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位思考下美丽乡村建设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美丽乡村精品线建设是在美丽乡村建设基础上新一轮的改造提升,意在串起沿线各村,将美丽乡村盆景化为风景,增强沿线村民获得感和幸福感,发展好农村经济。本文在分析现有美丽乡村建设基本情况的基础上,从美丽乡村精品线沿线村民及体验客双角度,探讨如何将“人本位”思想运用在项目规划建设上,并通过项目实例论证该思想运用的必要性。
  [关键词] 美丽乡村建设;“人本位”思想;精品线
  [中图分类号] F32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7909(2019)05-10-3
  1 美丽乡村建设背景
  乡村建设是一个长期的探索实践过程,有着其特定的改革任务和创新使命。“美丽乡村”起源于2003年习近平在浙江省实施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行动,其实质是我國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个升级阶段,在改善农民居住环境、完善公共服务设施等农村生活环境的基础上,着力解决乡村发展理念、乡村空间布局、村风乡貌、乡村文化传承等问题。电器下乡、文化礼堂、垃圾回收、危房加固、道路硬化和水域清理等各项利民、惠民工作的开展,使新时期的乡村建设在生活美、环境美、精神美上迸出了新的火花。2013年国家农业部开启“美丽乡村”创建活动,2014年农业部开展中国最美休闲乡村和中国美丽田园推介活动,为全国的美丽乡村建设提供范本和借鉴。随着周末休闲游、城市慢生活理念的兴起,乡村振兴背景下具有一定山水资源、乡土文化资源的美丽乡村建设开始着力于乡村旅游行业的发展。
  2 美丽乡村精品线的内涵及现状
  美丽乡村精品线建设是在“全域旅游”的大背景下,对临近区域内“美丽乡村”精品点通过交通路线设计把分散的美丽乡村从点到线的串联,并在此基础上对沿线资源进行重新整合,进行上下延伸设计,从个体建设推进为整体化发展。在改善沿途村民居住环境的同时推进农业招商,提高村民的收入与幸福感。就精品线中作为各个点的美丽乡村个体前期建设来看,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2.1 背离初衷,破坏风俗风貌
  美丽乡村建设中最为突出的一个问题是很多地区和部门都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基础设施建设或是招商引资上,将主要的资源和人财物都放在了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上,建设过程中出现了方向偏差、盲目开发、重复建设、面大精少、闲置空置、资源浪费和可持续性差等问题。例如,错误理解城镇化建设,盲目照搬城市模式,脱离乡村实际;绿化建设采用大草坪、灌木修剪造型等城市园艺手法,不利于村庄后期维护;推山削坡、填塘以及溪流、沟渠驳岸硬化过度,破坏了乡村风貌和自然生态。这就使得乡村无法满足村民的使用需求,无法适应村民的生活习惯,同时与美丽乡村建设中赋予乡村特色的逆城市化生活旅游的初衷相背离。另外,在旅游产品设计上,各地重复垂钓、采摘蔬果、品茶赏花、自助烧烤、“假古村、假古镇”(据测算有70%以上的是在闲置或空置,成为摆设),这样的恶性竞争造成开门几天热,无法持续引流。
  2.2 村民参与度低,可持续性差
  按建设主导群体来分,美丽乡村建设大致可分为3种类型,一是以政府为主导的各类美丽农村建设,二是以外来企业资本为主导的乡村开发项目,三是以社会精英为主导的各类乡村复兴实践[1]。这三类主导群体在社会资源、组织能力等方面拥有较大优势,在乡村发展的计划制定、策略实施、运营监管等过程中占有主要发言权,而对乡村有更深认知和情感的村民的发言权及参与度均较低,此类建设活动极易演变成政绩工程或是成为带有乡村符号的消费项目,偏离原有“改善乡村生活环境、提高村民生活水平”的乡村建设出发点[2]。例如,策划乡村观花游时造成果林严重减产,开发乡村休闲游时出现部分村民擅自设卡对游客强行收取卫生费等,此类负面事件的产生都是因在美丽乡村项目开发营运过程中村民参与度低、获利率低造成的,对美丽乡村精品线的长续健康发展存在必然影响。
  3 解读美丽乡村精品线建设中的“人本位”思想
  “三农”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全党及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要始终把“三农”问题作为现阶段全党工作的重点,积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增强亿万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增强基层群众对政府的信任感。2018年,浙江省委农村工作会议召开,印发《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行动计划(2018—2022年)》的通知,提出全面实施万家新型农业主体提升、万个景区村庄创建、万家文化礼堂引领、万村善治示范、万元农民收入新增的“五万工程”。2018年2月,义乌市召开美丽乡村精品线建设现场会,会上指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美丽乡村建设为主题,以10条精品线创建为抓手,脚踏实地、实干苦干,走好乡村振兴道路,让义乌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由此可见,从中央到地方,在推行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均有提出农民作为美丽乡村建设主要受益主体,要增强农民获得感和幸福感。因此,乡村居民作为美丽乡村产品的主体和供给方,应参与美丽乡村的建设,在确保乡村居民居住环境及生活方式不受负面影响、不被破坏的前提下,经济收入和生活品质均有所提升。美丽乡村建设要突出农民主体地位,注重实效,贯行“人本位”思想。
  美丽乡村精品线建设是在现有美丽乡村基础上,整合乡村休闲旅游,属于特色旅游的一种,其规划建设需要遵循旅游产业的发展特点和规律。随着阳朔小镇、婺源观花游等实践案例的成功,各地陷入了模仿和复制的乱象,导致“千城一面”,没有主题,没有文化内涵,体验者很难留下深刻、良好的印象,最后出现空置无客的情况。只有基于体验者需求进行美丽乡村精品线的定位,基于体验者感受进行美丽乡村精品线供给侧改革,实现产品提升,才能解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多样化、个性化旅游需求与同质化产品供给之间的矛盾。切实贯行“人本位”思想,外来体验客是美丽乡村精品线产品的客体和接受方,精品线的输出内容、供给的农业、农村和农民人文活动应带有区域特色并贴合体验者的需求。   4 义乌“赤岸西海”精品线项目分析
  伴随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和现代旅游业的发展,原有的景区景点旅游模式已无法适应新的发展形势和需求。在当前我国的旅游结构中,非景点旅游占比达80%[3]。2017年,由义乌市赤岸镇人民政府与浙江省中国小商品城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结对开发建设赤岸·西海和美乡村精品线,持续推进乡村特色产业的发展。
  4.1 项目概况
  “赤岸西海”精品线项目位于义乌市赤岸镇,原有赤岸西海旅游景区建设从2011年开始起步,前期已初具规模。2014年,“赤岸西海”商标成功注册,并认定为金华市著名商标。该项目涉及蜀墅塘、枫坑水库、吴溪、定力寺等区域,包含塘边、神坛、大新屋、大树下、雅端、新樟、毛店和尚阳等20余个村落,覆盖范围约30.5 km2。精品线范围内现有大树下村客栈人家民宿、雅端明清古村落民居、雅端村民俗博物馆、神坛村雪峰故里红色文化展厅、大新屋栀子花基地以及南宋水利设施——蜀墅塘、尚阳老街。
  4.2 项目规划原则
  规划初期,项目办组成各考查调研小组对项目周边地区现有美丽乡村旅游产品、田园综合体、农家乐及民宿进行了体验走访。并对村民和外来体验客的意见及感受进行了数据采集,对不同地区、类型的体验客需求进行了细化分类。结合项目周边已成型的优秀案例及不足案例进行经验抽选确定项目规划原则:考虑客观实际,要对投资开发项目做科学论证和规划;因地制宜,通过分析本项目与周边项目各项资源的差异性,找准体验客需求,差别化定制,打造符合自己的文化和体验环节;通过休闲旅游,带动传统农业生产,提高农特产品议价能力。不能忽视交通、食宿、民俗文化、产业结构和原住民利益等重要因素,探索建立了村民众筹开发乡村经营模式,村民以资金、资源入股村庄产业,把农民手中原本沉睡的资金、资产转化为创业资本。既凝聚了民心民意,又汇集了民智民力,把优势项目进行股份化管理,带动村民共同致富。
  4.3 出于体验客及沿线村民视角的“人本位”设计
  本项目2 h可达范围内赏花观景、田园采摘类项目有义乌何斯路薰衣草庄园、义乌马畈农业奇幻乐园、义乌福劳尔花卉乐园、桐庐巴比松米勒庄园以及各类中小型果类采摘园。3 h可达范围内山水资源、特色民宿突出的地区有德清、丽水、桐庐。4 h可达范围内特色游乐主题项目有上海迪斯尼乐园、杭州烂苹果乐园、杭州Holle Kitty乐园、宁波方特主题神话乐园、宁波罗蒙环球乐园和东阳横店影视城。项目周边交通便利,旅游资源丰富,多日游项目可选项多,竞争优势不足,项目定位主要受众定位为义乌市及周边一日游体验客,体验长度应包括交通餐饮、乡土产品体验、特色产品购买等。经对目标地体验客切实空缺需求进行分析,义乌市及周边地区重视教育行业,各类幼儿及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众多,由培训机构及各中小学家委组织的集体亲子类活动需求大。此外,义乌市及周边地区各类单位党建、员工团建需求大,现有市场各类项目类目单薄,且仅能支撑半日游活动,无法满足需求。本项目以此为紧抓目标地区体验客需求,结合自身条件,进行项目功能规划及建设。
  首先,注重体验客感受。项目建设初期,先后投入3 000余万元,结合小城镇综合整治工作,推进道路绿化提升、自行车道、道路白改黑、卫生间改革等工程建设,重视线路节点的建设。一体化规划各节点小镇(村)的公共服务,通过统一的交通组织、统一的服务节点设置,提升体验客的舒适度。在村庄房前屋后零星空地使用乡土材料围砌,提倡提倡村民种菜种树进行绿化。危房加固、道路修补上采用修旧如旧。引入义乌水稻森林公园项目,以省级以上水稻育种试验基地为背景,将传统农耕场景、稻田捕鱼等亲子类项目结合现代新农业技术打造特色水稻文化,该公园项目体现了稻浪层层、稻香悠悠、虫吟蛙鸣的江南特色农景。作为景观性补充,集世界恐龙基地、国家级古生物科普教育基地于一体,打造综合性水稻森林公园旅游景区。真正把村庄规划的像农村,展现城市居民向往的逆城市化生活场景。
  其次,紧抓体验客需求。根据前期市场分析,紧抓亲子、科普类活动市场及企业团建活动市场,针对低龄儿童推出互动类项目小动物家景区,活动包含水底世界中抚触寄居蟹、仿真小森林玻璃房内投喂小鸟、啮齿动物园观看空中通道中嬉戏的松鼠。针对学龄儿童推出体验类小小创造家景区,包含纸鸢制作、纸浆古法造纸、毛石彩绘、植物标本制作等体验课程,与多家美术创作类兴趣培训机构开展户外课程协作,同期接受家庭体验及团体活动承办。针对青少年推出探索类帐篷家景区,主推帐篷搭设、星空探索、山间毅行、动植物辨析等。针对企业单位,结合现有雪峰故里红色文化展厅、古村落民居及民俗博物馆、蜀墅塘、尚阳老街等,进行内容整合串联,推出党建红文化、古文化、工匠文化。
  最后,保障村民利益,实现门口就业。在美丽乡村精品线建设中,确实保障沿线村民利益,与通过政府给予部分补助,由村民栽种桃花林、油菜田类农景造景项目不同,水稻森林公园项目立意新颖且避免了因不文明观景造成的减产问题,村民接受度高,栽植难度低,可有效保障村民利益。小动物家所饲养动物保障游园安全、保留野趣的同时易于饲养,吸纳村民就近就业。帐篷家项目可提供帐篷民宿住宿,村民在民宿做起服务员的同时,栽种的蔬菜和水果可供应民宿,也可提供体验客现摘上桌服务。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如果只是简单地进行土地转让,村级范围内缺少其他规模产业,农户在土地流转后很难找到其他致富门路,青壮年劳动力基本在外打工。失去了村民,变成留守村、空村,就失去美丽乡村的意义[4]。“赤岸.西海”项目在建设过程中,紧抓村民利益,让村民参与项目运营,参与建设服务的同时,村民以资金、资源入股村庄产业,带动村民共同致富。
  5 结语
  美丽乡村建设要以人为本,守住乡村的“魂”。重视群众的主体地位,充分尊重农民意愿、体会体验客需求,建设与农村生产生活相契合、与体验客情感相共鸣的美好家园。以优良的生态环境为依托重现宜居的乡村生活,以多功能产业为支撑保持可持续发展的活力,将乡村的美丽“姿本”变为“资本”。
  参考文献
  [1]陶一舟,金敏丽.“美丽乡村”建设背景下的乡村特色营造探索:以浙江省临安市指南村为例[J].小城镇建设,2013(11):74-77.
  [2]冯旦.基于“三方合作”的美丽乡村可持续发展规划模式研究:以浙江省安吉县鲁家村为例[C]//持续发展 理性规划:2017中国城市規划年会论文集(18乡村规划),2017.
  [3]洪鸿,易靖茗,信连心,等.“部长通道”上的“一把手” 热情面对 回应热点 权威透明[J].台声,2017(7):51-54.
  [4]探索乡村游发展新路径[J].乡村科技,2018(3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134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