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丹青一任入氤氲

作者:未知

  我与永宏同庚,相识亦久。向知其生性耿介,刚毅木訥,不谙世事,人皆叹之。然唯于绘事参悟甚勤,常常迁想妙得,神思波迭,欲罢不能。他也曾有几年未见动笔,但他始终没有放弃思考。他曾自撰一联,以表心境;嗟置笔经年久,幸神思独系常。
  重操画笔的他频频负笈涉历,亲山近水,旬日不归,将一己之躯放浪于野。其间不免夜奔于山林峦嶂之巅,亦尝暴徙于溪涧钩棘之险。每至佳境,则箕踞于坡石朽桩之上,肆卧于沙滩草甸之间,回神静思,遥想宇宙之苍茫,静听天地之太息,切号山川万物之脉动,感受大自然的雄浑与静穆,抑或灵秀与奇诡。每感于斯辄情思涌动,气贯胸次,久不能已。他将这些感悟所得,浸淫笔端,觊求以笔墨携观者重游,共同感受大自然的美妙与神奇。然则更多的时候却是常常因为不能尽述其妙而陡生焦虑。
  观永宏之画,既可见传统精神的濡养,又多得山川造化之私示,笔墨氤氲,气格高古,谨于精微而旷达情怀,似山而非真山,平易中藏诡谲。
  他认为,任何文学艺术作品,非有真情实感不能动人。没有被客观事物所打动,没有强烈的表达的冲动,宁可不要去做。把你自己的独特感受表达出来,你的作品才有价值。如果人云亦云,附别人的影子,勉强生造,矫揉造作,这样产生的作品是没有生命的,是贫血的。即便可以娱人耳目,但绝不会震撼心灵。
  我赞成他的这种观点。至于他的画有多么好,这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但他的画作确有其独立存在的价值,这一点是肯定的。然而他自己是怎么看的呢?他说他对自己很不满意,作画时还是有包袱的。至于他说的包袱指的是什么?我猜不出。但从他的述说中我或许明白了七八分。他说,作画的时候要灵魂出窍,不欲人观,无我无人,方得自由,始能通神。他的话让我充满期待。我们期待他推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邢永宏简介:
  邢永宏,别署永泓,1958年生人。毕业于山西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现为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研究院书画委员会高级书画师,大众书画院学术委员,山西艺术学院兼职教师。
论文来源:《名家名作》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73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