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理想国》和《礼记》中社会经济制度的比较

作者:未知

  摘 要:在柏拉图的《理想國》中,柏拉图不仅对自己此前哲学思想的概括和总结,也综合了当时各门学科,探讨了哲学、政治、伦理道德、教育、文艺等各方面问题,从辩论和对话中以理念为基础,建立一个系统共和的理想城邦,城邦内的经济安排都服从于“正义”这一原则。城邦内“正义”的体现就是经济上财产共有、政治上的共治和社会福利的共享的完美优越城邦和在《礼记·礼运》中,孔儒思想提出的最高社会理想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在社会经济制度设计中有相似思想也有各自的独特之处。
  关键词:社会经济制度;理想国;大同社会
  一、理想国和大同思想形成的背景和观点
  (1)理想国产生的背景和其中对社会经济制度设计的观点
  古希腊与中国在自然环境和地理环境上有着很大的差异,生产方式和生方式也全然不同。由于这些因素的影响,两地的历史文化也有很大区别。柏拉图柏拉图师承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参加了伯罗奔尼撒战争。这是一场决定雅典命运的战争。结果,雅典失败了,提洛同盟瓦解,雅典自此一蹶不振。苏格拉底意识到了雅典民族政治的弊端和落后。柏拉图非常崇拜他的老师,于是对希腊城邦的民主政治制度进行了分析、批判,并形成了自己的政治理念—理想国。
  柏拉图认为希腊城邦之所以陷入混乱,与财产私有作为追求的目标有关。他认为私有财产和家庭容易养成利己和贪欲之心,从而引发社会的矛盾和纷争。柏拉图设想建立一个正义、共和的理想城邦,城邦内的经济安排都要服从于“正义”这一原则。城邦内“正义”的体现就是经济上财产共有、政治上的共治和社会福利的共享。实行共产制,以德性来节制自己的私欲。国家的管理者不应该拥有私产。对管理者而言,应改由国家每年提供生活费用:“首先,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私人财产,除非那是完全必要的东西;其次,任何人都不能有这样的住房和仓库,大家想进而不能进;至于生活必需品,数量根据这些节制又勇敢的战场竞争者的需要。”
  (2)大同社会产生的背景及《礼记》中对经济制度设计的观点
  “大同”一词最早源于《礼记·礼运》,在这里孔子对“大同”做了详细的描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已;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已。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是人们对理想社会的一种称谓,这种思想源远流长。
  在《礼记·礼运》篇中,孔子提出的社会理想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这里的“天下”指人间社会,“公”可理解为公正、公平。《礼运》是《礼记》第九篇,孙希旦注日:“言礼之运行也。”人们歌颂劳动,以力“不出于身”为可恶,但出力不是为了自己;劳动不是个人谋生或谋利的手段,而是人们为社会所必须承担的责任,社会则保障每个人“壮有所用”,即保障一切有劳动能力的人的就业并充分发挥其才能。在“大同”社会里人们之间相互关爱,社会承担了对丧失了劳动力的老人和矜、寡、孤、独、废、疾者以赡养照顾,对幼小未成年人抚养的公共事务。孔子盛赞“大同”之世“天下为公”,追求社会的公平、公正。“大同”是一个社会风俗美善与百姓安居乐业的世界,社会公道、公平,群体内部忠信和睦,人际关系上呈现仁爱之心。这是儒家“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思想的发挥。孔子通过“大同”、“小康”将人类社会自古至今的发展分为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明确概括出这两个阶段在经济、政治、社会组织以及道德习俗等方面的不同。
  二、《理想国》与《礼记》中经济形态与经济观念的不同
  (1)理想国中经济形态与经济观点分析
  理想国的思想性质自始至终都是围绕着“正义”这个问题进行讨论和探索。他总结为:“所有的现在城邦,无一例外都治理不好,它们的法律制度除非有惊人的计划并伴着好运气,否则都难以治理。因此我被迫宣布,只有真正的哲学才能为我们分辨什么东西对社会和个人是正义的。”柏拉图生活在雅典商品经济和对外贸易比较活跃的时期,故《理想国》强调经济生活中的分工与交换,重视对商业贸易和货币的讨论。柏拉图认为一人而为多数之事不如专心于一事,形成合作分工。他借助苏格拉底的口说:城邦之所以产生,“依我看,是因为我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做到自给自足,相反,每一个人(生来)需要很多东西;……正因为如此,当某人为了某事招呼另一人,而另一人为另一事又有求于第三人,因为大家需要很多的东西,于是就把许多人集中在一个居住地,作为社会成员和帮手,我们命名这种集体居住点为城邦”。柏拉图把城邦的起源归因于专业化和分工,他像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阐述分工的理由:“一个人与另一人进行交换,如果他换出或换进某一东西,他肯定认为这东西比自己的好。”柏拉图已经认识到了分工可以提高生产劳动的效率,提高人们生活的质量。每个人在城邦里应该从事与自己的性格禀赋相适合的或自己的能力最擅长的工作。
  “理想国”有商业贸易存在。由于人需求的多样性,因此,“居住在这里,人不仅有必要为自己生产出足够的物品,而且有必要为那里的人生产出种类上、数量上都为对方所需的物品。”柏拉图认为城邦之间和城邦内部既然存在着分工,就必须有专司输入和输出、从事购买和售卖的商业贸易和商人了,这就肯定了商业贸易存在的合理性。国家管理和社会分工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满足社会各个阶层的需求。
  (2)礼记中经济形态与经济观点分析
  “大同”一词源于《礼记.礼运》,思想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天下为公”,反对专政,反对王权,倡导平等。先秦时期是以农业为主的自然经济占据着主导地位,故《礼记》中讨论最多的是土地和赋役问题,对诸如分工、交换、商业贸易以及货币问题的讨论很少见到,彰显了东西方传统经济思想研究重点的不同。
  《礼记》对小康社会中土地制度的设计是与政治等级相对应的,体现的是一种分封制的特点。国家分九个州,每州方圆千里。每一州建立方圆百里的封国三十个,方圆七十里的封国六十个,方圆五十里的封国一百二十个,共计二百一十个。但每州的名山、大泽不分封给诸侯,属国家所有。并有政策规定:借农户助耕公田,不再向农户征收赋税;市场,只收交易场所的地皮税而不征收所得税;关卡,只稽查货物是否合法而不收税;山林水泽只要符合季节法规,允许平民进入从事采伐渔猎;征调百姓从事无偿劳役一年之中不能超过三天。《大学》篇则进一步把“薄赋敛”的政策主张进行了理论总结,强调治国“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人者亦悖而出。”聚敛之臣搜刮百姓,失民心而动摇国本,比强盗危害更大。《大学》强调要用正确的理财方法,“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生之者众”、“为之者疾”强调增加社会生产,以开其源;“食之者寡”、“用之者舒”强调控制开支以节其流,轻徭薄赋,‘放水养鱼。《大学》的理财论是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探讨理财问题的,所探讨的不仅是国家的财政问题(“理国财”),也包括了富民的“理民财”,强调理民财是理国财的基础,因为民富了国才能富。它所谓的“财恒足”不仅是指国库的“财恒足”,而是指国民财富和国库财用两方面的“恒足”,即苟况所说的“兼足天下”。这一观点与现代经济学中供给学派提出的通过减税富民、增加税基,最终才能增加政府的税收总量(即“拉弗曲线”)在理论上是相通的,其理论意义、现实意义都是巨大的。
  参考文献
  [1]柏拉图.理想国[M].郭斌和,张竹明,译.北京: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2]礼记·礼运[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2007.
  [3]礼记·礼运[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20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0167.htm

服务推荐