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媒体记者在危机传播中的角色定位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近年来科技的快速发展,广电媒体在信息传播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对于突发的危机事件,只有少数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媒体记者的职责就是把事实传播给广大人民群众,以防不法分子引导舆论,混淆视听。本文着重分析了广电媒体记者在危机传播中的角色定位,来论述其在危机传播中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媒体记者;危机传播;记者职能;角色定位
  当前国际形势日益紧张,危机事件层出不穷。由于网络信息的飞速传播,不少危机事件在广电媒体尚未进行正确处理的时候,已经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网络拥有其迷惑性以及虚拟性,如若被不法分子利用,传播危机事件的流言谣言,引导群众的正确判断,使群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因此,媒体记者应当在危机传播中明确自己的角色定位,正确引导人民群众。
  一、危机传播的负面影响
  斯蒂文·芬克在1986年提出关于危机传播的四段论模式,下文根据其四段论模式论述危机传播的负面影响,其中危机突发期和危机蔓延期对于危机传播负面影响较大。
  (一)危机潜在期
  此阶段的负面影响极小,且易于处理危机。危机潜在期时的危机不易为人所知,能洞察先机的往往是那些关注时事且思考能力较强的人,他们往往不会被舆论所引导。广电媒体记者应当属于这一类人,在危险潜伏期时就发现异常,通常能轻而易举地化解危机。
  (二)危机突发期
  本阶段持续时间极短,但是对人心理造成的压力却不容小觑。危机突发时期媒体记者如果不能在短期内真实有效的传播事实,致使流言广泛传播,会使社会陷入恐慌之中,影响各行各业的有序运作,甚至危害国家利益。危机突发期的传播危害较大,但处理得当,危机也很容易解除,在事态尚未愈演愈烈之前整理出真实有效的数据,通常就能扭转舆论,解除警报。
  (三)危机蔓延期
  此阶段持续时间有赖于媒体对于危机的应对能力以及群众对于媒体的信服度。危机蔓延期的持续时间越长,群众对于媒体的信服度就越低,危机事件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就会使舆论偏向流言,且负面影响随时间增长而逐渐增加,范围亦逐步扩大,最后,可能会给社会以及人民群众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四)危机恢复解放期
  危机恢复解放期的危害性主要在于传播流言的顽固势力,在媒体退出解决危机的相关报道后,群众往往会选择相信国家,认可报道的真实性。而别有用心的顽固势力通常会不满危机事件对于社会的影响,继而创造出更具欺骗性的所谓“内幕”,企图诱导群众质疑国家形象。危机恢复解放时期的重点在找寻谣言传播源头并加以遏制。
  二、广电媒体记者在危机传播中的角色定位
  (一)危机预警的角色
  广电媒体记者需有比常人更敏锐的洞察力。在危机潜伏时期提前察觉危机出现的可能性,给予群众警示,消除危机来临时的瞬间恐慌。在危机突然爆发的时候,结合已经给出的预警,迅速处理危机事件,遏制事态发展。危机预警作为媒体记者必备素养,在新闻报道中体现为时效性和真实性,记者应当培训在危机爆发的一刻,瞬间察觉危机的危害性,快速有效的进行新闻报道的职业素养,以消除群众突然滋生的恐慌心理,破坏危机负面传播途径,解除危机警报,维护社会稳定。
  (二)客观分析的角色
  广电媒体记者在危机传播中需扮演客观分析的角色。危机事件不断蔓延时,记者作为给人民群众提供真实有效的信息的角色,应当站在客观的角度理性分析,而非为阻止谣言传播制造虚假信息,一旦被别有用心者勘破,可能会影响媒体记者在人民群众中的信服度,使得谣言更加难以澄清。在获得第一手危机资料但情况不容乐观时,即使不将消息公之于众,也应对信息做出有效处理,可以只报道消息中的有利部分,暂时隐瞒不利部分,以安慰群众,缓解紧张气氛。万不可为消除恐慌夸大有利条件,歪曲危机事实,带有主观色彩地影响舆论发展方向,是记者的失职。
  (三)正确引导的角色
  广电媒体记者的职责之一,是正确引导舆论的发展方向。首先,在危机事件的处理中,媒体记者应当明确自己的角色定位,正确履行职能,确定何方向为正确引导的舆论方向。如网络盛传的城管打人事件,媒体记者的应当在确定事件真实性的情况下,维护国家尊严。如果是城管有错在先,记者不应引导舆论,欺骗群众,以此来掩盖事实,达到维护国家尊严的目的,而应给出国家对违规城管者的处罚事实,明确国家法律具有公平公正公开性,不包庇任何人;如果城管只是基于自身自职责,反被诬陷,记者也应当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国家执法机构的严谨。媒体记者应当充分发挥自身价值,正确引导群众,维护社会和谐发展。
  三、总结
  广电媒体在危险预警,引领舆论方面具有特殊作用,记者应在维护国家尊严的前提下,扮演危机预警、客观分析及正確引导的角色,及时处理危机事件信息,遏制恶意中伤国家社会言论的传播,正确传播事实真相,有效稀释群众恐慌气氛,给群众提供一个良好的言论自由的环境。
  参考文献:
  [1]周萍.广播电台记者在危机传播中的角色定位[J].新闻传播,2017 (7):71-72.
  [2]张久辉.浅析我国记者的社会形象危机及化解策略[J].魅力中国,2016 (6):51-51,53.
  [3]裴翀.电视新闻记者在危机事件报道中的职业素养[J].西部广播电视,2017 (7):16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38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