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醉中所作草书卷后

作者:未知

  胸中磊落藏五兵,欲试无路空峥嵘。
  酒为旗鼓笔刀槊,势从天落银河倾。
  端溪石池浓作墨,烛光相射飞纵横。
  须臾收卷复把酒,如见万里烟尘清。
  丈夫身在要有立,逆虏运尽行当平。
  何时夜出五原塞,不闻人语闻鞭声。
  【参考译文】
   我的胸中藏有数不尽的用兵韬略,但却因找不到报国的门路而白白浪费了这些惊人的才华。
   我只好在醉中草书,以酒为旗鼓,以笔为长矛来当作武器,笔势急骤,像是银河从天而泻一般。
   在端砚中研好了浓浓的墨,烛光映射着我纵情挥笔泼墨。
   转眼间,我收起书卷,又开始饮酒,如同看见了山河万里清平的气象。
   大丈夫要敢作敢为,敌军的气数已经差不多消失殆尽了。
   什么时候能看到宋军像当年的汉军一样出征北伐,不再只听到纸上谈兵的喧哗,而是马鞭奋扬的声音?
  【赏析】
   在这首诗中,诗人以贴切生动的比喻,奇特丰富的想象,新颖别致的构思,把万里胡尘的战斗场面与纯熟精湛的草书艺术高度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全詩的风格极为雄健纵肆。诗的前八句写诗人醉中作草,宛如临阵杀敌,在蓄势、疾书、书成的整个过程中,其踌躇满志的神情清晰可见。诗的后四句写书后的感想,运用典故,将渴望战斗的激情化为不平之鸣,高亢激越,震撼人心。诗人将满腔壮志和豪放的英雄气概运之于书中,最后生发出报国杀敌的壮志和渴盼,表现了其高昂的爱国热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99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