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干预方案对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体质健康促进影响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探討以花式跳绳为主的运动干预和营养宣教干预相结合的综合干预方案对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身体形态和身体机能的作用效果及其可能的机制。采用分层随机整群抽样法在辽宁省五个地区乡镇地带分别抽出一所小学,在每所学校四年级随机抽取两个班级的全体学生,并随机分为实验班和对照班,实验班进行运动干预和营养宣教干预,对照班不做任何干预措施,并测试受试者身体形态和身体机能的变化。与干预前相比较,实验班和对照班身体形态和身体机能均呈上升趋势,实验班上升趋势更加明显;与对照班相比较,实验班安静时心率、肺活量等测量指标呈现显著性差异。干预期间,辽宁省乡镇地区实验班和对照班小学生绝大部分身体形态和身体机能具有显著性差异,这与自身的生长规律、体育运动和营养等均有直接联系;体质健康促进方案对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身高、体重等部分身体形态指标的影响不显著,可能与该方案不干涉受试者的饮食结构及干预时间相对较短有关;安静时心率、肺活量等部分身体机能指标的干预效果明显,可能与运动干预方案中选择花式跳绳项目的特点有关。
  关键词:体质健康促进  乡镇地区  小学生
  中图分类号:G8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4(a)-0117-06
  Abstract: To explore the effects of a combination of exercise interventions based on fancy skipping and nutrition education interventions on the physical form and physical function of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township areas of Liaoning Province and its possible mechanisms. A stratified random cluster sampling method was used to extract a primary school in the townships of five regions of Liaoning Province. All students in two classes were randomly selected in the fourth grade of each school, and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experimental and control classes. The class conducts exercise intervention and nutrition education intervention, the control class does not do any intervention, and tests the changes in the subjects of physical form and physical function. Compared with pre-intervention, the physical form and physical function of the experimental class and the control class showed an upward trend, and the upward trend of the experimental class was more obvious.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class, the measurement scores such as heart rate and vital capacity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when the experimental class was quiet. During the intervention period, most of the body shape indexes and physical functions of pupils in township Liaoning Province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which was directly related to their own growth patterns, sports and nutrition. The physical health promotion program has no significant effect on the body shape and body weight of some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rural areas of Liaoning Province, which may be related to the relatively short diet structure and intervention time of the program. The intervention effect of some body function indicators such as heart rate and vital capacity during quiet time is obvious, which may be related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fancy skipping project in the exercise intervention program.   Key Words: Physical health promotion; Township area; Pupils
  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升,青少年儿童体质健康问题却演变为世界性问题,而我国学生“喜忧参半”的体质健康现状,迫切需要一种社会、学校、家庭及自身联动的体质健康促进模式对其行为习惯进行详细指导[1-3]。运动干预与营养宣教干预相结合的体质健康促进的教学实践研究是扭转体质健康下降危机的首要策略,如何选择和实施切实可行的体质健康促进方案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本研究通过对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进行为期六个月的以花式跳绳为主的运动干预和营养宣教干预相结合的体质健康促进方案的实施,测试受试者在整个实验期间的身体形态及身体机能的变化,并分析其可能的影响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可促使社会、学校、家庭及自身联动的体质健康促进模式的形成和小学生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可为辽宁省乡镇地区体育教师选择和实施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体质健康促进方案提供一定的理论和实践指导。
  1  研究对象
  本次研究对象的选取采用分层随机整群抽样法在辽东、辽西、辽南、辽北、辽中等五个地区乡镇地带各随机抽取一所小学,并在每所学校四年级随机抽取两个班级的全体学生,见表1。随机将一个班级命名为实验班,即R班,包括男生(RB组93人)和女生(RG组94人);另一班级命名为对照班,即C班,包括男生(RB组94人)和女生(RG组94人)。
  2  研究方法
  2.1 运动干预方案
  C班的练习内容是在体育教师的指导下严格以课间操内容为主,并明显区别于R班;R班的练习内容为运动干预方案,除此之外均不再增加任何训练内容。其中,运动干预包括两个时期,即T0~T1期和T2~T3期。T0~T1期分两个阶段,即适应阶段6周和调整阶段6周;T2~T3期为加强阶段12周。具体方案如下。
  运动方式是以《全国跳绳大众等级锻炼标准》前三级为基础,根据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实际情况设计出一套与跳结合的花样跳绳。
  训练内容共六节:一二节为双脚跳;双脚前、后跳和双脚左、右跳;三四节为左侧单脚跳、右侧单脚跳、蹲着跳和左右跨跳;五六节为两人持绳同时跳和一人持绳两人跳,适应阶段分别为20个/20组,调整阶段分别为25个/25组,加强阶段分别为30个/30组。
  在校期间每周一、三、五各干预一次,每次干预为课间操时间,准备活动7~10min和整理活动3~5min,心率均控制在110~125次/min。基本部分25~30min,心率监控在 135~165次/min。
  运动期间若出现身体不适,如:无力、头晕、气短等应停止训练。同时,为处理突发事件,训练期间应有体育与健康老师和校医人员共同监控。
  2.2 营养宣教干预方案
  C班的健康教学内容是在体育与健康教师的指导下严格以课程标准内容为主;R班则为营养宣教干预方案,除此之外均不再增加任何宣教内容。其中,营养宣教干预包括两个时期,即T0~T1期和T2~T3期。T1~T2为暑假,不做任何运动和营养干预。
  本研究的营养干预方案是在《我国居民膳食宝塔》的基础上,针对营养、饮食习惯、疾病等现状进行设计,包括简述营养状况的评价方法;列举常见不良饮食习惯;简述常见疾病的预防措施和推荐健康食谱四部分。实施方式为教师在室内体育课上讲解及家长和学生共同学习纸质版材料,每两周一次,每次20~30min。
  2.3 指标测试
  2.3.1 身高体重的测量
  身高的测量,受试者赤足,背向立柱站立在身高计的底板上,躯干自然挺直,头部正直,两眼平视前方,上肢自然下垂,双腿伸直,两脚站立位置与底板上脚部标志重合,以厘米为单位,精确到小数点后1位,测量3次取平均数[4-6]。身高测量均用机械式身高计。
  体重的测量,受试者尽量减少着装,赤足,自然站立于体重计踏板的中央位置,保持身体平稳,以千克(kg)为单位,精确到小数点后1位[4-6]。体重的测量均用机械式体重计。
  2.3.2 肺活量的测量
  受试者面对仪器取站立位,测量前做一两次扩胸运动或深呼吸,然后尽力深吸气,吸满后憋气再向肺活量计口嘴内尽力深呼气,直到不能再呼气为止,每人测3次,每次间隔15s,测量值取最佳[4-6],以毫升为单位。
  2.3.3 安静时心率的测量
  安静時心率的测量采用桡动脉触诊法,受试者坐在测试者的右侧,右手掌心平放在桌面上,测试者以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的指腹触摸受试者腕部桡动脉波动区,明显的感觉桡动脉波动后正式计数,正式测量30s的脉搏数,换算成1min脉搏次数记录[4-6],采用秒表计时。
  2.4 数理统计
  用EXCEL 2016和SPSS 20.0统计软件进行数理统计与分析,其中,实验数据均以均数±标准差()表示。不同组相同时期的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相同组不同时期的两两比较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P<0.05表示具有显著性差异,P<0.01则具有非常显著性差异。
  3  研究结果
  3.1 身体形态的变化
  3.1.1 身高的变化
  由表2可知,在T0期,四组身高均无统计学差异(P>0.05),干预期间,四组身高均呈现上升趋势;与T0期比较,四组身高在T2期、T3期均显著性提高(P<0.05和P<0.01);在T3期,RB组和RG组身高均明显高于CB组和CG组,但无统计学差异(P>0.05);在T0~T1期和T2~T3期,四组身高的增长幅度均大于T1~T2期,RB组和RG组身高的增长幅度基本均略高于CB组和CG组。
  3.1.2 体重的变化   由表3可知,在T0期,四组体重无统计学差异(P>0.05),干预期间,四组体重均呈现上升趋势;与T0期比较,RB组和RG组体重在T2期、T3期明显性提高(P<0.01),CB组和CG组体重在T3期均明显性提高(P<0.01和P<0.05);在T3期,RB组和RG组体重略高于CB组和CG组,但无统计学差异   (P>0.05);在T0~T1期和T2~T3期,四组体重的增长幅度基本均大于T1~T2期,RB组和RG组体重的增长幅度分别略高于和低于CB组。
  3.2 身体机能的变化
  3.2.1 安静时心率的变化
  由表4可知,在T0期,四组安静时心率无统计学差异       (P>0.05),干预期间,四组安静时心率均呈下降趋势;与T0期比较,RB组和CG组安静时心率在T3期明显降低(P<0.05);在T3期,RB组和RG组安静时心率分别略低于CB组和RG组,但无统计学差异(P>0.05);在T0~T1期和T2~T3期,四组安静时心率的下降幅度均略大于T1~T2期,RB组和RG组安静时心率的下降幅度分别略高于和略低于CB组和RG组。
  3.2.2 肺活量的变化
  由表5可知,在T0期,四组肺活量无统计学差异(P>0.05),干预期间,四组肺活量均呈上升趋势;与T0期比较,RB组和RG组肺活量在T2期、T3期均明显提高(P<0.01和P<0.05),CB组和CG组肺活量在T3期分别呈无统计学差异和显著性提高(P>0.05和P<0.01);在T3期,RB组和RG组肺活量均略高于CB组,呈明显性提高(P<0.05)和无统计学差异(P>0.05);在T0~T1期和T2~T3期,四组肺活量的增长幅度均大于T1~T2期,RB组和RG组肺活量的增长幅度均略高于CB组和CG组。
  4  讨论与分析
  4.1 身体形态的干预效果分析
  身体形态的测量是定量化研究人体外部特征的重要方法,是研究人体生长发育规律、体质水平、营养状况和运动员选材必不可少的方法手段,可为运动能力、身体素质和身体技术等方面的研究提供大量有价值的信息,受遗传、体育运动、营养等方面的影响[4]。其中,身高是反应人体骨骼的发育状况和人体纵向发育水平的重要指标,对计算身体指数、评价体格特征及运动素质能力等方面均有较大的应用价值[7-9]。据资料显示,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监测中,全国及辽宁省乡镇地区四年级(10岁)男、女生身高分别为(140.6±6.4)cm和(141.3±7.24)cm及(141.87±5.90)cm和(144.07±7.18)cm[10]。本研究中,T0期四组学生身高基本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10岁男、女生身高;干预期间,四组身高均呈持续性增长趋势;与T1~T2期相比,四组学生身高在T0~T1期和T2~T3期的增幅更明显,尤其在T2~T3期,RB组和RG组学生身高增幅最大,分别多增长0.36cm和0.28cm,CB组和CG组则均多增长0.14cm;T3期四组学生身高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RB和RG组学生身高增长更加明显,与T0期相比,四组学生身高分别增长4.38cm、4.31cm、4.16cm和3.83cm。
  体重是反映人体横向生长及围、宽、厚度重量的整体指标,可直接反映人体骨骼、肌肉、皮下脂肪及内脏器官的发育状况,也可间接反映人体营养状况[11-13]。据资料显示,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监测中,全国及辽宁省乡镇地区10岁男、女生体重分别为(35.40±8.57)kg和(34.40±7.77)kg及(36.980±9.68)kg和(37.71±8.40)kg[10]。本研究中,T0期四组学生体重基本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10岁男、女生体重;干预期间,四组体重均呈持续增长趋势;与T1-T2期相比,四组学生体重在T0~T1期和T2~T3期增幅更明顯,尤其T2~T3期,CB组和RG组学生体重涨幅最大,分别多增长1.29kg和1.02kg,CB组和CG组分别多增长1.18kg和0.96kg;T3期四组学生体重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RB和RG组学生体重增长更加明显,与T0期相比,四组学生体重分别增长5kg、3.56kg、4.2kg和2.82kg。
  四组各身体形态指标的增长与自然增长和体育运动均有密切联系。干预后,R班增长的幅度相对较大的原因可能为:第一,运动干预方案是一项具有多样化的全身性运动项目,可促进机体的新陈代谢,刺激骨的生长及体格的发育;第二,花样跳绳运动中有氧运动和无氧运动相结合,不断纵跳和多个肌群的参与,对骨骼的刺激增加,可促使学生的身高、体重增长;第三,营养宣教干预在一定程度上可促使学生合理膳食并养成良好饮食习惯。干预后,与C班相比,R班身体形态各指标上升幅度不显著的原因可能为运动干预中运动强度相对较小、运动干预时间相对较短,研究对象摄入富含蛋白质的食物相对较少,干预期对其饮食并没有特殊要求等均可导致R班学生身体形态的各项指标变化不显著。
  4.2 身体机能的干预效果分析
  4.2.1 安静时心率的干预效果分析
  身体机能是定量化研究人体内部特征的重要方法,是研究人体机能的规律、特点及影响因素必不可少的方法手段,能客观反映人体的正常机能水平及运动前后水平,心率是反映心脏功能的重要指标,其快慢直接表现心脏收缩情况[14-16]。据资料显示,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监测中,全国及辽宁省乡镇地区10岁男、女生安静时心率为(85.87±9.68)次/min和(86.89±9.78)次/min及(87.15±8.69)次/min和(89.20±8.86)次/min[10]。本研究中,T0期四组学生安静时心率基本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干预期间,四组安静时心率均呈持续性增长趋势;与T1~T2期相比,四组学生安静时心率在T0~T1期和T2~T3期增幅更明显,尤其T2~T3期,RB组、RG组学生安静时心率增幅最大,分别多增长0.04次/min和0.07次/min,CB组和CG组分别多增长0.01次/min和0.07次/min;T3期四组学生安静时心率基本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RB和CG组学生安静时心率降低更加明显,与T0期相比,四组学生安静时心率分别增长0.26次/min、0.30次/min、0.20次/min和0.38次/min。   四组安静时心率呈持续性降低趋势与身体机能的自然增长及体育运动密不可分。RB组安静时心率降幅相对较大的原因可能是跳绳作为全身性运动,可通过增加心肌的力量和弹性来增加每搏输出量,促使安静时心率的降低。RG组安静时心率下降幅度相对较小的原因可能与运动干预时间相对较短、运动强度相对较低等有关。
  4.2.2 肺活量的干预效果分析
  肺活量是反映呼吸机能的主要指标,也是检测肺功能的最直观的客观性指标,其大小取决于呼吸肌的力量,肺和胸廓的弹性等因素[17-19]。据资料显示,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监测中,全国及辽宁省乡镇地区10岁男、女生肺活量为(1662.34±45.4)mL和(1490.14±441.90)mL及(1868.45±400.5)mL和(1668.27±382.63)mL[10]。本研究中,T0期四组学生肺活量基本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10岁男、女生肺活量;干预期间,四组肺活量均呈持续性增长趋势;与T1~T2期相比,四组学生肺活量在T0~T1期和T2~T3期增幅更明显,尤其在T2~T3期,RB组和CG组学生肺活量增幅最大,分别多增长68.05ml和23.78mL,CB组和CG组分别多增长20.68mL和40.66mL;T3期四组学生肺活量均略高于全国和辽宁省乡镇地区,RB和RG组学生肺活量增长更加明显,与T0期相比,四组学生肺活量分别增长210.9mL和124.45mL、165.84mL和131.83mL。
  R班肺活量上升幅度相对较大的原因可能为:第一:运动时积极摇绳,可带动胸廓活动,动作与呼吸节奏相配合,增加了呼吸深度、提高了气体交换量、加快了呼吸频率,对呼吸肌力量及肺和胸廓弹性的提升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第二:花式跳绳的运动量和动作幅度相对较大,呼吸肌的收缩与舒张的频率加快,可增强人体的呼吸功能和肺通气能力,而常规体育课虽然学习的运动项目多,但每节课每个项目练习的时间少,缺乏训练量的积累,运动量的不足也会影响效果。
  5  结语
  实验期间,辽宁省乡镇地区实验班和对照班小学生绝大部分身体形态和身体机能具有显著性差异,这与自身的生长规律、体育运动和营养等都有直接联系。
  以运动和营养宣教相结合的体质健康促进方案对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身高、体重等部分身体形态指标的影响不显著,可能与该方案不干涉受试者的饮食结构及研究时间相对较短有关。
  以运动和营养宣教相结合的体质健康促进方案对辽宁省乡镇地区小学生安静时心率、肺活量等部分身体机能指标的干预效果明显,可能与运动干预方案中选择花式跳绳项目的特点有关。
  参考文献
  [1] 杜聪,刘海涛.青少年学生体质健康状况解读[J].现代中小学教育,2016,32(10):1-4.
  [2] 张洋,何玲.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动态分析——基于2000—2014年四次国民体质健康监测数据[J].中国青年研究,2016(6):5-12.
  [3] Jennifer A,Angela M.Dose Response Effect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Behavioral Regulation Measures On The Science Achievement Of At-risk Middle School Girls[J].Medicine & Science in Sports & Exercise,2017,49(5):210.
  [4] 孙庆祝,郝文亭,洪峰.体育测量与评价[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5] 高刚.新时期优化青少年学生体质健康评价指标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4.
  [6] Karin A, Kimberly A, James M,et al. Sport And Physical Activity Lesson Participation And Health-related Variables In Low-income Youth[J].Medicine & Science in Sports & Exercise,2017,49(5S):886.
  [7] 于浩毅.上海市青少年学生体质健康测试项目有效性的探索性研究[D].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2013.
  [8] 杜聪.青少年初中生体能训练内容构建与实践研究[D].北京:北京体育大学,2017.
  [9] Camargo CT,Gomez-Campos RA,Cossio-Bolaos MA,et al.Growth and body composition in Brazilian female rhythmic gymnastics athletes[J].J Sports Sci,2014,32(19):1790-1796.
  [10]中國学生体质与健康研究组.2014年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报告[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
  [11]张妤.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综合评价[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3.
  [12]郭娟娟.趣味性有氧运动对肥胖小学生体质健康的影响[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2013.
  [13]Fairclough SJ,Dumuid D,Mackintosh KA,et al.Adiposity, fitness,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nd the reallocation of time between children's school day activity behaviours: A compositional data analysis[J].Prev Med Rep,2018,24(11):254-261.
  [14]刘丽娟.体育课不同运动负荷对小学生体质健康影响的实验研究[D]上海: 华东师范大,2015.
  [15]兰恒滔.11-12岁青少年不同心肺耐力测试肌氧与心率变化特点的研究[D].广州:广州体育学院,2017.
  [16]Mullan P,Kanzler CM,Lorch B,et al.Unobtrusive heart rate estimation during physical exercise using photoplethysmographic and acceleration data[J].Conf Proc IEEE Eng Med Biol Soc,2015:6114-6117.
  [17]薛留成.《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中呼吸机能评价指标的应用研究[J].韶关学院学报:自然科学,2010,31(3):99-104.
  [18]杨迪,祝丽玲,周宪君.佳木斯市初中生体质指数等级与肺活量相关性研究[J].中国校医,2018,32(4):264-266.
  [19]Dominelli PB,Render JN,Molgat-Seon Y,et al.Precise mimicking of exercise hyperpnea to investigate the oxygen cost of breathing[J].Respir Physiol Neurobiol,2014,15(201):15-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654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