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系统论视域下云南省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云南拥有26个民族,每个民族的体育资源都丰富多彩,独具特色,是我国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下,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挖掘、保护、传承、创新发展是体育界学者研究的热点之一。本文试图从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起源、体育项目及文化内涵、传承的现状及困境、构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等方面进行研究,基本理清了系统论视域下云南省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研究的脉络,对于有效地保护、传承、传播和弘扬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维护边疆民族地区和谐安宁以及经济的发展具有一定的研究现实意义。
  关键词:系统论  云南省  民族传统体育文化  传承体系
  中图分类号:G8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3(c)-0213-05
  “系统”一词是英文单词“system”的音译,最早在生物医学中广泛应用,多种生理器官形成整齐有序的结构叫做系统。随着研究不断深入,系统一词适用于各行各业,指将零散的、不规则的事物经过有序的整理与合理的编排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其研究的系统为对象,從整体的角度来研究个体与整体的相互联系,从而更好地了解系统整体,完成最优目标。
  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了到2025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基本形成的总体目标。据查阅相关资料,目前虽然有关学者对云南民族传统体育研究较多,成果丰厚。但系统研究云南少数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体系比较缺乏。同时,随着市场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尤其是当代主流文化的冲击,云南民族传统体育和其他民族传统体育都面临着逐渐消失,资源逐渐减少或丧失本民族的特色。因此,构建云南省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的研究迫在眉睫。
  1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起源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历史悠久,现在去追溯云南民族传统体育的起源,显然绝非易事,因为萌芽时期的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不是今天的体育项目,而是由其先民最原始的狩猎、生产劳动、生活方式、生存本能等因素构成的。萌芽时期的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从根本上讲,还不是体育。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随着云南民族的先民形成,逐渐产生云南民族传统体育的条件,形成了原始的云南民族体育。
  1.1 生产生活中的生存需要
  1960年,我国考古学家在云南省临沧市沧源县的“帕典姆”崖画上发现:早在3000年前,在云南这片土地上,就有摔跤、射箭、征战、骑马、投掷、标枪、攀爬等体育活动。在远古时代,云南民族的先民们狩猎时,同野兽石器搏斗,近身搏斗比较危险。射箭和投掷项目的发明,改变了危险的处境,加强射箭和投掷技能练习,能在捕猎时更加快速地获得更多的猎物,同时在远古时代部落之间为了争夺领土,经常发生战争,使用武力成为掠夺财富的主要手段,摔跤、骑射和射箭等技术不断总结改进,应用于战场上。部落之间争斗获得胜利或猎取动物时进行欢庆,人们模仿着动物、射弩、投掷等动作,舞之动之,并进行摔跤搏斗等原始体育活动,促进了原始民族体育的发展,这些原始的狩猎、搏斗、射箭、投掷等活动成为云南民族体育的雏形。
  1.2 自然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云南民族体育文化
  云南省民族分布在广阔的山区,平均海拔为2000m,雨量充沛,气候温和,土地肥沃,适宜多种作物的生长。由于自然环境特殊,产生的体育项目就有所不同。在云南特有的山地文化影响下,产生的体育项目大多和地形有密切的联系,地形多山地,云南民族同胞需要攀登悬崖峭壁,攀岩、奔跑等活动,云南民族绚丽多姿的体育就孕育、发展在这种神奇的环境、气候和地形要素之中。
  1.3 云南民族宗教促进云南民族传统体育
  在滇远古时期,人们面对生与死、自然灾害无计可施,无能为力,只能幻想得到拯救,到天国享受未来的幸福,为寻求人丁安宁、五谷丰登,希望通过原始宗教活动自我解脱、自我安慰、脱离苦海,从而产生神秘的原始宗教活动。云南民族各有自己的原始宗教活动,在云南民族原始宗教的求神、驱鬼、招魂等活动中,一般都是由当地的巫师举行宗教活动,而这些巫师不仅是本民族文化的传播者,体育的传承者,而且还是特殊功能的气功大师,即威力无比的神灵。在原始宗教活动中,巫师要念咒语进行一种心理意念活动和无意识的自发肢体动作,引导着参与宗教活动的人们。这时巫师和参与宗教活动的人们就会出现无意识的近似民族原始武术动作,这说明云南民族原始的宗教活动与民族体育活动是息息相关的,然而潜意识的促进了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形成。
  2  云南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及文化内涵
  云南民族众多,有“民族大观园”之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在这片土壤中世代传承,创造出许多各具特色、地域文化鲜明的优秀民族传统文化。主要以跑、跳、投、武舞等为运动方式,保留着云南民族独特的传统文化和文明。据调查云南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有400多项,一般可分为竞技体育、游戏体育、民间体育,不同民族的有些体育项目相同,列如陀螺、跳绳、射弩等,虽然是同一体育项目,但是不同民族的表演风格、体育项目的神话故事是有很大差异。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有各自的体育文化内涵。如彝族的跳火绳,蕴含着对火的崇尚。云南传统体育文化在生活中处处可寻,有时候一把刀,一面铜鼓都是体育文化,有的民族将体育寄情于动物,产生动物文化,如孔雀文化、大象文化、老鹰文化等。云南彝族火把节中的熊熊大火、云南傣族泼水节中的清泉、云南哈尼族的山地梯田,都可以融入民族传统体育中,形成各自独具特色的体育项目和文化内涵。如云南彝族传统体育中的“火文化”、傣族传统体育中的“水文化”和云南哈尼族传统体育中的“山地农耕文化”,这是其中代表的一部分。   2.1 云南彝族传统体育中的“火文化”
  在人类的世界里,火给人带来了温暖,云南彝族通过用火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云南彝族将自己的心灵寄托于火把节,火是云南彝族的标志。彝族体育居于彝族社会中,“火”的血性和“火”的刚烈观念塑造了彝族体育。云南彝族体育充满了刀光剑影,彝族人们长期受到压迫和摧残,彝族人民顽强抵抗,向往自由生活。火把节时,彝族摔跤、彝族武术、斗牛等传统体育在熊熊的火把中燃烧,刚强的“火”文化寄于火把节之中,象征着生命的火种。
  2.2 云南傣族传统体育中的“水文化”
  既然有刚强的火,就有柔美的水。云南傣族在河流湖泊旁居住,傣族地区常年湿热,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用水,用水沐浴佛像,用水过泼水节,用水洗衣做饭,可以说云南的傣族处处离不开水。“水”文化融入体育活动中,使傣族体育柔美、大方、温柔、细腻。傣族体育与“水”文化相互融合,共同发展,相互促进。民族传统体育的产生与发展是人类“合目的、合规律的实践活动”,傣族体育中的孔雀拳动作柔情似水,丢沙包、放水灯委婉含蓄,传情达意。泼水节中的傣族传统体育表演,无不体现着“水文化”的情感。
  2.3 云南哈尼族传统体育中的“山地农耕文化”
  在云南的深山中,在丘壑中,在峡谷中,都有哈尼族人活跃的身影,哈尼人居住在山地之中,随之产生的体育活动是根据山地的地理环境孕育而生。其都有的山地文化,令人耳目一新。在哈尼族体育山地文化中,早期的哈尼族体育组织形式为“三位一体”,“资玛”政治领袖、“摩批”宗教祭祀、“腊期”技术工匠,三者构成了哈尼族历史上第一种政治制度,村寨中的大小事物皆由三位长者定夺,其中就包括体育活动。哈尼族在山地中開垦举世闻名的哈尼梯田,哈尼族传统体育在“山地文化”的影响下,哈尼族传统体育具有热情奔放,朴实大方的特点。武术、气功、摔跤、射弩、角抵、狩猎等活动体现着哈尼族体育的朴实大方,棕扇舞、木雀舞、碗舞等体育活动彰显出哈尼族体育的热情奔放。
  3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现状及困境
  3.1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现状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多姿多彩,有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发展过程中,受外来文化、网络媒体等各方面的冲击。同时,一些外来的新的文化元素逐渐被吸收并创新,使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不断地的“推陈出新,吐故纳新”,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据统计,目前云南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挖掘、整理出的项目达400余项,占全国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名录的百分之四十以上,其中被录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20项左右,如《打陀螺》《吹枪》《傣族武术》等,其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体系庞大,但还没有形成系统的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体系,对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传承发展受到一定的影响。
  云南的一些地区已有某些项目的专门活动场所,例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有陀螺场地200多块,大部分的场地早晚都有人在进行陀螺的比赛、练习。同时很多地区将该地区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引进校园,丰富校园体育课程及校园娱乐活动,并被批为体育特色学校,如昆明市西山区杨家中心学校的射击(射箭)、嵩明县杨林镇官渡小学 武术等,其中特色学校关于民族传统体育的多位为竞技性较强的,如武术和射击。云南在对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挖掘、探索、保护从未停止过,各级政府、教育部门、民间团体都不断的加强推广、挖掘和传承民族传统体育,将许多优秀的民族传统体育引出去,让外界更多的人了解,并在选择运动健身时有更多的项目可以选择。早期民族传统体育多在田间、山间等举行,活动场所较为随意,现如今,已有很多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进入社区,越来越多的项目出现在大众的眼前,并受到大众的青睐。然而在挖掘与推广的过程中,存在传统的文化理念与现代的发展理念相互冲突,致使一些项目失去本质特征、濒临灭亡等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而来。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是各民族创造出丰富的物质文化财富和精神文化财富,蕴含了云南各民族先民的生产生活方式、祭祀信仰、狩猎等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发展演变,凝结着各民族的思维意识、民族精神。民族传统体育从另一个角度对各民族风俗节庆、生产生活的是云南各民族传统文化风俗、生产生活等的写照,注入了各民族独特的个性、心理活动和情感。传承和发展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是提升文化软实力重要途径,文化自信需要人们加深对民族传统体育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民族传统体育凝聚着云南各民族人民几千年历史长河的文化精髓,受到国家、政府以及外界的关注和保护,更多的民族传统体育获得了更好的保护传承与发展,然而也有一些由于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逐渐走向消亡,还处于传承和发展的困境之中。
  3.2 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传承的困境
  3.2.1 人文地理环境
  云南属于西南相对落后的边疆地区,地势奇特,封闭的地理环境成就了26个民族文化在这片土地上完整的保留与传承发展,同时也正是封闭的地理环境导致交通滞后、经济落后,对外届的文化知之甚少。各民族之间的的文化与民俗等存在很大的差异,在交流与联系的过程中出现矛盾是必然的。在对其他民族优秀文化交流中进行“吸新吐旧”,不断的优化、完善本民族的文化,增强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与联系,促进民族团结。除此以外,地域的封闭性容易限制人们的眼光,导致一些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本土文化的影响,人们总是对陈旧的规矩墨守成规,如“传里不传外”、“传男不传女”、“只传本家不传外姓”等规矩。另外还有一些将传统体育项目作为生存的技能,为生活有基本的保障,不会轻易的对外传授。
  3.2.2 现代体育的强势,传统体育普及度低、地位弱化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体育观念倾向于以奥林匹克文化为核心的竞技体育观,管理模式主要采取由体育部门为主、教育部分协管的工作机制,人们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外在的体育性,而对其内在的文化内涵视而不见,致使民族传统体育得不到长足的发展。近几年以来,虽然民族传统体育有部分项目已进校园,但是学校体育主要还是以教育部规定的体育教学内容和竞技体育项目为主,并且大部分学生、老师、民众等外界认为像三大球、三小球、田径等体育项目才是体育。实际生活中,人们在选择运动健身或休闲娱乐项目时多数倾向于现代体育,甚至一些政府及教育部门对民族传统体育的重视度远不如现代体育项目,更多的强调现代体育而忽略民族传统体育。应对来自各方面因素的冲击,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与现代体育相比较,面临地位的弱化着严重的挑战。   3.2.3 民族传统体育理论与现代元素的分割
  理论体系的构建都要以一定的历史为背景,整理、构建理论体系应融入参考现代元素,结合时代的发展趋势,科学合理的传承发展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是完善民族传统体育理论体系的基本要求。民族传统体育是人类历史在生产生活中创造的,理论的构建也需遵循以上原则。民族传统体育的理论的构建受到“旧观念”的影响,出现采取自我封闭、一成不变保留原始现象,很容易导致其传统体育与现代理念的脱节。根据时代的发展,在保留其本质特性的前提下,结合民族传统体育的内、外价值进行深层的理论挖掘与研究,推动现代元素对民族传统体育外在优势的补充,同时也会存在缺少现代体育科学理论的支撑、与现代信息系统的分离、缺少统一有效的评比规则等弊端,因此,文化价值、休闲健身及民族团结等方面违背现代社会发展中科学化的评价标准。
  3.2.4 城市化冲击,缺乏人脉传承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外来文化随着网络文化出现在大众的生活中,如网络游戏、球类、跆拳道、街舞等,这些外来文化对我国青少年的身心发展有很大的影响,然而这些外来文化在我国城市化多元化格局中受到大众的青睐,然而,这对民族传统体育的传承与发展以及项目的开展与普及是非常不利的。大众被外来五彩纷呈的体育项目深深吸引,而将民族色彩浓厚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冷落,如抢花炮、陀螺、打秋千等与青少年愈来愈远。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人逐渐老化或逝去,青少年对民族传统体育的冷落导致其传承人脉匮乏,城市青少年是开展与普及民族传统体育参与的重要群体,让更多城市青少年关注、喜爱、参与这些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对民族传统体育的长足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除此以外,云南省很多的青壮年被生活所迫外出务工,大部分中老年传承人逐渐逝去,导致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人才的匮乏。同时,随人口大量的流动而来的本土文化遭到一定程度的冲击。
  4  构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
  根据云南各级地区不同的人文地理环境、民族历史文化特点,把各具地方特色的民族特色体育文化建立传承体系。建立体育文化传承体系岂非一朝一夕,一蹴而就,构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需要通过各种途径和方法在长时间积累下慢慢实现。在系统论下,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的构建既需要无形的文化自然传承,又需要有形式的,看得见的自主传承(图1)。
  4.1 文化中的自然传承
  源于自然中的体育文化传承,虽然是看不见的,无形的,但它的传承更为深远,影响力较强。文化中的自然传承包括日常生活劳动中的传承、民俗体育中的传承、民间体育中的传承、体育史料中的传承。每个民族的文化是民族自身的灵魂,依托于民族文化产生的体育项目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经久不衰。
  劳动生活方式是一个民族经过长时间积累而形成的一种稳定的生活习性,许多民族传统体育在其中孕育而生,经过一代代人传承,寄情于劳动生产中。例如云南彝族体育中的射弩、弹弓、骑马、赛马、扭扁担和顶扁担等体育项目就来源于彝族的劳动生产,民族体育项目是生活技能,在古代滇南劳动生活中不可避免,如果不加强体育技能的练习,就会影响生活质量。例如不会射弩就捕捉捕不到猎物,不会赛马就不能快速地到达地点,搬运猎物时靠人背较慢。每一代必须掌握并且熟练运用,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不知不觉中成为民族文化传承的载体,它在悄无声息地更迭换代,推陈出新。
  节庆活动里,人们身着特色的民族服装,在田野间、在小溪旁,在树林里,在村寨中举行节日庆典。有的节日一年一次,有的节日三年一次,节日活动不分男女老幼,民俗体育中的传承离不开各式各样的民族传统体育活动。在节庆中表演的民族传统体育活动使节庆更加饱满,云南哈尼族中的苦扎扎节、吃新米节、祭寨神节(祭竜)、祭母节等节日都有丰富的民族传统体育活动,如哈尼气功、抢花炮、撵磨秋、打陀螺等活动。人们一边欣赏文体娱乐节目,一边举杯畅饮,节日活动的举办是一种体育文化的传承。
  节庆活动离不开神秘的宗教,宗教的盛行产生节日,两者相辅相成,都是云南民族传承体育的传承方式。云南的茶马古道是西南经济文化交流的集散地,许多外国宗教在古代传入云南,云南是宗教文化的大熔炉,各个民族都有自己信仰的宗教。云南傣族信仰佛教,云南香格里拉藏族信仰藏传佛教,云南回族信仰伊斯兰教,宗教中有许多神灵,人们将自己美好的希望寄托于宗教。云南回族在宗教礼拜中会举行一些传统体育项目,如回族武术、把小腰(类似摔跤的体育活动)、回回推步、扳手腕、踢毛毡、叠罗汉、扭扁担、耍狮子等。
  4.2 有形式的自主传承
  影响力深远,可持续性强自然文化传承最鲜明的特点,但自然方式的传承需要人们自觉、自发的组织传承。如果人们对传统体育活动不感兴趣,在传承的过程中会遇到较大的阻碍,出现传承断层,影响云南民族传统体育的开展。这时候就需要一些人为自主的、强制性执行的传承方式。构建云南民族传承体系有形式的自主传承方式为:师徒传承、学校传承、军队传承、民间社会组织传承、竞技体育传承、网络数据库传承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
  师徒传承是民族传统体育中最重要的传承方式,同时也是最具有特色的传承方式,师徒是一对特殊的“父子”,连接他们的不是血液,而是技艺。师徒传承在民族武术中较为常见,它是一种特殊的社会结构,建立民族传统体育师徒传承表,建立云南民族传统体育师徒信息传承数据库,让每一位传承人都能被人们认知,同时也保护了该项目的传承。
  在學校体育的教学课程中,可以根据不同水平、不同地区科学的设置一定比例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通过在课程中的学习培养学生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素养和认识,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培养综合素养高、技术能力强的应用型人才,同时在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发展提供人才支持,使其更好地传承与发展。云南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在学校的开展,可以进一步加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保护、传承、创新和发展,提高学生对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素养和素质教育,从而提升民族传统体育的地位及影响力。   军队是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重要保障。国家不能没有军队,民族体育在军队中传承就不会出现断层。但有一些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不符合军队的实际情况,在军队在可以引进民族摔跤和民族武术进行传承。
  構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体系还需要借助民间的力量,在民间开展民族体育传习馆,传习馆内有教师,有相关的文化墙,让人进入到馆内就能感受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气息,但目前市场上大多以民族传统武术的武馆居多,其他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并不多见。
  竞技体育使民族传统体育得到更好的发展,比赛能促进训练,参加比赛的效果要比平时训练强,建立一个赛事传承势在必行。云南省已经有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云南第一届民族体育运动会于1955年5月举办,后来受到文革的影响,在1982年后才举办第二届民族体育运动会。为了加快民族体育的发展,1985年5月举办第三届民族体育运动会,自从第三届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之后,云南省民运会每四年一次,省级比赛已经有健全的赛事组织。但区域性的赛事还需加强开发,扩大赛事的普及,提高赛事的运动,以赛代练,更好地推动云南民族传统体育发展。
  网络数据库的建立使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人在网络上有据可查,通过网络的传播可加速传承发展,网络数据库不仅只有数据,还可以上传视频、文字、录音、图片等资料展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
  5  结语
  基于国家提出到2025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基本形成的总体目标,云南各级政府部门对民族传统文化保护传承的重视,构建云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势在必行,对于树立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核心价值观和民族自信,弘扬民族传统优秀文化,增强体质,增进民族团结,促进边疆社会的和谐稳定,民族文化大繁荣及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参考文献
  [1] 李斌.湘西易地扶贫搬迁新社区传统体育传承及健身服务体系建设扶持研究[D].吉首大学,2018.
  [2] 岳君,龙籍丰,叶羽翌,等.南岭走廊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教育传承体系的构建与实践研究[J].体育世界:学术版,2017(6):52-53.
  [3] 王书彦.体育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保护评价指标体系研究[A].中国体育科学学会[C].2016.
  [4] 张建华.西北走廊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传承体系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2015(10):68-72.
  [5] 王红芳,陈永辉.体育强国建设下我国民族传统体育传承体系建设研究[J].搏击:武术科学,2013,10(11):76-79.
  [6] 武培.大型体育赛事组织文化体系及其传承发展研究——以山东省第十一届全运会为例[J].体育世界,2013(2):43,44-46.
  [7] 许玲,赵秋菊,包牧人.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体系构建的研究——以内蒙古地区为例[J].中华武术:研究,2012,1(Z1):58-61.
  [8] 何标,汤仁长.皖西革命老区民俗体育传承与全民健身体系的构建[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10(5):102-104.
  [9] 刘仁盛,宋广庆.体育核心价值体系的历史传承与未来发展的初步探索[J].体育科学,2011,31(5):3-13.
  [10] 李嘉.西南地区民族体育之教育传承体系研究[D].西南师范大学,20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70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