离家乡后的思乡之情。《采槟榔》的歌词表现出少女在采槟榔过程中的整个心理过程,刚去采槟榔时描述槟榔树的高,“高高的树上结槟榔,”由于槟榔树有10~30米高,姑娘们要为小伙子们加油鼓劲,“谁先爬上呀谁先尝,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在小伙子们爬树的过程中,姑娘们也是抬头望着心仪的人,只有那最健壮的小伙才能爬得又快又高,于是乎有了“少年郎,采槟榔,小妹妹提篮抬头望。低头又想呀,他又美,他又壮,谁能比他强。”接下来的这句“赶忙来叫上我的郎呀,”是一个过渡句,承接着上文的爱情和下文的思乡之情,下文中的“流水长”“太阳残”“归鸟儿”烘托出了远离家乡后的思乡之情,渴望快点回到家乡。曲后又将“那太阳已残,那归鸟儿在唱,叫我俩赶快回家乡”反复一遍,加重采榔人归乡之切。《采槟榔》作为一首情歌,在歌曲快结束时又体现出思乡之情,这要从当时槟榔的生产及加工说起,我国的槟榔大多产自海南,但接近99%的槟榔加工却在湖南,海南的槟榔种植园以及个人种植的槟榔(个人小规模种植的除外)都被湖南商人承包,这就表明会有不少湖南人去海南做采榔人。当时的交通、通讯都非常不便,采榔人只能触景生情,借用“山高流水长”“太阳已残”“归鸟儿在唱”抒发在外的人也应该回家的情感。
  二、节奏、速度的运用对《采槟榔》情感表达的作用
  (一)节奏的运用对《采槟榔》情感表达的作用
  《采槟榔》是一首多乐句的一段体歌曲,笔者通过对歌曲情感的理解把整首歌曲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一共四个乐句,每个乐句都是四个小节,前四个乐句是平行的关系,第四和第五个乐句是重叠的关系。这五个乐句主要以四分音符和两个八分音符组成的节奏为主,五个小切分节奏、一个二分音符、两个前十六后八节奏,整体来说都是比较平缓、悠扬的,具有叙事性质,不带有太多情感。(谱例如下)
  第二部分由三个乐句组成,第一、二乐句均是四个小节,第三乐句是六个小节,第二部分的前两个乐句较之第一部分来说,节奏型整体拉长,表现出姑娘们看见心仪人采槟榔时的羞涩。在第二个乐句之后出现了两小节的连接,这两小节是第二乐句后两小节的变样重复,音完全一样,节奏由松变紧,把大切分节奏变为两个由两个八分音符组成的节奏,使得第三乐句节奏的变密不会太突然,装饰音增多,呈现出较之第一段更为热切的情感,表明姑娘已准备将自己对心仪之人的情感告知对方,从而表现出的热烈、急切。(譜例如下)
  第三部分共有六个乐句,五六乐句是三四乐句的完全重复,前五个乐句都由4小节构成,第六个乐句由五个小节构成,最后的结束音延长至两小节。乐句与乐句之间没有明显的分割点,后一乐句紧连着前一乐句,第三、四、五、六乐句都是在前一乐句的后半拍作为乐句的开始,两拍正附点节奏作为前后两乐句的节奏桥梁,连接着前后两个乐句。第三部分以舒展性节奏为主,每个乐句之间的黏合度较高,能够衬托歌词中对家乡的思念之情。(谱例如下)   节奏的巧妙运用使得《采槟榔》的两种不同情感成功转化,把采槟榔前、采槟榔时的兴奋、激动、害羞转换成采槟榔后对家乡的思念、希望与喜欢之人早日回到家乡的情感。
  (二)速度的运用对歌曲《采槟榔》情感表达的影响
  演唱《采槟榔》时速度上的变化也会对歌曲情感产生一定的影响。刚开始学唱这首歌曲时是自己在琴房拿着歌谱学习的,学会旋律之后再分析歌词中的情感,发现歌词中体现出两种不同的情感,节奏型上也有所变化,唱到“赶忙来叫上我的郎呀”时,速度开始减慢,这句之前,速度在120左右,从这句开始速度减到90左右,速度的变化使前后两种不同的情感能够体现出来。熟唱这首歌之后,我开始听不同版本的《采槟榔》,几个版本中最喜欢的就是邓丽君演唱的《采槟榔》。邓丽君演唱的《采槟榔》声音线条细腻、柔和,唱出了少女的青春活力、对心悦之人的爱意。听完邓丽君演唱的版本之后,我发现自己对歌曲情感的处理与她的不一样,在“赶忙来叫上我的郎呀”之前,情感和速度的处理是相似的,但到唱这句之后就不一样了,邓丽君唱的《采槟榔》中还是那种对爱情的憧憬,希望快快与自己心仪的人在一起的情感,速度上没有任何变化,整首歌充满着欢快愉悦的心情,没有表露出思乡的情感。在听到“赶忙来叫上我的郎呀”之后,反而觉得少女怀有的是一种迫切希望能与心悦之人在一起的心情,与思乡没有丝毫联系。而我唱的《采槟榔》却不是这样的,演唱的速度便是主要原因。邓丽君演唱的速度一直保持在120左右,而我在这首歌中用了两种速度,前半部分是120左右的速度,后半部分则是90左右的速度,速度上的变化使得歌曲中后半部分听起来没前面那样的欢快。
  一首歌的情感主要是靠词曲的结合来表达,在演唱速度上一般不会有过硬的要求,演唱者可以根据自己对歌曲的理解在速度上做适当的变化,这需要对歌曲所带有的文化以及情感有一定的了解,这样才能更好地将歌曲中的情感唱出来。
  参考文献:
  [1]刘大可.槟榔、槟榔文化与闽台关系[J].东南学术,2018.
  [2]王卫.槟榔之乡说槟榔[J].内蒙古林业,2017.
  [3]孟欣,何悦.同一首歌民族歌曲[M].现代出版社,2004.
  [4]温艳.岭南槟榔文化探析[J].牡丹江大学学报,2019.
  [5]孔静柳.音乐节奏型命名的具体策略[J].蚌埠學院学报,2012.
  [6]魏翊如.论节奏名称的比较研究与数值节奏[D].西安音乐学院,2012.
  作者简介:朱艳彬(1971-),女,黑龙江伊春人,硕士,教授,研究方向:民族声乐演唱与教学;欧艳阳(1996-),女,湖南省武冈市,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声乐演唱与教学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7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